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四十章 爱情使人愚蠢
    ,精彩小说免费!

    “没事的,我皮糙肉厚的,这点小伤没关系的媳妇儿。”楼炎枭不忍她皱眉,大手一下就包裹住了她刚从纱布上挪开的小手,俊脸上带着情深意切的,双眼灼灼逼人的看着她。

    这点伤确实对他来说只是小伤,以前枪林弹雨中走出来,身上的伤口大大小小的可全都是,不过自从上次吃了小苹果之后,那些伤疤伤痕的全都没了,不然还能拿出来博取点同情,顺便偷个香窃个玉什么的!

    有了爱的人的男人脸皮厚度简直突发猛进,以前被看一眼就要耳尖红一下的,现在想亲亲,想抱抱什么的,完全没压力。

    他心中遗憾着,但是抓着了的那只白皙嫩滑的小手,他现在还是很满足的。那双眼睛深邃泛着亮光,就盯着手中的小手了,恨不得上脸贴着蹭蹭,肯定滋味很美好……

    众人:“……。”卧槽,这痴汉脸到底是怎么回事?

    都说爱情使人愚蠢,今晚他们算是看到了个典型了!

    梵芊菡自然也是注意到了众人的眼神了,那双原本带着着急关切的眸子微动。再看看还拉着她的手的男人还活蹦乱跳的,她那原本颤抖着的心也跟着慢慢的平复了下来。

    脑子也开始恢复了清醒理智了。心中的那道崩塌了的心墙开始快速的重筑,累叠——

    只是这一次,墙里面多了个楼炎枭这个存在。

    梵芊菡抬眸,有些复杂的看了这个男人一眼,没想到这男人平时看着挺霸道严肃的,这关键的时候还真舍得拉下脸啊……。

    被她这眼神看着,楼炎枭有些心慌慌,难道是刚才装疼被媳妇儿发现了?

    还是媳妇儿知道他刚才装的所以想反悔了?

    这可不行啊,得到了再失去什么的简直太痛苦了,媳妇儿已经答应让他做她的男人了,他就绝对不能让她反悔。张张嘴就打算说些什么,不过却被梵芊菡打断了。

    “放手——”

    楼炎枭的心顿时咯噔了一下,一双深邃的眼睛瞪着,有些懵逼,媳妇儿真的不要他了?

    瞧着他那张还带着点苍白的俊脸上毫不掩饰的慌张,梵芊菡樱唇抿了抿,不知道是不是已经将人放在心里了的缘故,她居然有些心疼了。

    于是,在他忐忑不安的黑眸的注视下,梵芊菡放缓了语气,有些无奈的道,“我给你拿件衣服,还是说你舍不得身上这件——”

    楼炎枭对着她软化了的语气心中暗喜,并没有被她的调侃生气,反而高兴的不要不要的。看来媳妇儿是不会抛弃他了。然后就随着她的视线往自己身上看去,有了那节能灯的照亮,他身上狼狈带着血迹的衣服清晰可见,血迹斑驳如同烂抹布,还有因为伤口的原因,被撕裂了半边,露出了大半个臂膀的身体,顿时他整个人都有点不好了。

    虽然他在媳妇儿面前怎么脱都行,但是别人看他的身体可不行,他以后可是给媳妇儿一个人看的。

    于是,那双原本看着梵芊菡满是柔软的眸子立刻凶狠的瞪向那边几个围观的人——

    “咳咳……”林鹤轩首先移开了视线,看都看了,老大还矜持起来了!啧……。果然陷入了爱情的老大也变蠢了,不知道他自己恋爱的时候会变成怎么样呢?

    转眸之间,心中却浮现了那个容貌秀美,眼中含泪却依旧倔强的人……

    其他人也纷纷的转开视线,默念着:他们什么都没看见,什么都没看见……

    梵芊菡看着他的动作,唇角微微一弯,拉着人站起来,然后就从空间拿出了一件黑色的休闲外套,“先穿着,等进了基地你再洗吧。”

