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75章 不行不行
    ,精彩无弹窗免费!

    明月酸溜溜的看着吴有匪的卧室,真是人比人气死人。

    在s市里面好多人因为房价太高,还是一家几口住五十平米的,甚至三十平米,也许更小一点的小房子,他到好,一个人的房间都有五十平米不止,连着书房,连着卫生间,还有衣帽间。

    不说面积,就是房间里面的摆设,都是价值不菲的。

    “都是真的吗?”明月指指屋子里面的很多东西。

    “我看着像是用假货的人?”

    “你这资本家的生活也过得太滋润了吧。”明月继续酸,“而且你这也太浪费了吧?”

    一个人住这么大的房间也就算了,还很少住,估计一年都不住一回,但佣人却有可能天天给打扫,空间的浪费,人的浪费。

    想到浪费,明月干脆就直接坐在了吴有匪的床上,人呢,其实有软骨头特质,坐着就想躺着,明月还就躺了上去,“你这床睡着确实舒服。”

    吴有匪蓦地朝明月压了过去,明月动弹不得,“你起来,好重。”

    吴有匪又撑着身体,用他那漆黑如墨般的眼珠子很认真的看着明月,里面盛满了温柔,差一点就要溢出来了。

    “你干嘛?”

    “我能干嘛,只是想告诉你,不久之后我们就住一起了。”

    是呀,真幸福呀,明月刚才酸的时候都忘记了,她自己很快就要加入到这个家庭来。

    “那我岂不是要和你一起**了?”哈哈哈,明月心里乐开了花。

    “瞧你说的,怎么就**了。”

    美人在上,好像确实应该享受,刻意控制的话有伤身体,明月玉手一伸,把吴有匪拉了下去,双唇印了上去。

    他的唇此时冰冰凉凉的,舒服至极。

    片刻之后明月才舍得放开,稍微有点失望,吴有匪居然没有下一步的动作。

    这是在他的家里,如果他都不主动一点的话,有些动作真的没有办法进行的。

    “你看看,床都乱了,一会儿你们家的佣人收拾屋子肯定会猜测,我们两个干了什么好事。”

    “呵呵,今天晚上反正我们也睡这里,别人怎么想不重要。”

    “婚后我们和爷爷住一起吗?”

    吴有匪翻身睡一边去,“老爷子这么喜欢你,我们不赔他住一段时间,他老人家该失望了。”

    “哦。”

    哎,这里虽然都是明月喜欢的,可是那个新婚夫妻不希望有自己的私密空间没。

    说个不好听的,两个人亲热起来,都要注意声音的大小,别到时候大气不敢出就好了。

    “怎么,不愿意呀?”

    “不是,我觉得和爷爷住也挺好的,他一个人住这么大个房子,确实有点冷清了。”明月违心的说着,鬼知道她就想和吴有匪两个人单独住,但她不能只顾自己吧。

    “哈哈,看你那表情就是不自愿的,我逗你玩儿呢,我这样的,一两个月回来住一次,老爷子都要开心得不行,但如果我每天回来住的话,老爷子肯定得拿拐棍修理我。”

    “为什么呀?”

    “老爷子看着我每天不干正经事气的呗。”

    老爷子知道吴有匪一直都在画画或者做和美术有关的事情,但是真要在他面前做这些,他肯定受不了。

    老爷子的儿子也就是吴有匪他爸,就是画画给画丢的,这么多年了,一直没有回来过,人现在在哪里都不知道。

    “结婚后我们先住我之前的房子,如果不喜欢的话,或者觉得应该住新房子的话,到时候我们赚钱再买一套?”

    明月连忙摆手,“你那套房子就很不错了,还是就住哪里吧。”

    虽然那栋小楼和这里相比只有四分之一大,但也是别墅呀,而且还在市区里面,不是市中心,但到哪里也方便,还有一个小花园,挺好的。

    明月光是想想都觉得美好生活再向她招手了。

    “笑什么,美的吧。”吴有匪撑着自己的头,侧躺着看着明月犯傻,有时候烦躁的时候看着她傻笑,心里就舒服了,所以喜欢明月嘛。

    “是呀,我想着自己这运气也是好得没得说了,能攀上你这样一个有钱人,想想都觉得惬意呢。”

    明月勾着吴有匪的手心,轻轻的,让他痒痒的。

    “傻样儿,你不知道我本身没有什么钱的?”

    “那我养你呀。”

    明月的声音像泉水一样灌进了吴有匪的耳朵里面,叮咚,叮咚,动听得不行。

    什么情况下才能让一个女人答应养一个男人,一般情况下都是男人承诺养女人的。

    反正吴有匪感动得一塌糊涂。

    “别这样,我很单纯的好不好。”

    吴有匪吐血喷明月,他好不容易主动一次,她和他讲单纯,他们两个谁到底哪个啥啥啥。

    “你不要动手。”明月推着吴有匪,“我比较容易冲动,经不起**的。”

    “那你就冲动呗,反正一次是我主动的。”说着吴有匪就钻明月的薄毛衣里面去了,明月一下子就软了,只能深吸一口气来平静自己。

    两个人算是彻底纠缠到一起去了,一番天雷勾地火,局势已经不是两个人能控制得住到了。

    紧要关头明月抵着吴有匪,“不行,这是你家。”

    “不是也快成你家了吗?有什么?”吴有匪继续。

    明月还是抵住他,“不行。”

    “又,怎么了,这样你就不怕我以后阳痿?”一惊一乍的,吴有匪撑起来身体,“你就不能专心一点,脑子里就不能有杂念。”

    “不行不行,没套。”

    吴有匪喘着粗气往明月身上凑,衣服都脱得差不多了,“怕什么,马上就要结婚了,怀了就生。”

    “不要。”

    吴有匪额头起了一层密密的细汗,有些垂头丧气,他好不容易主动一次献身,结果人这样。

    明月小心的试探着问道,“你这里就没有备用的?”

    吴有匪眼睛一翻滚到一边去,“你当我是什么人,家里随时都能备着那个东西,何况带到这里来的人除了你就没有别到女人了。”

    明月心里窃喜,但还是说,“许晴难道没有来过这里?”

    吴有匪无语的看着明月,“她从小就跟我一起混,你说她来过没有,但是她能跟你比吗?你们不是一样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