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四章 坚忍不屈的秋寻雁
    战狂的脸色舒缓了一点,那张粗狂的脸上带上了点倨傲的神色,“也好,王强你就试试吧,不过点到即止就好,这姑娘细皮嫩肉的可别伤到了。”

    “哈哈哈哈……战老大放心。”王强笑着答应着,还看了一眼梵芊菡,眼中迸射着阴邪的光芒。

    梵芊菡唇边噙着笑意,呵呵呵……很好,真的很好!

    随即眸色微深,“战老大确实挺大肚的,不过容我提醒一句,这个末世可是吃人的世界,战老大若是仁慈了,那么下场可是会很惨的哦。”

    不待脸色难看的战狂说话,接着就见她漂亮的樱唇中透着一抹血腥的笑意,“因为我,可是不会手下留情的——”

    看着她那张绝色的面容,众人浑身一颤,好吓人的气息啊!

    王强脸上的笑意微顿,不过转而又恢复了之前的笑容看着她。“呵呵呵……姑娘尽管动手,我王强接着就是了。”声音正厚,说话好似正义,但是眼中却是带着志在必得。

    哼,不过是个娘们儿,别以为打败了云浪那没用的东西就自以为了不起了。他王强可不是那没用的,平时大蛇那小子因为战狂的信任做了队长、副队长手下的第一人,这一次,只要他表现好了,必定能压过那小子。

    “好了,来吧,别磨磨唧唧的,跟个娘们儿似的。”梵芊菡有些不耐的看着他那装模作样的脸,明明是个阴险小人,偏偏装的正人君子。要是换了平时的话,她没准还有点兴趣逗逗他,不过现在——

    看着被扯在战狂身前,挣扎着的却不吭声,眉头紧皱的姑娘,啧……还是先让她远离人渣吧,毕竟人渣味闻久了是要吐的。

    “你——”王强的脸上绷不住了,一下子闪过冷色,“那好,姑娘接招了——”

    说着,一道猝不及防的火箭就朝着她这边飚射而来。

    梵芊菡:我呵呵……这抢先一步的偷袭她可是玩腻了的!

    只见她身影灵动的往后一晃,却没有避开,反而手上那把换了的长剑挽了朵剑花,顿时一团水雾朦胧,直接对上了那直火箭。

    在战狂等人轻嗤这是螳臂当车之举时,却见那一支火箭一没入那团水雾之时,噗嗤的一下灭了。

    “即出招了,这一次换我来了。”在众人还处在震惊之中时,梵芊菡手上的长剑迅速一变,水汽瞬间化若闪电,奔腾的雷电犹如巨龙出来,奔腾呼啸,狂卷而来。

    “什么——”王强的双眼瞬间瞪大,周围的感知尽数化作虚无,只剩下眼前的那一条咆哮的紫龙对着他怒吼着,近了,更近了……。

    他额上大滴大滴的冷汗往下掉落,唇瓣焦灼的干涩,脚下的步子却一步也迈不开——

    瞳孔跟着极具一缩,胸膛中的心都快跳出来了似的,最终被那紫色雷龙吞没,只剩下一声“啊——”

    凄惨至极,凄厉至极——

    仓库内的众人纷纷跟着脖子一缩,浑身汗毛直竖。

    只见那一具尸体砰的一声砸落在地,瞬间四分五裂,迸射出艳红的血花来——

    战狂紧跟着瞳孔一缩,见状不妙,这个女人只用了两招又被解决了他的一个一个强力帮手,却不费吹灰之力,她,好强!

