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8章 举手之劳
    ,精彩无弹窗免费!

    “喂,你干嘛呢?”明月对着吴有匪喊,多多少少两个人那点矛盾因为上次人家给她揉脚也化解得差不多了,这人现在是她家的租客,她关心一下也可以的吧。

    明月喊出来就后悔了,看看那个目中无人的,能以为他变好了,她都喊他了,人还站起来走开了,当她透明的呢?

    一跺脚,忘记自己那只脚还受伤呢,痛得龇牙咧嘴的,骂了一句坏东西,一颗眼泪啪嗒一下掉地上,痛的。

    再抬头,吴有匪就站她面前,腿长就是有这个好处,走路的时候快,特别的快。

    “你属幽灵的呀,走路没有声音!”

    “我不叫喂。”吴有匪上手去扶明月,知道她明明可以自己走,刚才看她哭了就情不自禁起来,他是同情弱小,明月恰好就是那个弱小。

    “你看见我家许明阳没有?”明月想的是按照赵刚那性格一会儿就该找她来了,至少得要个医药费什么的吧,给钱就算了,要是打人的话,她家明阳还能顶一下。

    “我不是他保姆。”

    “看见就看见了,没看见就没看见,你这回答不对。”

    “没看见。”

    那就是不在了,明月在心里把明阳骂了一气,总是在需要的时候找不到人,明阳需要她的时候,她就总是在,是不是当姐姐就注定要是吃亏的那个?

    “看路!”

    明月:“……”我都拌到了,你才喊我看路?

    幸好吴有匪接着她,两个人搂着抱着,就差亲着了,姿势优美,郎才女貌的,旁边打牌的阿姨都忍不住鼓掌了!

    明月推开吴有匪:“你干嘛呢?”自己后背贴到墙上去,腰部的位置,对,就是那里,刚才吴有匪搂着她那个位置,现在还有他手掌的温热,简直太不好意思了。

    吴有匪让开,他能干嘛?好像他占了便宜一样,上下打量一下明月,那眼神简直了,这是又有什么便宜?

    “你!”明月红着脸,她懂吴有匪那意思。

    吴有匪就笑了,忍不住的笑,他已经很久没有这样子笑了,扯着脸有点酸,笑容渐渐的放大,眼睛里面的黑眼仁儿上全部都是明月痛苦娇羞的表情。

    可爱吧,又不是,漂亮得很了吧,又差了那么一点,就是特别的有意思。

    “还要我扶你吗?”

    明月:“……”我信你我就输了,当她有那个时间和你**呢!

    李如琼下来给打牌的人倒水,现在搞得比之前高级了那么一点点,在水里放了一些茶叶,杯子全部换成了玻璃的,洗得干干净净的,透亮。

    明月跳着进去,“妈,我有重要的事情和你说,你上楼呢。”

    “这孩子能有什么重要的事?”李如琼先照顾打牌的这几个,每天就这么一两桌打牌的,人不能再流失了。

    “两个孩子看着挺般配的。”杨曼丽打出一张红中,今天她手气好,心情也好。

    “这年头你看几个帅哥和美女在一起的?”杨美丽也在桌子上,瘪瘪嘴,小吴的情况他们都了解,估计也是家庭不太好,现在一个工作都没有。

    杨美丽刚要摸牌,杨曼丽喊碰,轮着她的牌被别人摸了,别人还不要,不要一打出来,正是她想要的,这给气的。

    “我说你就不能不碰呀!”亲妹妹还这样子扣她的牌,什么打法?

    吴有匪不懂打牌站旁边看了一会儿,这也太简单了吧,一百多张牌组合来组合去,算着桌面上的牌,算着别人手里大约有什么牌。该打什么该留什么就太简单了。

    “小吴要不买个马?”杨美丽鼓动吴有匪。

    “要不我和阿姨合伙?赢了钱我们对分,输了钱我拿?”吴有匪就是无聊的。

    “这怎么行?”杨美丽心里想着行行行,这个账笨蛋都会算,稳赚不赔的事。

    “我来打就行。”

    “你会吗?”

    “不会。”

    杨美丽:“……”

    另外三家完全没有意见,小吴不是不会吗?

    “没事,没事,不会就来交点学费,打几次就会了。”

    吴有匪上桌子,前两把是输了,杨美丽皱着眉头,钱她是不出,可吴有匪这样输下去她也没有收入。

    在大家看来吴有匪这样的打发完全就是给大家送钱。一个没有工作的小伙子来打牌输钱,这速度还挺快,大家有点不好意思,她们自己是有收入的,要么孩子给钱,要么老公给钱,反正比吴有匪好就是了。

    “那阿姨们是想让我赢点走?”吴有匪不经意的又打出一张幺鸡,手里的条子就都没有了,他们打缺一门,他缺条子。

    呵呵呵,几个阿姨笑着打哈哈,牌桌子上谁不想挣个输赢,让你赢了,那她们就得输,不划算的。

    “小吴想打就打吧,就当交学费了,你们年轻人聪明学得快。”

    可不就是学得快,这话刚落音,吴有匪胡牌了,大家还都不信,仔细去看那牌,可不就是胡牌了,不多一家五块钱,三家一共十五块。

    “可算是见着钱了。”杨美丽笑着。

    都说新手手气好,吴有匪这手气是不是太好了?刚才大家还担心赢人家一个没工作的小伙子的钱不太好,转眼就管不过来自己了,花花花的从外面拿钱。

    “小吴这运气。”从胡第一把开始就一直连续胡,越胡越多,清一色,一条龙全部都来了,就是最先赢得最多的杨曼丽都受不了。

    “小吴看着不像是不会的呀。”这牌算得,左右他都能碰,碰碰碰,碰完了手里面剩下一张牌,这是金钩钓呀,又是一个大的,打得大家大气都不敢喘了,谁点炮就是就是几十块。

    “小吴胡什么呀?看着像是万字呀?”白萍手里的牌不敢打,不打就听不了牌,“我手里有个八万,但是不敢打。”

    吴有匪笑笑,他那张牌就扑在桌子上,静静的,静静的,就等爆发。

    白萍还真的就不敢打了,很明显吴有匪就是胡她那个八万。

    从手里翻了一张条子打出去,没事。

    吴有匪摸牌,来了一个八万,胡了,他就是胡八万,最后一个八万给他摸了。

    “自摸关三家。”

    几个阿姨无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