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6章 如烟花般美丽
    ,精彩小说免费!

    “你确定你现在是清醒的?”明月这次动了,她去看吴有匪的眼睛,人在不清醒的状况下眼睛是没有眼神的,就是那种痴呆该有的眼神。

    “你以为我喝酒了?”吴有匪想敲击明月的额头,脑子不清醒的人只会是她。

    “那你确定你没有开玩笑?”

    “我看起来像开玩笑的人?”

    明月心里呸呸呸,你不就是特别像开玩笑的人吗?

    好吧,吴有匪突然坐了起来,吓明月一跳,她以为,以为的事情并没有发生,而是吴有匪扶着明月的身体,“我是认真的。”

    “哦,你原来是认真的。”

    吴有匪想明月还不如喝醉一点呢,喝醉了至少比现在反应还快一点。

    明月同学你的反应不是应该很开心很开心吗?自己喜欢的人和你确定了关系。

    可她并没有太开心,,相反现在她还有点纠结,她用牙齿咬着自己的嘴唇,双手扭着被子,她有点紧张,然后她想说。

    “那个我们两个现在是不是要做点什么,反正这个也是床……”

    吴有匪正喝水呢,差点就把自己给呛死,这姑娘大清早的是不是酒还没有醒,这说的都是什么话,太主动了。

    “你觉得这里合适?”这么个地方,两个人在帐篷里面办事,一会儿有路过的人该怎么想?

    明月:……

    脸爆红,她没有想那么多,她就是想,就是怕他后悔了,她想生米煮成熟饭,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这样。

    “真的想?”吴有匪忍着笑,怎么会是这样的。

    “你不会后悔吧?”

    吴有匪懂了,“就那么喜欢我?”

    明月不知道自己有多喜欢,但是她的,她现在就想完全得到。

    “行。”

    行是什么意思呀,也不说清楚。

    明月收拾东西跟着吴有匪走。

    “怎么还是我呀?”明月背着那些东西,一个手里还提一些,他就背着他的画板走在前面,可是两个人现在不是确立关系了吗?都这样的关系了,作为男士的你是不是该主动搬点东西?换一换才行。

    “你不知道那种事情累的都是男人?我现在累了,一会儿就没力气了,你确定要我帮你?”

    “啊?”明月还是没有反应过来,反应过来之后再一次脸色绯红。

    又是两个多小时之后明月和吴有匪又回到了之前的酒店,这次与之前不同的是,床是大床,一张1.8米的大床。

    “那个……”明月还没有搞清楚状况,回到酒店就是那个意思了?她现在怎么就那么紧张呢,手心冒汗,眼皮开始跳,她不敢去看吴有匪,但吴有匪过来,从后面搂着她的腰,手掌放在她的小肚子上,幸好没有动。

    脖子上有吴有匪呼吸的气息,明月却只敢屏住呼吸,两个人的脸现在靠得这样的近。

    “没想好?”说那个什么话的人是你,现在你干嘛要紧张。

    在这之前明月承认自己是对着吴有匪的美色想过好多有的没的,但现在机会摆在她的面前,她有些激动,但为什么更多的是紧张,她一动不敢动,装着乌龟。

    “如果……”吴有匪放开了明月,尽管他是一个正常的男人,有一些需求,但如果对方还没有准备好,他是忍得住的,他专注起来可以当整个空间只有他一个人。

    有些事情尽管是早晚都会发生的,有些人把这事情放在早,有些人把这个事情放在晚。

    吴有匪往床上一躺,昨天晚上他是真的没有睡好,等于被明月调戏了一晚上,现在他都有黑眼圈,而且这个时候他还要忍。

    “我喜欢你。”

    “嗯。”吴有匪闭着眼睛,他知道的,早就知道了。

    明月主动拉着吴有匪的手往自己身上放,吴有匪哼了一声坐了起来,开始脱自己的衣服,一件一件的,明月闭着眼睛不去看。

    “不是想看吗?”吴有匪笑,站起来脱裤子,进浴室洗澡,男人洗澡比女人要快很多,刚听见水流哗啦啦没一会儿就给停了。

    “你也去洗个澡?”吴有匪躺下,明月的指尖碰到了一点皮肤,她没有弹开,口干舌燥,脑子发晕,她去洗澡。

    时间久一点,明月从浴室里面出来,她围着浴巾过去,吴有匪闭着眼睛,她伸出手动了一下,以为人应该是睡着了,松了一口气,呼出来一口气,心里又有点失望,自己躺上去,挨着那个人。

    明月和吴有匪现在这个状况,她不知道怎么两个人突然就跳跃到了这里,一开始就快进到这里,换成以前的她是不敢的,她妈妈要知道的话,她肯定不会好。

    轻轻的把手放在进旁边人的手掌里面,用手指画着圈圈,心痒,继续要突破一点什么,但是旁边的人没有反应。

    是真的睡了过去?

    她以为自己应该还有一点魅力的。

    有些事不能想的,想着想着就来了,他一下子握紧了她的手,稍微用力一拉,因为她没有防备,整个人进了他的怀里,浴巾被那么一扯,她还来不及出声。

    明月以为第一次应该会痛,或者会有一点不协调,她不懂的,吴有匪带着她,他上手动嘴,她躺在那里闭着眼睛,谁也没有告诉过她,这感觉很痒,需要人来挠痒痒的,她被迫抓着吴有匪的手。

    “睁开眼睛。”吴有匪在上面看着她,她虚虚的闭着眼睛,她不要睁开,身上像有羽毛抚过。

    有些事情是没有办法描述的,因为不好意思,有些感觉也是没有办法描述的,因为找不到词语,最后她抱着吴有匪的背,大脑里面有烟花炸开的美丽,一瞬间的美丽,归于平静。

    男人和女人的区别就在于,女人完事之后根本就不想动,她躺着跟一只慵懒的小猫儿一样,她把自己裹在被子里面,她羞涩,她不好意思让他看见。

    男人完事之后还能去洗个澡,洗完之后躺回来搂着她,手一路向下,他是有那个精力的,尽管还没有吃早饭。

    “你还不如不洗。”

    “你以为我还要来一次?”

    明月:……

    好吧,是她女流氓想多了,他就是撩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