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七十三章 当农民有什么不好
    ,!

    众人只觉得眼前天昏地暗的一个转移,然后就看到了满目的绿色。

    绿草氤氲,空气清新。

    虽然没有太阳,却也让人感觉到周围的空气温暖,适度的湿润让人不觉得干燥,也不潮湿,仿若早春来临之际,万物生长,草木花开的那般芬芳舒适。

    一呼一吸之间尽是韵味,点滴露水清莹色,也是清新的享受。

    一个个的也顾不得腿软的还跪在地上,全都瞪大了眼睛,被眼前的一切给吸引住了。

    心中仿佛打开了一片新天地那般兴奋激动。

    “大当家——”那边正在哼哧哼哧的拿着锄头在锄地的老伍一听到声音,就赶紧的转过头来。

    大颗大颗的汗水从他脑门上滴落,闪烁着晶莹的亮光,滑过那张虽是粗狂,却也不乏俊朗的脸庞。转身回头一笑,露出一口大白牙来,让他看起来更增添了几分庄稼汉子的强壮勤劳,淳朴爽朗。

    “哎,老伍,行啊,干的有模有样的啊。”闵律风一听到声音,就从刚才震撼中醒过神来,然后笑嘻嘻的赶紧的朝着老伍那边走过去。

    “哈哈哈……哪里哪里,有些手生了。我小时候就是干这些农活长大的。现在都十几年过去了,没想到啊,到了这末世还能体验一把这种地的乐趣啊。现在想想,这种田乐趣也多,悠哉惬意的,可比打打杀杀的舒服多了。”老伍心生感慨了一下。

    将锄头搁在地上,一手拄着,他那张粗犷的脸上带着徜徉的笑容,双目虚朦悠远,似是回忆,似是感慨!

    “呵呵呵……小嫂子这是把老伍这位得力干将给拉回去当农民了。”林鹤轩跟着也跨步的走了过去,一贯带着温润假笑的脸上此时是真的笑了,虽然只是清清浅浅的,也带上了几分轻松惬意。

    这里的环境还真能让人有心静下来的平静啊!

    “当农民有什么不好的,有吃有喝,还不用担惊受怕的。”梵芊菡唇边噙着笑意,漫不经心的回答了一句。

    她两只踩着舒适布鞋的小脚在草坪上踩啊踩的,看到被自己压下去的一片草绿色,又顽强不屈的坚挺了回来,又踩了一下,又竖了回来……。循环往复,一点也看不厌倦。

    这其实也是梵芊菡第一次进入空间来,之前她都是通过意志来查看的,不过,这一次进入还真是给了她一个大惊喜。这里的环境很舒服,安逸宁静,却也欣欣向荣,很符合精灵族的灵魂思想,也很适合养老。

    不过也有一个缺点,就是会瓦解人的意志,在这么一片舒适的环境里呆久了,谁还愿意去外面遍地丧尸的地方累死累活啊。

    “哈哈哈……是啊,当农民有什么不好的,想吃了自己种,不想吃了的还可以躺下来睡一觉,新鲜的蔬菜水果可以随便吃吃,对了,要是再养上一些鸡鸭,牛羊什么的,那就完美了。”闵律风一拍大腿,觉得自己的这个主意真是好极了。

    这么一大片的地方,空了多可惜啊!

    说完,双眼还很是垂涎的看着那两排被开发出来了的耕地,不过,那些东西只长出了几株小苗,还不能吃。

    暗叹了一声可惜,然后就兴致冲冲的看向了其他的地方。双眼骨碌骨碌的乱转着……

    最后一声欢呼,就扑向了不远处集中堆放着物资的地方,哇咔咔……他总算是知道女魔头的存货是多少了。

    不光被子衣服,吃的用的,少说也能维持好几年了。

    “我也来帮忙。”还是元魁实在,直接一个大步跨过去,拎起了田边的另一个锄头,撸撸袖子就打算帮着一起干活。

    “呵呵呵……难得的一次机会,我倒也想享受享受这农家乐的乐趣,还有老伍说的那种悠哉惬意了。”林鹤轩笑的斯文温润,比起闵律风那一身麦色的皮肤,他手臂上的颜色要白皙的多。

