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六十二章 能装活物的空间
    ,精彩小说免费!

    几人纷纷白了他一眼,他们也聪明啊,怎么的就不是疯狂变态了呢!

    所以这个猜测不成立。

    “不过,那个青博士那么在意的小箱子是什么东西?”林鹤轩一双狐狸眼眯着看过来,还带着点好奇。

    “是一针药剂,不过之前已经注射到我哥的体内了。”梵芊菡看了他一眼,那一贯笑意盈盈的脸上此刻尽是冷沉之色。

    只要想到那培养皿中的实验体,她就能想到她哥哥被当做实验体时候所受到的折磨,心痛难受,恨不得自己再重生的早一点,那样的话她就能早点找到哥哥,不让他受那么多的痛苦了,可是……

    像是注意到她脸上的不对劲,楼炎枭也沉着脸色,握上了她那冰冷的手。

    他那双深邃的眸子闪烁着点点的星光的,带着关切的看着她,一双温暖厚重的大手无声的支持着她。这是楼炎枭身为军火商大当家这些年来最温柔体贴的时候了。

    她的右手也同样被敏感的小鸽子抓住了,一张小脸上也是满满的关心。

    手心里的温暖渐渐传到了心头,顿时心中微暖。是啊,世界上没有那么多便宜的事,一次重生已经是莫大的幸运了,那么怎么着也得把握当下。既然哥哥变成试验体受尽了折磨已经是即定的事实,那么就看看未来——

    首先,这个仇是要报的。

    看到了青博士的实验室之后,梵芊菡更确定了一点,这个青博士一定跟之前拿哥哥做实验的人是有关系的。

    梵芊菡眸光闪烁了一下,恢复了平常的神态,只不过多了一点冷意。

    “好了,放开吧,现在又不是冬天,我热的手汗都快出来了。”梵芊菡唇角一勾,将手从两人的手中抽出来,顺便一人塞了一盒酸奶。

    “乖,坐一边喝酸奶去,我得继续干活了。”

    这哄小孩的语气——

    楼炎枭看着自己手上那一盒冰冰凉的酸奶,也不计较她的语气,反而唇边带起了一抹宠溺的笑意。

    闵律风一个扭头,没脸看啊!

    这浑身散发着恋爱的酸臭味的人是谁?他坚决不承认是自己老大!

    那边,完全无视自家老大的表情,林鹤轩又继续问了,“就是之前在尧旭濯的实验室内,你让你哥哥从四阶变五阶的的那一次?”

    “嗯。”梵芊菡点点头,给了他一个赞赏的眼神,不愧是军师,一点就通。

    “……”林鹤轩嘴角抽了抽,这会儿也不得有点相信那个青博士的话了,难不成小嫂子真的知道那药剂到底是什么东西?

    像是知道他心中所想,梵芊菡一边动了动手指,一边瞟了他一眼道,“一开始我也是不知道的,不过后来知道了,那究竟我是怎么知道的,这个我可不会告诉你。”

    林鹤轩:“……。”

    这姑娘又恢复了初次见面时候的恶劣性子了,啧……

    耸了耸肩,林鹤轩表示自己妥协了,不问了。反正这小嫂子要是不想说的话,他什么信息都得不到。

    老伍砸吧砸吧嘴,看着这两人的互动,心中对梵芊菡的定位又高了一点。连鹤轩这狐狸都避其锋芒的人,啧啧……。不简单啊,不简单!

    不过不简单好啊,他们第一军火商就需要这样的主母。

    时间流逝,梵芊菡又快速的敲击着键盘,上面的字母数字又开始了新一轮的变换——

    感谢那位青博士的掌控欲那么强,将整个科研院都装满了摄像头,也正好方便了她。

    她本就是数一数二的黑客,在上辈子的末世十年之后,就更加精进了,现在窜入那些数据流中,简直如入无人之境,很快的,她就找到了尧旭濯所在的房间。

    不过,此刻的尧旭濯他们看上去不怎么好了。

    只见一间全是白色的房间内,尧旭濯和云霁被绑在了铁架子上,头发凌乱,胡子拉碴,身上也十分的狼狈,衣服凌乱破烂,裸露在外面的皮肤还能看到明显的鞭伤、烧伤……

    那奄奄一息的摸样,可和之前找到老伍的时候差不多。

    沙发上原本还算惬意的几个人,瞬间脸色一变,变得凝重了起来。

    “这……这怎么会这么惨?”闵律风瞪大了眼睛,显然不敢相信。尧旭濯那妖艳贱货居然会变成这幅摸样!

    “应该是出自青博士的手笔。”林鹤轩皱着眉,脸色严肃的道。

    “对,除了那变态的疯狂博士还有谁——”闵律风咬了咬牙,气恨恨的道。虽然他跟尧旭濯那个妖艳贱货不对付,但是好歹的也算相识一场了,他被打成这样,可不得跟着生气啊。

    “怎么办?他们该不会死吧?”元童有些担忧的看着屏幕上的两个人,他们脑袋垂着,要不是胸膛还微微起伏着,他们还以为死了呢。不过,看着他们现在这状态,也离死了差不远了。

    还不待其他人回答,就见尧旭濯他们所在的房间内突然有人推门进来了。

    顿时,元童几人一个个屏息凝神的,死死的盯着屏幕。

    为首的是一个长相艳丽,眉宇之间带着阴鹫狠辣的男人。

    “咦——这不是林修栾吗?”一看到屏幕上出现的这个人,众人的脸上都带上了讶异。

    “草,他什么时候又跟青博士他们搅和在一块了?”

    “不是说他已经投靠林堂主那一边了吗?”

