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章 工作(三)
    ,!

    第12章工作(三)

    许明阳欲哭无泪,找不到工作是他的错吗?他又不是没有去找,他找了,真的很认真的去找了,没找到,在这个上个厕所十个有九个人是大学生的s市,他是个初中生,有什么办法。

    找工作,竞争好激烈呀,要是在这里有一块地,他宁可去种菜卖。

    “吴有匪也没有找到工作,你怎么不说他?”许明阳委屈,他姐姐就知道欺负她一个人,还说那个许明阳不是她男朋友,既然不是,怎么不去说他。

    “他是他,你是你,他长得那么帅,可以靠脸吃饭,你自己长成这个样子就只能靠天吃饭!”

    “那个你刚才说什么,吴有匪,你怎么知道他叫吴有匪的?你别给人家乱按一个姓。”许明月警告许明阳,一天到晚没有事情做,无聊是不是。

    “不是我要叫他吴有匪,他自己说他叫吴有匪,姓吴,你和他那么熟,不知道他姓……”

    许明阳的话还没有说完,许明月已经跑没见了,她跑到阁楼上,一把推开吴有匪的门,他刚好把上衣脱了……

    “那个你要干嘛!”吴有匪护着自己的前胸。

    许明月立马退了出来。刚才她看到了吴有匪那个紧实而又线条感十足的腰,她好像从后面搂过去,然后把自己的脸贴到那宽阔的背脊上,幻想着自己未来老公也有这么一个身材就好了。

    “有事?”吴有匪将门打开,现在许明月的面前。

    许明月不敢去看他的眼睛,哎,这男人完全有红颜祸水的本事呢?刚才都差一点把她给迷惑了,就一个背而已,要是脱光了怎么办,脱光了是不是她就会忍不住扑上去?

    “问你话呢?”吴有匪再问一次,这个女人不会是就是来偷看他的吧?

    “啊,什么?”许明月一时没有反应过来,她上来是干什么来的呢?

    “哦,那个刚才我弟弟说你姓吴,你是不是已经想起来你自己说谁了?”许明月期待的看着吴有匪。

    “嗯想起来了。”

    “真的想起来了,那你是谁?”

    “吴有匪呀。”吴有匪淡定的回答到,实在是今天应聘的时候别人问他叫什么名字,他就说自己叫有匪实在太奇怪了一个没有姓的人,结果是他觉得自己被欺骗了。谁能告诉他,为什么他说了全名之后还是找不到工作?

    他和许明阳同病相怜。

    “没有更多了?”

    “没有了。”

    许明月白高兴一场,她以为吴有匪已经恢复正常了,结果这个人还是不正常。

    “今天没有找到工作,明天继续找工作。一个大男人,你不要一直想着不劳而获,游手好闲!”想在这里白吃白喝,没门,许明月在心里说到,她可以对他的失忆负责,他的失忆现在也没有出现什么并发症,非要让她养着就不行了。

    “好了,好了,知道了,这个月我一定会向你妈妈交生活费的,顺便把房租费一起交了。”吴有匪也没有想过要在这里一直白吃白喝下去,一开始他真的就是只想逗一逗这个女孩子嘛,现在好像这个时候说出真相是不是会挨打啊?好像许明阳很怕许明月的样子,连带着他也有点怕了。

    算了,还是先别说了,他这段时间也想过过普通人有家的日子。

    “阿姨,我来帮那你吧。”吴有匪下楼去帮许明月的妈妈做事情,他要用实际行动来证明自己不会在这里白吃白喝,准备和许明月的妈妈一起做晚饭,虽然他从来没有下过厨。

    “你真的不是明月的男朋友?”在一旁吃着水果的小姨妈李如玉问道。

    “啊?哦,不是。”因为真的不是,所以回答起来也没有什么负担,只要不是问他失忆的事情,他都能说真话的,好像剩下的能说真话的也就不多了。

    李如玉点点头,她这算是放心了,“那个有匪呀,如果是你真的失忆了呢,那就好好的在这里住下去,没有关系的哈。”

    “这个话该你来说还是该我来说?”李如琼有点不高兴,好人都让李如玉来做了,这个家到底是谁说了算,还有能住在这里到底是托了谁的福?她这个妹妹就没有能帮得上她的时候,就拿这个做晚饭来说,你说是不是应该帮着摘菜,就坐在哪里吃水果,想要保持好皮肤,都没人爱了还保持那么好的皮肤干什么?

