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2章 扑通扑通
    ,精彩无弹窗免费!

    明月没有动,但她想说话行不行,想画她可以,能不能不要这么折腾,坐那么久的火车,下火车还不行,她以为他应该是要画风景的,画这种大同小异的农村风景,结果他要画她,难道就不能在家里画?浪费时间和精力,最关键的是浪费钱。

    “你们这些会画画的……”明月指指大脑,意思是哪里是不是都异于常人,这是好听的说法,不好听的她想说,你是不是脑子有病呀。

    吴有匪的手放在明月的唇上,让她不要说话,冰冰凉凉的温度从指尖划过嘴唇刺激神经,她不敢去看他的眼睛,他的眼睛里面有东西,一种会让她迷失方向的东西,吸引着她。

    “就这样吗?”明月的意思是不需要换一个姿势,她现在这个姿势并不是很好,很普通,眼神什么的要不要她配合一下?

    明月不说话了,人也没有其他要求,不回答她,都开始画上了。她不知道那些给画家当模特儿的是怎么做的,整个画期间是不是都不能动?她保持着,这对本来就不太专业的她来说有点困难,一会儿还好,时间一长,她不行的,手和脚都不对劲儿。

    这个天也是特别的冷,动着都冷,保持不动的姿势那就更加冻了,明月的脸皮上开始冒鸡皮疙瘩,手指尖发冷,慢慢的是手臂,冷意蔓延开来。

    旁边不知道什么时候站了两个农村小孩子,身上穿着新衣服,手里拿着红薯干,一边吃一边很安静的看着明月和吴有匪,这样子画画的他们还是第一次看,觉得很新奇,看得很仔细,但不出声,他们不问。

    李如琼那边现在又开始热闹起来,打麻将的始终要打麻将,排了两桌在打,还有看的人,都是些年龄大一些的,看别人打的比打麻将的还着急,热闹得很。

    刚给大家加了点水,,又从厨房拿了一些开水出来,旁边看的人也可以喝,可以说她这里除了环境比外面的茶楼差一点外,服务完全不差的。

    “你们家如玉呢?”白萍问着,她今天来得晚一点没有排上位置,大过年的大家都闲了,打麻将的人多。

    如玉如果在家的话再拉上两个人又可以凑成一桌,如玉不在就差一个人,李如琼是不会的,不会就该学,叫了她几次,她也不学,后来就没有人叫了。

    “开同学会去了,有不少同学在这个城市,还有别的城市赶过来的……”李如玉和李如琼不一样,那个时候还上了个高中,她这次去开房同学会也不仅仅就是他们班的,同一个学校那几届联系上的都联系了,能来的听说还不少,聚一起能有三十多个。

    “李家明阳要上班,看不见人,怎么明月也没有看见呢。”白萍一边说一边去看,果然没有看到人,又不上班的,按理说人多她应该会在楼下帮忙才对。

    “跟小吴去忙点事……”李如琼并没有说得很清楚,她知道的就是小吴要出去画画,要人帮忙,她理解的帮忙就是帮着搬点东西什么的,钱给得不少。

    “你怎么能……”白萍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李如琼就是这样当妈的?就放着女儿和一个穷小子接触?

    “他们两个不可能的。”李如琼还是那句话,不可能的,要真有那个苗头,早就开始了。

    白萍摇头,怎么就不可能?日久生情这个词语是怎么来的,不就是说接触多了就有感情了吗?她不是说小吴这个小伙子不好,但是找结婚对象就不能找那样的,什么条件都没有,就只是光有长相,以后看长相就能饱?

    “我们家明月从小就知道自己想要什么,那个时候读书特别用功,就想着考大学,以后出来有个好工作,改变命运……”

    白萍不是瞧不起李如琼,总的来说还是觉得她文化低了点,见识也少,什么叫改变命运?你家明月知道自己要什么?一个孩子而已,心里的想法很多都不成熟的,随时都会变的,命运这个东西,看你怎么说了。

    李如琼坚持认为明月是有分寸的,“我们家明月长得也不差,读高中那个时候……”

    她家明月可以说当时至少能算班上的一枝花,不仅仅是长得不差那么一说,早恋的那么多,追明月的家庭条件好的有没有,多哪里去了,可是明月就是不为所动,她就想着读书呢?来上大学,这样大的城市,那么多的诱惑,这孩子要是有邪路,钱肯定来得容易,但她走了正道。

    当妈的对女儿感情方面特别的放心,不可能思考都不思考就干出点什么事情给她看。

    白萍笑着和李如琼说了几句干脆就不说了,人家信任自己的女儿,她说的,她提醒的等于零。

    等吴有匪画完,天都快要黑了,两个小孩子听见家里大人喊他们回家吃饭,转眼就跑了,一点都不留恋。

    “你能不能帮帮我?”明月都不能动了,全身都是冻,太冷了,她都风中颤抖了这么久,连厕所都没上,幸好也没有喝水,不然她肯定憋不住的。

    吴有匪对着明月上手,他以前也没有遇上过这样的情况,没有在这样的条件下给人画过,他不知道会冷成什么样子,接触到明月手的那一刻,只觉得就是冰块,会不会碎呀。

    “你怎么自己都不动的?”受不了就不知道活动一下?是不是傻?

    “你不是叫我不要动吗?”

    吴有匪:……

    那现在赶紧动两下,“你自己跳一下,活动一下,血脉可能都不通了,要不你跑两圈?原地跺脚也可以……”

    吴有匪抓着明月的手哈气,效果来得有点慢,不知道他怎么想的,抓着明月的手就放自己衣服里面去了,明月的手贴着吴有匪肚子上的皮肤,动了一下,她是觉得不用这样子的,又死不了,但手真的太冷了,一块冰贴着人家的皮肤……

    “这样子……”

    “你试着慢慢的把手打开,不要捏着拳头。”

    明月的手就张开了,两个手掌现在贴在吴有匪的肚子上,说不乱想是假的,她的心儿呀,扑通扑通的,都要跳出来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