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七十章 乔跋乔爸
    ,精彩小说免费!

    “嗷……。大……大哥……”精瘦男人捂住被打了的后脑勺,眼中含着一泡泪,脸上委屈的不行。

    梵芊菡对着他看了几眼,又有点稀奇,这精瘦男做出这一副小媳妇儿的表情,还真是一点违和感都没有,看来是已经做习惯了,梵芊菡心里默默的点评着。

    楼炎枭见着这两已经开始“窝里斗”了,剑眉漫不经心的一挑,也干脆的退了一步,让他们自个儿表演去。

    随后,就见那主场两人又热闹了起来。

    那身材壮硕的男人对着楼炎枭的方向带着歉意的笑笑。

    随即一点儿也没带怜惜的,对着他捂着后脑勺的手又是一个巴掌,恨铁不成钢的道,“哼,你还委屈上了,难道我说的不对。就你这德行,把那小子宠的无法无天的,一个大男人还给他取名叫乔宝贝儿的,也亏得你叫的出口。膈不膈应啊,老子叫一次就嫌腻的慌。这么多年了,你也算是挺精明的,怎么就被那坏小子给骗的团团转呢?”

    “大哥……那不是我亲儿子嘛,我不宠着他宠着谁啊。”精瘦男脖子一缩,有些讪讪的回了一句。

    “嗤,亲儿子,你那婆娘给你带了绿帽子生出来的亲儿子?也亏得你稀罕那婆娘,还不肯跟那小子去做亲子鉴定,是不是亲儿子还不知道呢。不过要我看啊,那小子一点也没我们乔家人的风骨,把你骗的团团转不说,还在外面拈花惹草,逗鸡溜猫的,没少惹事儿。这一次死了,没准也是他自己作出来的。”

    “哼,那个风骚的婆娘,我就知道她不是个好东西,看她自己死了还不安生,还弄出个儿子来膈应我们老乔家,真是家门不幸啊……”

    壮硕男人越说越鄙夷,到了最后还碎碎念了几句,恨不得在自己那张粗狂的脸上写上三个字:死得好!

    “大哥,你怎么能这么说宝贝呢,他的朋友都说了,是这几个人想抢宝贝的东西,所以杀了他的——”精瘦男哀嚎了一声,一双小眼睛狠狠的瞪向楼炎枭的方向,心里恨的不行。

    他宝贝了二十几年的儿子就这么死了,就算不是亲生的又怎么样,他也养了二十几年了,就是只猫都养出感情了,可不能就这么白白的死了,他连个尸体都找不到了。

    壮硕的男人见着他这样子,不由的一巴掌捂脸,他的这个蠢弟弟哦,都傻的没救了。

    “我之前不是跟你说过了嘛,这件事还没个定论,你可不能凭着那小子的狐朋狗友几句话就这么没证没据的指认别人,蠢不蠢啊。还有,就算是你想要报仇不知道找个角落啊,大庭广众的你以为自己能逃的掉吗,而且带出来的这几个全都是外强中干,中看不中用的东西,还想让他们帮你报仇,做梦去吧……。”

    他嘴皮子上下翻飞,唾沫乱溅的,可总算是把那精瘦男人给说傻了。

    精瘦男瞪大着眼睛,一脸懵逼的开始怀疑自己了。

    这大哥到底是什么个意思啊?

    是说他蠢被那些小子们骗了呢?还是生气自己大庭广众的来报仇把自己搭上了呢?

    那壮硕男人一看他这德行,就知道他又蒙圈了,再一次恨铁不成钢的瞪了他一眼,随后一个跨步的朝着那人群中走去,大臂一伸,就从那里面拎出来几个垮着脸,瑟瑟发抖的人来。

    “哼——”壮硕男人将几人随手的就往地上一丢,浑厚带着威严的声音响起,“好了,既然事情闹到这儿了,我们今天干脆的就摆明面上弄个清楚。要是这几个小子说谎的话,哼——”

    在他那凌厉的眼神下,地上那刚爬起来的几个富二代们又是颤巍巍的一抖,带着畏惧的眼神看向他,“乔……乔家大伯……。”

    “什么乔家大伯,我可不认识你们这些混账小子,你们给老子老实点儿,既然告状告道我们这儿了,这个事情少不得也要说个清楚,现在,你们倒是说说乔宝贝到底是怎么死的?”

