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4章 温馨
    ,精彩无弹窗免费!

    “有点可惜。”李如琼是觉得像吴有匪这样的就该踏实的干一件事,开始觉得卖肉不好,现在看来觉得好,至少能赚钱,猪肉是老百姓饭桌子上必不可少的,失业也不容易。

    “呵呵,我隔壁大姐,隔壁的隔壁的大叔,一堆人说我抢了他们生意,那我现在把生意还给他们。”他不缺钱,干嘛还去和一堆人竞争,他于心不忍,人家上生存,他是解压,解闷。

    李如琼:“……”

    还能说什么,这个世界原本就优胜劣汰,会做生意的把不会做生意的挤出去,让着别人她是头一回听说,难道你自己就不用吃饭了?

    这是善良吗?怎么都不靠谱。

    吴有匪这事情干得,决定卖肉的时候说干就干了,决定不干了也是让大家措手不及,在明月看来是一点征兆都没有,完全不和她提前透露,她知道自己就是一个外人,她是她的员工,心里有点难受。

    “你可别喜欢小吴这样的。”李如琼饭桌子上问过吴有匪之后就不淡定了,怕明月喜欢吴有匪这样的,不是她瞎担心,男孩子长成那样还是很招女孩子欢迎的,天天两个人在一起见着年,难免就日久生情。

    明月低着头洗碗,洗了碗一会儿还要给吴有匪洗衣服,这段时间两个人好像都有点习惯了,他换衣服,她洗,除了内裤不洗,她天天给他洗。

    “我给你说话你听见没有?”

    “听见了。”听见了能不能不照做,她好像是有点喜欢哪个人了,那怎么办,她也鄙视自己,从什么时候开始的都不知道,不知道为什么喜欢了一个这样的,不是她的标准。

    她的标准是什么呢,至少得有房有车有工作吧,吴有匪属于一无所有型,就剩下一个人,现在看来随时这个人都能没了。

    “妈不是非得让你找一个好的,总得找一个差不多的吧,他性格不行。”简直太不行了,就拿卖肉来说,又不是不能赚钱,三天打鱼两天晒网的,以后能干好什么,赚一点钱耍一段时间用完了才想办法的人。

    明月说知道了,李如琼也没有多想,估计两个在一起的可能性也不大。

    白玉皎手里拿着电话想给明月打,本来和朋友一起喝酒唱歌耍得好好的,不知道怎么就翻脸了,为了点小事,他觉得特别没有意思。

    发了个短信过去,说“明月你出来我们聊聊,心情有点不好。”

    明月的手机因为洗衣服也没有放在身上,她在卫生间呢,为了节约水和电,她都是手洗的,洗的时候因为是运动着的,也不会觉得手有多冷,洗完用洗衣机甩干就可以了。

    手机在沙发上躺着呢。

    吴有匪坐沙发上看电视呢,顺眼看了一下,信息是自动推送,再顺手回了一句,“她现在没空。”

    删除信息记录。

    白玉皎那边接到信息就不淡定了,不是发错了吧?这回信息的人是谁呀?想起来了,嘴上跟着骂了出来。

    骂了几句没听到那个人他不知道会怎么样,他现在自己有点激动,掏了烟抖着手点烟儿,这个天怎么就这样的冷,手抖着打不着火,一生气连同打火机一起给扔了出去,还抽什么抽,有点烦躁。

    抖着手把电话拨打了过去。

    “明月电话。”吴有匪对着卫生间喊了一句。

    明月看着自己手上的泡沫,“你帮我接一下,看是谁的,有什么事。”

    “我说你能不能有点道德。”接别人的电话,你经过别人同意了没有,算起来就是侵犯别人**了,你不知道我要对她说什么,你这样很不道德。

    “她现在不空,帮我洗衣服,手洗。”吴有匪强调。

    白玉皎挥着手机差点把手机给砸了,他问什么了吗?他说的是道德的问题,问牛答马,他不是问明月在干嘛,虽然她想知道,现在知道了更加烦恼,洗衣服就算了,你还让她手洗,是自愿的吗?还是说有其他的什么?

    挂电话?白玉皎最烦的就是别人挂他电话,话都没有说完给挂了电话,再打过去是关机,存心的吧。

    “谁打的?”明月蹲在地上偏着头问。

    “推销什么保健品来着……”吴有匪说谎。

    “哦。”明月继续洗衣服,知道他爱干净,洗得特别仔细。

    吴有匪继续回去看电视,他不喜欢看新闻,国家大事他管不了,再关心也没有用,只会浪费自己的脑细胞,他让他的脑子都是自由的,动脑也花在自己想要的喜欢的那个方面。

    李如玉进卫生间找明月说,这孩子怎么就那么傻呢,你说你不喜欢人家帮人家洗衣服?打冬天的,这人也是,天天换衣服,又不自己洗。

    “姨妈,你小声点,你不知道我拿了人家一个月的工资,这不是没干几天活吗?”洗衣服补偿呢,另外就是她自己本身也愿意,揉着衣服想着这个人不是一样的感觉的,有时候也幻想那么一下下。

    “这样呀?”李如玉懂了,他们家明月真的是个好孩子,“一会儿洗完衣服还得去咖啡馆吧?”

    明月点头,每天晚上排了三个小时的班,那边按小时计费,干几个小时算几个小时,提前和主管说一下就把时间给排出来了。

    “洗完了?”吴有匪动了动身子,明月帮他洗衣服他比明月还累,在客厅坐着也算是陪了,有点浪费时间,有这个时间还不如弹两首曲子,但现在这个气氛却很温馨,他家从来没有过的,他就想感受一下。

    “洗完了我送你去上班。”吴有匪站起来先往楼下走,明月跟着也就下去了,以为是走着去,反正也不是很远,结果他说坐车,好吧,自行车。

    “你是跑着上来,还是直接坐上去?”

    明月只能直接坐上去,跑着去坐她怕,怕自己一屁股坐地上,她不相信自己,本来运气也不太好。

    “如果坐得不太稳的话可以搂着我。”

    明月:“……”

    什么意思呀?她坐在后面一动不动,自行车骑得很慢,和走路比也快不了多少。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