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章 光天化日,朗朗乾坤
    哄闹声越来越大,一个个像是讨不到糖吃的小孩儿似的,说好的要让族长披件衣服的,却没一个人甘心放手,于是,她扯一片衣角,他拽一把衣袖,“嗞啦——”

    清清脆脆、爽快利落的布条碎裂了的声音震惊的众人立刻呆立在了当场。

    梵芊菡:“……”这是她见过的最没有威严的队长了,瞧瞧这尺度,啧啧——

    楼炎枭当即剑眉就是一蹙,哼,一个大男人在光天化日,朗朗乾坤之下居然露了胸,简直不要脸。赶紧的大手捂上身边媳妇儿的眼睛,“乖,不要看,太辣眼睛了。”

    “噗嗤——”梵芊菡没忍住的就笑了,但还是乖巧顺从的点点头,自己男人吃醋她得包容。

    “小花花,你这个兔崽子,敢让本族长我露点儿——”皇甫颜一贯邪魅妖娆的声音暴躁到粗犷了起来,居然差点儿还破音了,可想而知,这愤怒值绝对是一路飙升快要破百了。

    “啊,族长族长我不是故意的,是邬兰推了我一把,我这才一不小心……哈哈哈……。不说这些了,族长您还是先把衣服披上吧。”娇俏的女声带着点讨好的响起。

    “哼,我不知道披衣服啊,本族长刚才的异能消耗完了,你赶紧的给我弄件衣服来。还有,那病毒抑制剂我要带回去给紫儿姑娘研究的,到她手上才是物尽其用,至于你们,哼,想都别想。别以为本族长不知道,你们一个个精着呢,被变异植物咬的话本族长一个字都不信。”皇甫颜还带着点暴躁的声音响起,直接断绝了一群帅哥美女们的希望。

    “啊——”听着皇甫颜这么严肃的说了,一个个的也知道了这话的严肃性,和不可挽回性。于是颓丧着脑袋,不敢再说什么了。

    刚才撕裂了皇甫颜衣服的花香铃恨恨的瞪了自己的手一眼,咋就这么忍不住呢,族长优美的身体啥时候看不是看啊,怎么的就偏偏这时候忍不住了呢,该剁。

    “小花花,在干什么呢,衣服——”

    “哦,来了来了族长。”花香铃赶紧狗腿的从空间里拿出衣服递上。

    皇甫颜看着那件带着华贵气息的玄色长袍点了点头,哼,还算这小丫头有点审美观。三两下的将自己身上这件快速的扯掉,然后伸手接过来,大手一张,就直接披上了。

    嗯,他眉头这才渐渐舒展,伸后拍了拍腰间的褶皱,又是一个风华绝代的美男子。

    皇甫颜一双丹凤眸扫了一眼周围那几个眼珠子都快看突出来了的人,眉头就是一皱,“咳咳……矜持,矜持——”

    “哦哦,族长,我们保证没有流口水。”一个个下意识的擦了擦嘴角,然后将看的发直了的眼神收回来,指天发誓的道。

    “哼——”皇甫颜优雅的翻了个白眼儿,这些小色狼小色女的话谁信啊。

    那边楼炎枭对着皇甫颜看了一眼,见着他身上那件玄色长袍,眉头轻蹙了一下,但到底还是将大手放下来。

    梵芊菡重新见了阳光,只一眼就看到了那个站在一群衣衫褴褛中间的风采非常的古代男子,柳眉挑了挑,这么看来皇甫颜还真确实适合这样的装扮的,至少穿成这样还真多了几分儒雅的气质呢。

    似是注意到了她的视线,皇甫颜抬起脸,扬唇就勾起了一抹雍雅的笑意,逃之夭夭,灼灼其华,清风拂过他那黑色的长发,看起来十分有贵公子范儿。

    “咳咳……”楼炎枭在旁边轻咳了两声,一双深邃的眸子就朝着皇甫颜瞪了过去。

    “呵呵呵……。”皇甫颜勾起了一抹愉悦的笑意朝着他笑笑,随后推开身边那些还簇拥在他身边的萝卜头们,就朝着他们走了过来。

    “两位美人儿没加入我们皇族真是可惜了。不过既然我们都是同生死,共患难过的朋友了,不知道你们的名字这可就有点说不过去了。”

    楼炎枭看着他那笑的勾人的样子,那双蹙起的剑眉就一直松下来过,心里一直默念着未来的婚纱,未来的婚纱,就暂且忍他了。

    随即削薄的唇一抿,“楼炎枭。”

