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章 死不要脸
    ,!

    “趴在身上吗?”谁趴在谁的身上,这又是谁在说话?许明月还处于趴在吴有匪身上没有反应过来的状态,这个声音是她不熟悉的。

    继续听心跳,嗯,这个人还活着,心脏也是有力的砰砰的跳着,那就是吓晕了,电视上那种吓晕的人应该只要掐人中就可以了吧?

    许明月还挺开心的,不是不用献出初吻了吗,掐人中就行,从人的身上爬起来,靠近那个男人的脸,她是准备用力的实施的。

    “呀,你怎么睁着眼睛?”许明月吓得一下子就弹开来,这是诈尸了不成?睁开眼睛还不说话,吓死人了。

    “是不是我闭着眼睛你就能心安理得的亲下来?”吴有匪已经从刚才这女人的尖叫声中恢复了过来,坐起来很平静的说到。

    这个女人还真是,明明刚才躺着的人是他吧,为何她一脸受惊吓的样子,难道大白天的见鬼了不成?他的样子难道长得很像鬼吗?有这么帅的鬼吗?

    “不是亲,我怎么会亲你,我看你晕过去了是想帮你做人工呼吸,哦,不是人工呼吸,是想掐你的人中……”许明月这时说话已经有点语无伦次了,她才注意到面前的这个男子长得可真是帅呀,跟个男明星似的,她刚把还和他亲密接触了呢,就是当时太慌张了,还没有来得及感受他那个结实有力的男性胸膛。

    “我们难道认识?”

    “不认识。”

    “不认识你对着一个男人又搂又抱的想干什么,还想亲吻他,你这个色女人!”吴有匪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就说了这样的话,也许他就是单纯的想逗逗她吧,生活太无聊,失恋的打击让他的生活变成了一潭死水。

    “都说了不是亲了!”许明月都要抓狂了,这个男人怎么回事呀,仗着自己长得帅就可以张开嘴巴乱说话吗?

    “那你是……”

    “那个我手机掉下来砸到你的头,你不是晕过去了吗?我这不是怕你死了吗,总之我就是想救你,好了,现在你也醒了,看起来也没有什么事,我先走了?”许明月清醒了过来,既然人没有事情,那她就该脚底抹油赶紧跑,不然等人家要讹自己一笔吗?看这个男人也不是善渣,男人越帅越有可能是渣男,不可以掉以轻心呀。

    吴有匪当然知道是某个人的什么东西砸到了自己的脑袋,话说这个女人说是掉下来砸的,这个掉下来是怎么知道掉下来呢?周围为没有什么建筑物,从那个空中掉下来的?他抬头看了一圈。

    “是你扔的手机砸中我的吧?”吴有匪拉住正要逃之夭夭的许明月,虽然他什么事情都没有,只是脑袋被砸疼了,他完全可以放这个女人走掉,可是他不是无聊吗?

    “那个,那个你现在不是也没有什么事情吗,我看你好好的,难不成你是想敲诈我一笔吧?”许明月心里是怎么想的就怎么说了出来,说出来之后自己又后悔了,真是笨得要死,万一人家根本就没有想过要敲诈她一笔,她自己在这里提醒人家,万一人家就敲诈她了呢?

    “谁说我没事了,没有到正规医院进行全面的检查就不能下结论,不是有那种被打之后当时没有什么事,第二天就嗝屁的人吗?所以我觉得还是要去医院检查一下比较好,而且我现在好想什么也想不起来了?”

    “什么也想不起来了?不会是失忆了吧!”许明月的小心肝儿呀,颤巍巍的就跌落到了谷底,要是真的失忆了,她是不是哈要帮助人家先找妈妈?

    “有可能,去医院检查一下吧?”

    “你真的什么也记不得了吗?”许明月靠近吴有匪再一次确定性的问到,为什么要靠近呢?她想看看这个人到底伤得有多狠,没有流血呀,没有流血应该就没有伤害吧,失忆了?这个人讹自己的吧?又不能让人家扒开头发来看看。

    “记得一点。”

    “记得什么?”

    “记得我得名字叫有匪。”

    “邮费?油费?有这样的姓?你父母还真是,怎么给你取了个这样的名字!”

    “有匪!有无得有,土匪的匪,不是油费……”吴有匪无语,这个人没有文化吧,有匪和邮费难道是一个读音吗?

    “哦,是有匪呀,也没有这个姓吧?还土匪的匪,果然你就是天生干土匪这一行的吧?哎呀,算了,算我倒霉,你说吧,准备讹我几百块?”

