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69章 纯属意外
    ,精彩无弹窗免费!

    “喂,还没结婚呢,你就这样?”跟个母老虎似的。

    白玉皎后悔,肠子都悔青了,当时被许晴她爸堵酒店房间的时候,许晴着急,他就不该心软。

    答应结婚干什么?娶个这样的女人回来?

    “不想结婚你回去找你妈说去!”许晴叉着腰,两腿分开一个肩宽的位置,也只有这样才能看起来让自己有气势一点。

    “那你也找你爸去说去。”

    谁还怕了谁不成。

    结果不用想就是两个人都不敢找。

    双方父母当时在什么情况下谈的两个人的婚事,你白玉皎睡了人家女儿,都被人爸爸给堵屋里了,自己也承认说要负责,然后现在来反悔?

    白玉皎脑子还是清醒的,他就嘴上说说,他能反悔?

    许晴就更加不可能反悔了,肚子里现在都有货了,她怎么反悔?

    她今天来找白玉皎就是想告诉他自己怀孕了,怎么办,要还是不要呀?

    虽然两个人已经马上要结婚了,可是她还这么年轻,当时怎么就忘记吃药了呢?

    白玉皎摆摆手让身边的女人赶紧走。

    “白大公子还真的准备退出我们娱乐圈了?”

    听说他要结婚了,开始不信,因为这人天天出来玩儿,跟以前一样的,一点都没有变。

    现在看来是真的了。

    许晴眼睛都红了,她这什么命呀,怎么就遇上这么一个男人。

    “你别哭,我不都叫人走了吗,逢场作戏而已。”

    白玉皎眼睛一花,一张纸飞到了他眼睛边,然后落下,他伸手接住,“什么东西呀?这样生气?”

    拿起来一看,不敢相信,以为是自己的眼睛花了。

    “你怀孕了?”有这样的运气,就该去买彩票,钱这个东西,谁也不会嫌弃多。

    “你不认识字?”认识字还问,是真白痴,还是假白痴。

    装不懂,还是说想不负责任?

    “我不是那个意思。”他看着就那么像不负责的人,又不是不结婚。

    只是突然知道自己的种在一个女人的肚子里面结果了,这种感觉很奇怪的。

    “要吗?”

    “你这话问得,好像要不要这个孩子还能是我做得了主一样。”孩子不是在你肚子里面吗?

    “行,那我现在就去打掉。”

    白玉皎瞪眼睛,你威胁谁呀。

    也就能威胁一下他了。

    “你别走呀。”

    吴有匪走过去拉住许晴都手,她还挣扎,哎,还是双手抱着腰来得安全一些。

    “有话能不能好好说,我也没有说不要是不是。”

    他就敢说,只要许晴今天敢去把孩子给打了,他回去肯定能吃不了兜着走。

    反正也是搂着肚子,顺便摸了一把许晴的肚子,“几个月了?”

    这话问得,白玉皎赶紧给自己一个嘴巴子,“我嘴欠,我该打。”

    两个人睡一起就那么一晚上,肚子里面的孩子能有几个月?

    “你滚开!”许晴还是生气。

    本来想着都被生活给强?奸了,她就干脆好好享受算了,哪里知道这生活还是个轮?奸。

    白玉皎就知道不能给女人颜色,给点就能开染坊,以为自己不得了了。

    好把,她就是不得了了。

    “别生气了行吗?”

    现在不和你计较,等结婚看看。

    哄女人就是白玉皎的强项,能屈能伸,也不枉费他这么多年花钱花心思在女人身上,许晴这样的哪里能经得住他哄。

    几句话一说,黑的都说成白的,把人给哄了回来。

    “不哭了哈,看看我们家晴晴还是很漂亮的嘛。”

    “你就会说鬼话。”许晴吸吸鼻子。

    那个女人不喜欢听好听的,别人说自己漂亮,肯定就是高兴的。

    “走,咱们吃饭去,给我孩子补一下。”白玉皎拉了许晴的手,许晴抽了一下手,没怎么用力,也就随了白玉皎去了。

    一个女孩子被一个男孩子喜欢着,心里多少有些飘的,再加上那些情话,脑子里面就造就了一团浆糊,什么理智都九霄云外去了。

    有时候明月觉得他们家怎么越来越事多呢?

    人多了。

    “老太太你什么意啊?”李如琼就搞不懂了。

    “我能有什么意思呀,二妹和文学就是过来打工的,人来看看你这个大伯娘,你觉得有错?”老太太不认为自己有错,她说的也是理。

    “大伯娘。”许文学和许二妹异口同声的喊李如琼,看起来规规矩矩的。

    “嗯。”李如琼答应得也是很不情愿,对两个孩子也是喜欢不起来。

    曾经你们的父母怎么对她的,虽然知道和孩子没有多大关系,但看着还是心里不爽。

    人明摆着就是来这里常住的,什么打工,都是借口。

    “好了,好了,如琼呀,你也别给孩子们脸色看了,人大老远的好不容易来了,你给安排一下,以后两个孩子赚钱了肯定记着你的。”

    老太太不笨,会说话的时候也能说,就看她愿意不愿意了。

    “老太太,这房子不是我的。”你想谁来住就谁来住?你自己来了也就算了,打电话又让家里的人来。

    这里成了革命根据地了吧,谁都能来。

    “伯娘,我们不白吃也不白住,我们给您洗衣服煮饭……”许二妹出来的时候她妈就教过她了,提什么都可以,不能提给钱的事。

    明月和吴有匪说再见,这人说送她回家,还真就送她回家了,两个人都没有好好约会。

    进门看见认识的人了,以前也不怎么接触,但是人家现在来了。

    “哎呀,姐姐回来了。”还是许二妹眼睛尖,一下子就看到许明月回来了,上前去,“姐,东西你给我帮你提。”

    明月想说不用了,就一点鸭脖子和草莓,有什么提的嘛,又不重。

    许二妹动作快,明月还没有说,她就已经从明月的手里把口袋拿了过来了。

    拿的时候顺便看了一眼口袋里面装的什么,看也就算了还说出来。

    “姐,你买了草莓呀?这大城市的草莓都比我们小镇上的大。”

    明月也懒得去解释,这草莓能一样吗?进口品种,奶油草莓,颜色都不是红色的。

    “就是还没有红就摘了。”许二妹还有点嫌弃,买这么点够谁吃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