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6章 那种可能
    ,精彩无弹窗免费!

    第106章那种可能

    自从两个人发生了点肉碰肉的事情之后,明月就干脆待在学校里面不回去了,完全把自己放在了学习中去,白天上课泡图书馆,晚上回来还看书,谁叫出去玩也不出去,玩不起,没有资本也没有钱,王小冉和许晴就像没有发生之前的不愉快一样,但也亲密不起来。

    倒是明月和许晴走得近了点,没有办法,天天待在一个寝室,朱玲玲天天不在,在的时候要么是晚上睡觉,要么就是打电话,明月看着都觉得累,就谈个朋友,两个人白天腻着还不够,晚上回来还要煲电话粥,打电话是不是不要钱?

    “想吃点什么?”现在许晴的饭都是明月管,她下去打饭顺便就给许晴打了,许晴的时间可能更加的紧一些,游戏这个东西,一旦爱上了或许就离不开,打起来可以不吃饭的,有吃的就吃,没吃的盯着电脑也不会饿,所以许晴很瘦,还随时都是黑眼圈,皮肤发白,走出去估计别人会当她是个吸毒。

    许晴右手动了一下,找到桌子上放的饭卡朝明月扔了过去,“吃什么你看着办。”她无欲无求,就是这把游戏要是输了,她可能今天晚上都不用睡了,想起来肯定睡不着,输不起,也丢不起那个人。

    明月摇摇头下去打饭,上来的时候许晴已经结束了游戏,手里拿着专业书看,转换就是那么快,换了是明月就不行,前面还在厮杀补休,一会儿之后就能让大脑归于平静,能安静的看得进去书。

    “你教教我你是怎么练成这样的?”明月挺羡慕许晴这样的人,玩乐和学习都不会耽误。

    “那你是要跟着我打游戏?”

    明月摇头,许晴就笑,你不进入我的状态怎么学我?

    学不了的,人和人本来就不是一样的,你也有你的优点,只是你现在没有发现而已,特别节约算不算优点?明月能把一管牙膏用到极致,许晴就不会,这就是区别。

    吃饭的时候许晴还是看书,她似乎不太喜欢浪费时间来聊天,但明月有些话想说出来,她不太确定自己是怎么想的,比她聪明一些的许晴或许知道,或者说旁观者清。

    “有那么一个男人......”明月慢慢的说着,她得说出来,也许你许晴没有听,她的眼睛都放在书上,还翻页,如果很专心的话就不能一心三用了,吃饭看书听别人说话。

    好吧,明月说完了,许晴一点反应都没有,就当她自己没有说好了。

    “说重点。”许晴吃完碗里最后一口饭。

    “重点就是我们可能亲嘴儿了。”

    可能?那到底是亲了还是没亲?亲了的话你自己是什么感觉?

    “.....当时有点突然,来不及反应,好像还没有开始就已经结束了.......”明月认为自己描述得可能不太对,两个人就那种情况下,也许是她多想了,但就这几天她这个心特别的乱,老是去想那个事情,不是觉得恶心。

    “你是说你在他的碗里放了那个东西.......”明月点头。

    “那是他想和你同归于尽?不求同年同月同日生,但求同年同月同日死?”

    明月翻白眼儿,你跟个大部分时间都给了游戏的人讨论关于男女之间的那点事?对不起这个人完全不在线上。

    也不知道那个人病好了没有,就当时来说看着应该是好得差不多了,都有那个力气来强迫她,明月看了看手机,一点反应都没有,连个垃圾短信都不没有的手机。

    要说年轻人身体就是好,不打针吃药的,一个感冒发烧,身体好点抗抗也就过去了,现在的吴有匪又恢复成了他自己,特别的健康,还是那么帅,还是那么无聊。

    无聊的时候就闲逛,逛着逛着就去了明月之前工作的那个咖啡店,刚想抬脚进去,想起来咖啡店那个老板娘准备把脚收回来。

    “吴有匪?”

    吴有匪手拉着门松开,弹回去把李琳和他隔开,她那么高兴,差一点就扑倒他身上来了,那个人隔着玻璃在那边笑,特别的开心,速度很快的就把门给拉开了,“你怎么来了,我还说给你打电话呢?”

    被拉了进去,什么话都不用说,李琳就给安排得好好的,喝的和吃的,吴有匪也没有觉得不好意思,他对吃的东西不太挑剔,喝着咖啡,旁边的李琳不停的说话,他一个字都没有听,他就是这样的人,对不喜欢的事物不听,一点都不感兴趣。

    白玉蛟就在旁边不远处,看着这人很不爽,当自己是个角色了吧?有几分长相就认为自己天下无敌?

    “你谁呀?”白玉蛟打量吴有匪。

    吴有匪是那种特别不喜欢和不相干的人说话的人,走过来的是谁他一点都不关心,他为什么要回答他的话,只看着自己的咖啡,这咖啡有点甜了,他其实不太喜欢甜一点的东西,也不喜欢苦的东西,说起来他就是不喜欢咖啡,从李琳把这个东西端出来,他就没有动,就只是看着,有点为难。

    “问你呢?”

    李琳上手去拉白玉蛟不让他闹,白玉蛟以为吴有匪就是个哑巴,“果然上天是公平的,给了你一副好的皮囊,没有给你声音就是对的。”在哪里去找的资本这么翘的?

    “白玉蛟说什么话呢,赶紧和吴有匪道歉!”李琳生气了,她的客人,怎么就招惹你白玉蛟了,找事情是不是,她很不客气的伸手就对着白玉蛟的后脑勺来了那么一下,从小两个人一起玩耍的时候这个动作就做顺手了。

    白玉蛟捂着后脑勺就冒火了。

    平时在熟悉的人面前这样做就算了,当着这个人的面就动手,他的面子还要不要了?

    李琳也是出完手就后悔了。

    “对不起,我想我应该先走了。”吴有匪站起来,好像现在发生的事情和他一点关系都没有。

    “原来你不是哑巴?不是哑巴还不回话!”白玉蛟正找不到发泄口,李琳拍了他,他做弟弟的就算冒火也不能还手,这人现在说话了不是正好?

    白玉蛟欺负人也是玩惯了的,平时都是他说了算,今天这个不听话的,遇上了就想教训一下,都说了为什么不是哑巴还不说话,人根本就没有把他放在眼里,你还走,他上去拉着人就不放。

    偏不让你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