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74章 小吴资本家
    ,精彩无弹窗免费!

    “可是吴有匪是我儿子。”王妤娴坚持自己的立场,她就不喜欢明月,一个小家,小得不能再小的小家出来的女孩子。

    “爸,你怎么那么狠心,就让你孙子娶一个农村姑娘,我们这种家庭……”

    “够了!”老爷子把拐杖一扔发了火。

    王妤娴终究还是对老爷子有几分畏惧了,住了口,但胸口上下起伏,她的内心并没有平静下来。

    她生的儿子,儿子的婚事她本来不想干预,但为什么意见都不能有?

    什么是好的,什么是不好的,她难道能害自己儿子不成?

    “你今天来干什么?那么忙。”老爷子的语气有所缓和,现在公司的事情都是王妤娴一个人在处理,他这个懂事也只是在有重大决策的时候出一面,做一个决策,具体操作都是王妤娴来做。

    因为王妤娴在工作方面个人能利确实很强,老爷子这些年也确实放任她了些。

    由于老爷子的放任,王妤娴显然忘记了儿媳妇的本分。

    也怪他养了一个不争气的儿子,这个儿子完全不事俗物,说什么追求自己想要的生活,然后在两父子大吵一架之后就走了,之后再也没有回来过。

    “你那么辛苦工作,累了,有时间就休息一下。”为什么什么事情都要管呢,孩子终究会长大的。

    “爸……”王妤娴嘴唇颤抖着,眼睛已经红了,她那么努力除了为了证明自己以外,难道不是想给儿子最好的吗?

    结果儿子就这样了,她那么聪明又有才华的儿子,却要和一个村姑结婚。

    “好了,你也别闹了,都是要当婆婆的人了,回去好好想想,人生到底是为了什么。”老爷子叹一口气,“有匪就让他和自己喜欢的人在一起,不是挺好的吗?”

    明月又开始脸红,就站着,未来婆婆都是站着的,她也不能坐,还尴尬得无处可藏。

    “你要是有空呢就去和你未来的亲家见个面,谈一下彩礼和婚礼的细节,如果没空呢,我替你走一趟。”

    王妤娴显然不想走这一趟,亲家?呵呵,她和明月她妈有什么说的,和那样的农村妇女说话,简直就是降低自己的档次,完全不搭。

    “我很忙。”

    老爷子有些失望,说自己有点累了,就进了屋子休息。

    “你还真能!”王妤娴也不管是不是当着吴有匪面,直接表达了对明月的厌恶。

    很不喜欢这个姑娘。

    等王妤娴走了,明月才算松了一口气,然后又吸了一口气,这憋着气过日子的感觉,就跟到了青藏高原一样,再憋久一点,她肯定得缺氧头晕。

    “看来我爷爷喜欢你,我妈还是不喜欢你,不过你也不用在意,以后你跟我一起生活。”吴有匪又摸摸明月的头,就跟摸小猫咪一样。

    “我从来都是八岁到八十岁的男性杀手。”说着明月还比了一个两手交叉十字叉到动作。

    吴有匪的嘴角是抽了又抽,“这l傻病又犯了?”

    明月一下子炸毛了,“什么傻病,你说清楚,我这说的是实话。”

    吴有匪安抚明月,又开始一下一下的摸头,“好好,你说的都是实话。”

    “你这样摸下去,我的头发就该油了。”明月不满。

    “不是正好不用做头油了吗?护发了,哦,原来我还可以给你当护发。”

    明月想到什么,又拢了眉头,“真的要真的快就结婚吗?我还没有做好准备呢。”

    吴有匪直接就对着明月上手了,大拇指和食指在明月的脸上收拢,一捏,“瞧你这实话说得,我怎么就不能相信呢,你不是做梦都要嫁给我吗?”

    “我哪有!”明月不承认,和吴有匪在客厅里面打闹起来,完全忘记了这里是哪里。

    等看到家里的佣人明月才反应过来,哦,这里是吴家,刚才她还那样的嚣张,完了完了。

    明月立马就收敛了起来,可是看着佣人的表情,她想他们一定都全部看在了眼里,她又迈开一步,和吴有匪保持了一定的距离。

    “我们现在是不是也走呀?”

    “不走,今天晚上我们住这里,爷爷也是这个意思,你也可以熟悉一下这个家。”

    明月还没有准备好呢,有些吃惊,“啊?住这里呀?”

    “对呀,我们睡一个房间。”

    看着吴有匪仿佛她的眼睛能看透他的层层衣服,看到他里面的肉去。

    赶紧摇摇头,挥之不去那些迤逦的画面,“这样不好吧?”

    没有结婚,一个女孩子跟着男孩子回家,在他爷爷还住在家里的情况下,她和他住一间屋?

    吴有匪摇着手指头指指明月,他的眼睛弯弯,“你的表情已经告诉了我,你明明就很想。”

    哼。

    吴有匪的房间在二楼,大理石铺的楼梯走上去第二个房间,房间收拾得干净整洁,床上用品和窗帘都是灰色,只是灰的程度不一样。

    “小吴同志,你家过的资本家的生活吧?”一个男人的房间里大成这样也就算了,房间还有一个超大屏的双面苏绣。

    站在那苏绣旁边,明月也只是看看,并不动手去摸,“听说这个挺贵的哈。”

    其实也没有听说,就是光看就觉得贵,这才是真正的艺术,上面的鱼都活了,从正面看,反面看,都是活灵活现的。

    “还行吧,当时买的时候不算贵,十几万,现在可能涨了点。”吴有匪不在意的说着。

    买的时候也是挺喜欢的,就放在房间里面了。

    他和别人不一样,很多人买这种东西都是拿来收藏,他是直接拿来用的,买的东西就是拿来用的,收藏的话又有几个时候再看呢,完全就是一种资源的浪费。

    “什么时候买的呀?”

    “上高中的时候,当时有个展会。”

    明月算着吴有匪上高中的时候是哪一年,他上高中,那她就是上初中,天啊,那个时候的物价。

    这个屏风就是当时那个价格,十几万能在她们那边的县城里买两套房子,然后现在县城里面的房子多少钱一套了……

    天哪。

    何止是涨了一点,这屏风比金子做的都贵了。

    “看着你的房间我有点严重不平衡了,你说你生来就过这样的生活,我小时候能吃饱穿暖就不错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