    她知道这男人有点小洁癖,不过现在条件不容许,而且他身上又有伤,可不是洗澡的好时候。

    “嗯,都听你的。”楼炎枭扬着唇接过外套,然后快速的穿上。这一刻他满意极了,媳妇儿是为了他着想的,媳妇儿心里是有他的,一想到这个他心里就美滋滋的。

    原本那张霸气俊美的脸上也带上了点迷幻的表情,简称蠢萌。

    看的梵芊菡嘴角就是一抽,这男人该不会是被那一枪打傻了吧,今晚这形象可是被他自己毁光了……。

    不过,就看着他现在这张脸,这荡漾的表情,不得不说,她看着还是觉得挺有趣的……。

    唇边微微一扬,随后在看到那边那两个还被绑着的人时,瞬间转变成了严肃,森冷——

    “媳妇儿——”似是察觉到了她的转变,楼炎枭小心翼翼的叫了一声。随后不再说话了,他知道她今晚的心里肯定难受,作为她的男人,他得关心着,体贴着。

    抿着削薄的唇,那张原本还带着笑意荡漾的俊脸瞬间变的严肃了起来,一双眼睛带着锋锐的冷意看向了前面那两个被绑着,脸红脖子粗的人。就这两个人,刚才居然敢伤害他的媳妇儿,差一点,差一点那子弹就射中了她了……。

    他不敢想象,刚才要是受伤了的人是她的话,他会怎样的心疼,肯定比现在的上伤口更加疼上百倍吧……

    眸子微敛,将眼底的杀气遮掩着,现在还不是杀了他们的时候。

    “嫂子,这两人怎么处理?”那边押着人的元魁也注意到了她的神色,那张憨厚脸带着郑重的朝着她问道。

    梵芊菡脸上的冷意已经实质化了,一看到这两人就会想到之前的战斗,想到之前哥哥远走的背影,想到楼炎枭为她挡的那一枪,她怎么能不恨——

    漂亮潋滟的眸中此刻却没有一丝一毫的波动,只是带着如极地寒冰的冷意在他们身上扫过。

    两个原来憋屈的挣扎的人,当对上她的眸子时,瞬间一怔,额上大颗大颗的汗水往外冒着,这一刻他们才真正的感觉到眼前这个女人的可怕——

    “哼——”就听的梵芊菡冷哼了一声,那双寒哞在他们冒着冷汗的脸上瞟过,“把他们的嘴放开,我倒要问问今晚的主使者到底是谁?”

    那么大的手笔,前后一共达到了数百人,是谁这么想他们死?

    眸中的冷色更甚——

    “嗯。”元魁听令,和完全被震慑住了,不敢废话的闵律风直接将两人口中堵着的木头拔掉。

    “咳咳……。我……我们是不会说的。”两人惊惧却坚韧的瞪着一双眼,虽然被梵芊菡的气势所震,但是却依然没有将背后之人说出来的意思。

    从这一点看来,这两人也算是精英了。而且居然还能在之前那一个丧尸群中活下来,也没被梵芊菡几人发觉,甚至开枪差点伤了她,都证明着两人也是有点本事的。

    “呵呵呵……。这么说来你们是想死了?”梵芊菡唇边泛起了一丝冷意的弧度,直射人心,让人忍不住从脚底板到头顶的都是一阵的发寒。

    两人眸子一缩,高大的身影被吓的浑身发抖,但还是咬着牙齐齐的摇着头,额上的大汗却掉落的越发的急了。

    他们知道这女人的厉害的,之前那犹如禁魔炼狱之地的场景,他们可是看的清清楚楚的,就连那些丧尸都承受不住的东西,他们又怎么能够承受的了呢,怕是直接一道雷电就能把他们给轰没了。但是想到还在基地内的家人,他们还是咬牙坚挺着——

    梵芊菡眉头就是一皱,显然也知道这两人的决绝了,赤红了眼却依旧不松口,这倔强的骨气,还不怕死的勇气,啧啧……看来是在来的时候就已经做好准备了。她该说那些背后的人好本事吗,居然能找到这么两个有骨气的。

    “媳妇儿?”楼炎枭带着点担忧的看着她。双眼看向那两个男人之时,更是掩饰不住的杀气腾腾——

    敬酒不吃吃罚酒!

    “嗯,没事,我有办法。”梵芊菡看了他一眼,眼底是自己都没察觉的柔色,随后再转眼看向前面的两人时,脸上多了一抹诡谲。

    “什么办法?”闵律风感觉到她身上的冷意消散了一点,也大着胆子好奇了一句。

    “呵呵……秘密——”

    就见梵芊菡神秘一笑,突然手中多出了一粒糖豆似的东西,随后抬眸看向右边的那个,两人之中,明显以他为先的那个男人。

    “你……你想干什么?”男人对上她那诡谲的笑意,顿时头皮一阵发麻,脸上的惊慌神色溢于言表。

    额上冒着冷汗的想往后逃开,但是却被旁边的人拉着,完全只能在原地焦躁的蹭着地,眼睁睁的看着她越走越近,越走越近——

    ------题外话------

    感谢伊娃lyy、only恋雪、夢還是現實、于翾翾、蓉蓉儿10086、涩涩de柠檬的月票,fdqzlg510520、苏珊李的评价和月票,么么哒~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