    “这关系真是越来越乱了,钟召云陷害老伍明显是背着林堂主的,而这个林修栾应该是林堂主的人,却跟科研院走的这么近,这到底……。”林鹤轩皱着眉头,纷乱复杂的有些不解。

    不敢不管他们怎么不解着,屏幕上的情景却依然再继续着。

    “你们进来,把他们两放下来,青博士说了,在他还没有找到正确的病毒解毒剂配方之前,这两人还不能死。”林修栾一张脸上阴沉着,对着后面几个穿着白大褂的人说道。

    “可是,青博士吩咐过我们要好好”招待“他们的?而且青博士现在已经在分析病毒解毒剂的成分了?”其中一个白大褂脸上显然带着不解还有不服气。

    “哼,那是青博士之前说的,要是青博士那边没有找到配方,而这两个人死了,那么病毒解毒剂的配方就再也找不到了,到时候青博士肯定问罪,不管你们是不是按照他的吩咐做的,最先承受怒火的肯定是你们。我想,青博士会怎么惩罚你们,你们自己最清楚不过了吧。”林修栾脸上带着厉色,语气更是咄咄逼人。

    吓得那几个白大褂都不敢吱声了,赶紧连连称是。然后大气不敢喘一下的赶紧走进来,将两人解了下来,顺便给他们做一些简单的治疗。

    而林修栾也像是特意来说这一句话的,在那些白大褂们开始行动之后,他眼神都没给一个的就直接走了。

    这个作风,看的电脑前的几个人又是一阵面面相觑,这到底是什么个情况啊?

    林修栾这是在救他们?

    “不应该啊?我第一眼看见这男人就直觉他是个坏的,而且还是里面心肝都黑了的烂西瓜。”元童嘟嘟囔囔的嘀咕了一句。

    “放心,他肯定是个坏的,好不了。黑芝麻汤圆连外皮都黑了的那种。之所以会说这样的话,估计是他想得到尧旭濯手里掌握的病毒解毒剂。”梵芊菡当即就道,这个林修栾可是个不见兔子不撒鹰的主,他这么做,无非就是尧旭濯还有可以利用之处。不然他会这么好心?除非他被人给穿越占了壳子了。

    “咦——那么就是说,按那个病毒解毒剂是尧博士研究出来的?青博士才是那个偷窃研究成果的人?”老伍一把就抓住了重点,好家伙,这青博士和钟召云那家伙也是真够胆大的啊,不知道配方居然还揽功,不怕露馅啊!

    “正解。”梵芊菡一拍桌子,“这正是我们救他们出来的好时机,只要那青博士还没得到病毒解毒剂的正确配方,我们就还有操控的空间。”

    “啊——那我们应该怎么做?”老伍被她这一下子的意气风发弄的有些懵逼了。

    “先去刘叔那儿走一趟吧。”梵芊菡接着道。

    “哦哦,确实那边是需要去一趟的,毕竟军方掌握的消息应该比我们多。”林鹤轩也若有所思的说了一句,随后也跟着起身了。

    “那就事不宜迟,赶紧走吧。”元童也乐呵的站了起来。

    楼炎枭不动神色的跟在梵芊菡旁边,顺便帮她收了电脑。俨然一副也要跟随的摸样。闵律风元魁,还有小鸽子,那就更不用说了,自然也是要跟着一起去的。

    留下还有些呆愣的坐在沙发上的老伍这时候那张粗狂的脸上才是真的懵了,刘叔是哪位?

    为什么才几天没见,几人中的主事者变成了嫂子,而大当家居然只是个一句话都没有的跟班,这是闹哪样啊?

    “对了,老伍不方便出去,就留在这里吗?”林鹤轩原本迈开的脚步一顿,这会儿才看向还在沙发上懵逼的人。

    “唔……。这是个问题。”梵芊菡微皱了一下眉。

    “钟召云那家伙一早就盯着我们这里了,既然他猜到了老伍跟我们的关系,那肯定会带着人来搜查的。”闵律风也难得的机灵了一回。

    “若按照他的敏锐度,即使老伍脸上没了刀疤,肯定也能被认出来,而且,老伍脸上的刀疤没了也会引起他的怀疑。”林鹤轩按了按眉角。

    轻叹了一声,还真是越来束手束脚了,要是换了以前的第一军火商,有的是人给他调遣,那才是名正言顺的军师。而现在,兵马都没有,就剩下他们几个光杆司令了,他这军师也没地儿发挥啊。

    而且他们才回来,没搞清楚这南方基地这几天发生的错综复杂的关系,还不能够轻举妄动啊!若是还没洗清怀疑的老伍被他们发现,那么他们之前在南方基地作秀的英雄戏码得来的声誉起码得下降一半,到时候得意的可就是钟召云他们了。

    “要不,我再去那个小树林里躲躲?”老伍摸了摸自己的寸头,没了刀疤的脸上一点也不凶狠了,反而带上了点傻大汉的特质。

    “这个不行,已经有人带队去小树林里搜查了。”元童当下就提出反对意见。

    就在几人愁云缭绕的时候,梵芊菡开口了。

    “我倒是有个地方适合你呆着,保证谁都不会发现。”

    “什么地方?”几人下意识的就好奇的看了过来,有这么个好地方吗?他们怎么不知道啊。

    梵芊菡抿唇一笑,“我的空间。”

    “咦,空间能装活物?”元童好奇了一下。

    “之前不确定,现在可以确定了,之前老伍就放在那里面带回来的,既然没死,那就是可以的。”梵芊菡戏谑的唇角微勾。

    老伍:“……”合着他早就在生死边缘徘徊过了啊。

    闵律风几人:“……”

    为什么说的这么轻巧啊啊啊……。

    能装活物的空间啊,你丫的敢不敢再随意一点。

    而且,就这么随随便便的暴露了真的好吗?

    ------题外话------

    感谢4589504的月票,么么哒~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