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一十八章 毁容了
    ,精彩小说免费!

    嗷呜的一口,就见梵清涵连挣扎都没有,就被那朵硕大的紫色食人花咬了半截进入了大口之中。

    还留下两条大腿还在那里乱窜着,呜呜呜的的声音带着闷响声。

    “哇哦,看起来这朵食人花还挺凶残的啊。”楼上亲眼看着这一幕的人,也嘶的一声吓了一跳。

    “是啊,吞起人来连眼睛都不带眨一下的。”

    “喂喂,没看到那食人花长眼了啊,别特么瞎逼逼还给它安上个眼睛。”

    “哼,这你就不懂了吧,这就叫做想象力,想象力知道不。”

    “哦,对了,这女人不会死了吧?我看她抖腿的速度慢下来了。”

    “不会,小鸽子已经跟它沟通好了。顶多就是腐蚀一下,毁了容罢了。”梵芊菡敛眸收起眼中的暴风情绪,随后恢复了一贯的笑意盈盈。

    在这黑暗投影之下,也显得格外的渗人。

    “哦哦……”一个个的赶紧的点头,不再多说了。

    只是看向小鸽子的眼神又不一样了,这小豆丁还能做到这种地步啊,居然还能控制住到嘴的食物不吃完了。啧啧,就算是换成他们人也没那么大的毅力。

    之前的变异兽,现在的变异植物,看来就算是小鸽子身娇体弱易推倒,但是周围的好帮手也不少,没准的以后还能横霸末世呢。

    一个个脑洞冲破天了,直到小鸽子顶着一张包子脸,满是鄙视的看着他们时,他们这才一个激灵的醒悟过来。

    “哈哈哈……我们还是先下去看看吧,以免她真的死了。”闵律风赶紧挠着头转开话题。

    “对对对,我也这么觉着,走走走,元魁,我们赶紧的下去把那女人拖出来。”

    于是,闵律风和元童,拽着元魁就快速的往楼下走去。

    “走吧——”梵芊菡也看了一眼窗外,随后那双带着冷色笑意的眸子一闪,转身就朝着闵律风他们的方向跟上去。

    楼炎枭一个跨步上前,直接霸道的将人一把搂进怀里,虽然没有说什么,但是那宽阔的胸膛,强大有力的心跳声却给了她安全感,驱散了她心头那不真实的脆弱情绪。

    梵芊菡扬唇一笑,伸手拉过他的大手,就紧紧的牵着。

    落后了一步,猝不及防又被喂了一嘴狗粮的林鹤轩:“……”

    同样也落后了一步的小鸽子,撇了撇嘴,虽然很想要表姐抱抱,但是这时候他也是敏锐的,知道不是时候。他一定要快点长大,以后才能好好保护表姐,握拳——

    等几人到了楼下之后,元魁就直接一个跨步过去,拽着那两条腿往外一拖,那朵食人花果然很听话配合的也张开了嘴。

    “扑通——”的一下,那还带着腐蚀液体的女人就被扔在了地上。

    “嗯,唔……妹,妹,救……”零碎的几个字从她口中暴了出来,此刻的梵清涵哪儿还顾得上怨毒愤恨。

    身上焦灼的疼痛,刺激的她眼睛都快睁不开了,尤其是她那张引以为傲的脸,更是密密麻麻的很疼很疼,她能清楚的感觉到外面的那层皮估计都被腐蚀完了。

    事实证明,她感觉的没错。

    梵芊菡的眸子闪烁着,看着梵清涵那张都快深入骨头了的伤口,此刻血淋淋的一片,身上额衣服更是大片大片的腐烂了。当然没有什么衣不蔽体一说,反正上面也全都是血淋淋的一片,稍微好一点的皮肤也突出了几个血色的水泡,看着恐怖吓人。

    晚上的冷风吹过,再配上她的呻吟声,更是渗人的很。

    元童没出息的搓了搓手臂,怎么有种女鬼来了的感觉呢!

