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零五章 站在这个世界的顶端
    ,精彩小说免费!

    另一边,梵芊菡他们所在的小山坡别墅上,楼炎枭将人抱着回来,吃完了闵律风特别准备的蟹黄包之后,这才满足的坐在了沙发上,开始饭后休闲活动。

    当然,也是满足闵律风他们好奇的时候。

    “老大,老大,怎么样了,钟召云那个叛徒是不是死的很惨?”闵律风双眼亮晶晶的,耐不住寂寞的凑了过来。

    楼炎枭抬眸轻瞥了他一眼,“没有。”

    “哈哈哈……我就知道,那个叛徒不会有好下场的,那死……”原本还乐呵呵的闵律风瞬间卡壳了,脖子带着僵硬的扭了回来,“嘎,什么——没有?”

    “老大,你这个没有是什么个意思啊?是没有死的很惨呢,还是他没死啊?”闵律风顿时屁股就坐不住了,这“没有”两个字可是在眼严重的挑动他的小心脏啊。

    “第二个。”楼炎枭言简意赅,低沉的语气很是随意,让人看不出他心中的喜怒。

    “啊——”得到了准确的答案之后,这下子不光是闵律风了,就连林鹤轩几个也纷纷的侧目过来。小嫂子和老大出马了,难道还有搞不定的人?

    那个钟召云还真有几分本事啊!

    几人心生感慨之后,随后就带上了凝重之色。那个钟召云现在可是他们已经明确了的敌人了,放任这么一个有本事的敌人在外,总觉得心里有点不踏实啊!

    于是,一个个眼中带着忧虑的看了过来,“老大,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我看平时那小子也就是脑子聪明点,怎么可能从你们手上逃过,难不成他是使了什么诡计?”

    “还是他早就逃跑了,这次没见到?”

    闵律风和元童那叫一个焦急啊,一个两个的说着自己的猜测,就是不敢相信那个小白脸叛徒居然能有那本事。

    又吃了一块绿豆糕的梵芊菡挑眉看了过来,自然也明白他们心里的不甘。想到之前,见到钟召云跑了的时候,她虽然表现的镇定,但是心中也是极其不甘心的。自重生之后,她还真是第一次感到了挫败感。

    原来不是一切都在她的掌握中的,明明觉得万无一失的事,却偏偏的没有办成,而且那人还是在她眼皮子底下逃跑的,这怎么能甘心。当然,事物都有两面性,有好也有坏。

    也由此事,她也察觉到了自己心态上的重大错误,自从末世后,一直顺风顺水的下来,她确实有点自我膨胀了,这是一个致命的缺点,稍有不慎的没准就会危及生命。可别忘了,这是个危险的末世,随时有人死亡的末世。

    不过好在,这一次只是让人逃走了,而不是自己差点被杀了。所以现在发现了也不迟。看来,她以后要更加谨慎一点才是。

    从某种角度来说,她还是得感谢一下那位逃跑了的钟召云的。

    随后,对上那几双好奇的眼神梵芊菡唇角微抿的就道,“钟召云身上有两种异能,一种是毒系,还有一种是类似于金蝉脱壳的技能。这一次也是我们大意了,这个技能不知道是不是每次都能用,不过,若是你们下次有机会能直接杀了他,就不要停顿,以免给了他发动那个技能的机会。”

    “金蝉脱壳——”

    几人一听到这个新鲜的说法,顿时眼睛都瞪大了。

    “我去,这么好用的技能怎么能在钟召云那叛徒身上呢,真是暴殄天物啊,暴殄天物……”

    几个人愤愤不平,那个相当于多了一条命的技能啊,而且还让人防不胜防,怪不得老大和小嫂子让人跑了呢。啧啧……而且那个小白脸居然还有毒系异能,还真是让人恨啊……

    一时间,客厅内就陷入了另一轮的头脑风暴。

    直到梵芊菡咽下了最后一块糕点之后,这才有些意犹未尽的道,“有事启奏,无事退朝。”

    他们昨晚可是一晚上没睡,现在还是要上去补补觉的。

    这话一出,楼炎枭那双深邃的眸子也跟着亮了亮,显然也是这么想的。

    “啊,有事有事……”闵律风赶紧伸出尔康手,着急的道。

    “嗯——”楼炎枭原本跳动的心微顿,双眼就危险的看向他。

    闵律风脖子缩了缩,还是不得不讨好的笑了笑,硬着头皮的跟着上,“老大,那军火商林堂主那边怎么办啊?我们要把它收回来吗?”

