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1章 闹不起来
    ,精彩小说免费!

    明月以为吴有匪要找工作的,听他说之前要做事来着,前段时间她在学校也没有怎么回来,这次一回来才知道他开了一个工作室。

    “我都不知道你会这些?”看来是真的学美术的了,工作室确实有点样子,现在这个点和他那小辫子才有点配了。

    “我会的很多,以后你就知道了。”吴有匪带着明月参观他的工作室,面积还算可以,不算太小,里面一间是办公室,外面一个大厅是员工办公的地方,就是一个员工都没有。

    “从哪里来的钱?”她也不是故意要来问,就是想知道,心里有点发酸呢,想他是不是又去街头卖艺去了,毕竟他之前做过这样的事情,那些女孩子,也不仅仅说女孩子,可以说去老少通吃。

    吴有匪一看明月那个表情就知道她在想什么。

    迈着大长腿过去沙发那边坐下,沙发是他选的,红色的沙发,很热情的一个颜色,他不是喜欢这个颜色,就是觉得合适,醒目。

    伸着手让明月过去,这个小抠门,随时都在计较钱,他们还没有怎么的呢,就担心他,担心他的钱。

    明月不情愿的动着步子,心里没底,就现在目前她眼睛能看到的,这些装修都能花不少的钱吧,简单而不简约,不是那种野路子的装修公司能做得出来的,桌子的弧度都是刚刚好,她敢肯定就这样的绝对市面上不会有第二个。

    “怎么看着那个桌子很喜欢?”吴有匪还是有点骄傲的,那个桌子是他自己做的,哈哈,那天在郊外去了一趟,看见这个树根就拿回来了,花了一天时间就成了现在这个样子。

    “别担心了,钱是我跟人借的,能借我就能还,我什么时候让你失望过。”吴有匪动了一下,抬起自己的身体朝明月那个方向动了一下。

    明月以为他要拉她来着,结果人又坐了回去。手往沙发张开放在沙发的两边,该死的性感,因为身高在那里,所以长脚长腿的,线条感很强烈。

    “借的?”明月有点紧张,这得人借了多少钱呀?还得起,怎么换?

    明月为什么去看那个桌子,去看那个沙发,实际上这里除了那个桌子和沙发算是普通一点的,其他的都太什么呢,怎么想到要做成这个样子的,把大自然搬到了办公室,还是说大自然就是你的工作室。

    室内种树养鱼也就算了,墙上那是什么东西?什么草呀藤呀的往墙上长了那么多,一片绿油油的,马上夏天来了就不怕有蛇?

    吴有匪认为自己也不算是说谎,钱是和他爷爷拿的,算不算说谎?也不是拿,他的卡上就没有少过钱。

    真是辛苦他爷爷了,都七十好几的人了还得坚持在工作岗位上赚钱让他这样挥霍。

    大厅中间一个旋转楼梯,上面传开了鸟儿的叫声,看来他还养了鸟儿,明月上去,上面是玻璃房子,眼睛看到的都是美,心里全部都是担心。

    担心归担心,事情都这样了,除了支持她也不能做别的什么。

    吴有匪从后面上来搂着她的腰,他没有想过要把自己的事情瞒着她多久,气息从明月的脖子慢慢的传过去。

    “如果我告诉你,其实我家挺有钱的,但我却不在乎,你会怎么看?”

    “啊?”明月没有反应过来,这跨度是不是大了一点,怎么突然就说到这个了?

    “没有骗你,我家确实很有钱,你现在开心吗?”

    明月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从这栋楼上下去的,她一早就该看出来的对不对,一个人如果不是从小就在那种优渥的环境中成长,是不会有那样的气质的,难怪不得他什么时候都不在乎到底有没有钱。

    他那里会缺钱。

    有点搞笑,明月的眼泪飞起来,因为她在跑,跑得很快,耳边都是风。

    她很可笑是不是,所以他才那样来问她,测试她,她到底是看上的这个人,还是看上的这个人的背后的经济。

    他问她是不是开心,她为什么不开心。

    跑了一段就平静了下来,她为什么要跑,为了穷人的自尊吗?就那么一句话,问了就是问了,他又没有说什么其他的话来刺激她。

    后悔了,跑出来是不是还可以跑回去?

    没有什么不可以的,他没钱的时候,他装穷光蛋的时候她都能喜欢他,现在就更加应该喜欢他,为什么要放弃?

    应该抓紧才对。

    “你怎么都不追出来?”电视里面不都是这样演的吗,女孩儿跑出去,男主追出去抱着女孩子,然后两个人光天化日之下上演浪漫,剧情完美结局。

    “明知道你要回来,我还追出去,不是浪费力气吗?”他有那个力气,他干点什么不好。

    比如现在他就躺在二楼玻璃房里面的床上,忙了一天了是不是就该休息一下了,营造了一个大自然,和大自然相拥而眠。

    对着明月招手,拍拍旁边的位置,“你确定要看着我睡?”

    他不太习惯别人看着他睡觉,有被害妄想症,就怕别人趁他睡着的时候掐他的脖子。

    不来是吧,他说了的话一般也不会说第二次,习惯站着就站着吧,然后自己一粒一粒的解开衬衣的扣子,手指甲的颜色和衬衣扣子的颜色很配,一样的润。

    拿起来遥控器一按,头顶的玻璃幕墙慢慢的变成黑色,玻璃房子里面慢慢的没有了光线。

    明月像和跳水运动员一样扑通一下跳到了床上,弹起来一点,扑在吴有匪的侧面。

    “妈妈那天说……”

    “你妈妈说的我都懂。”因为都懂,所以现在咱们两个就这样拉着手素着也没有关系,他没有动。

    因为吴有匪没有动,反而显得明月有点什么,两个本来已经学雷池的情侣,现在这样子?

    明月承认自己就是腐女一枚,身旁有个大帅哥,她能动,就躺在那里,像一道盛宴,突然就想到了日本的女体盛,东西是一样的东西,为什么摆在身体上就贵了那么多呢?

    就吴有匪这身体拿来盛东西,完了以后大概骨头渣子都不能剩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