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六十五章 什么才是真绝色
    “就她,救人——”元童双眼一瞪,这才正眼看了这胡搅蛮缠的女人一眼。

    可是他这上上下下,从头到脚的仔仔细细的看了一遍之后,却是愣是半点都没从她身上看到医生那种救死扶伤的气质。就连小嫂子那虚伪的姐姐都比她好点。

    可偏偏的这女人还半点没有自知之明。

    完全无视她身边那个着急的男人,在见到元童的打量之后,立马的挺挺胸脯,那张漂亮脸蛋上的怒气不见了,转而带上了点高高在上的得意,“哼,现在知道我的厉害了吧,还不快点把路给本姑娘让开,就你这摸样的别以为语气重点就能引起我的注意,我告诉你,追捧本姑娘的人可多了去了,你要是现在给本姑娘道歉的话,我可以允许你追求我。”

    元童:“……。”

    他简直目瞪口呆了好吗,这女人的脸看起来不大,但是这心倒还挺大的啊。瞧把她给自恋的,她哪只眼睛看到他看上她了,就连半夏那丫头都比这女人好不知道多少倍了。

    元童表示,他被打击的有点严重,需要洗洗耳朵才能缓回来。

    见着他不行了,闵律风白了他一眼,没用!

    随后自己接着顶上,“这位姑娘,不是我说你,而是你这人嫌狗憎的脾气我兄弟都不想看到你,就更别提追你了。自恋是种病,得治!”

    “你——”灵仙原本得意的脸上刷的一下拉了下来,美眸转移目标,对着闵律风就是狠狠的瞪去。

    “别你你你的,我话还没有说完呢。”闵律风不悦的直接打断了她的话,也同样嫌弃的在她身上上下一扫,脸上带上了明晃晃的厌恶。

    “你瞧瞧你,好像叫什么灵仙的吧,末世前是个大明星啊,啧啧……。就你这素质,我严重怀疑你是潜规则上去的,不然谁乐的捧你啊。不就是那张脸蛋长得好了点嘛,是,确实还算过得去眼,但是你这一开口说话就什么灵气都没了。我还真佩服你的那些追求者们,这么重口味居然也下的去口。我看他们是没见过真的绝色美女才捧着你,把只山鸡当凤凰——”

    “啊——你这个臭男人,你眼瞎了,绝对是眼瞎了,我可是被评为三届蝉联最漂亮仙女的人,你凭什么贬低我,有本事的你找到一个比我好看的啊,不然你就是嫉妒,就是为了引起我的注意。”灵仙脸上彻底绷不住了,一双漂亮的眸子充满了熊熊怒火,对着闵律风就是一阵尖锐的狂叫。

    末世前的那些总裁和娱乐圈的男神们,谁见了她不会表达一下爱慕啊,她就是那个女人见了嫉妒,男人见了爱慕的仙女,哼,这该死的臭男人,绝对是眼睛瞎了。

    “呵呵……。你这女人,说你自恋,你还自恋的可以啊,我会想引起你的注意,你直接白日做梦来的快点。不过既然你想见见的话,那我就让你见见,别到时候自惭形秽的想自杀就成了,不然我可就过意不去了,毕竟你这女人虽然让人厌恶了点,但是治愈异能好歹的还是有点用处的。”闵律风邪邪的一笑,一双眼中尽是对她的鄙夷。

    他算是彻底的失望了,被评为最漂亮仙女的人就这副德行啊,那千万观众简直眼瞎。

    于是,还不待灵仙再用她那让人起鸡皮疙瘩的声音尖叫起来的时候,闵律风就直接开口道,“小嫂子,小嫂子快出来,这女人自诩天下第一漂亮,简直没皮没脸,井底之蛙,今天倒是要让她好好看看,到底什么才是真绝色。”

    还站在几人身后的梵芊菡顿时嘴角就是一抽,他这炫耀的语气是怎么回事?怎么有种小孩子炫耀新玩具的赶脚呢?