    “救,救我……”梵清涵伸着手朝着周围站着的几人求救着,她不能就这么毁了,不能……。

    “呵——”凉风中,就听的梵芊菡一声冷笑,这两天绷了许久的伪装这会儿算是彻底的破功了。

    有嘲讽、有轻蔑,也有鄙夷和漠然,“梵清涵啊,啧……。你凭什么觉得我会救你呢。你也算是半个聪明人,就凭以往我们的仇怨,你和你妈给我们带来的痛苦,都不是一句话轻轻松松的能解决的。而且,你今晚怀着怎样的心思来,我们都清楚,所以,凭什么我要救你呢。”

    “我——”梵清涵那耷拉的还能看见眼珠子的眸子一缩,对着头顶上方那个俯视着她的那张淡漠嘲讽的脸,她此刻是心慌的。

    被抓住了的心慌,被识破了的心慌,“你……你究竟……。究竟知道了什么……。”

    要是知道的少的话还能转圜,只要她们还是姐妹,身上流着一样的血,她不相信梵芊菡能这么狠。

    但是,回答她的却只是一张带着冷色,漠然鄙夷的绝色脸蛋,还有那冰冷的话语,“梵清涵半夜想要来别墅偷东西,妄图取得不是自己的东西,所谓的请求原谅只不过是作案谎言,现在,看在她是我同一个父亲的份上,将她扔到山下,让她自生自灭吧。”

    “嗯,可——”楼炎枭带着沉稳的声音响起。

    惊炸了地上的梵清涵,她一双眼睛着急的看向他,“我……。我……。”

    “我什么我,敢来我们的别墅偷东西,活腻味了你啊,小嫂子饶你一命已经算是好的了。别以为你伤成这样就能博取同情,别以为我们不知道你还是个治愈系异能者啊,哼——”

    “元魁,走,把她提下去,我们丢到下面去。”闵律风说的义正言辞的就道。

    “嗯。”就听的元魁厚重的声音响起,随后一点也不怜香惜玉的直接拽起了她那只还完好的腿,就倒提着往外走去。

    “啧……没想到还有这么提的啊,跟提鸡崽一样。”闵律风和元童兴致冲冲的打算一起送她一程。

    被倒提着的梵清涵简直恨不得晕过去,是,她是一名治愈系异能者,但是之前从地上爬起来的时候为了治疗酸痛她耗费了将近三分之一的异能了。之前被吞进食人花嘴里,为了保命,剩下的三分之二也被她消耗光了,现在就算是想治脸上身上的伤也有心无力啊!

    于是,就这么身上疼着,却死不了晕不过去的被提了一路,直到山脚下,他们却迎面对上了几个人影。

    “你们这是?”随着人影的走近,几个衣衫不统一,但是看上去还是挺有几分高手气质的人,看着他们迅速的眼底带上了诧异,随后像是一般人那么惊讶的对着他们打了个招呼。

    原本还嘻嘻哈哈的元童闵律风这下子瞬间安静了下来。

    “哦,今晚上我家的食人花抓到了一个小偷,结果给弄成这样了,啧啧……虽然这个小偷活该,但是我家嫂子善心就打算绕了她一命,现在让我们送她去科研院,看看还有没有的治呢。”论起瞎掰掰,闵律风显然是个个中高手。

    “啊,那正好我们几个兄弟晚上相互切磋的时候,不小心也受了点伤正好要去科研院呢。要不,这个人交给我们一起带过去吧。”对面领头的一个男人对着他们道,爽朗的笑意,像是一个乐于助人的好人。

    “哎,那怎么好意思呢兄弟。”

    “我们也只是顺路,顺路。”对面的几人赶紧的笑笑。

    “哦哦,原来如此,那就多谢几位兄弟了。”闵律风也是爽气的一笑,心里却笑翻了天,这几个人撒谎也不带点技术含量的。

    他们这边可是最偏远的地方了,一般人会绕远路的经过这里去科研院嘛,当然不可能。而且大半夜的在这里瞎转悠,必定有鬼,他估摸着肯定跟科研院那边有关。

    三天的时限已经到了,青博士那个疯子估计也等不住了,派人来查看一下自然也是应该的。

    闵律风对着元魁使了个眼神,元魁会意,直接将手上的人甩了过去,“那就麻烦几位兄弟了。”

    “嗯哼——”的一声,正好接个正着。

    “疼,疼……”梵清涵疼的眼睛直流眼泪,该死的痛死她了,啊——

    对面几个男人闻声,这才见着了梵清涵那惨状,差点眼珠子都掉出来了,这人不人鬼不鬼的什么玩意儿?

    不过任务在身,那个正好接住他的男人还是强忍着把她丢出去的冲动,对着闵律风三人扯出了个不算好看的笑容,“不麻烦不麻烦,我们看这个姑娘伤的比较严重,就先走了。”

    “好好好,慢走慢走了,下次有空来做客啊——”闵律风三个对着他们挥挥手,就见着对面的那几人已经迫不及待的走了。

    直到那几人的背影走远了,闵律风这才无趣的掀了掀眼皮道,“啧……。回去睡觉去吧。”

    ------题外话------

    感谢紫色恋影的票票,么么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