    他眸中阴沉闪过,先发夺人,“你这个女人又杀死了我的手下,我战狂也不少好惹的,兄弟们,上——”

    “是,战老大——”几声伴随着惊惧后的声音响起,一个个的看向梵芊菡带上了害怕忌惮,害怕忌惮到恨不得杀之而后快,既然一个人不行,那么一群人一起总该灭了她吧。

    瞬间,战斗一触即发,战狂那里的二十几个人纷纷的冲了上来,一个个眼神狠辣,下手更是不慢,五光十色的异能纷纷的朝着她的身上砸去。

    “嘿哟,他们当我们是死的啊,我们也上——”闵律风撸了撸袖子,早就忍不住了。双眼放光的就窜入了人群。

    “这急性子……。”林鹤轩无奈的笑着摇摇头,但却并没有加入战斗的打算。

    反而一双狐狸眼看向了边缘处,同样没有加入战局之中的战狂,他手上挟持着的那个姑娘虽然板着一张脸,倔强不屈,但是眼眶中的泪水盘桓,看着还有几分我见犹怜,这应该是个强装胆大的胆小儿姑娘。林鹤轩心里判定着。

    “我……。我也帮忙……。”小鸽子指挥着小龙兄弟,在人群之中尽情的抽打。

    之后的元魁、元童也纷纷的加入了战局,靠山走了,原本被挡在最后的三个人就这么暴露在了众人眼前。

    “是你们——”战狂瑕疵欲裂,看到这三人之后,还有什么不明白的呢。

    他此刻心中几欲呕血,“你们是一伙儿的——”

    “这你可是说错了,我们也就之前认识了一下。”从众多喧嚣打斗之中,一道软绵清越的声音脱颖而出。

    “……”战狂怒目,也就认识了一下,呵呵……那会帮着林洛那小子一伙儿的对付他吗?

    会帮那三个小子打掩护吗?

    对了,突然他怒气填满的脑中一闪,“大蛇呢,你们把大蛇弄哪儿去了?”

    “大蛇?”梵芊菡施施然的从一群异能光芒中走出来,唇边带着如初见一般的笑意盈盈,“你说的是那个长的不太好看,也是使用雷系的异能者?”

    “是他——”战狂有种不祥的预感,粗犷的脸上紧绷着。

    “他啊……跑了……”在战狂惊喜的眼神下,梵芊菡唇边噙着的诡异笑意,话锋一转,“那是不可能的,自然是被我杀了,就像是刚才那第一个人一样,灰飞烟灭了哦,所以,你就别想等着他来救你们了……”

    “死,死了……”战狂粗犷的脸上有点懵,怎……怎么可能就死了。大蛇可是他们小队里的最强者啊,雷系快到三阶了,怎么可能就那么死了,他不信——

    “你骗我对不对?”双眼恶狠狠的就朝着梵芊菡瞪去。

    “呵呵……自欺欺人有意思吗?骗你有肉吃啊——”梵芊菡对着他翻了个白眼儿,有一种人啊就叫做不相信现实,“好吧,我宽宏大量一点,送你去下面见他吧。”

    “你……。你别过来……”转狂脸上的肉抖了抖,有些惊惧的往后挪了几步,顺便强拉着手上的人也跟着一起。

    “啊——”狠辣的力道,捏的秋寻雁手腕都快断了,这一次,她忍不住的叫出了声。

    梵芊菡原本笑着的眉头就是一皱。

    而对面的战狂也像是反应过来了似的,当即就将人扣在自己怀里,拿着匕首抵上了她的喉咙,“既然你们是一伙儿的,那这个女人也应该是你们的同伴,你要是再过来的话,我就杀了她。”

    梵芊菡脚步一顿,眼中带着不明意味的眸色,“你想怎么样?”

    “哈哈哈哈……。”像是抓到了什么把柄似的,狂战的哈哈大笑起来。

    梵芊菡揉了揉额角,这特么的是疯了不成,之前看着还挺沉的住起的,怎么的一会儿就变成了疯子了?

    林鹤轩意味深长的看了她一眼:这还不是你造的孽!

    梵芊菡耸了耸肩膀:自己承受能力差,怪她咯!

    “你们,别在那里眉来眼去的。”狂战一眼就瞪向了梵芊菡。

    梵芊菡:“……”这人八成有毛病,而且还是病入膏肓了的那一种!