    还没等梵芊菡挪动脚步呢,她身前挡着的林鹤轩、元魁两个高大的身影就让开了,将她彻底的暴露在了那灵仙的视线下。

    “哼,我也想要看看很谁能比我漂……。”接下去的那句话她还没说出完,喉中的声音像是被掐住了的鸭脖子,已经被不远处的那张脸彻底吸引去了视线。——

    只见那阳光下的一个女子,身量不高,却极其夺目。

    她有一张再标准不过的古典瓜子脸,看上去仿佛只比巴掌略大一点,就像从最标准的仕女图走下来的人一样;比起一般美女的大眼睛不同,她的眼睛大而有神,桃花眼上挑,潋滟绝色,似乎眸子里有水波荡漾,仿佛无时不刻在默默倾诉着什么;娇小玲珑的琼鼻;略薄柔软的樱唇,呈现出一种近乎透明的宝石红,随时细润的仿佛看一眼就能让人沉醉似的;肤色莹白柔弱,看上去像柔弱的小白花,一碰就碎,一头水一样柔美的乌亮长发,流瀑般倾斜下来,恰倒好处的披散在微削的香肩上……

    再加上她唇边的笑意盈盈,浅笑淡雅,怎一个绝色之姿可以形容。

    即使她只是身穿简单的白色衬衫牛仔裤,但却丝毫影响不了她的美貌。

    灵仙顿时哑口无言,一双眼睛呆愣,脸色十分的难看,这世上怎么会有这么漂亮的人?怎么会有比自己还要漂亮的人?

    而灵仙身侧那个明显已经十分焦躁了的男人,此刻也在这美貌的视觉冲击下张大嘴巴,呆傻住了。这……这真的比灵仙漂亮好几倍啊,而且不仅胜在容貌,更胜在气质上!

    “不,我不相信,我不相信,她一定是整容了,对,一定是整容了……”灵仙突然尖锐的声音响起,顿时引来了那边众多的视线。

    原本还和梵清涵寒暄着的众人也纷纷侧目看过来。

    而灵仙恰巧就是正满对着那些人的,她那张漂亮的脸蛋上此刻充斥着的扭曲狰狞、嫉妒被他们看的一清二楚。

    顿时,对她的感官就下降了不少。当然也有一些为美色沉迷的男人们还觉得她说的话是对的,只是情绪激动了点。

    梵清涵远远的看过来,她唇角就是一勾,“哼,灵仙暴露真面目了吧,看你还怎么跟我争。”

    “灵仙小姐——”灵仙身边跟着的男人有些不悦了,他请她来是帮三哥治伤的,但是这女人偏偏脑子秀逗了,在这里胡搅蛮缠,简直不可理喻。

    不过,他此刻也看到了那个站在自家三哥那边了的娇俏女子,顿时放心了一点,还好梵清涵已经在那边了。

    原本暴躁浮动的心这才平息了一点,耐着性子还站在这里。

    “不用你管,你要是再说话,我就不帮你救人了。”灵仙一把甩开男人拉着她衣服的手,美眸狠狠的对着他就是一瞪。

    男人顿时脸上一片铁青,直接移开大手。

    哼,要不是看在这女人是个治愈系异能者不宜得罪的份上,好心的提醒了一句,对面那几人一看就不是好惹的。可偏偏这女人还不领他的好意,那他自然也不会做那个惹人厌的,当即一甩袖,直接走人了。

    梵芊菡的双眼在他的身上扫过,带上了了然。

    这个男人叫云羿淳,上辈子也算是南方基地内比较出名的人,哦不,应该是他们五个兄弟都是南方基地比较出名的。怎么出名呢?