    梵芊菡略有些诧异的看了他一眼,随后也跟着轻道出声,“我叫梵芊菡。”

    “哈哈哈……。好名字,都是好名字啊。”得到了他们的名字,皇甫颜乐呵呵的满意极了。

    “我算过了,这两个名字缘分指数百分之九十九,出乎意料的好机会总能降临到你们头上,一开始交往,就会互相带来好运,随后相知相伴,相互辅佐调和,若是没发生什么意外的话,会长长久久的在一起的。”跟在皇甫颜身侧的一个穿着一件斗篷,露出了一缕金发,看上去长相十分精致,还带着点儿神秘色彩的姑娘,看着他们语气很是认真的道。

    闻言,梵芊菡和楼炎枭两人先是一愣,随后齐齐的唇角一勾。

    楼炎枭赞赏的看了她一眼,有点眼力劲儿,比她那个族长皇甫颜识趣多了。

    “哈哈哈……看来两位美人儿还真是天生一对啊,邬兰末世前可是在风水网上有名的小巫女,算什么准什么。她这么说,你们肯定能白头偕老,恩爱万年的。到时候办喜酒可要记得请我们啊。”皇甫颜眼见着楼炎枭的脸色渐好,他也不是个笨的,赶紧拍须遛马的上啊,这个时候跟他们拉近了关系才是正理。至于拉上关系后,多看美人一眼是一眼。

    果然,楼炎枭对着他也和颜悦色了起来,那双深邃的眸子看着他的眼神都多了几分和善,“嗯,会给你们发请帖的。到时候的婚纱就你准备了。”

    “唉——”皇甫颜先是一愣,随后回过神来,那张艳丽的脸上立马就浮现了喜悦的表情,“真的交给我设计了?荣幸啊荣幸啊,能让美人穿上我设计的礼服结婚真是毕生的荣幸啊,你放心兄弟,我回去立马就构思,到时候绝对会让你们惊艳全场的。”

    皇甫颜握了握拳头,双眼中燃烧起了熊熊的热情火焰。

    楼炎枭很满意他的状态,那双深邃的眸中看着他那骚包的形象虽然有点嫌弃,但是就冲着他还有点用处,楼炎枭决定还是对他宽容点儿。

    两人一高傲的交代,一热情的回应,就将这婚礼的礼服给敲定了,即使从容淡定如梵芊菡,也是怔了怔,话说为什么不问问她这另一个当事人的意见?

    她答应结婚了吗?

    这丫的军火头子也没求婚啊。

    不过还不待她说话呢,就被另一群人给围上了,“梵小姐,你这个雷系真厉害啊,这个是怎么操作的,怎么就能引动天地变色呢?难道是因为到了五阶的缘故?”

    那边谢钊已经迫不及待的就问了,或许是真热爱这异能的缘故,谢钊从之前的丧尸化恢复过来之后就没什么激烈的情绪波动,这会儿可以算的上是狂热了。

    就连旁边林虎几次三番拽着他的衣服,死命的使眼神他都没顾及的上。

    梵芊菡眉梢一挑,倒是没反感他的狂热,对她来说这些异能也不是什么机密,别人能探究她的招数,那她就能创造出更厉害的。于是,笑意盈盈的跟他解说道,“异能的产生,或多或少的跟自己心里强烈的追求有关,所以要将你体内的异能元素怎么使用也跟你的意志强弱有关,要想使用好异能,就要多想想,多创造……。”

    “哦,发人深省啊!”

    “恍然大悟啊。”

    “受教了。”

    周围竖着耳朵在听的围观群众们此刻也跟着点点头,像是听了圣人的教诲似的,一个个很是虔诚的朝着她感谢了一番。

    有时候,一个人的强大会让人敬畏、敬佩,但更多的是疏而远之,但是若这个强大的人很是热心的教你如何变的强大,那众人对他就已经是崇拜、欣喜,甚至尊而为师。

    而梵芊菡想要做的自然是后者,不是她又多大的慈悲多大的和善,这些都跟她没关系,她要的是利益,对自己绝对的利益。初来乍到这北方基地,手里掌控着强大的实力无疑会成为众多势力的眼中钉肉中刺,甚至还会引起人的忌惮,联手对付。但若是她传出了好名声了,摆出了和善的姿态了,那么那些联手的人估计还得要想一想了。

    至于最后那些势力还会不会选择与他们为敌,呵呵……梵芊菡不在乎,只要过了最初的那段时间,让那个第一军火商休养生够了,那么那些乌合之众组成的势力又有何惧。

    ------题外话------

    感谢杨贵妃7603、4589504的票票,么么哒~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