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5章 自行车与小汽车
    ,精彩无弹窗免费!

    “什么时候买的车?怎么就想起来买这个自行车了?想起来一个事情,有个节目里面一个女的说宁可坐在宝马车里哭也不愿意坐在自行车后面笑……”

    “那你呢?”

    “哈哈哈,我为什么要哭,我坐哪里都要笑,要开心一辈子。”

    “傻……”

    怎么又和傻挂钩了,这样也叫傻,明月刚要说话反驳。

    “坐好了。”吴有匪加速,车子飞了出去,明月差点摔了下去,幸好反应不算慢,搂着吴有匪的腰,隔着厚厚的衣服都能感觉到里面那结实的腰,男人腰好,肾好,女人幸福,明月满脑子桃花。

    白玉皎就现在咖啡馆门口等着呢,知道明月晚上还有班,不担心她不来。

    一来来两个,真还敢来,骑个自行车哪里来的自信,不对,这个人上次不是在会所也见过吗,典型的骗子。

    “我给你打电话怎么不接?”

    明月翻着自己的手机,哪里有打,都没有电话记录的。

    “你删除了通话记录吧?”白玉皎看着吴有匪。

    “你认为呢?”问题丢给许明月,那意思就是你觉得我像是那种人吗?无聊。

    虽然事情本来就是他干的,可他就是知道明月应该会相信他,就是这么自信,人格魅力。

    吴有匪无所谓的耸耸肩,随便你怎么说,他不反驳,不想和那样的人说话,又不是真的认识。

    “我走了,要不要我来接你?”他是觉得一个女孩子那么晚回来,就算没有危险也是会怕黑的,就当感谢她为他洗了衣服吧,瞧瞧他也不是没有良心的人。

    说走就这么的走了,骑着他的自行车,最普通的自行车。

    “你信他?就是他在电话里面说你在洗衣服来着……”白玉皎就差跳着脚来说了,遇上这样的人了,怎能当着人就说瞎话呢,不承认是吧。

    “可能是当时手机信号不好。”所以你没有打通,明月不信吴有匪会做那样的事情,当时接电话的时候他很自然的,说了是推销保健品,那就是吧,没有必要隐瞒她的电话不是吗?

    “明明就接了,不然我怎么知道你在洗衣服的?”白玉皎和明月讲逻辑,说吴有匪说谎。

    “那我白天都在做事,衣服肯定就是晚上洗了。”摆明就是相信吴有匪了,人家真的没有必要说那个谎话呀,特别是这种很容易就被拆穿的谎话,又不是三岁小孩子了。

    没空和白玉皎站在外面讨论,他来这里是顾客是老板的表弟,她呢是服务员,拿着老板给开的工资,那就得按时上一班,要工作的。

    “这个事情就到此吧。”她还要上班呢,上班得换衣服的,要不是吴有匪骑自行车送她,她现在哪里有多余的时间分出来和白玉皎聊这几句。

    白玉皎郁闷,心里堵得慌,他说的明月就不信,那个吴有匪说的就信吗对吧,心里特别的不爽,跟着明月进去,眼睛里面都是怨气,活脱脱一个怨男。

    “一会儿下班我送你回去吧,我开车来的。”

    “你不是喝酒了吗?还开车?”

    “自行车和汽车你怎么选?不是汽车更快吗?”刚才那个吴有匪不是说送你吗?

    明月就想问问白玉皎最近这智商到底是怎么了,她刚才不是说了吗?喝酒了就是酒驾,和坐什么车有什么关系,她都可以的,而且人家先说。

    “那你是选自行车了?”一般人都不会这样选的。

    明月懒得去解释,她今天坐什么车回去,谁送她回去难道最后的结果不都是一样的吗?目的地就是回家呀,不会因为她坐了谁的车就会变成公主的,她就是贫民女,这是改变不了的,以前靠做梦,现在梦醒了还不放过她。

    换做之前还在做梦的时候,如果白玉皎说要送她回去,她肯定嘴巴能笑成一朵花儿的样子,那就是恩赐了,现在想起来觉得那样的自己有点白痴,男人真的喜欢你的话,不应该是这样的,就是送送你,说得跟给了多大的恩赐一样。

    因为白玉皎的家世好,所以在她的面前从来都是高高在上的,,但凭什么她还要去恭维着,她不喜欢他了行不行?也不欠他什么。

    这样活着很轻松。

    “好,许明月你很好,看你坐自行车冷不冷。”白玉皎咬牙切齿,他不喜欢被人拒绝,一点都不喜欢这样的感觉。

    明月忙自己的,继续给其他人服务着,别人点单,她微笑的接过来,干服务员也要专业,拿着工资就该这样,笑得很好看,她本来就长得不错。

    白玉皎目光追随着明月,哪里有什么高兴的事情?

    招手让服务员过来,服务员就是明月,这个点就一个服务员,人不是很多,节约成本合理安排就这样。

    “再给我来一咖啡。”

    “你确定喝了之后今天晚上还能睡着?”明月友情提醒一下,这位白先生,你已经喝掉了三杯咖啡了,把咖啡当水喝?

    “什么时候服务员还干涉顾客的消费了?你们老板知道吗?”

    明月顶着笑容说抱歉,怪她多嘴,要喝就喝,半夜睡不着活该,她就是多管闲事。

    一杯咖啡送上来,“请慢用。”

    吴有匪:“我就不慢用。”偏要一口干了,糖都没有放,搅拌搅拌,一口干有点烫,一小杯几口就喝了,苦是苦了点。

    幼稚。

    明月认为吴有匪十分的幼稚,爱怎么样就怎样,和她多大关系,拿着十几块的小时工资,还操心顾客喝得顺不顺心?

    一把自己摆在了正确的位置,明月做事就正常了。

    快十点半的时候,明月准备关门,收拾着店面的清洁卫生,眼睛一晃,玻璃门外面吴有匪就站在那里,旁边是他的车子,一人一车一世界,不知道为什么明月看着特别的感动,从来都是她等别人的,今天别人等她,是亲人那种感觉,特别的亲。

    她以为他不回来,他来了,很开心。

    “对不起,我们打烊了。”明月看着白玉皎说到,咖啡杯已经空了,如果再加的话,她也是不给机会了,对不起,要喝明天赶早。

    白玉皎站起来看看明月,看看外面,他,只是喝咖啡,他,也是有自己的骄傲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