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7章 吃饭吃药
    ,精彩小说免费!

    明月渐渐的睡了过去,睡在了吴有匪的怀里,她老是动老是动,睡得不是很舒服,这种事情啊,就是开始的时候舒服了,现在全身都疼,不敢去想吴有匪是怎么折腾她的。

    抬了一下大腿,又酸又麻的感觉,起不来。

    “哪里疼?”吴有匪想揭开被子来看看。

    明月死按住被子,“我哪里都不疼。”

    不疼你怎么起不来,典型的撒谎。

    不让揭开被子,她一身的光,可以摸,但现阶段这个,要看就是不行,她放不开。

    吴有匪看着明月就忍不住笑了,你放不开,攀在他身上的时候是怎么放开的,第一次嘛,有些不舒服是肯定的,但到底有多舒服,明月不说他也是估计不出来的。

    时间是过了差不多一天,从早上两个人回来到现在下午四点钟,事情就完成了一次,睡过去了,现在有点饿,体力消耗有点大。

    “啊?”

    “叫什么?”没有看过l男?从早上到现在难道不是该看的全部都看过了吗?

    他光着去卫生间洗漱,出来明月还躺在床上,期间明月试着努力动过,难受,那种把骨头掰开之后又送回去的难受,她就想躺着,再说了下面湿湿的,她也不舒服,也不好意思起来。

    “想吃点什么,我出去买。”那种我光吃你就能饱的事情在吴有匪这里不存在,他现在比较饿。

    “什么都可以,钱包在包里,你自己拿。”

    吴有匪并没有去拿明月的钱包,明月喊了一声,算了,他走出去没有钱自己就回来了。

    等吴有匪出去了,听到关门的声音了,又等了一会儿,人真的走了,明月艰难的从被子里面出来,洗澡洗脸穿衣服,回头来看床单,石化,明显的斑斑点点,她想的是完了完了,这是要赔钱呀,之前还只是身体疼,现在心都疼了。

    “怎么了?”吴有匪以为他回来明月还躺着呢,人起来坐着发呆,眼神里面带点和绝望有关的东西,发生了什么事情。

    “可能我要赔那个床单的钱了。”

    吴有匪一听就懂了,他还以为什么呢,一个床单,上手撕开,把想要拿走的那一块扯下来,放进自己的背包里面,这一些列动作完成下来特别的连贯,明月都没有反应过来,她的反应一向慢一点。

    “哎呀,你这是要干嘛?”之前那个她还在想着要不要和人家说出一点清洗费就算了,得,现在都撕扯成这个样子了,赔吧,赔一个新的。

    “别担心。”

    她不担心,她担心钱,算起来都是心疼,流血的疼。

    “先吃饭还是先吃药?”

    “吃药?”

    吴有匪递过去的药,明月拿在手里,她认识字,开始不知道,现在知道了,可是吃药?

    “不喜欢吃就不要吃了,反正生个孩子出来……”吴有匪的意思如果明月不在意的话,就算现在生个孩子出来他也能负责,养孩子,十个八个都没有问题的。

    生孩子出来?现在对明月来说那就是一个恐怖的事情,想来王小冉了,就是赔她去医院那次,她看得清楚医生当时那个表情,再说了,她要真有了,她妈不得喷死她?生下来肯定是不行的,目前养不起,也不敢,她还要读书呢。

    打开矿泉水瓶子喝了一口水就把药给吃了,她鄙视她自己,做这个事情之前怎么就没有想过还有这个问题呢。

    喝完水吃完药准备吃饭,她也消耗了体力不是,刚才是她没有注意,现在一注意,心又开始流血了,“吴有匪你是败家子吧,点这么多的菜,居然还有一个砂锅炖鸡,你把人家砂锅都给拿回来了……”砂锅该比这个鸡值钱吧?

    “啧啧啧,看你对我这前后态度。”是不是得到了就不珍惜了?开始训他了是吧。

    “我不是那个意思……”明月干脆不说了,买都买回来了,就是这一桌子菜花不少钱吧,“你身上还有钱呢?”

    “有一点。”他不是很喜欢带太多的现金在身上。

    “我以为你所有的钱都给我了。”

    “那这个也给你好了?”吴有匪掏着自己衣服口袋,所有的现金都拿出来了,都给她行不行。

    明月翻白眼,“我不是那个意思。”

    “不是那个意思你也收着,反正我身上也不需要带太多现金,以后钱的事你说了算。”

    明月看着那钱,她收也不是,不收也不是,现在收钱?怎么就感觉像是两个人做了一笔见不得人的交易呢,而且这个交易涉及的金额实在是不太,不够看的。

    还说什么以后钱的事情她说了算,吴有匪同志,你觉得你自己钱很多?

    饭后两个人退房,明月坚持要把那个装鸡汤的砂锅带走,这都是高价买过来的,为什么不要,家里本来就没有,这个我带回去正好不用再买了。

    “行,愿意拿就那些吧。”你自己拿着,他不帮忙,开始是怎么样的,现在还是怎么样,于是乎明月除了之前要拿的,现在手里还拿着一个砂锅,好重呀。

    “你就不能帮我拿一点?”现在两个人的关系从雇佣关系上升到男女朋友加雇佣关系,没有什么是不好意思说的,她开口了。

    “重的话就扔一点,反正现在也用不着了,帐篷,从起床,砂锅都可以扔……”不是他不给她减轻负担,是她自己不愿意,他很理智,他不陪着。

    “怎么就不用了呢?好好的东西。”

    吴有匪的意思那就买车票回去吧,他现在又不想画了,灵感飘走了,在他和明月拥抱在一起翻滚的时候就飘去了爪哇国,明月现在就是他最美的风景,他眼里目前就只有她。

    明月真的很想把吴有匪拉一边狂喷一通,你家是多有钱呢?说扔就扔,刚买的东西,扔完了之后下次要用的时候又买?

    出来说写生,这写生写的,基本算什么也没有画,花了钱出来,然后一无所获,现在说要回去。

    “我这不是找男朋友吧,我这是找了一个浪费的老板。”

    “后悔了?”

    “不后悔。”

    不后悔就好,吴有匪伸手拦出租车,明月赶紧把他的手压下来,去过火车站而已,坐公交车不是一样的,花那个钱打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