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2章 路遇劫匪(一)
    ,!

    “我说明月,你就不要这样保守了好不好,穿上衣服站那里给人看和只穿内衣给人看着的没有多大的区别,不是该遮住的地方都遮住了吗?你想想人家那些裸模特儿,你就当自己是为艺术献身了不就行了,何况又不是真的让你献身,有钱拿。”王小冉的声音不停地从电话那头传过来。

    “你不是今天都赔钱了吗,难道你不想找回来?你自己想想,这一不偷,二不抢的,甚至都不让你动脑子的,……”

    明月还是很为难,她一直都有自己的坚持,叫她当模特儿赚钱都是为难她了,现在还让她当内衣模特儿,以前不是没有过这样的机会,说真的她自己也很想赚钱,她也有虚荣心,前几天路过名牌包店的时候差点就进去了,说白了还是兜里没钱,不敢进那样的地方,就是信用卡提前消费都不敢,怕自己还款的时候困难。

    “小冉,你知道我的,不喜欢露肉……就是陪着你也不行,我身材没有你好,你就当我不自信好了……”

    这边说着话呢,也没有注意就撞上人了。

    “对不起,对不起……诶,你干嘛呢!”本来走路没有注意看路撞上别人了也是很正常的事情,一般来说道歉之后的话别人也不会说什么。

    就是晚上在这样的路上撞上个人总觉得有点不对,而且这个人现在抓着明月就不放了!

    还是个男人!还用个什么布蒙着脸。

    “你要干什么,你松开!”明月突然就意识到遇上坏人了,但并没有被多吓着,说实话她不是被吓大的,何况这还是大路上呢。

    谁知道这男人拿了一把刀出来,抵着明月的腰部,手捂住明月的嘴巴,“不要出声,往里面走。”

    明月只觉得鼻子里面全部都是男人手上的烟草味儿,有一种作呕的感觉,再往男人说的旁边一看,一条小道,里面昏昏暗暗的。

    男人见明月没有动作,又朝她的腰捅了捅,“快走,不然我就捅你一刀。”

    明月是不想走的,被男人用刀逼着,推着就进了小道。

    这到底是劫财还是劫色?明月有一种不好的预感,手机还拽在手里,可能王小冉那边不知道是不是刚才无意间被挂店了,一点声音都没有。

    两个人进了巷子里面,只有外面路口的路灯灯光透过来一点,外面的人朝里面看根本就看不清楚,而现在明月也不干喊,万一把劫匪惹毛了真的给她一刀怎么办,不管什么时候生命都是最重要的。

    “大哥,你别激动,我就是一打工妹,身上也没有钱。”明月不傻,不会主动去问劫匪是要劫财还是劫色,这样去提醒劫匪还可以劫色是最傻的。

    “你穿得这么好怎么可能没钱!快把钱都给我,不然弄死你!不许喊,掏钱”劫匪很激动,听明月说没钱就火了,穿的不错怎么可能没钱!

    “大哥,这都是假的,你看嘛,仿牌的。”明月把自己的手举起来让劫匪看,她这衣服还真的就是图个样子,质量不怎么样。

    “那你怎么还用这么好的手机!”

    “手机也是山寨的,你看嘛,不是苹果。”通过几句话明月已经看出来这个劫匪没有劫色的念头,心里就不像开始那样担心害怕了,如果只是要钱的话,那还好说。

    因为冷静了很多,脑子也转过来了。

    “大哥,你是不是很缺钱呀?”

    “废话,不算钱谁来干这个呀!”

    劫匪不知道是第一次干这个事情很害怕,还是干这个事情本身就很激动,反正现在举着刀子的手都是颤抖的。

    明月把身子站直了,背尽量贴着墙,让劫匪的刀子尽量距离自己远那么一点,万一手没有控制住划到自己的脸就不好了。

    “是呀,大哥,现在社会压力这么大,像咱们这种到s市来飘的外地人真心不容易,努力工作十年,可能都买不起这里的一个卫生间……”

    说到这里明月看劫匪手没有那么抖了,就知道她说对了。能干劫匪的要么就是好吃懒做的人,要么就是生活地十分不如意的人,这个人显然是后者,是后者就好说,只要好好说,脱身的可能性很大的。

    “别说买,我租房子都租不起了,睡地下室都睡一年多了,今年地下室房租涨价,我都要租不起了,在租房子和吃饭之间徘徊。”劫匪说到这里可能也是觉得很心酸,眼泪都在眼睛里面打转了。

    “那大哥你以前是做什么的呀?”

    “歌手,我梦想成为刀郎一样的歌手,参加了好几次选秀比赛,都没有成功,这年头长相排在唱功前面,我唱是没有问题的,就是这长相每次都不过关,评委老师全部都戴有色眼镜……”说着劫匪把自己脸上遮的那块什么破布给拉了下来,“你看我这长相,是不是不具备做歌手的条件。”

    虽然光线不明,明月看着面前这个劫匪,丑倒是不丑,就是一个很普通的人,走大街上容易淹没在人群之中那种。

    “大哥,我觉得你长得还算可以呀。”明月往好里说,就怕惹了劫匪。

    “可以又怎样,我没有动刀子整容,没有帅出新高度,人家就不认,普通人。你再听听我这歌声,你听听……”说着劫匪就唱了起来。

    话说这唱得还真有点让人不忍心听,句句都不在调上,表情还很陶醉。明月真想不通这样的,他是怎么做到得,觉得自己唱功很好?是导师耳朵出了问题?

    明月赶紧说话让他打住别唱了,大半夜的听多了等会儿回家都睡不着。

    “大哥,你唱得这么好怎么不继续唱下去呀,唱下去才会有机会,总有一天你会遇上你的伯乐的。”

    提到这个劫匪又开始激动起来,一激动就把自己的手从明月脖子上拿开了,两个食指架在一起比了一个十字!

    “别提了,你知道我在歌厅唱歌,唱一首歌十块钱,老板还要抽百分之五十的成,一晚上不停地唱,唱二十首才一百块,他还不让我唱那么多,就让我唱八首歌,才四十块,一个月不休息才一千二,你算算,交六百块房租后还剩什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