    “姐,我这不是帮你说的吗?姐,你看你有匪来帮你的忙了,刚才你不是说我不帮你摘菜吗?有匪来帮你。”李如玉拿着水果脚底抹油,往自己房间里面去。

    “如玉呀,你也一天别光想着吃吃喝喝耍,你自己想想可以做点什么工作?”李如玉对着李如琼的房间喊。

    “哎,不工作怎么行,现在就明月拿了点生活费,一家子几张嘴都要吃饭,要大家都是这样,当初我就不该带他们来这里…….”李如玉自己在哪里唠叨,完全忘记了站在一边的吴有匪这个人。

    “阿姨,我不白住在这里,这个月一定会想办法交生活费和住宿费的。”吴有匪听着李如玉说的那些话,他也是很尴尬,自己在这里吃住几天也没有给钱。

    “啊?那个有匪,我不是说你,既然你失忆是因为明月,她会负责的,你不要多心哈。”李如琼赶紧解释到,她还真不是那种人,真没有这样假装说给有匪听的意思,她就是心疼他们家明月,可是不来这里吧,又不行,为了儿子也要来这里,她儿子不能在家里就那样把日子给混没了。

    吴有匪笑笑表示他没有多心,同时也觉得明月这个女孩子也有点不容易,之前自己打工交学费不说,现在还要负担这么一家子的生活费,其中还包括他的,想到这里他有点于心不忍,觉得自己现在完全扮演了一个坏人的角色,可是他又不想走,一个人的房子里面好冷清呀。

    “阿姨,我看下面一楼不是有几桌麻将吗?估计以前是开家庭麻将馆的吧,现在也完全可以做起来呀,赚点生活费应该是没有问题的。”吴有匪建议到,虽然这里的一楼不是那种大街上的门市,开家庭麻将馆的话应该有人来,这条巷子里面也住了不少的人,他观察了一下老年人也比较多。

    “我是有那个打算,就是阿姨不会这个东西……”

    “不会有什么关系,现在也不是说开个家庭小麻将馆还要自己会才行,你只管然人家进来大麻将,到时候每张桌子你按时间收费就是了,再说了,打麻将又不难,阿姨你这么聪明的人,看几次肯定就能学会了……”

    李如琼就喜欢像吴有匪这样的孩子,人家一说她就明白了,她决定了明天就在巷子里活动活动,争取尽快就把这个麻将馆开起来,没什么成本的生意,又能赚取生活费,为什么不做呢?

    说干就真的干了起来,李如琼也没有想到呀,第二天她只是出去活动了那么一下,就说这边的家庭麻将馆准备又开起来了,结果人就来了,三张桌子完全不够,每张桌子只能坐下四个人,还有几个站着看的。

    “李大姐,你们搬来的那一天我们就在想什么时候这个麻将馆能再开起来呢,你那个老同学出国了,我们都好长时间没有打上麻将了,出去外面打也不方便,还是这里打麻将舒服,就跟在自己家里打麻将一样自在。”

    “可不是吗,李大姐,今天晚上我准备还在这里打一场,我这个麻将瘾得完全的过足了。”

    李如琼给大家倒水,上了桌子的,没有上桌子的,一人一杯,这边刚倒好了水,那边又要加水,忙得不亦乐乎,完全看到老婆生活的希望。

    每一桌四个小时收费五十元,三张桌子就是一百五十元,一个月下来小四千了,在这里生活一个月的生活费完全就出来了,而她只是提供了一点烧水的劳动力而已,场所是她同学提供的,她得打电话告诉她那个老同学去,每个月得给人家拿点钱才行。

    “算了吧,如玉,就那点钱我还分,本来就是你的劳动所得…….”大西洋那头的老同学因为时差问题精神不是很好,但是她心疼李如琼这个老同学,她的房子不是非得要人来住的,就是想帮她一把,同时她也相信李如琼能把她的房子打理好,赚的那点麻将费也就够个生活费,她还分什么分?她不缺那点钱。

    李如琼挂了电话,眼睛有点湿润,她知道她的这个老同学是心疼她,她死了男人,带着两个孩子,还养着妹妹…….

    “妈,我回来了。”许明月推门进来,吓了一跳,以为自己进错了门,怎么一屋子的人,赶紧又退了出去,腿出去一看,没有走错呀,又返回来。

    这是家里开上麻将馆了?

    “是明月吧?你妈在厨房。”有不认识的阿姨就说话了。

    许明月对着大家笑笑去一楼的厨房找自己妈妈,她妈妈那个忙哟,正煮面条呢?

    “明月回来了,你看看外面温水瓶里面的水还有没有,烧水都烧不过来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