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7章 内衣
    ,精彩无弹窗免费!

    为什么吴有匪要跑那么快,他自己也不是很清楚,也许是送给许明月那个内衣让他觉得不太好吧,男人和女人什么关系就送内衣?他又没有发现她的内在美。

    可是为什么要送呢?他不是一个舍不得扔掉就必须要送的人,那可是为什么要买呢?他自己都不知道,鬼知道?当时就是看她伸手去拿了。

    说实话吴有匪现在的生活有点飘。什么是飘呢,就是这个人自己都不清楚现在自己到底在干什么,想要干什么,就是有些事情想忘记又不行,老是想起来,心静不下来,整个人看着外面平静,心里难受得不行,不能左右自己,所以大晚上的还在外面晃。

    被人等待是什么滋味?

    吴有匪很久没有被人等待过了,进门还有灯,客厅里面坐着许明月,就那样看着他,他倒是看见她旁边的那个内衣袋子,脸一红,他反而有些不敢去看她。干嘛呢这是?

    不知道说什么,干脆就不说,吴有匪是准备直接绕过去上楼的。

    “那个你这个内衣是什么意思呀?”许明月也是红着脸问出口的,在吴有匪没有回来之前,她是想过很多种问法,现在居然用了最直接的一种。

    “还能什么意思。”

    “那个,……”许明月脸更加的红了,她就知道他是那个意思,可是这个人不是她希望的那样,就是可惜了那个身体,那个长相,然而没有经济基础,一切都是那么苍白。

    本来还红着脸的吴有匪一看许明月那样子就明白了,整个人一下子就冷静了下来。

    “我说你是不是想多了,我也就是感谢你而已,你以为是什么?”吴有匪说完却发现自己走那么一点难受,这个笨女人。

    “啊?”

    许明月再想说话,人家都已经上楼了,还说什么说。她也是第一次收到别人送这样的谢礼,好奇怪呀,不过随即她又开心起来,哈哈,这个月收到了这样的礼物,那内衣这项支出不就是没有了,嘻嘻。

    原本是真要上楼的吴有匪,走到二楼又返了回来,他就是想回来说一句话,想告诉许明月如果确实不喜欢的话就扔了吧。

    “那个……”

    许明月就那样拿着内衣比在自己的身上,她就是比了那么一下,这都送给她了,她也是想着一楼没有人才这样子的,可是为什么吴有匪又返了回来?她顿时有种自己被他看光了的感觉,虽然她现在确实该穿着衣服,可是内衣外穿这个样子。

    “你继续,也就当我什么都没有看到好了。”吴有匪转身离去,头脑发热,耳朵根子都红了起来,一边走一边不停的告诉自己,他已经不是一个处男了,不用大惊小怪,见怪不怪,哎呀,都是什么乱七八糟的。

    许明月还能怎么继续,抓着内衣也上了楼。

    明月上楼的声音有点大,本来睡眠不是很好的李如琼这会儿又翻了一个身,她这些年稍微有点响动都是不能睡的。

    听到女儿打开自己房门的声音,李如琼又坐了起来,想着要不要现在和孩子说说,今天就是几个大妈一起聊了聊,她这几天担心得不行了。

    “你别看你家明月长得漂亮就不着急,在s市剩下的帅男美女还少吗?”

    “就是就是,现在随便哪个大公园,父母拿着孩子相片出来替他们相亲的大把。”

    李如琼想想又躺了下去,大半夜的谈什么谈,孩子平时也累,又是学习又是打工的,说白了还是她这个当妈的不给力,没有给孩子创造一个好的条件,电视上时常都在放那些单亲妈妈创业成亿万富翁的,而她呢,拉扯两个孩子长大都这么费劲儿。

    不能打扰女儿睡觉还不能和自己妹妹说说?

    “姐,大半夜的不让人睡觉,你这是要干嘛?”

    李如玉揉着自己的眼睛,为什么她看着不显老,这跟她自己心大也有关系,平时不怎么想事情,躺床上就能睡着的人,就是离婚那段时间都没有出现过黑眼圈的人。

    “就知道睡!”

    李如琼要和李如玉聊天,李如玉苦着一张脸强忍着睡意听自己姐姐说话。

    怎么就担心起明月的婚事了,孩子不都还在上学吗?那么着急干什么?就算大学没有男朋友,那毕业出来工作还不能找到一个称心的?这么大一个s市,到处都是精英,国内的国外的,凭着明月的样貌这找对象的事情根本就不是问题。

    李如琼就知道和自己这个妹子说了也是白说。

    “s市!你以为是我们老家呀,这里买一个卫生间的钱都能在老家买一套100平米的房子,能比?你以为光是好看就有用了?”

    后面的话李如琼就不说了,说那么多有什么用,难道她去揭自己妹妹的伤疤,反问她自己怎么离婚的知道不知道,她之前就是活得太没有危机感了,所以老公在外面和人儿子都生了,人带她面前都没有反应过来。

    李如玉是巴不得姐姐不要说了,躺下就接着睡,睡的时候就那么一秒钟想了一下自己的老公,都那样了,她心里怎么还想着他?她自己也觉得自己是个不争气的。

    看到躺下去不到三分钟就睡着的妹妹,李如琼是越发的睡不着了。

    许明月起来上卫生间倒是吓了一条,大半夜的自己妈妈在桌子上图图画画的不知道干什么。

    “妈?”

    李如琼听到许明月的声音,赶紧把自己手里的纸和笔给收了起来。

    “赶紧去睡,我也要睡了,就是想你爸有点睡不着。”李如琼就说了一个谎话,她刚才就是在做一个计划,计划争取在许明月二十五岁之前把人给嫁出去。

    明月上去抱抱自己妈妈,有些话她是不说了,自己妈妈太辛苦了这些年,年轻的时候死了丈夫为了养她和弟弟就没有再嫁,她是劝着自己妈妈能再走一步就再走一步的,她和弟弟都长大了。

    每次当妈的都是笑一下而已。

    明月刚才是看到了几个字,大约她妈现在是有那个打算了吧,她她也不说出口,反正她不反对就是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