    被他那一双虎目一瞪,瞬间那几个富二代们又开始抖了。“我……我……。”

    “我们什么啊我们,你们快点说啊,之前不是跟我说的很溜的嘛。”精瘦男一见,好像确实有那么点不对头了,赶紧的冲过来着急的道。

    梵芊菡柳眉挑了挑,那个壮硕的男人确实还不错啊,果然不愧是乔跋。

    要说这个乔跋,上辈子在南方基地也是有点小名声的,当然不是什么强者的名声。而是乔跋,“乔爸”,跟在他弟弟和侄子屁股后面帮着收拾烂摊子而闻名的。尤其是一次,他侄子,唔,应该就是他们口中的乔宝贝,打主意打到了梵清涵的头上了。

    上辈子的梵清涵是什么人啊,那可是南方基地的小公主一般的人物,调戏不成反被梵清涵逮到了机会好好的教训了一顿。原本他是要被梵清涵的拥护者抬着出去丢出去喂丧尸的,后来这个乔跋不知道用了什么方法,倒是让梵清涵放了那乔宝贝一马。

    由此可见,这个乔跋也是个聪明人,还是有几分不错的手段的。

    所以,就今天这一戏码,他将他弟弟骂的狗血淋头不知道是真是假,但是就这一手,至少不会让人对他产生厌恶,尤其是他最后将那几个富二代抓出来当众对质,在众人看来是最大义凌然的做法了。

    梵芊菡换了个舒服的姿势站着,纤长的睫毛扇动,轻轻的打了个哈欠,唔……就是浪费时间了点。

    楼炎枭似乎注意到了她的样子,剑眉就是一皱,有些不悦的瞪了一眼地上那些还东倒西歪的人,“说快点,我们等着回去。”

    “我……。我们……”这下子,这些富二代们就抖的更厉害了,原本他们将这件事半真半假的告诉乔家,就是为了给那几个一路恐吓他们的人弄出点麻烦的,还有就是他们在这南方基地可没亲人了,正好借机还能攀上乔家,弄点吃的回来。可是万万没想到啊——

    “倒是说话啊,信不信我叫人揍你们了。”精瘦的男人脸色有些不好看了,这时间越长久,他们对这几个小白脸的话就越怀疑了,一想到自己报仇找错了人,顿时脸上一阵火辣辣的疼啊。

    “说实话——”楼炎枭淡漠带着凌厉的眼神在他们身上一扫。

    几个富二代们浑身震了震,没再敢说瞎话了,那如同蔑视蝼蚁一般的眼神,已经将他们吓破胆了。

    他们有些艰难的咽了口口水,也没有蠢到家的再一次泼脏水,而是战战兢兢的客观事实的开始说话了,“当……当时他们这几个人说是进黄泽湿地去找粮仓,乔少和泽、南明三个人正还好都觉醒了异能,说是去捡捡漏,就跟在他们后边也进去了,然后……然后就再也没出来过了。”

    “那你们之前不是这么说的,你们说宝贝儿拿到了粮食,他们这些人是杀人抢粮的。”精瘦的男人小眼睛顿时失去了神采,脸上是气急败坏,也是着急,还有点不知所措,总之他的表情很复杂就是了。

    “我……我们那是猜测,猜测嘛……。”几个富二代们有些讪讪的缩了缩脖子,没好意思的声音都不敢放大了。

    这一句,无疑是给那精瘦男心中一个重击,整个人差点都站不稳了。

    周围观看的人也是一阵唏嘘。

    “原来是这样啊,跟在人家屁股后面,呵呵……说好听了是捡漏,说难听了是去插刀的,这样一来,就算是真被人家杀了,也算是那乔宝贝倒霉。”

    “说的是啊,而且黄泽湿地那地方我听过,植物众多,动物也不少,在这个末世那些植物和动物肯定都变异了啊,就乔家那小少爷的花花架子的,随便碰上一只就玩完了。还赖上人家杀了人,啧啧……”

