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零六章 夭寿了,要死人
    ,精彩小说免费!

    等梵芊菡睡饱了之后,就临近中午了,正好,赶上做饭的时间。

    她拉着楼炎枭下楼,然后开始闲来无事,也打算自己在厨房里做点好吃的。也算是小情侣在厨房内的甜蜜事一二记了。

    “老大,老大,我们回来了!”闻着从别墅内传来的香味,元童双眼一亮,乐颠颠的就赶紧飞奔了回来,今天中午老大做饭啊,他们可有口福了。

    就连一贯泰山崩于顶的林鹤轩也不免的速度加快了不少。

    等走近了别墅内,那一股浓郁的饭菜香味就更加刺激着人的神经了。

    林鹤轩庆幸,他们住着的是这个宽阔的小山头,不然没准的他们一做饭,门口就得围满人了。

    “回来了,洗洗手,准备吃饭吧。”梵芊菡正巧的端着一碗蒜香排骨出来,轻笑的看着他们,脸上的柔色丝毫不掺假。

    但是却把一马当先而来的闵律风和元童吓的不轻。小嫂子这笑的……好不可思议啊!

    为啥他们觉得今天的小嫂子特别不一样了点呢?

    瞧那卡通的围裙里面是一条白色的长裙,温婉的长发披肩,还有那清雅的笑容……卧槽,这嫂子该不会是被掉包了吧?

    闵律风、元童吓的眼珠子都快脱眶了。

    那个性子恶劣,笑的灿烂就让他们腿软的小嫂子,女魔头呢?

    莫不是从良了?

    这可比世界末日的还让人难以置信啊!

    “看什么呢?不吃饭滚蛋。”楼炎枭不知道什么时候也从厨房内出来了,一把挡在了梵芊菡身前,他那双深邃的眸子犀利的就射了过去。这两个小子,皮痒痒了欠抽了是吧,他媳妇儿也是能随便看的吗?

    “哦哦,吃,吃,肯定吃。我们马上就去洗手。”两人脖子缩了缩,差点忘了老大对小嫂子那是护眼珠子似的护着了。

    哎,都怪今天的小嫂子太奇怪了。

    等两人连带着后边的林鹤轩他们一起去洗手了,楼炎枭这才转回身看向梵芊菡,那双深邃的眸中带着哀怨,“媳妇儿,你太招人了。”

    “呵呵呵……难道你不喜欢我这样笑?”梵芊菡唇边带起了淡淡的笑意,似笑非笑的看着他。刚才厨房内温馨无比,让她想起了总在厨房忙忙碌碌却笑得格外满足的妈妈,这不,一时之间心态还没转变回来呢。

    “不是,我不喜欢你对着别人这么笑。你只要这么对着我笑就好了。”楼炎枭一双眼睛直直的看着她,开始提要求了。

    随后语气微缓,带着醉人的宠溺道,“你在外面无论是肆意的、嚣张的、戏谑的,我都喜欢,只要有我在,我就绝不会让你失去这笑颜的。但是刚才那暖色的笑,还是留给我吧,答应我,好不好……。嗯——”

    性感的声音霸道撩人,让人差点把持不住。

    “呵呵呵……”梵芊菡强忍着心中的悸动唇边不由自主的扩散了出来,“想得美——”

    送了他一对白眼,梵芊菡脚步有些凌乱的走进了厨房。

    “哈哈哈哈……”楼炎枭看着那道背影,没忍住的笑了,他的媳妇儿就是这么可爱。

    另一边,从墙边暗搓搓的将脑袋叠成了一个竖排的几人围观了半个过程,但是仍旧目瞪口呆。

    闵律风:老大笑了,笑了……

    元童:风哥,瞧你这话说的,好像老大不会笑似的。

    闵律风:不不不,我是说老大笑的那么荡漾,以前还真没有过。

    元童:哼哼,有了小嫂子之后,一切皆有可能。

    小鸽子:哼哼,果然表姐是最厉害的,表姐夫现在也厉害,不过比起表姐还是差点儿。

    林鹤轩:行了,再偷窥小心被发现了,没饭吃。

    闵律风:哼哼,说的你好像没偷窥似的。

    元魁:老大看过来了——

    闵律风:夭寿了——

    “还不快滚过来。”一声暴怒的声音响起,瞬间那叠成一排的人头现在跌成了一团,群趴了。

    “哎哟,谁压着我屁股了,快把你的手挪开。”

    “卧槽……谁乐意压你的屁股啊,上面的被拽我头发,快点下去啊,我想屎了。”

    “哼,懒人屎尿多——”

    一段凌凌乱乱,七嘴八舌的声音之后,几人才从你缠着我,我勾着你的状态下解脱了。

    最后还是他们贡献出了之前挖到的变异植物,这才被允许上桌吃饭了。说起来,这也是一把辛酸泪啊!

