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七章女神你别替他背黑锅
    还不待梵芊菡说什么,外面就传来了纷杂的脚步声。

    “女神,女神,我来帮你们了——”

    梵芊菡眉头就是一皱,一个大步上前,将丧尸哥哥的帽子拉上,只听得外面“砰——”的一声,一群人就闯门而入。

    “女神,我来帮你……”王千河急哄哄的话还没说完,却被眼前的一团惨象给惊呆了。

    “女……女神……。”王千河将突出来眼珠子又按了回去。哆哆嗦嗦的就指着地上从小客厅蔓延到房间内的那一大片焦黑,和地上那些类似于尸体的黑炭,简直要说不出话来了。

    “死……死了……”王千河瞪大着眼睛,满脸惊恐。

    “嗯,死了。”梵芊菡柳眉一挑,起身从里面走出来。

    那张绝色的脸上依旧是平日里一贯的笑意盈盈,黑发披散在肩上,黑白相交,更衬的她那张如玉般白皙的脸晶莹动人,不沾染任何尘埃,即使站在那一片焦黑惨状之中也恍若神仙妃子。

    “怎么?”梵芊菡轻描淡写的瞟了他们一眼,示意他们说话。

    “你——”王千河哑口无言,即使是见识过她的手段厉害,杀丧尸一点也不眨眼的,可是现在是人啊,活生生的人啊。

    王千河和身后的林杏都是一脸惊恐的看着她,有不可思议,不可置信。可是这样的焦黑可不就是她的雷系异能才能弄出来的嘛!

    事实摆在眼前,又让他们不得不相信。

    梵芊菡柳眉一挑,眼中闪过了然之色,像是回应他们心中猜测似的,“哦,这些人都是我杀的,还有什么疑问吗?”

    “真……。真的是你?”王千河一张娃娃脸上布满了失望之色,声音有些干涩,“为什么要杀人?他们可是活生生的人啊,明明只要……只要把他们揍一顿就好了……”

    话语刚落,又快速的自我否定,“不不不……。我不相信,我不相信,是不是他杀的,这个男人一看就是杀人不眨眼的,女神你别替他背黑锅啊。我女神长得这么漂亮怎么可能随便杀人呢……明明,明明你……”

    王千河一脸愤懑的就指着紧随着出来的楼炎枭,对上他那双犀利的,充满煞气的眸子时,更加坚定了他心中的想法。

    “呵——”梵芊菡唇角戏谑的一勾,一双漂亮的眸中闪过一抹轻蔑,“明明,明明什么,明明我是个好人嘛……啧啧,那你可就太不了解我了,我可不是什么好人。若是有人触犯我利益的,或者是背叛的,我绝对不会手软,甚至比杀他们时候的手段还要狠辣一百倍,一千倍。怎么样,这个答案你还满意吗?嗯——”

    “啊——不会的,不会的,你是在骗我。”王千河瞪大了严眼睛,面上有些崩溃,捂着耳朵满是疯狂的就抛了出去,“我不信……。”

    “千河,千河……”林杏狠狠的一跺脚,眼神不明情绪的看了她一眼也快速的转身追了出去。

    林杏、王千河、祝婉歌,三个兴致冲冲跑过来帮忙的人,一下子就只剩下了祝婉歌一人。

    梵芊菡柳眉一挑,倒是能猜测到这个结果。

    随即对着她一勾唇,“怎么,你不追过去?”

    祝婉歌耸了耸肩,原本紧绷着的脸上放松了下来,漂亮瑰丽的红唇轻勾,“他太幼稚了,若是没有觉悟的话,在这个末世很难生存下去,现在正好给他上一堂课,也不错。”

    “哦,呵呵呵……看来你比他有觉悟多了。不过,若是他不觉悟的话……。”梵芊菡轻笑着,看着她倒是有种惺惺相惜的味道。

    “那就只能离开这个队伍了。我生存在这个末世可不是为了成为圣母的,本是看上他们小队的简单性格,不过太简单了好像也是种烦恼。”祝婉歌倒是相当的坦诚。脸上虽然带着可惜之色,但是为了生存,她不可能只停留在这里的。

    “呵呵呵……你会在这个末世活的很久的。”梵芊菡盯着她那张漂亮的脸蛋,轻笑着带着五分的真诚道。

    现在的祝婉歌和之前在南方基地见到的摆摊时候的祝婉歌已经完全不同了,若说之前的她是坚韧的、高傲的,但是现在,像是蜕变了一般,她更多了几分事故的圆滑和对生存下去的顽强意志。

