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四十七章 军火头子是小洗菜工
    ,精彩小说免费!

    “吼吼——”受到攻击的丧尸瞬间狂躁了,伴随着它这道吼声,跟随在周围的丧尸们也跟着暴躁嘶吼了起来。

    梵芊菡柳眉微蹙,随后对着身侧的闵律风使了个眼色。自己起身就迎上了对面两只迎面而来的三阶丧尸。

    “知道了,小嫂子,我马上就去,你自己小心——”闵律风别扭着脸色,女人帮他们断后什么的还真是有点小别扭,不过,还是听话的按照梵芊菡的意思,一路狂奔。

    “元魁,快,你们快跟上——”

    很快的,几人就到了那两辆车的跟前,拦住了他们刚要发动的车子。

    “你们到底是什么人,我们可是南方基地林堂主手下的,这次是奉命来搬运粮食的。可不是你们这几个初出茅庐的小毛头能惹的起的,快点让开,刚才的事我们就不计较了。”坐在车内的两个大汉脸上带着凶悍的凝重之色,张嘴就报出了来历,以此来震慑他人。

    显然是将闵律风等人当成了一般为了劫粮而来的人。

    然而,他们并不是——

    闵律风双手就是一个抱胸,脸上带着鄙夷之色的看着他们,“打的就是你们这些林堂主的手下,哼,背信弃义,背叛大当家,现在还搬出那老家伙当靠山,哈哈哈……。我告诉你们,这不是靠山,而是你们今天的催命符。”

    “你们……。你们到底是什么人?”大汉一张粗犷的脸上顿时带上了惊愕,他们这次能被派出来寻找粮食的几人可全都是林堂主真正的手下,而不是底下那些懵懵懂懂,还什么都不知道的小喽啰。

    所有,当闵律风说出背叛大当家的时候,他们肯定是惊愕的,已经开始在猜测来人的身份了。

    “呵呵呵……不用猜我们是什么人了,时间宝贵,还是先送你们上路吧,等下去之后再问问阎王爷吧。”林鹤轩温润的脸上,斯文笑意,却暗锋锐的杀机。

    “对,说的好,我们动手。”闵律风难得的十分赞赏的应和了一句,要说他什么时候看大鸟最顺眼,莫不过是在他出口怼敌人的时候了。

    “你们敢——”车上的两人顿时脸色铁青,心想今天这事是难以善了了。

    “哼,就凭他们这几个毛头小子,快叫**他们出来。”另一个大汉看着他们这年轻的摸样,脸上还带着不屑之色,他还就不信了,他们这么多人,这几个小子只有那么五六人,还能拿他们怎么样。

    可是他们万万没想到,这几个人中还是有个非常厉害的存在的。当知道的时候也悔之晚矣——

    “叫出来正好。”闵律风双眼一亮,还省了他们去砸车门让他们出来的力气了呢。

    没一会儿的,就见这辆货车的车厢内快速的走出来几个男人,都是皮糙肉厚,身体健壮的汉子,他们穿着一身黑色短t,款式一致。

    为首的一个大光头,还不屑的呸了一声,一双带着凶气的眼睛带着蔑视的看向他们。

    “小子,听说是你们要来劫粮,还要不要命了?”粗嘎的声音,轻蔑的语气,带着浓浓的优越感。

    “咦?没想到人还挺多的啊。”闵律风狐疑的看了他们那一群人一眼,这里加起来统共有十几个人呢,可不像是元童说的快死光了啊?

    元童,“额……。这个……”

    他刚才貌似好像开了一下小差,没把话听完全的样子!

    小眼神带着心虚的左瞟右瞟——

    闵律风:“……。”

    就连林鹤轩也是看着他一阵无语,不过好在,这些人他们应该还能应付。

    “小嫂子——”没有与他们多话的意思,林鹤轩张口就直接喊道——

    “什么,你喊个娘们儿来干什么?”那边几个大汉瞪大了铜陵般的眼睛,一脸不屑的看着他们。

    却在下一秒,脸准备都来不及的,兜头就是一盆鲜红的液体朝着他们泼过来。

    “什么——”

    “该死的,你个小娘们儿给我们泼了什么?”