    就见他慢条斯理的将袖子挽起,一点也不像是去锄地的,反倒像是一个斯文的教书匠。

    梵芊菡也只是笑笑没说话,反正既然告诉了他们空间的秘密了,那可不是让他们来享受生活的。

    呵呵呵……干活,那是必不可少的。

    她唇边就扬起了一抹神秘的浅笑——

    “表姐——”小鸽子抬着一张萌萌哒的脸,一双黑溜溜的眼睛机灵的一转,像是有点猜到了……。

    梵芊菡低头与他对视一眼,一大一小的,两张看似纯真无辜的脸上扬起了同样的一抹阴恻恻的笑声。

    那边还在物资堆里的闵律风当即就是一个哆嗦。有些摸不着头脑的四处张望了一下,这里的空气挺好的啊,但是哪儿来的冷风啊?

    那边元魁、林鹤轩和老伍,也同感到了一点森森的冷意,总觉得有什么事要降临到他们头上了似的!

    不过只是浑身抖了抖,并没有发现什么情况。然后也没在意的,三个人凑在一起讨论讨论怎么拿锄头锄地,又怎么播撒种子之类的……。

    唯独元童还留在刚才进入的原地,就地就是一躺,在那软茸茸的青青草地上瘫成了一个大字形。

    “呼——好舒服啊!”他喉中发出一声喟叹,脸上那是前所未有的享受的表情啊!

    在外面的时候,他的顺风耳即使没注意听,但是那周围那些声音就像是蚊子似的,嗡嗡嗡的经常在耳边转悠,他连安稳睡个好觉都难。但是现在,总算全世界都安静了——

    他那并不怎么红润的唇角一弯,闭上眼睛就开始呼噜呼噜的,很快就睡着了。

    而那边,站在梵芊菡身边的楼炎枭同样为这么一个空间感到了激动,虽然那张严肃的俊脸上掩饰的很好,但是那是深邃的眸中带着的异彩纷呈,炫丽精芒,都显示着他心中的不平静。

    感觉自家媳妇儿太厉害了怎么破?

    原本觉得自己能给媳妇儿遮风挡雨,但是没想到媳妇儿有个比自己高级多了的遮风挡雨的地方,心里很复杂怎么解?

    “我要出去了,你怎么办?”梵芊菡放飞了自家小表弟和女王喵之后,抬头就看向了那边还杵在那里的男人,略微的有些诧异了。

    见多识广的军火头子也看的失神了吗,哈哈哈……还怪有意思的。

    “啊——”楼炎枭一个回神,就对上了自家媳妇儿那戏谑的眼神,顿时他就是一个尴尬,轻咳了一声,稍稍挪开了一下视线。

    绝对不能让她发现自己刚才没有信心了。

    他楼炎枭,第一军火商大当家啊,肯定能给媳妇儿幸福的!

    想着,那双深邃的眸中又多了几分深情的看向她,“你去哪儿,我就去哪儿。”

    “嗯。”梵芊菡一勾唇,扬起了一抹大大的笑意,“那好,我们出去吧。”

    只听得梵芊菡话音一落,两人就出了空间,又回到了那个熟悉的卧室了。

    “我先去洗澡,你随意。”梵芊菡挥挥手就进了浴室,还留下一个楼炎枭有点懵的站在原地。

    说好的柔情蜜意呢?

    说好的生死相随呢?

    说好的感动到给自己一个么么哒呢?

    怎么就连看自己一眼都没有就去洗澡了呢……

    楼炎枭扶额了一下,果然书上说的也不是全都靠谱的。“你去哪儿,我就去哪儿”这句话可以改改,比如说,你杀丧尸我也杀丧尸,你睡觉,我也抱着你一起睡……

    不过好像有点露骨了,外表炫酷狂霸拽,内心还有点小闷骚,小纯洁的军火头子耳尖悄无声息的就红了。

    “哗啦啦……。”很快的,就从浴室内响起来那暧昧流转的水声。

    楼炎枭身体微微一僵,脑海中不可抑止的就浮现出了书中的描述,流水潺潺,美人淋浴,烟雾缭绕,衣衫褪尽的玲珑身躯半遮半掩,欲语还休,让人脸红心跳……

    “咕咚——”艰难的吞了口口水。

    他再一次不可遏止的连那张俊脸也跟着一起红了。…

    楼炎枭若有所感的一低头,顿时,那张俊脸上刷的一下全都红透了——

    该死的!

