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六章 灭杀
    “我……我……。”好……好恐怖啊,他们拿着麻醉枪的手在颤抖,浑身毛骨悚然,身上的鸡皮疙瘩像是在预警似的纷纷颤栗而起。

    瞳孔微缩,这女人像是罂粟花那般妖艳魅惑却又极致危险的让人窒息的眼神,放佛下一秒就能把他们丢入十八层地狱受烈火的炙烤,油锅的煎炸,九天神雷的电击……。

    而那男人更是沉默的如暗域来的魔神,只一双包含万千的幽深黑眸,像是要将他们吞入猛兽之口,撕裂了一般,血腥、残暴,让人望而生畏。

    他们这才是意识到了自己,到底是招惹了怎样的人。

    “怕……怕什么,快,快开枪。”惊恐之中,那瘦子男首先从那两双震慑的眼神中脱离出来,挣扎,还有一线生机,只要,只要将麻醉枪打中他们。当机立断咬着牙就下了命令。

    “是,是,老大……。”

    一个个慌乱的人,手足无措的对着梵芊菡两人就直接开枪了,身后的几个有真枪的更是毫不吝啬的朝着他们开过来。

    “砰砰砰——”

    枪声、硝烟味弥漫,拉开了这黑夜中血腥一夜的帷幕。

    “吼——”刚坐起来的丧尸哥哥被殃及,手臂上就中了一支麻醉的。

    “小心,快闪开——”原本还躲的游刃有余的梵芊菡眉头就是一皱,还好只是一支麻醉的。

    原本越打越心惊,已经心生了惶恐的瘦子男众人听到她这么一句,顿时双眼一亮,像是抓住了弱点似的,着急忙慌,“快,快打他……”

    枪口纷纷调转——

    “你们这是在找死。”梵芊菡眸子一沉,暴戾涌现,原本还有猫捉老鼠的心情陪着他们好好玩玩的,可是现在,他们不知道珍惜——

    哥哥,那是她心中的一快净土,怎么能是他们他们随便动的——

    灿烂的樱唇边划过一抹残忍的弧度,手上雷电一闪而过,噼里啪啦的发出璀璨的光辉,紫色的雷蛇犹如附骨之疽,条条的,急速的朝着他们攀爬而来。

    “啊……异能者,她是异能者……”最边缘的一个人,惊恐的瞪大了眼睛,只觉得浑身一麻,随后整个人就被那些紫色闪烁着的雷蛇包围了,从脚下一点一滴的攀爬上脑子,惊恐的双眼仍瞪着,但是整个人已经变成了焦炭,死得不能再死了。

    在这期间只不过是一秒钟的时间,在其他人还没反应过来之际就已经死了。

    “老八,快,快,小心——”顿时,几人瑕疵欲裂,死亡的恐惧感死死的扼住了喉咙,一时间麻醉枪,子弹,甚至是异能在这个已经略显拥挤了的房间内流转着,不要命的发射着。

    “砰,砰——”

    “叮铃咣啷——”

    东西倒塌的声音,木板撕裂爆炸的声音……

    但杀意浓重的梵芊菡丝毫不手软,那双诡谲清冷的眸子泛着冰冷,樱唇轻勾的弧度带着漠然。劲风吹拂,墨发飞扬,绝色残忍的唇角微勾,紫色的闪电在她面前绽放着光彩,雷火漫天,轰然坠地——

    “啊——”

    紫色的幽幽火舌席卷整个房间——

    灭杀——

    惨烈、凄厉……

    幽蓝映照着的众人的脸庞犹如万千恶鬼,狰狞可怖。

    痛苦挣扎,道道惊恐凄惨的哀嚎声连绵不绝。

    雷蛇缠绕上了的人挣扎不开,这犹如地狱般的痛苦极刑没有煎熬多久,只一会儿的停止了呼吸,然后怦然倒地,焦炭四裂。

    幽蓝熄灭,空气中犹存在着的刺鼻的味道让人清楚的知道之前到底发生了什么。直到最后一个站着的焦炭砰——的一下倒地。

    又惊起了一阵颤栗——

    梵芊菡扬唇一勾,脸上那恍若罂粟的诡谲笑意这才慢慢放缓。泛着淡淡凉意的视线随着那场上仅剩着还站在那里的人看去——

    那一层沙子铸造的龟壳里,手拿着麻醉枪的瘦子男,惶惶的缩在其中,胆颤心惊,不可终日。

    “呵——”梵芊菡一声冷笑。

    在那“龟壳”的缝隙内还能窥探到那张纯雅圣洁的白皙脸庞来,但是此刻的瘦子男却颤抖如康筛,再也不敢拿之前那中浑浊污秽的眼神看待她了。这哪儿是什么依附男人的菟丝花啊,完全是地狱上来的女煞神才对。

    “嗯——怎么,不出来吗?”梵芊菡带着凉薄的眸子扫过,樱唇缓缓勾起。

    “你……你会杀我吗?”瘦子男见着她没有直接动手,顿时双眼就是一亮,猥琐的声音略带着点庆幸。

    “你猜——”梵芊菡唇边的笑意越发的扩大了几分,居然还问她杀不杀他,呵呵呵……

    “好了,别玩了,早点解决吧。”身侧的楼炎枭一张俊脸上满是宠溺的看着她,这小女人还真是越发的超出他的想象了。这个漫天雷火的技能他之前可是没看见过的,不过用来折磨一下这些人倒是不错。