    楼炎枭闻言,这才将视线从他身上收了回来,一边将又瘫坐回来的温软人儿抱进怀里,给她调整了个舒适的位置。随后才道,“不用了,那一部分的军火商成员在林堂主那里,早就已经藏污纳垢了,而且末世之后他们大肆加收回来的人,素质不一,我可不承认他们是第一军火商的一员,丢脸。”

    楼炎枭沉声嫌弃的语气,林鹤轩立马闻弦知雅意,“老大的意思是不打算接收林堂主现在的势力了?”

    “嗯。”楼炎枭下巴一点,俊美的脸上带着冷色,显然对于南方基地二把手的位置很是嫌弃。要做,他就要做那个一把手,而且基地内有且只能只有一个声音的。

    这等霸气的想法,梵芊菡感受的清楚,唇角微扬,唔……不愧是她男人。

    她其实也想自己建立一个基地,能掌握主动权,随便怎么玩儿的,这才符合她恣意的性格。所以,在认定了楼炎枭的时候起,她就打算将这男人带到北方基地去,建立一个属于他们自己的基地。

    而现在楼炎枭的想法,与她不谋而合,她自然是高兴的。

    林鹤轩闻言,也是了然一笑,随后带着与之同样骄傲的笑意道,“雨彦那边有消息了,在末世出事之后,他就带着那一群在军火商明面上拥护我们的人逃出了林堂主的掌控,现在应该是在北方基地。若是老大有意愿,那么我们的基地就定在这北方了。”

    一语出,声音温润却带着绝对的狂傲,和势在必得。霸气无双,果真不愧是第一军火商,楼炎枭的手下,与之同样的都是那颗强大的心。

    “嗯,也正好,我们大批的军火都在s市,那就定在北方了。等这里的事完结之后就出发。”楼炎枭矜贵的下巴一点,深邃的眸光恍若装满了万千星辰,充满了睿智的光芒,运筹帷幄,志在必得。只这么一句,随意却又强势的决定了这一重大的事情。

    梵芊菡全程听下来,那带笑的嘴角一抽,原来这才是这军火头子的真面目啊。真是霸气的不得了,不过,她喜欢!

    “哦,太好了!”闵律风几人举起双手双脚的赞同啊。

    想当初他们身为第一军火商的人无法无天,肆无忌惮,可是到了末世,反而有点束手束脚了。现在老大是想要建立一个自己的基地,可不就是让他们继续无法无天嘛,于是,一个个的举起双手双脚赞同啊。

    甚至还有些迫不及待了,“那我们什么时候搞死林堂主那个老匹夫啊?”

    “对啊,我们看他老大不爽了。要是老大你去偷袭,分分钟能把他炸上西天,哦不,上西天算是便宜他们了,得下地狱才行。”元童乐滋滋的提出建议。

    楼炎枭微眯着双眼,带笑的看了他一眼,“现在还不是时候,虽然让他死很容易,但是他身为南方基地二把手的掌权人,若是死了,南方基地肯定就会陷入混乱,虽然我们不算是好人,但是对于全人类的大事还是得迁就着一点。等到军方那边将军火商的掌控的权势尽数掌控在手了,就是我们动手的时候。”

    众人瞬间犹如醍醐灌顶,“哦,还是老大想的周到啊。”

    “对对对,老大大义啊。我们若是帮了军方,等我们到了北方基地之后,还能与这边守望相助呢。划算划算啊——”

    “那军火商还有一些好苗子——”林鹤轩又提出了关键的一点。

    而显然,楼炎枭也是早有打算的,他削薄的唇划出一个漂亮的弧度,“没事,老伍这一次回去就是因为这件事,让他在暗地里探查一些忠于我的人,到时候直接来个釜底抽薪!”