    闵律风:宝宝心里苦啊,但是宝宝不哭!

    一串闹剧,外加酒足饭饱之后,几人这才决定下山浪一浪。当然,最主要的还是要找刘上将谈一谈怎么解决林堂主,收回南方基地全数掌控权的事。

    不过,他们才刚一下山呢,没想到就遇见熟人了。

    “喂喂,我说你这个女人怎么回事?拽着我干什么,我告诉你,我可是有女神的人了,再拽着我,我就要告你非礼了啊!”最后三个字音调尤其的大,引的周围的人纷纷的投来了视线。

    当然,刚下山的梵芊菡几人自然也看了过去。

    “咦,那个不是王千河吗?他这是女人自己投怀送抱了?还不错嘛,这小子,艳遇不浅啊。”闵律风啧啧了两声,带着看热闹的心情又往前走了几步。

    这才看清了那个拉着王千河的女人的真面目,没错了,这个更眼熟。可不就是昨天大广场上屏幕内的那个女主人公嘛,也就是小嫂子的那个恶毒的姐姐。

    啧啧……这女人又想出什么幺蛾子啊,不过既然遇上了,那就不能不看好戏了。

    于是,赶紧的朝着梵芊菡几人挥着手,“快过来,快过来,有好戏看了。”

    梵芊菡柳眉一挑,倒是没什么意见。

    昨天那一出之后,她就没关注过梵清涵了,也不知道她过的怎么样了?

    当然,她也没跟闵律风似的,那么明目张胆的去看,好歹的她现在也是南方基地的名人了,要是走近了,到时候可就不是看梵清涵了,而是其他人看她了。哎,公众人物也是烦恼啊!早知道把人皮面具带上就好了。

    “我没有,我只不过是想帮你治伤罢了,你看你受伤了,只要你支付一点报酬,我就帮你把手上的伤治好怎么样?”梵清涵强忍着众人那些肆虐不屑的眼神,心中气恼极了,自从她觉醒了治愈系异能之后,走到哪儿不是受到尊敬的,可是偏偏昨天那场曝光之后——

    气恨恨的咬了咬牙,要不是家里的东西全都被那几个肥婆吃完了,其他的脑核全被她家那个没良心的爸爸卷跑了,她也不会这么放下身段来强行拉客了。

    “哼,就算是你白给爷治疗,爷也不要。”王千河那张娃娃脸上露出了不屑之色,下巴抬着,鼻孔朝天,硬是没将眼前人放在眼里。随后又是用力了一把拽了拽自己的手臂,可惜这只手臂受伤了,使不上劲儿。

    一拽,那女人压着的伤口就开始疼了,这个该死的女人。

    “我就是想帮你治疗一下,只需要一枚脑核就够了。”梵清涵放软了声音,还是强忍着当没听见他之前的话,她在这里等了半天了,那些受伤的人全都被那边摆摊的人拉走了,就是没人来找她。所以只能她自己强行拉了,也只有这个少年看起来最好欺负了,今天要是错过了他,那她就很有可能找不到其他受伤的还好欺负的人了。

    “喂,你这个女人怎么回事儿,我说了不用了,你又不是我女神,别碰我,快把你的爪子给爷拿开。”王千河嫌厌恶的看了她一眼,这女人怎么这么不要脸啊。他倒是要看看她的脸皮到底有多厚——

    说着,转头看去,结果这么一看吓一跳,这会儿直接厌恶到鸡皮疙瘩都起来了,惊慌的瞪大了眼睛,“你放开放开,快放开,那么脏的人怎么能拽着我呢,要是把细菌全传染到我身上了怎么办?小杏,小杏,救命啊,这里有个特别脏的女人,我昨天在大屏幕上看的,会传染的,夭寿了,要死人了……”

    梵清涵脸色顿时的就是一僵,眼底闪着难堪和羞愤。

    ------题外话------

    晚安了,么么哒~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