    想必中间发生了不少的变故吧。梵芊菡睫毛微垂,不过,这倒是与她无关了,反正这个蜕变是好的,只有她现在这种状态,才能在这个扭曲了的末世活的长久。

    “那就借你吉言了。”祝婉歌笑的大气,两个女人相视一笑,眼神中又多出了一点什么。

    “对了,你们那边的人怎么处理的?”梵芊菡缓缓的扫了一眼四周。啧啧……还真是挺脏的,看来如果今晚还要睡的话就得换一间房间了。

    “按照王千河的意思,全都胖揍了一顿绑起来了。”祝婉歌淡笑着道,像是事不关己。

    “哦——”梵芊菡眸光一个流转,“太善良的人可不好矫正过来,你以后得辛苦了。”

    “呵呵……是啊,希望他能尽早适应这末世吧,若是不然,我怕是要呆不下去了。”祝婉歌脸上也带上了一点难色,确实王千河那个人……

    “只要你有本事,我的小队欢迎你。”

    “这个,总裁小队还是……算了吧。我还是先看看那小子能不能再抢救一下。”祝婉歌脸上的表情简直一言难尽,明明这个队伍里的人全精英配备,可是偏偏取了这么“天真”的名字,硬生生降低了小队的档次。

    最重要的是,这个名字很不符合她的审美观点啊。

    “哦,那还真可惜,带着他去楼下房间转转,或许他就大彻大悟了。”梵芊菡虽说着可惜,但是脸上依旧是笑意盈盈,看不出任何的可惜来。顺便还给了她一个方向——

    祝婉歌脸上神色一动,冷傲的脸上笑意扬起,“好,那就谢了。”

    说着,和梵芊菡告辞了一句,转身就离开了房间。

    而一直在外面观望着的元童几人这时候才走了进来。

    “哇……。小嫂子,你可真厉害,这都变成黑炭了。”元童一边跳着避开那些尸体状的黑炭,一边兴致盎然的朝着他们走过来。

    “哈哈哈……怪不得我们在隔壁听到的声音那么惨呢,就连原本打算偷袭我们的人也被这些声音吓得哆嗦,王千河那小子才把他们那么容易的给制服了。”闵律风看的啧啧称奇,女魔头不愧是女魔头。之前还以为她收敛了呢,没想到这动起手来可比以前还要狠啊。

    “哦,女人嘛,难免有那么一两天脾气比较暴躁了点,不过我今晚可是克制住了的。”梵芊菡轻笑着道。随后转身走回了里面。

    闵律风几人:“……”克制住了?那要是没克制住会怎么样?

    爆掉整幢大楼?

    还有女人那么一两天暴躁是能随便说说说出来的吗?

    一个个的视线转向身侧那边还站着的老大,瞧,那张俊脸上还是挺正常的嘛!顿时就松了一口气,闵律风飞快的就t到了要点,常年讨厌女人的老大怎么可能知道女人有那么一两天脾气暴躁是怎么回事啊!

    真是可喜可贺,可喜可贺,庆幸老大以前不关注女人吧!

    “你们这是什么表情?”梵芊菡从里面牵着丧尸哥哥和小鸽子出来的时候,就看到他么脸上一阵扭曲的兴奋,柳眉一挑,难道是抽了?

    “呵呵……我…我……”傻笑着的闵律风半天我不出一句话来。

    倒是旁边的林鹤轩十分镇定的一托眼镜,将注意力转移到那还在墙角里,那个唯一还幸存着有好肉的人。

    “哦,他啊……”梵芊菡对着那角落里蜷缩着的人看了一眼,“他说他知道通往粮仓的秘密通道,就暂时让他先活着吧。我给他打了麻药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醒过来,不过,今晚应该还是能睡个好觉的。”

    “哦——”林鹤轩眼中精光一闪,这倒是个好消息啊,他记得这瘦子男人是这一群人的领头的吧,看来是跟黄泽湿地有着莫大的关系啊,值得审一审。

    “鹤轩,他就交给你了。”楼炎枭严谨的声音响起,随后一个大跨步就跟上了前面的一大一小一丧尸。

    “啧啧……。重色轻友啊,重色轻友……”林鹤轩对着他的背影就是一阵感慨,曾几何时谁能想到他们英明神武,对女人不假以辞色的老大现在居然跟在女人屁股后面跑了呢!

    爱情可真伟大啊,什么时候他也去谈一个看看呢,看着好像十分不错的样子呢!

    “喂喂,大鸟,你在想什么呢?”身侧的闵律风看着他失神的样子,不悦的推了推他的肩膀。

    “哦——”林鹤轩一个回神,疏淡的瞥了他一眼,“把那人带上,回去休息了。”

    “哼,带上就带上嘛,指挥谁呢……”闵律风嘀咕了一句,随后转头,“元魁你力气大,你把他提上吧。”

    “嗯。”元魁倒是憨憨,也不反对,一个大跨步走上去将人一提,像是小鸡仔似的拎着,随后就快速的跟上前面三人。

    ------题外话------

    谢谢only恋雪的月票,抱一个(* ̄3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