    “呵呵呵……老大好谋略啊。”林鹤轩心中感慨,感觉有了老大和小嫂子,都没他这个军师什么事了,人生真是寂寞如雪啊!

    “哈哈哈……。那是那是,也不看看是谁老大。”

    “第一军火商的老大怎么可能不厉害。”

    楼炎枭还没说什么呢,闵律风、元童那两个脑残粉就已经夸上了。与有荣焉的,可把他们得意坏了!

    梵芊菡唇角一勾,不愧是她男人!

    “好了,没事了就散了吧。”楼炎枭直接将怀里的人抱起,然后一个跨步的就往楼上走去。

    留下客厅内一个个暗自嘀咕着重色轻友的人还留在那里,心中继续激荡着。

    甚至激动起来了,直接拉上林鹤轩和小鸽子,像是打鸡血了似的就去小树林挖变异植物去了。

    虽然他们不知道这个东西有什么用,但是小嫂子说了,能用这些东西换一些好东西。至于什么好东西他们之前也已经见过了,例如那红蓝宝石手杖,还有那人皮面具,都可是幻想中的东西啊,他们可垂涎坏了……

    至于那已经将人抱上了楼的楼炎枭,温香软玉在怀,难免的又是一阵心猿意马。

    等关上了卧室的门之后,他直接咬着那红唇,就狠狠的欺负了一番。

    银丝勾缠,楼炎枭喘着粗气,深邃的眸中带着黯色,又对着身下的人亲了亲。最后贴在那小巧的耳侧,声音有些黯哑的道,“媳妇儿,你好甜啊!”

    发丝凌乱勾缠绕,带着氤氲的暧昧。梵芊菡脸上带着淡淡的红晕,这男人最近越发的放肆了,这次都还没有经过她的同意呢,对着他就没好气的瞪了一眼,“刚刚吃了绿豆糕怎么可能不甜。”

    “呵呵呵……”楼炎枭那带着性感撩人的声音在耳侧笑着,“媳妇儿既然喜欢,那下次我多做点。”

    至于是多做绿豆糕呢,还是多做亲亲这样子那样子的事,就只有他自己知道了。

    “哼……嗯……嗯。”听着那性感的声音,梵芊菡耳朵麻麻的,很没志气的就原谅他了。

    随后楼炎枭又道,“过些日子,我要去北方基地,你也会跟着吧,媳妇儿,我舍不得离开你。”

    瞧,这还撒娇上了。

    梵芊菡眼睛一瞪,将那个毛茸茸的还在自己颈窝里蹭蹭的大脑袋直接掰了出来,随后两手撑着它的两侧,将他放到眼前。

    她那双潋滟的桃花眸带着前所未有的郑重,“楼炎枭,你听好了,你是我男人,自然是你在哪儿我就在哪儿。既然你想要建立北方基地,那正好,我告诉你,这个也是我的计划。我现在正式邀请你:愿意跟我一起站在这个世界的顶端,俯视丧尸和人类吗?”

    “我愿意。”楼炎枭同样郑重,答的毫不犹豫。

    “呵呵呵……。”两人对视间,笑声随之响起,流淌在这温馨的卧室之内。

    一时间气氛良好,即使两人什么都没做,但是同样流露着浓浓的情意。过了许久——

    “哦,对了,在此之前,我还是先要找到哥哥的。”

    楼炎枭面色就是一变,狠狠的磨了磨牙,为什么,为什么每次情到浓时的时候,丧尸大舅子总是要出来捣蛋——

    ------题外话------

    丧尸哥哥:我出来了,我又不见了——

    楼炎枭狠狠的磨牙,最好永远不要出现。

    丧尸哥哥(鄙视脸):那是不可能的,我亲爱的妹妹还在等着我呢。哼,等我训练完了那几只蠢货就回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