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六章 小鸽子一米八
    与此同时,小龙兄弟已经扫荡完全场,正竖在原地,一根粗壮带刺的灰褐色藤蔓,耀武扬威的傲视全场。

    被这动静吸引过来了的秋思柔、乔明雅纷纷眼睛瞪大,像是见了鬼似的,简直不可思议!

    这根能变大变小的藤蔓是怎么回事?

    还有,那个一点没害怕,反而依旧笑的可爱呆萌的小朋友又是怎么回事?

    一时间,她们看着小鸽子的眼神也不一样了,都经历了这些了,居然还能笑的可爱软萌的,估摸着也不是个一般的小朋友。

    周谷冲在旁边瞧着自家女朋友那目瞪口呆的摸样,抹了一把头上的冷汗。赶紧的将人拉到旁边暗搓搓的帮着科普科普“知识”……

    于是,紧接着他们那边就时不时的传来,“什么,那只老虎是可可?”

    “什么,那个藤蔓居然还捆过一头变异豹子?”

    “什么,它们都是被那个小朋友劝服当保镖的?”

    “……”

    随着这惊心动魄的一个个消息被告知,一时之间,小鸽子的身影立马的在乔明雅的心中长成了一米八——

    另一头,梵芊菡双眼森冷的整看着那个摔在地上的人。视线在他那吐血的脸上扫过——

    很好,又是这个不安分的。

    “对不起,我没看住他。”元魁也上前了几步,挠着头,憨厚脸上充满了歉意。

    “嗯,呵……。没有这一次也有下一次,就像是一个惦记着偷东西的贼,没有这一次也有下一次。”梵芊菡看了元魁一眼,并没有责怪,只是一双带着凶狠的冷眸盯着地上的那个瘦子男没放。

    “看来,我是太纵容你了,还容许你自由活动,有时间暗中筹划,呵——简直愚不可及。”声音冰冷凉薄,带着寒气森森。

    瘦子男顿时又是一口血喷出,贪婪的眸中闪过一点灰败和疯狂。

    原本想抓住那个小屁孩来威胁他们,争取最后一线生机的,可是现在事情已经败露了……

    顿时就冷笑了一声,“呵——我就算是不反抗,告诉了你们粮仓的密道,你们同样会杀了我,何不现在拼一拼。”

    “哦,这么说来,你觉得自己还是挺聪明的——”梵芊菡看着他的眼底就带上了一丝嘲讽的戏谑。

    “哼,难道不是吗?”瘦子男一反之前那讨好保命的小人摸样,反倒是有些破罐子破摔了。

    “呵呵呵呵……这谁知道呢……”梵芊菡话语一变,带上了笑意和戏谑,让人猜不透她心中的想法。

    瘦子男闻言,顿时脸色难看了起来,一双闪烁着灰败的眸子闪过亮光,然后又熄灭了下去。明明灭灭……他实在是看不懂这个女人到底是什么意思。难道说只要他告诉他们正确的密道位置就放了他?

    可是现在他差点伤到了那个小屁孩,那还会给他活命的机会吗?

    一时间有懊恼有沮丧,还带着一点庆幸和狐疑,至少他现在没把那个小屁孩怎么样,那会放过他吗?

    梵芊菡看着他忽明忽暗的神色,樱唇就是一勾,划过一抹嘲讽。

    一侧,林鹤轩眯着一双狭长的眸子,也跟着划过一抹嘲讽和深思,小嫂子,还真是玩弄人心的高手啊!

    “小鸽子,先找条绳子把他绑起来。”看着他半响的没动静了,梵芊菡有些无趣的移开了视线。不欲与他多说了,直接转头看向小鸽子。

    “好嘞表姐。”小鸽子笑呵呵的,屁颠屁颠的就去找绳子去了,没一会儿的,拎着条红中带黑的“绳子”就回来了。

    “表姐表姐,我帮你把他捆起来。”说着小胖手擦了把白嫩脸上的汗,乐滋滋的就朝着那个瘦子男走过去。

    “哎——”元童眼珠子一突,瞧着他那小胖手上缠绕着那条“绳子”,差点没吓坏了,这哪儿是什么绳子啊,这是条长蛇啊。

    那边反应过来了的瘦子男也是眼珠子一瞪,“你……你把它拿走,把它拿走……。”

    “咦,叔叔怕绳子吗?不用担心,很快就会绑上的。”小鸽子顶着一张天真无辜的脸,拿着手上的长蛇就递了过去。

    “你给我滚,啊——”突然一道大叫出声,就见瘦子男手一挥却直接被蛇给咬上了。

    “哎——咬上了。”元童眼睛一瞪,为他默哀了一句。

    “放心,赤链蛇是无毒的,不会咬死人的……。”一点不担心的闵律风在一旁暗搓搓的幸灾乐祸着。

    “真是无毒的?”元童眨着眼睛,指着瘦子男的方向,瞧着他脸上青黑,浑身抽搐的摸样,怎么看都不像是没有中毒的啊?