    “嗯——”梵芊菡不可置否的一挑眉,手上雷电凝聚成长矛,一步一步的就朝着那个龟壳走去——

    瘦子男原本的惊喜的表情瞬间一垮,随着那脚步声越来越接近,整个人颤抖的越发厉害了,“你……。你……”

    伴随着那道即将到眼前的紫色,他惊恐的瞳孔猛然一缩,脚步声踏在心尖,惊惧已经到了临界点,“不,不,你不能杀我,不能杀我,我还有价值……对,我还有价值……”

    那一抹紫色依旧不改,快若闪电的就要击上土层,他颤栗、惊惶,全都化作了孤注一掷的呐喊,“啊——我知道去粮仓的秘密通道——”

    “轰——”一道尖锐声响起,伴随着让人头皮发麻的炙热感在身上擦肩而过。

    土层碎裂,激起了一地的风沙漫天,细碎的残余能量席卷了整个身躯。

    静,房间内在这爆裂之后就是一片静寂。

    梵芊菡收起手上的雷电,不屑的看了一眼那还蜷缩在地上瑟瑟发抖的人。

    软绵中带着凉意的声音一响,“还缩在那里干什么——”

    “我……”原本以为必死无疑的瘦子男浑身一颤,感受着身上的疼痛,但是依旧还能还能动弹的身子。惊喜的坐了起来,颇有一种劫后余生的感觉——

    欣喜激动的捏了捏自己的手,真的没死。但转眼对上那双带着凉意的笑眼时,他脖子一缩,顿时就怂了。

    那犹带着惊恐的脸上赶紧讨好的笑笑,“我知道粮仓的消息,我知道,别杀我,别杀我……”

    “哦——”梵芊菡凉淡的视线在他身上移开,转而落在了那还坐在床上的丧尸哥哥的身上。

    只见他一脸无辜的睁着双青色的眸子,就盯着自己手臂上的那一支麻醉针看去,颇有一副像是要把它盯出个洞来的意味。

    “表姐,表哥中枪了。”此时,小鸽子不知道从哪个角落里钻出来,身上倒是毫发无伤,只是一张小脸皱成了一个鲜嫩的小包子。

    这才注意到这里还有个小孩儿的瘦子男浑身抖了抖,中枪了,该不会怪罪到他头上吧,一时之间,又抖成了康筛。之前被碎屑划过的手臂和脸上,鲜血哗哗的往下流。

    “吼吼——”丧尸哥哥青色的眸子挪开,带着暴躁的猩红之色就看向了那还颤抖着的人。

    瘦子男听到声音,小心翼翼的抬头一看,却对上了一双满含暴戾的青色眸子。“丧……丧尸……”顿时吓得屁滚尿流,惊恐的瞪大眼睛,一路后坐着,用屁股挪到了最角落的位置。

    整个人害怕的不行,他到底招惹上的是什么人啊,居然还有带着丧尸睡在身边的,可比他这个开黑店,绑点人,杀点人的凶残多了!又是惊惧的朝着那个恍若九天仙女的女子身上看去,被发现了秘密,不会……不会被杀人灭口吧。

    才刚刚脱离危险期,稍稍安心了一点的瘦子男此刻更加惊恐了……

    小鸽子看看他,又看看丧尸表哥,然后挠了挠脑袋,直接用小胖手一拔,“啵——”就见整根麻醉针一下子就出来了。

    不过,梵芊菡仔细看了一眼,里面的麻醉液并没有一丝一毫的注射出来。好奇的看了一眼自家哥哥,这身体是什么构造,既然针扎的进去,液体却注射不进去了,也是奇了。

    “吼吼——”像是被小鸽子的动作吸引回了注意力,那双青色的眸子又恢复了平常的颜色,只是带着稍许的波澜。

    “嘿嘿,没事了没事了,表哥。”小鸽子嘻嘻哈哈的摸了摸丧尸哥哥的脑袋。

    一大一小头顶上的小苗齐齐的晃了晃,笑意融融间,看着还是怪温馨的。

    梵芊菡唇角微扬,脸上冷意诡谲的神色放下,视线往那边抖的不行,自欺欺人埋着脑袋的人看了一眼,随后朝着小鸽子的方向就走了几步,声音温和的道,“把麻醉针给我。”

    “哦哦,给你,表姐——”说着,小胖手一递。

    “嗯。”梵芊菡伸手接过,随后手腕一转,麻醉针就直直的朝着那个角落里的人飞射而去。

    “啊——”他惊恐的一瞪眼,随后眼中的眸光渐渐黯淡下去,脑袋一耷拉,整个人就摔在了地上。

    ------题外话------

    丧尸哥哥:啊——这个是什么东西,看着不能吃的样子~

    机灵小表弟:表哥你中枪了,我帮你拔出来。

    丧尸哥哥呆呆的眨了眨眼睛:哦,会不会痛

    机灵小表弟:表哥可以看那个好吃的人转移一下注意力,很快就好哒~乖

    丧尸哥哥:哦~那个很好吃的人好像在怕窝

    机灵小表弟灿烂笑脸:啵~好了好啦,拔出来了

    谢谢繁陨落星辰的月票,么么哒~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