    “啊,彪哥,丧尸过来了,丧尸朝着我们过来了——”

    “吼吼——”原本被梵芊菡拦着的丧尸们,瞬间发了狂似的就朝着那边摇晃的走去。

    一时间,十几个汉子们瞬间陷入了丧尸的包围圈,而梵芊菡则拎着木桶塞回了空间,深藏名与禄。

    她樱唇边扬着戏谑的冷意,随着林鹤轩几人朝着外面跑了几步,等拉开了距离之后,这才站在一旁悠哉的看着那丧尸吃人的戏码。

    令人毛骨悚然的咀嚼声,刺鼻的血腥的味道,丧尸的嘶吼声,交织成了一片,尽管那些异能者的光芒还在闪烁着,但终究只是强撸之末,很快的就淹没了在那一群丧尸群之中。

    闵律风几人却不带任何害怕的,反而异常兴奋,那种总算是把敌人给坑死了的兴奋。

    “小嫂子,佩服佩服。”林鹤轩看着那边围在一起了的丧尸群和人,顿时心生感慨,没想到居然还能想到这一招,对此,他也是很福气的。

    “哈哈哈……。我原本只是一个猜测,倒是没想到还真管用。”梵芊菡唇边噙着笑意,都说丧尸是对人的气味来辨别人类的,她这不就早准备好了整人装备吗,这不,全用上了。

    “呵呵呵……那他们能帮小嫂子证实这个猜测,死也算是他们的荣幸了。”林鹤轩唇边同样噙着笑意,笑的精明邪气。

    “呵呵呵……。”梵芊菡略带深意的看了一眼,略带赞赏的看了他一眼,这话说的顺耳。

    身侧的闵律风和元童浑身抖了抖,跟这两腹黑在一起,其实他们也挺危险的。

    不过,这想法来的快,去的也快,很快的就被他们抛诸脑后了。

    “哈哈哈……。看那几个人叫的那叫凄惨啊,瞧,那叫彪哥的直接脖子被咬了一口,啧啧啧……。看来不死也难啊!”闵律风津津有味的看着,一边还在细细的点评着。

    乔明雅和周谷冲费劲了千辛万苦才从山头上顺着那绳子下来之后,一来就听到了这一句,顿时浑身跟着就是一颤。

    然后很是同情的看了一眼那几个被围在丧尸群里的人。

    他们这几天跟着这个小队里的人,也算是知道了点他们的行事作风,人敬我一尺我还他一尺,但是人若犯我一尺,我必然还他一丈。看着这几个倒霉蛋,估计就是冒犯了他们的。

    没有多说话,默默的走过去站在他们的一侧。

    虽然看着这丧尸咬人,血淋淋的一幕很是残忍,但是他们还是咽了口唾沫,心中催眠着:都是他们活该,都是他们活该……

    由此可见,梵芊菡这几日的调教还是非常有效果的。一般人看到这场面可是会觉得很残忍的,但是现在的乔明雅和周谷冲并没有觉得,反而是认为那些人有错在先。

    那么,他们的小队荣誉感,共同进退的认知已经有了。

    梵芊菡满意的轻瞥了他们一眼,随后一转头,对着回来了的楼炎枭就是扬唇一笑。

    楼炎枭同样是回以宠溺的一笑,两人对视之间,有了昨晚之前没有的默契和情意。

    这让楼炎枭心里更是高兴了,清醒过来了媳妇儿也没排斥他,那么就代表着她真的认同他了,看来昨晚的趁人之危把握的非常好,楼炎枭为自己点了个赞。

    随后那张霸气的脸上带上了点痴痴的笑意,一只大手就摸过去拉上了小手,心满意足的放任自己的心跳加快。

    随即,看向那一片血淋淋之地,他那双深邃的眸子又转变成了冷色,“那边就要结束了,准备战斗。”

