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九章 谁叫楼炎枭他就是个例外
    “这个我倒是听说过,不过我只知道是熊老大他们知道这个通道。具体的怎么走,在哪里,这个我就不清楚了。”一个看着五六十岁大叔的摸样,看样子肥肥的,即使之前饿了几天,受了几天的折磨也没见他瘦下来的,那张脸上还是油光满面的。

    梵芊菡在他身上打量了一番,这人应该就是宾馆里面的大厨吧。

    睫毛微垂,看样子这个秘密通道怕是小道消息了,应该不是什么官方弄出来的。

    “哦——”梵芊菡眼中闪过若有所思之色,随后低低的应了一声,倒是没多大在意,毕竟他们楼上就有一个明确说自己知道的。

    “我知道,这个我知道。”就在众人沉默下来了的时候,突然见那边穿着统一宾馆制服的姑娘堆里,钻出来一个长相艳丽娇俏的女子来。

    虽然是统一的制服,但是她身上那件更加光鲜一点,别的姑娘都是一脸颓丧,面黄瘦弱的摸样,唯独她的脸色非常好,红润有光泽。是在场那群被救了的人中除了那个大厨之外第二个好气色的人了。

    梵芊菡抬眸扫了她一眼,心里对她有了个大致的估量,以色侍主罢了。

    在众人的注视下,就见她那双带着点妖媚的眼尾一勾,脸带骄傲的道,“我知道那个秘密通道怎么走,我可以带你们进去,但是我有一个要求。”

    “哦,是什么,说来听听?”梵芊菡唇边勾起了一个戏谑的笑意,将前面挡着的楼炎枭拨到一边。呵——这女人那**裸的眼神足够说明了一切。

    果然——

    “我要你们带着我一起走。还有想必你们那里应该是这位爷做主的吧,你一个小小的女子要知道进退,不要以为自己漂亮,仗着爷的宠爱就为所欲为。都是爷做主的,哪有你说话的份儿啊,再这么下去,爷迟早会厌恶你的,可别怪姐姐我没提醒你。”说着,还狠狠的对着梵芊菡瞪了一眼,这个装纯洁的狐媚子,就知道勾搭男人,哼!迟早,这个极品男人会是她佟婉玲的。

    嘿哟,还真是头一次有人把明白话怼在她脸上的,梵芊菡表示很稀奇。那原本淡笑的唇角渐渐扬起,呵呵呵……。这女人……。真该死啊!

    漂亮的眸子中泛起了一点狠色和戏谑,唇瓣微动,“哦,你这又是哪儿来的姐姐啊,我记得我可没你这样丑的姐姐呢。记得上次也有一个无缘无故要认我做妹妹的丑姐姐,不过现在看起来,还是你最丑。”

    “噗嗤……哈哈哈哈……”原本还一脸怒气的王千河,看着这个女人竟敢欺负他女神就想怼回去,但是下一秒就被女神的话给说笑了。

    “哈哈哈哈……。对对对,她就是丑,脸女神的十分之一,哦不,百分之一都比不上。”一拍大腿,就是狠狠的一阵大笑。

    周围的人也没忍住,纷纷的笑了起来。有捂嘴偷笑的,有欢快大笑的,还有幸灾乐祸的笑的。

    尤其是那一堆穿着制服的宾馆女性服务员们。之前几天的囚禁,虐待,就这个佟婉玲不但不以为耻,反而倒贴了上去,帮着那些没人性的男人来欺负她们,现在她们怎么还能忍,早就看出这个女人的真面目了,她不就是想要贴上那个俊美如天神的男人嘛,哼!

    当即,就有个看她非常不顺眼的女性服务员站出来了,“佟婉玲,你不就是想要倒贴上那个男人嘛,什么姐姐妹妹的,别说的那么好听。”

    “你,刘芬——”原本脸色被气的铁青的佟婉玲被这么一揭开遮羞布,这下子彻底曝光在了众人前了,什么里子面子都没了,整张脸臊的不行。

    不过还是强忍着心中的愤慨,一双妖媚人的眸子朝着她心中的男神看去,娇滴滴的,泪水盈眶,极尽勾缠。

    只要他接受了自己,那么一切都好解决了。什么刘芳,还有刚才那个拐着弯儿骂她丑的小蹄子,全都不在话下。论起男人的心思,谁能比得过她佟婉玲了解啊,男人都是好面子的,而且还喜欢大男子主义,在这众矢之的只要你表现的委屈点,可怜一点,他们又怎么会忍心一个美人儿受苦呢!想必,这么霸气,这么man的男人必定也不会例外的吧。

    但是——

    谁叫楼炎枭他就是个例外呢!