    “我再说一次,我要去检查,去检查!”吴有匪觉得自己和面前这个女人思维不在同一个频道吧,为什么总是把他直接想成那种碰瓷的呢?明明就是她自己扔手机在先的,又不是他故意的。

    “我说这位帅哥,去检查的费用咱们直接就省下来好了,钱陪你成不成?”许明月现在心里也打着小九九,去检查还不知道要折腾出去多少钱呢,没事还好,要真的有事,那她的钱还不跟流水一样哗啦啦的往外面流,那根本就是在放她的血嘛?她会血干掉而死的。

    “那也行,反正我现在什么也忘记了,连自己父母是谁都想不起来了,家住在那里也不知道,如果你要赔的话,赔个最低价十万块吧。”吴有匪这十万块也不是轻易就说出来的,他已经在心里估算过了,这个穿着普通平凡的女孩子一定拿不出来。

    许明月一听那里能答应,碰瓷也就算了,你好歹有点职业道德行不行,她的样子看起来是能拿得出来十万块的人吗?

    “我说这位先生,十万块你是怎么算出来的,平常人碰瓷也就几百块,难道是因为你觉得自己长得帅,所以要价就高了出了这么多?”因为现在不好把人惹毛了,许明月已经尽量压着自己的情绪,但还是压制得咬牙切齿,真的狠得不行,她怎么就遇上这么一个极品了!

    吴有匪还真的就给许明月算了起来,因为失忆了,不知道自己家在那里,所以得给一笔安家费吧,一年租房子的钱;不知道自己是干什么,他这个样子应该是有工作的人,如果记不得,那他可能因此而丢掉了一份好工作,这个也得赔,说起来他还是按最低标准和许明月算的,他已经手下留情了不是。

    许明月目瞪口呆,无语,无语,极度无语!遇上一个不要脸的她也就认了,居然还是一个死不要脸的,还算安家费,失业费!

    “你怎么不算算也许你本来有老婆孩子,你忘记了,是不是要我给你配一个老婆,再让人给你生一个儿子,然后还负责你们一家子的吃喝拉撒睡!”

    “如果你真要这样,我也没有意见。”吴有匪摊开手表示自己十分的赞成许明月的决定。

    不要再叫许明月了,她已经倒地身亡了,她怎么会一开始还觉得这个男人帅得跟明星一样?

    “你这样我可就要报警了!”许明月算是豁出去,谁怕谁,不是说碰瓷的都怕报警吗,刚才她怎么没有想到呀?

    “好呀,你报警吧,让警察来鉴定一下你是不是故意杀人,你是想杀死我得吧?这么宽的路,扔个手机都能把我砸到?你肯定瞄准了的吧。”

    许明月又不敢报警了,此时此刻她好像把自己的手给剁掉呀,为什么那只手就那样犯贱把手机扔了出去,手机都没有摔坏,把人给砸坏了。

    “你把我拉去卖了吧,我没钱。”不想出钱,也拿不出来钱,耍赖她也会。

    “你确定你要出去卖?你这样子应该有不少人想要。”吴有匪故意打量起面前这个女人,说老实话,这个女孩子样子还可以,年龄不大,貌美如花。

    “不是卖,不是卖!”许明月都要抓狂了,这到底是什么样的一个男人,把她当**了不成?

    看着这个女孩子都要哭了,吴有匪也不想逗她了,好吧,不是卖。

    “那个还有一个解决办法,你要不要听?”

    许明月睁着水汪汪的眼睛看着面前的这个男人,等着他说解决办法。

    最后的解决办法就是许明月带着这个男人回家了,回她和王小冉租的房子,她实在没有办法了,这个男人说也许过几天他就想起来了呢?她这不是为了等着他过几天想起来吗?

    “明月,这该不会是你弟弟吧,哇,你们两个完全不像呀,你这弟弟长得好帅,而且看着更像是大几岁的哥哥呢,是我错觉了吗?”王小冉回家就看到客厅许明月的床上坐着一个帅哥,然后再看也没有看见许明月的妈妈和姨妈,这是来了还是没来?

    在厨房听到声音的许明月赶紧跑出来把王小冉拉进了卧室,她不得不在求一次王小冉,她实在是没有办法了,遇都遇上了。

    “你的意思是让那个有匪和我们一起住?他一个大男人,我们两个女人,不会半夜起来兽性大发……”王小冉声音拉高三度,外面的有匪一定听见了吧?

    “小冉,求你了,就几天,几天之后他就恢复记忆了,然后我一定把他给弄走……”

    “你这个白痴,他说几天恢复就恢复?万一不恢复呢,你是不是准备养他一辈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