    “是,老大。”原本看戏的几人瞬间严肃了起来。

    那边一群被鲜血吸引了的丧尸,他们目测过去,除了那些刚才那一场战斗被打死了的丧尸,余下的仍有二十多只,其中五只三阶丧尸还在,还有剩余的二阶丧尸居多,一阶几乎在刚才那一场战斗中全死了。

    这一次,对他们来说,也是一个挑战,五只三阶丧尸啊,这可是现在末世最强的丧尸等级了。

    梵芊菡鲜红的小舌舔了舔唇角,一双精致潋滟的桃花眸中散发着惊人的光芒。她的战斗**被激发起来了——

    和她相同的是楼炎枭,那种强者对力量的追求,对力量的展现——

    他的那张俊美绝伦的脸上,霸气凌厉尽显,一双鹰眸盯着那五只三阶丧尸,像是盯准了猎物的猎鹰,犀利而凶悍——

    “等等,这个给你——”梵芊菡随手拿出了一把跟她手上相似的法杖就递给了身侧的楼炎枭。

    “这是?”楼炎枭犀利的眸子微敛,转而有些狐疑的看着她手里的东西。

    梵芊菡唇角微勾,“玩过网游吗?”

    “额……没有。”楼炎枭有些沉闷的摇了摇头。他小时候被那个老不羞选中之后,生活就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由原本的一个洗菜小工,转而被教导着如何成为一个合格的大当家。无论是外表的装逼,咳咳……身为大当家外在的气度,还是内在的修养礼仪,亦或者是杀人技巧,枪械知识,就占据了他大半生的时间。

    直到两年前老不羞死了,他接管了第一军火商初期,为了蒙蔽那几个老家伙,他才停下了学习,有了短暂的休息时间来看小说,至于网游什么的,他确实听说过,但是没玩过啊。

    看着他那张霸气的脸上带上了点小委屈,梵芊菡樱唇就是一勾,这男人也就外表的装逼范儿显得霸气十足了。

    另一边暗搓搓的侧着耳朵听着的几人已经迫不及待的举手了。

    “这个我知道,我知道,这个该不会是法师用的法杖吧?”元童顶着一张娃娃脸,满是好奇垂涎的看着梵芊菡手里的那把镶嵌着蓝宝石的法杖。

    要说几个人童年里最自由的就要属元童了,有了自家哥哥元魁的庇护,他十分安稳的按部就班的和普通人一样一起去读书上学了。当然,首先是要他按捺的住寂寞才行。

    在一次绑架案之后,他就自动自发的申请一起训练去了。不过平时上学的时候,还是跟室友一起撸了几把游戏的,所以,也算得上几人之中最了解网游的了。

    梵芊菡看了他一眼,唇角微微一勾,“和那个差不多,反正只要把异能传输进这个法杖里面,那么异能发出来的威力就大了。”

    林鹤轩闻言,眼神微闪,看向梵芊菡的眼神就更复杂了,有个神秘非凡的小嫂子,看来他得把心理承受力调的大一点了,谁知道她以后还会拿出什么另类的东西来呢。

    “这么厉害——”元童双眼亮晶晶,一脸期待的看向她,“嫂子嫂子,这东西还有吗?”

    “现在只有这两把。”梵芊菡看着他那亮晶晶的眼神,一边说着,一边琢磨着,或许可以给这个小队每人来一把,那么整个小队的逼格就高了。

    “啊——”元童眼中的星星之火瞬间熄灭了,只是可怜巴巴的看着梵芊菡手里的法杖,那样子,很是舍不得。

    ------题外话------

    感谢weixin12f03、木柟楠、weixin3130b的月票,么么啾~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