    “没毒,没……”闵律风的话还没说完呢,就见那个人直接砰的一声直直的栽倒在地,不会动了。

    闵律风:“……”傻眼了。什么情况?他以前也被咬过啊,可是没有任何症状啊?

    元童眨眨眼睛:风哥真的靠谱吗?

    “赤链蛇毒牙短,而且毒腺不发达,分泌量少,咬人时很难用毒牙咬到人体,除非被咬物深深纳入蛇口内,否则难以触及利牙。因此,通常不易造成中毒现象。它的毒腺位于上颚的最深处,即使被咬到了,也很少有毒液进入体内。但是一旦毒液进入体内的话,就会出现全身的皮下组织出血、尿血、便血、牙龈出血、旧伤出血等症状,并导致溶血性加强,止血困难,如果抢救不及时的话,有可能发生脑出血、肾功能衰竭乃至死亡等严重后果。”林鹤轩温润严谨的声音慢慢的传来,阐述了这条蛇的特点。

    随后又接着道,“现在他这么快就直接身亡了,看来是变异之后的赤链蛇毒性增强了。”

    “哦哦。”元童点点头的道,“那他还真是运气不太好了,触碰到了最深处的那颗毒牙了。”

    闵律风郁卒,大鸟的存在就是为了显示他的愚蠢吗?

    在原地默默的缩小了一点,看不见他,看不见他……

    另一边,正看着那躺尸了的人,小鸽子也傻眼了一下,拿着小脚对着人踢了踢,再踢了踢。

    就见瘦子男脸上带着惨白的,瞪大了眼睛死不瞑目了的表情。小鸽子顿时郁闷的垮下了小脸,瘪了瘪嘴,“怎么就死了呢,表姐,我不是故意的……”

    说着就眼巴巴的朝着梵芊菡的方向跑过来,所过之处,地上那些哀嚎着的富n代们纷纷退散,看向小鸽子的眼神中充满了害怕和敬畏。

    这可是弄死了人不眨眼的孩子啊,顿时一个个的后悔莫及,刚才怎么就想着抓他呢,该不会放蛇咬他们吧……

    不过,好在小鸽子一路的都没看到它们,而是捏着那条长蛇,委屈巴巴的来到梵芊菡面前忏悔,“表姐,怎么办,那个人死了,没人带我们去粮仓了怎么办?”

    梵芊菡倒是欣慰他没有害怕,反而担心的小表情。顿时脸上扬起了一抹笑意,“没关系,也不在乎他一个,这种不识相的人早该死了。而且我们也还有别人带路,不缺他一个……”

    “啊,还有谁带路啊?”

    小鸽子眨眨眼睛,小脸上带着好奇。

    另一边闵律风也好奇的看过来,别人带路,是指的谁?

    难道是这群并没有什么阮用的富二代?

    “呵呵呵……到时候就知道了。”梵芊菡揉了揉他的小脑袋,脸上带着一副高深的表情。

    哇塞,表姐帅呆了!

    小鸽子仰着脑袋,一双水汪汪的眼中充满了慕儒。

    看的旁边的楼炎枭虽然不爽,但是并没有阻止。

    又一个人死了,之前那群被教训过了的富n代们这会儿才歇气了。看到梵芊菡他们一行人纷纷的就往后退缩,生怕一不小心招惹到了,那么下一个死的人就是他们了。尤其是之前带头挑事的几个大少爷们,一个个的恨不得把头钻到地缝里去,就是不敢再看乔明雅的方向了,生怕她也是个杀人脸色不变的杀人狂。

    而被他们害怕着的乔明雅现在是什么表情呢?

    那是既复杂又纠结吧。

    小鸽子很厉害没错,但是他间接的害死了一个人啊,难道就一点都不怕吗?

    虽然那个瘦子该死,但是一个小孩子直接面对死尸好吗……

    现场,梵芊菡没有说话,顿时又恢复了一片沉寂。

    小鸽子将手上立功了的长蛇揉吧揉吧的就挂在了自己的脖子上,嗯,果然很凉快——

    那边好不容易平静下来了的秋思柔转回视线,就听的吼——的一声响,那只三阶丧尸终于被一爪子拍掉了脑袋,这一场激烈的丧尸之战算是结束了。

    “嫂子,嫂子,我们没事了,我们干掉那只三阶丧尸了。”半夏蹦蹦跳跳的就一脸欢快的蹿了回来,那张俏脸上带着薄红,看上去是个十分开朗的姑娘。

    “哎,没事就好,没事就好……”秋思柔喜极而泣,眼中带着点点泪光,原本以为是共赴黄泉了,但却没想到柳暗花明又一村。这还是多亏了那位叫梵芊菡的姑娘的帮助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