    心里暗骂了一声,一想到媳妇儿那衣衫半褪的样子就受不了了怎么办?那今晚可是还有长夜漫漫呢……。

    僵硬着身体,赶紧的到一旁的沙发上坐下,腰杆挺直,脸上严肃,大长腿往另一条腿上一翘,掩盖住了那凸起的一幕,他这才松了一口气。

    但是耳边仍然响着的叮铃水声,却依旧充斥着他的脑海,挑逗着他全身的热血细胞,叫嚣着冲进去,冲进去……前所未有的狂潮,在身体内席卷着,这种陌生的感觉,让他难熬的不得了。

    直到那水声刷的一下停止了,那沸腾的血液,躁动的身体这才慢慢的舒缓了下来。

    不过,好景不长,就见咯吱一声响,浴室的门打开了,烟雾缭绕之中,走出来一个头发微湿,穿着一身白色浴袍,尽显玲珑娇躯的身影来。

    顿时,之前停下去了的躁动瞬间又狂卷而来,他一双深邃的眸中,一抹猩红闪过,视线牢牢的锁定着那个身影,浑身的细胞沸腾着,颤栗着,叫嚣着,亲她,吻她,占有她……

    “嗯?怎么了?”梵芊菡一边擦着头发,一边笑着朝他看过来。

    沐浴之后,她那张白皙如玉的小脸上带上了几分熏红,一双乌黑亮丽的眸子在这一刻看上去多了几分氤氲的雾气,慵懒而魅惑,最让人注意的是那一张樱唇,丰润晶莹,像是在诱惑着你快上去咬一口,快上去咬一口。

    唇瓣张张合合之间,露出里面白色小巧的齿贝,让人头脑一懵,恨不得将它撬开,感受一下里面的湿润柔软。

    楼炎枭性感的喉结滚动了一下,一双深邃的眸子直直的落在那上面,充满着强势的垂涎……

    “嗯——”梵芊菡带着点微哑的声音轻吟,一双漂亮的勾魂眸似笑非笑的就落在了他的脸上个,然后慢慢下移,最后落在那翘起的大长腿上方……

    楼炎枭顿时浑身一僵,像是被戳了什么秘密似的,“我……我去洗澡……”

    硬邦邦的扔下了一句,然后快速的从梵芊菡身侧跑过,砰的一声关上了浴室大门。

    跑动带起的微风,吹拂起了她垂在肩侧的黑亮长发——

    ……

    半响之后——

    “噗嗤,哈哈哈哈……。”梵芊菡没忍住的就是一声大笑。这男人有时候流氓的不像话,这会儿倒是君子上了。

    而进入浴室内的楼炎枭同样也听到了这笑声,脱衣服的动作就是一顿,随后而来的就是一阵懊恼。

    狠狠地咬了咬牙。

    该死,那个小女人是在嘲笑他吗?

    刚才他就应该直接扑上去,抱住她,狠狠的亲吻她,然后扔到床上,狠狠的上下其手,让她看看男人这方面的尊严是不可侵犯的。不过——

    哎,轻叹了一声,现在还不是时候啊,至少今晚不是时候啊,媳妇儿出来肯定是还有其他的事要办呢。他一点儿也不想勉强她,而刚才要是一旦触碰到了,擦枪走火了,那么可就一发不可收拾了,遇上媳妇儿,他的控制力总是那么差,这点他不否认。

    哎,只能委屈自己的小兄弟了。

    楼炎枭低下头,看着那还坚挺着的小兄弟,又是一
声轻叹了,憋屈着一张俊脸就冲进了冷水之中……

    ------题外话------

    感谢luna3996的月票还有评价,么么哒~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