    在众人惊诧的眼神下,楼炎枭眉头就是狠狠的一皱。一双犀利的鹰眸犹如利剑般刺来,声音地沉带着极致的危险,“你的眼睛不想要了嘛,竟然敢这么看我,你也配——”

    那居高临下的狂霸气息,在离了梵芊菡之后展露无遗。王者霸道一出,原本还嘲笑着的众人纷纷噤声,被那浑身的煞气震慑的没有一人敢出声,甚至连呼吸都不敢出一下。

    更何况那个被主要针对的佟婉玲了,在她对上那一双犹如淬了刀子的利眸之色,瞳孔急速一缩。一秒都没坚持住,浑身一软的就坐在了地上,哪儿还有之前的魅惑,做作啊。一个大叉腿的坐在那里,浑身颤抖,身上更是汗淋淋的一片——

    梵芊菡一挑眉,在被震慑了一大片的众人中,也唯独她还活动自如。

    她耸了耸肩,原本还打算花点时间自己收拾一下这个女人的,倒是没想到她才说了一句话,这军火头子就自己动手解决了。啧啧……。

    这威力,梵芊菡看了一眼那瘫坐在地上的女人,怕是再也升不起勾搭他的心思了吧。

    哎,有个会自己解决女人的男人,她也是寂寞的,都没人送上门来让她玩了!

    就在梵芊菡一声暗叹之后,身侧突然一个人影逼近,在她还没反应过来之际,就被人揽上了纤腰,“我这辈子都只会有一个女人,我心中也只会有她一个人,至于她想要干什么,想做什么,都是我允许的。我允许她站在我前面,允许她替我做主——”

    越说着,那威严的声音渐渐带上了柔意,转眸看向梵芊菡之际,一双眼中更是充满了宠溺的。看的梵芊菡也是浑身一征,这么强烈的感情,她不可否认的,被震撼住了。

    似是很满意她脸上的呆愣,楼炎枭缓缓的一勾唇,魅力四射。随后再转眼看向地上的女人之时,又转换成了杀意,沉重带着狠意的声音响起,“若是有人欺她,杀了,若是有人辱她,杀了,若是有人想占据她的位置,绝对不可饶恕。”

    “啊——”就在一声尖叫之中,那女人轰的一下炸开。

    “哎,小心小心——”周围的人惊恐的纷纷退几步。

    “轰——”一阵刺鼻的味道传来。

    再回过头看向地上那炸出来的血坑还有零散的布条之时,众人脸上已经充满了惶恐之色。“死……死了……”

    他们看向楼炎枭的眼神更是像遇上了什么洪水猛兽一般,在他扫过来的时候,一个个的不自觉的纷纷往后退了一步。

    就连王千河也不免的牙齿打颤了一下,这个男人,好强啊!

    祝婉歌的脸上倒是与众人不同,她看向那两个相拥在一起的人时,却是带上了艳羡。能在这个吃人的末世里,能有一位把自己放在心尖上,共同进退,实力强大的人陪伴,真是何其有幸啊!

    一个下手不留情,一个说下手就下手,同样都是果决狠绝的人,倒是般配的很。

    闵律风几人同样是笑着站在那里,甚至高兴的吹了个口哨,不愧是他们老大,就是这么霸气不解释!

    “好了,抱够了就放开。”梵芊菡感受着腰上越箍越紧的铁臂,原本的什么感动震撼都被抛诸脑后了,现在她心里只有一个字:疼!

    特奶奶的,这丫的军火头子到底是使了多大的劲儿啊,是要勒死她吗。

    似也是看到了她微蹙的眉头,楼炎枭也不装逼了,赶紧的将人放开,有些无措的问道,“疼吗,对不起……”

    抿了抿有些干涩的唇,满是着急的看着她,

    周围的众人:“……。”原本的霸道残暴的帝王瞬间转变为妻奴是什么鬼?

    一个个擦了把额上的冷汗,就楼炎枭现在这副模样倒是没之前那么害怕他了。

    那边站着与佟婉玲对峙的刘芬更是庆幸又高兴,哼,之前看着她们被欺负,自己却在旁边笑的佟婉玲死了,她高兴还来不及呢。只要一看见佟婉玲,她就会想到之前受到的耻辱,现在她终于死了,就像是海阔天空,豁然开朗一般。

    她满是感激的朝着梵芊菡的方向看了一眼,随后默默的走回人群。

    “行了,逼也装完了,先回楼上,准备出发。”看着他紧张兮兮的摸样,梵芊菡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到底没说什么气恼的话。

    “呢。”楼炎枭扬唇应了一声,看向她的眼神愈发的柔和了。

    ------题外话------

    上精品了,小小加更一下,嘿嘿,晚安了,小可爱们,么么么哒~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