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3章 甩巴掌了
    ,精彩无弹窗免费!

    第53章甩巴掌了

    下面两个人说话吴有匪就站在楼上的阳台上就都全部听见了,他是不想听的,听完之后更加的烦,这男人明显就献殷勤嘛。

    也在站在楼上看不清楚那药是什么药,说得跟神药一样,许明月那个下巴就撞他鞋头上,她的下巴伤得怎么样他能不知道?他的脚都不怎么疼。一方面吴有匪又觉得明月也太娇气了,就一个淤青,冰敷还不够,还打电话让人送药过来,听那男人说还跑了好几条街买的,这神奇得,信不信他马上就能在旁边的药店买到更好的药。

    许明月还是一点说的都没有。

    “那个我妈让我早点进去。”她往门口看看,她妈真是一点都不配合,明明叫她早点进去的,这会儿都不会配合的喊她一下,都找不到借口进去,她都有些不耐烦了,对面前的这个男人确实喜欢不起来。

    看在吴有匪的眼里,明月扭扭捏捏的样子就是欲情故纵,能让人那么远送一瓶药过来?要么就是节约过头了,最多几十块钱的药,又不是买不起,早说他就陪给她了。

    赵刚心里就笑了,面上又不显,怎么可能是你妈让你进去,这看出来了,这女孩子不喜欢他,可他喜欢呀,他喜欢就要得到,就是这么回事。

    要说赵刚多喜欢也谈不上,他就是觉得合适。

    吴有匪说不上为什么,反正就是看不上下面和明月说话的那个人,站在阳台上就呸了一口,这还是他长这么大第一次干这样的事情,他自己都觉得恶心,完了之后后悔干了这样的事情,但是口水又是收不回来的。

    “可能要下雨了,你赶紧进去吧。”赵刚这样说也算是给了他自己面子,摸着脸上的雨点,今天的雨有点怪,黏糊糊的,朝天上看了看,s市的天空是好多年都没有星星的了。

    许明月点点头自己就走了。

    赵刚等明月转身脸就拉了下来,这女孩子特不会做人了,难道就不能问一问他需要不需要一把伞,或者说两句场面上的话再走,可人都走了,甚至一个笑容都没有给。

    吴有匪在阳台的角落看着人走了才回了自己屋里,也不弹吉他了,脑子里还是一团乱,然而还心烦意乱。

    又跑到阳台上去,自己吊着半个脑袋往下面去看明月的窗户,就等着人回来。

    明月这边快速的上了楼,楼下的大妈们就差追着她问是不是男朋友了,这些大妈们就太热心了些,自己年轻的时候不够浪漫,现在又总想参与那些小年轻的浪漫,谁喜欢谁了,谁家的孩子看了个什么对象,长什么样儿,干什么工作的,一定要给打听得一清二楚,完了之后还自以为是的帮你出主意,结果是什么忙估计都帮不上。

    就刚才那么会儿时间,李如琼就躲在明月的房间里面把赵刚给看了,她觉得小伙子还不错,就是怎么看也是明月对人冷淡了一点,她自己的女儿自己生的都不太了解,果然是上学的几年就变了。

    “小伙子不错,就是身高差了点,但是这年头身高又不能当饭吃,你就是再不喜欢也给我处处看。”李如琼是拉着女儿又给说了几句,看见人实在是不耐烦了才把人给放开,一转身又看见明阳,又是一巴掌打过去,这个儿子是怎么回事,现在都成鬼魅了,一点声音都没有。

    吴有匪等了半天听不到人进屋的声音,只好自己下楼看看,走得及了又和明月给撞一起了,一个上楼一个下楼,两人撞在一起,这次吴又匪还算反应得快,伸手那么一捞,搂着明月把人给稳住了,可这姿势也够尴尬的,从后面看那就成什么了。

    明月动作也快,甩手就是一个巴掌,啪的一声,把两人都给惊呆了。

    “你!”长这么大,吴有匪还是头一次挨巴掌,就是他爷爷那么霸道,最多也是给点他惩罚,像这种甩巴掌的事情还真就没有过。

    “我不是故意的。”说这句话明月就不敢去看吴有匪的眼睛,那巴掌有点狠,甩出去之后自己的手掌都疼了,当时就见吴有匪的脸红了,这个红有别于不好意思的红。

    吴有匪本来是想着好好找明月说一下,也想着要不和她道个歉,毕竟人今天砸他的鞋头上了,现在脑子里面什么也不想了,道歉什么道歉,这一巴掌就是人故意的,手长在她的身上,不是故意的,能那么用力?嘴角都被扇疼了,他可心疼死自己了。

    明月就想说自己是条件反射来着,可是谁条件反射扇巴掌?

    吴有匪黑着脸转身就进了自己住的阁楼,哐的一声把门给关了,完了之后一脚踢在自己的吉他上面,又是哐的一声。

    “你洋气什么洋气!”明月丢下这么一句话,算是她也是生气的那个人。

    明月这人吧就不能生气,性子有点着急,这人着急呢还得马上把问题给解决了,但是对于这个吴有匪,大晚上的,她是真想把门给踹开,好好的和他说道说道,都说了不是故意的了,但吴有匪那样子好像就是她是故意的,就是为了报她下巴那个仇,她是这么小心眼的人吗?虽然她也是很爱惜自己的脸,可当时她都没有发火,也没有后来发火的道理。

    气不过,找不了人出来说,明月就自己跟自己过不去,下楼进了自己的屋子,手里还拿着那赵刚刚才给送的药呢,还不就是这个药,赵刚不送药她就不会出去,就一直待在屋子里,根本就不能有后面的事情。

    跟药过不去,跟自己过不去,拿着镜子使劲儿往自己下巴上抹,用的力就不小,龇牙咧嘴的疼,眼泪花儿都疼出来了,把镜子里面的人看成了吴有匪,疼的人仿佛就不是她是吴有匪。

    “吴有匪你这个混蛋!”明月不怎么会骂人,能说的骂人的话就很少。

    吴有匪在上面打个喷嚏,心里就想到肯定是许明月骂他呢?立马也骂了一句“你这个是非不分的女人!”他也不是会说脏话的那种人,从小的教养也就这样了,脏话没学过也就不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