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3章 梦游课堂
    ,!

    第33章梦游课堂

    明月出门实在太冲忙了,只漱了口,连个脸都没有洗,很明显昨天昨天晚上的妆容还在脸上,不是去的是夜店吗?这个装化得有点浓,口红都还沾在脸上呢,那个样子就别提多狼狈了。

    她这个样子可都是吴有匪给害的,没事早上洗什么澡呀?晚上是不是干了那个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她可是听王小冉说过,男人也又每个月的那几天,但是男人的那几天到底是什么她也没有搞清楚,王小冉的意思是她以后交了男朋友就知道了。

    什么事情还要交了男朋友之后才知道?

    “明月你这个脸怎么回事,不会是没有洗脸就来了吧?”本来还有点生明月气的王小冉这会看着明月也只是很想笑,要知道明月对自己的外表可是一直都很在意的,因为她说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就遇上了白马王子,要时刻准备着,可人又舍不得往自己身上花钱。

    “王小冉你要不要不要这么大声,全班同学都听见了。”明月尽量把头低下去,减少自己的存在感。

    “昨天晚上你说你怎么就喝醉了,走的时候也不给我们说一声,害我和李琳姐跑你家去差点被你妈眼神杀死,所以下定决心以后再也不带你一起去玩了。”

    “我还不稀罕去呢,昨天晚上你们两个快活了,把我扔在哪里,我哪里知道鸡尾酒要醉人的,喝了几杯头就晕了,根本就看不清楚你们两个在哪里蹲着,要是我自己不走的话,估计都直接就地躺着睡了。”说道这里明月想起来自己出去遇上了大金牙男人,就想到自己和他拉拉扯扯,再后来自己是怎么回来的一点印象都没有,不会是大金牙给送回来的吧?

    在这方面王小冉也是有些理亏的,本来昨天晚上说好是带明月去见世面,顺便让她展示一下自己的魅力,结果到了地方她自己没有忍住跟着男人聊天去了,最惨的是聊了一堆男人,没有一个合适的。

    这会儿明月还是觉得自己头疼得厉害,“小冉,我不行,头疼眼睛睁不开,你给我打掩护,我先趴着睡一会儿。”

    趴着睡那里睡得踏实,刚睡着就开始做起梦来,梦里的吴有匪是不穿衣服的,也不是不穿衣服,而是在她面前一件一件的脱衣服,先是上衣,那个体恤啪啦一声就被吴有匪自己给撕开了,露出胸前的两个小点点,明月只觉得自己喉咙发痒,干痒,咽不下去又咳不出来,憋得十分的难受。

    那个吴有匪什么意思呀,这是要勾引了她不成?

    只见吴有匪伸着手附抚摸着他自己那细长的脖子,一下一下左边右边,好死不死的还伸舌头出来舔一下唇角,那比粉红色颜色再深一点的小舌尖就那样轻轻的扫过去,看的明月两个眼睛都发直了。

    不哪个你光着身子也就算了,你往旁边的穿上躺干什么?不要躺下去呀,她会受不了的!话说旁边怎么突然就出现了一张床,还是一张圆形的双人床,圆形的呀,让人多么想上去翻滚两下。

    明月想着自己是不是在做梦呀?捏了自己一把,哎,真的不疼呢,一二三四,再来一次,还是不疼,真的是在做梦。

    呵呵,真的是在做梦的话,那她就不客气了。

    真好梦里面的吴有匪朝她勾勾手指头,那她就勉为其难的过去了。顺便伸手在他身上摸了一把,这小子还真是祸国殃民的美色呢。

    “明月?明月?”王小冉推着许明月,上课呢,睡觉也就算了,摸着她的大腿往上面撩裙子这是什么意思,还一脸花痴的样子,嘴角都流口水了。

    “脱呀,把裤子也脱了,反正我也是看过的了......”

    王小冉也是无语,在课堂上睡觉能不能安生一点,叫谁脱裤子呢?旁边的男同学看着是要忍住笑出来了。

    “许明月干嘛呢!”老师大吼一声。

    王小冉也是逼不得已使劲推了一把许明月,直接就把人给推醒了,这个醒也是朦朦胧胧的。

    “许明月,问你话呢?”

    “没有脱,真的没有脱....”明月话没有说完,被王小冉又使劲儿的拉扯了一下,终于有点清醒了,才发现自己在上课呢?刚才那真的就是做梦,差一点就把吴有匪的裤子给脱下来了。

    一想到自己刚才要去脱吴有匪的裤子,明月也是一阵恶寒,就算是做梦也不能那样呀?难道是她到了年龄之后就变得太饥渴了?还是说她是日有所思,夜有所梦呢?这样也不行,吴有匪根本就不是她的菜好不好。

    许明月都把老师刚才叫自己的事情给忘记了,自己在哪里皱眉头,又皱眉头,然后还笑了,这表情变化得也是没有人了。

    王小冉真是想一巴掌给许明月拍醒,这大白天的做什么白日梦呢?可她现在不能呀,老师走过来站在旁边呢,看着明月呢?

    “我说明月呀,你这是做了什么梦那么好,现在还在回味儿呢?要不要说出来我们大家也高兴高兴?”老师拿着粉笔戳了戳许明月的那张脸,脸上又多了一个粉笔印子。

    看看这脸,这是没有洗脸就出来上课了?口红,口水,眼影,这脸也是没谁了,好好的一个姑娘,看着跟晚上睡地铁的那些人一样,就差头发搅在一起了。

    “啊,老师你说什么?”许明月总算清醒过来,她那个惶恐,全班同学都在笑她。

    “我说什么?我说我的课你可以不来上了,这个学期直接挂科,就等着下个学期补修好了。”这个老师是出了名的严厉,说话一点都不留情面,当然明月在他的面前也没有什么面子可言,作为一个学生上课睡觉也就算了,做梦还脱人衣服?这是好学生?

    “不要啊!老师。”许明月现在也顾不得什么面子不面子的问题了,同学们要笑就笑吧,她不能挂科的呀。

    老师也不理许明月,听她的还是听他的,这个还用说嘛?每个学期总要让那么几个同学挂科,这次就算上这个许明月好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