    楼炎枭深邃的眸子一沉:眉来眼去,嗯——

    林鹤轩暗道不好,赶紧的用眼神讨好:不不不,我们绝对没有眉来眼去,只是我眼睛抽筋了,老大,你要信我。

    楼炎枭在他那张有点狼狈的脸上扫了一眼,姑且是信了。

    林鹤轩瞬间松了一口气,还是老大杀伤力最大。

    不待他调整情绪,那边战狂又开始做妖了——

    “你,让他们都停手,还有,只要你自废两只手臂,我就放了她。”战狂充满恶意的声音响起,手中的匕首对着那白嫩的脖子一用力,瞬间,鲜红的血液流了出来。

    “寻雁——”那边一直担心着的司云香失声大叫——

    “哇哇哇……”怀里的小女娃也跟着哇哇大哭,好不心酸。

    林洛等几个大男人的也全都紧张的看着这个方向。

    “哼——”战狂满意的看着他们这副样子,随后挑衅的看向对面的梵芊菡,“怎么样,动手啊,废了,不然我就杀了她——”

    楼炎枭剑眉一蹙,深邃的眸中阴鹫可怕,竟敢在他的面前要伤害他的小女人,简直不知死活!

    梵芊菡眸色暗沉:呵呵呵……。还从来没有人这么威胁过她呢,啧啧……这感觉真新鲜呢!

    不过不待她扬起的笑意回答,那边被禁锢着的秋寻雁却是先鼓起了勇气,带着干涩的声音,“不,不用顾虑我,要杀就杀,我秋寻雁就算是用这种方法救了我,我也会良心不安一辈子的……”

    她眼眶中充满着泪水,却始终坚强不屈的没有掉出来,说的话更是情真意切。虽然她骨子里有些自卑,懦弱又胆小,但是在大事上,她从来不是软弱的人,该自己承担的她毫不犹豫,坚决毅然。

    虽然有时候是因为害怕懦弱不肯付出,但是一旦她认定的,或者帮助她的人,她会十倍百倍的对他们好,即使是付出自己的生命,对的,即使是付出她自己的生命。

    因为这才不会让她良心不安,说她自私也好,懦弱也罢,用性命换取别人的安全,她宁愿牺牲的是自己,这样才能毫无负担,良心安生。

    “你这个臭娘们儿,信不信我立马就杀了你——”战狂没想到出这样的状况,居然还有人不要命了,这该死的臭娘们儿,他眼中的戾气更甚,反手就是一巴掌要挥过去——

    “去,救人——”早就看好了时机的梵芊菡推了一把身侧的人。

    “嗯。”楼炎枭低应了一声,随后一个闪身,瞬移到了战狂身侧。一把抓住了他就要落下去的大手。

    “你……你……”战狂惊惧的看眼前这个天神一般的男人,他的眼神蔑视的好像是看待一只蝼蚁一般,“哼——”

    只听得一声性感低沉的冷哼,他感觉自己手上的力气离他而去,咯嘣的一声,手腕断了。

    楼炎枭冷眸一扫,一手拎着他怀里的人往外抛去,“接着——”

    “哎,哎——”一侧站着的林鹤轩赶紧的伸手接人,啧啧……。真是的,老大要不要这么视女人如老虎啊。原本还以为他这怪癖好多了的,没想到是他想多了,除了小嫂子还真没女人能近他的身。

    “唔——”秋寻雁闷哼了一声,看着转眼换了个位置的地方,她怔了怔。

    脖子上的疼痛还提醒着之前发生的事,她两条漂亮的柳眉就是一皱。神色还有些恍惚——

    林鹤轩那双狐狸哞就是一闪,瞧着怀里这姑娘微淡的唇色,眼尾一勾,柔声的问道,“你没事吧?”

    “啊……没,没事……”秋寻雁看着就在自己上方的那个俊雅带笑的脸庞,顿时一个激灵,原本有些苍白的脸上瞬间染上一丝红晕,赶紧的挣扎着从他的怀中退出啦,“没……没事,谢……谢谢!”

    “呵呵呵……没事就好,不过你脖子上的伤口还是要处理一下的。”说着就从空间内取出纱布和伤药,“来,我帮你包扎一下。”

    虽然声音听着温和,但是其中却夹着着强势。秋寻雁这个善于感知人情绪的姑娘,当即就是脖子一缩,娇嫩的唇瓣动了动,原本在口中了的“不用”,转而变为,“谢谢,麻烦你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