    那还是因为他们的异能,五个兄弟,分别觉醒了金木水火土五个异能,恰恰好用,恰恰生存。

    有人猜测他们是末世初期被人骗惨了,所以才一直独来独往,五个人从末世初到梵芊菡死亡的末世十年,他们依旧是五个兄弟牢牢的绑在一起。没有答应其他小队的招揽,也没有招揽其他人进入他们这五人,算是特立独行的让人注目。

    当然,他们的特立独行也是有底气的,他们的异能个个不俗,而且胆子大,有能力,一直到梵芊菡死了他们也好好地活着。至于人品怎么样?能够为兄弟受伤着急成这样的应该也不算差。

    “我跟你说话呢,你是不是整容了。”灵仙才懒得管身边的男人去哪儿了呢,对着梵芊菡那张脸就狠狠的用尖锐的眼神直戳。

    梵芊菡神色一转,这才将视线落在她身上。

    唇角不屑的就是一勾,“呵……整容,我可不认为自己需要整容。还是说你以己度人,自己整容了所以才会把别人也想成这样的。”

    梵芊菡直接反将了她一军。

    “你……。你说什么,我天生丽质怎么可能跟那些庸脂俗粉一样去整容呢。”灵仙顿时像是被踩到了尾巴的猫,炸毛了。

    “那你心虚什么?”梵芊菡一双黑白分明的眸子注视着她,像是看穿了她所有的把戏似的,让人望而生畏,心里发寒。

    “你,你才心虚了呢。哼,你整的那么好看有什么用,还不是没男人追,刚才还盯着我身边的那个看了许久,是不是看上他了,你要是求求我,我就把他让给你怎么样?”越说,灵仙像是越有底气,越发的得意。

    刚走了几步的云羿淳顿时脸上一黑,把他让人了,呵呵……灵仙这女人他算是长见识了,他什么时候属于她了,还让人——

    不过是个稍微好看点的花瓶,还是个脾气不好的草包,眼瞎了才看上她。刚才那两个那人说的真特么的对极了,这女人要是第一美女,那绝对是他们眼瞎。

    脸上带着沉郁的黑色,就快步的埋头就走。至于让人,呵呵……让她自己一个人唱独角戏去吧。

    灵仙这句话同样也落在了在场的所有人的眼中,当即有不齿的,有不屑的,还有震惊愤怒的……

    就比如说楼炎枭。

    在梵芊菡一翻白眼刚想怼回去的时候,这男人就直接推开挡在他前面的元魁,“她有男人了,别的什么阿猫阿狗的看不上。”

    低沉的声音充满了压抑的怒气,但是却偏生的十分迷人,磁性微黯,丝丝入扣,让人心弦一动。

    刚才还在为自己追求者众多而得意的灵仙瞬间看呆了眼。

    只见他细碎的黑色短发利落英俊,一张脸是棱角分明的轮廓,修长高大却不粗犷的身材,那双细长蕴藏着锐利的黑眸尤为突兀,此刻正冒着犀利的光芒直射而来,宛若黑夜中的鹰,冷傲孤清却又盛气逼人,却孑然独立间散发的是傲视天地的强势。让人不敢逼视线——

    总而言之,这是个极其俊美绝伦,又霸气凌然的男人。让人一眼就能感觉到他的不同,巍峨高大,却又让人想飞蛾扑火。

    “你……你是谁?”灵仙的双眼已经彻底的从梵芊菡转到楼炎枭的身上了。

    那双眼睛更是缠绵荡漾的,直勾勾的看着他。这个男人才是最符合她心目中的男神形象啊!

    但楼炎枭却是被她的眼神看的一阵恶心,嫌厌恶的挪来了视线,随后带着强势霸道的声音响起,“我是她的男人。”

    说着,赶紧的往自家媳妇儿身边靠了靠,那个女人的眼神实在太让人恶心了,他快要忍不住一枪崩了她了。

    可是,一想到这女人还是个有点用处的治愈系异能者,他动了动手,还是忍住了。想要杀人,现在大庭广众之下还不适合。

    梵芊菡也似有察觉他的情绪,柳眉一挑,心中还带着点高兴,这男人还挺给她长脸的。

    既然这样,她自然也不能让他白白忍受这厌恶了。

    当即,比他矮了一个头的身躯一个跨步就挡在他面前,眼中眸光冷色闪过,声音却是漫不经心的响起,“在看我男人吗,啧啧……我可不允许,你这女人不知道被多少人睡过了,我男人可是有洁癖的,嫌脏。”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