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6章 各人各命
    ,精彩无弹窗免费!

    你姐长那个样子,你又是这个样子,双胞胎的话怎么一点都不像?你确定你不是你妈买菜回家的时候在菜市场捡回来的?

    别说这个问题,说起来许明阳也是一脸的郁闷,他问过他妈好几次了,其实不用问也知道就是亲生的,他完全遗传了父母的确定,组合在一起就这个样子,她姐完全遗传的是优点,有什么办法。

    “你姐不会是来应聘服务员的吧?”

    “怎么可能!”

    保安队长瘪瘪嘴,不是他看低人,怎么不可能,你姐穿个体恤加牛仔裤,谁看了也不会认为是来这里约会的吧?

    也别看不起这里面的服务员,随便抓一个出来都是班花系花的,不是大学生不招,素质,文化都在这里,当然不是大家想的那种场所。

    就是为了更好的服务,人家过来消费,花了钱,还是大价钱,吃饭喝茶的时候旁边站着给服务的来两个歪瓜裂枣的,能吃得下去?光是为了吃,那些吃的最高境界能高多少,那些人什么没有吃过,主要是环境和其他很多外在条件,影响心情。

    明月一步一步的往里面走进去,是不是自己不该来,越往里面走越是这样觉得,怎么会有这样的地方,这种大城市,寸金寸土的地方搞了一个世外桃源,亭台楼阁,不知道的还以为自己穿越了呢。

    带着明月进去的服务员穿得都比明月好,不自卑那是假的,才发现自己和白玉皎的差距,那是隔着万水千山吧。

    “那个我还是不去了吧。”明月说得很小声,可能服务员都没有听清楚。

    “你说什么?”

    明月:“没什么。”硬着头皮跟着进去。

    “来了?”白玉皎动了一下,可能是想站起来,又弹了回去坐好,依然翘着二郎腿,旁边好几个人男的女的都有,明月只认识李琳。

    “你怎么来了?”李琳看看白玉皎就明白了,你叫她来这个地方,什么意思呀?

    明月不知道该怎么办,站着不动似乎也不好,她以为大家会一直看着她,结果不是,各自聊着各自的,别人对她根本就没有好奇心。

    也是,她这种一眼就能看完的人还有什么好奇的?穷学生一个。和大家都不是一类人,不太会有人关心招呼和自己不是一类人的人。

    你来了,谁叫你来的谁管你,其他的人该干嘛干嘛去。

    “不是说心情不好吗?过来喝点酒?”白玉皎举着瓶子,就拿他手里那瓶酒来说,如果明月知道了价格肯定不敢喝。

    明月走过去拿起那瓶酒,一个商标都没有,瓶子上印了一个f,不知道是什么酒,她原本也是不敢喝的,心里却有一个声音讲出来说“喝吧,喝了之后就能壮胆。”

    给自己到了一杯,一口闷了,味道不太好,喝完喉咙火辣辣的不说还带着一点酸。

    “你这样喝会醉的。”李琳见不得明月这样,一个单纯的女孩子拿着酒就这样喝,你对你身边的人很放心,还是说对你自己的酒量很有自信?

    给白玉皎打电话的目的不就是想醉吗?在明月的人生当中,目前就看到过一个人喝醉过,这个人就是白玉皎,她想和他一样行不行,自己留来了,来了开始后悔,现在也不后悔了,怕什么?她除了她自己也没有什么值钱的。

    又喝了一杯,再喝还是那个味儿,上头了,有点头疼,脑子里面有蚊子在飞。

    白玉皎的一个朋友走过来,坐在旁边眼睛动了动,,那意思就是问那姑娘是谁呀?

    “一朋友。”

    朋友呵呵了,哪里去找的这种朋友,还带这里来?自己起身又走开了,这个房间有点大。

    反而是明月有点不自在起来,她和这里格格不入,就是那种农民进了大观园的感觉,很想到处去看看,又怕,表现得小心翼翼的。

    喝酒喝得眼睛花,别人都是拿着杯子倒那么一点酒,刚好遮住杯子底部的酒,然后一点一点的喝,明月呢一杯倒满一口闷。

    明月是江湖儿女形象,其他人是皇宫贵族形象。

    喝第四杯的时候明月已经感觉到了压力,眼冒金星,身体发热,血气上涌,自己傻傻的要去拽白玉皎的手说话,就差那么一点的时候,李琳把她拖了过去。

    “你喝多了,我送你回去。”怎么说也是自己店里面的员工,出点事也不好,就说她表弟白玉皎吧,也不是个好人,其他的人也不见得就多好。

    “白玉皎我想和你说点事。”说我喜欢你那点事,没有喝酒明月肯定就不说了,喝了点酒,胆子变大了,趁着这个机会就说了吧,如果被拒绝了就当自己喝醉了忘记了。

    如果被拒绝了被表白的那个人是不是也会觉得她就是发酒疯?她就是喜欢这个人,第一眼就喜欢,当时她也看了这个人的条件,她以为只要努力一点,应该没有什么问题,然后她一次一次的,别人和她保持距离也是一次一次的,她明白的。

    可是不说出口心里难受,万一不说出来这辈子就后悔了呢?

    明白自己应该嫁一个和自己差不多的人,可就是难受,就是想拼那么一下,不相信命运。

    不相信命运也是不行的,今天来看见了,白玉皎就是传说中的含着金汤匙出生的那种人,她呢,她喝着她妈妈的羊水出来的,听说当时没差点把她给呛死,足以证明她这命都是挣扎着来的。

    命来之不易呀,得好好珍惜,命运又太强悍。

    李琳打断明月,“还说什么说,别说了,赶紧走。”不说出口还能当朋友,见面也不尴尬,真需要帮点小忙的话说不定还能搭把手,都是不能成功的事情。

    白玉皎没有去上手,他知道明月要说什么,说了也是白说,他喜欢她有那么一点吧,这个女孩子和他们圈子的人不太一样,但也就一点,他不会为了那么一点喜欢去毁了一个女孩子。

    他一直都不是个好男人。

    李琳是个明白人,拉着明月出去,她不属于这里,现在将来都不可能,门不当户不对的,勉强在一起也不会幸福,关键是明月现在这种程度也勉强不了白玉皎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