    “对对对,听他们这么一说,我认出来了,这个漂亮到不像话的姑娘可不就是昨天的那个英雄小队的人嘛,就是他们把粮食带回来的。”

    “是啊是啊,他们是我们南方基地的英雄啊,我空了好几天的米缸昨天就是兑换了他们带回来的粮食的。”

    “没想到那些粮食是从黄泽湿地那么凶险的地方带回来的啊,真是厉害啊,厉害啊……。”

    “真是英雄出少年啊,瞧瞧这小伙子小姑娘的,长得也俊,不知道有没有媳妇儿了,我家闺女不错,要不给他们介绍介绍。”

    “嘿,你个老王头,就你家那个大胖丫头就别糟蹋人家小伙子了,还是我家的丫头不错,苗条又漂亮,末世前她可是名牌大学毕业的。”

    “是苗条又漂亮,不过太过奔放了一点,就这两年我看她交过的男朋友没有十个也有八个,肯定配不上那俊小伙。”

    “啊——那个男人好帅啊,斯斯文文的,一双狐狸眼,简直随后心目中的老公人选。”

    “那个娃娃脸的,长得像小奶狗似的是我的菜啊。”

    “那个帅酷利落的也不错啊。”

    “可惜,那个最俊美,最霸道的有女朋友了,不过他们看上去好相配啊,一个帅到炸裂,一个漂亮的也无人能及,站在一起好养眼啊。”

    “还有还有,那个小孩儿是他们儿子吗?啊——保养的好好啊,我还以为那个女子才十八岁呢……。”

    是的,我确实是十八岁。梵芊菡绷着一张脸心里暗暗想到。

    不过瞧着周围那些已经要双眼冒出火花了的众人们,梵芊菡心中感慨了一声,还真是无心插柳柳成秧了。

    借着这次机会,他们的声望应该在南方基地更加高了。毕竟从黄泽湿地那个险地弄回来的粮食和从其他什么没什么危险性的地方弄回来的粮食是截然不同的两个概念,前者更会让人心生敬畏一点。

    眼见着周围那些花痴的眼神越来越灼热了,尖叫声都快响彻整个南方基地了,梵芊菡漂亮的眉眼微蹙。

    元童更是捂上了耳朵,嘤嘤嘤……。他的耳朵都快聋了。

    楼炎枭也有些不悦的蹙了蹙眉,一个跨步走回了梵芊菡的身边,为她抵挡了不少的热烈眼神,随后对着身侧的林鹤轩使了个眼神:尽快解决——

    林鹤轩收到命令,赶紧的一个跨步上前,迎面的顶着那些灼热的眼神,面不改色的道,“两位乔先生是吗,既然误会已经解决了,那么你们看,该怎么赔偿我们损失啊。”

    “啊——什么损失?”精瘦男被他的话从打击中拉回了神,还有些懵逼。

    林鹤轩但笑不语,一双狐狸眼中带着精芒。

    随后就见那个看戏了半天的壮硕男人直接大步上前,伸手就给了自家的蠢弟弟一个巴掌,暗道了一声蠢货。

    然后赔笑的对着林鹤轩道,“这点脑核算是误工费了,对不住啊真是对不住啊,耽搁各位时间了,有空的话我再请各位吃饭赔礼。”

    “呵呵呵……这位兄弟哪里的话,这误工费我算是收下了,不然你也心中不安。至于赔礼的话……。也不是你们的错……。”林鹤轩视线意有所指的在地上的那些富二代们身上瞟过,随后就笑着跟着梵芊菡几人越过喧闹的人群走了。

    乔跋也是个有眼力劲儿的,当即就会意了他眼中的意思。

    等目送着几人走后,他当即就转回身,怒目一瞪,“来人啊,给我好好教训教训他们,让他们看看我乔家可不是随便能骗的。”

    几个被冤的打了一顿的彪形大汉们,顿时双眼一亮,一阵摩拳擦掌。

    “啊,不要啊,不要过来,不要过来,我们再也不敢了,啊啊……”

    ------题外话------

    感谢z1314lovef、susan33433、藕紫色的月票。

    感谢189**780的花花,么么哒,爱你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