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2章 脾气好?
    ,精彩小说免费!

    “你搞错没有,我们可是你儿子的救命恩人!”没有说一句感谢到话,现在还不让人走,你这样的人出事儿也是早晚的事情。

    要不是李如琼无意间到那一巴掌,李峻豪是不是现在已经跟着那个谁都去阴曹地府了?

    现在抓住她们不放是什么意思。

    医生也是劝着,李峻豪现在醒了过来,体温也在慢慢的开始变得正常,如果没有什么特殊情况,差不多明天就可以出院了。

    就剩观察观察了。

    医生肯定就不往鬼神那个方向去说,他们是医生,应该是无神论者,这个事情说起来就我太匪夷所思了。

    “要不是你女儿,我儿子能出去?不出去能遇上那些事情。”李峻豪他妈现在就是要从明月这里找说法,为什么当时明月打了他儿子一巴掌。

    “你是不是有病呀,怎么不问问你儿子都干了什么事情,大半夜的拉着不让人走,他想干什么?女孩子跑出去了,他自己去追,遇上不干净都东西了,这也能怪我们家明月?”

    讲都都是道理,这家的孩子一看就不是个东西,你都醒了,你妈现在冤枉人,你自己是不是该出来说两句,自己做过什么事情不知道啊?

    躺在床上一动不动的,冷眼看着他妈闹。

    老赵也是劝,完了之后瞪自己的妻子,他就一直给他老婆说这个李峻豪根本就不应该请家教,真想学习的人能挑男孩子女孩子来教你,安的是什么意思。

    他老婆怎么回答他来着,说爱美之心人皆有之,什么男女搭配,干活不累,说李峻豪就愿意跟着女孩子学习了,又不是什么多坏的孩子。

    还不坏呢,按照明月他妈他姨断断续续说出来的这些,那李峻豪他是想干什么,要不是遇上事儿了,是不是就干出来那种事情了?

    当妈的也不是个东西,就这样惯着孩子。

    “你们要闹不要在医院这里闹,医院也不是只有你们一个病人。”护士长是个有阅历有年龄的女人,在医院这些年什么奇葩她没有见过。

    男孩子这边肯定不是什么好东西,你感冒发烧怪老师怎么就怪得上,说是被打了一巴掌追出去撞邪了,所以现在抓着女孩子这边不放。

    怎么就不说一下为什么人家要打一巴掌呢?护士长看过男孩子打眼神,那是一个高中生该有的吗?天生的色胚子,刚才还盯着给他打针的小护士看呢。

    护士长也没有给明月这边好脸色,人家怎么就缠着你了,那样的孩子你还去当家教,去的时候没有打听清楚?

    还有打人的时候怎么就不狠狠的打呢?你是女孩子,要学会保护自己,不能太软弱了。

    这样闹下去只会没完没了的。

    好在李峻豪的爸爸来了,人也是风尘仆仆的,了解了情况之后就让明月走了,当时李峻豪他妈还闹呢。

    “他们家总算是还有个懂道理的。”李如玉感叹。

    “你懂什么。”能成为一家子的人,估计也都差不多,能让她们离开,也只能说知道事情再怎么闹也就这样了。

    果然等人都走了,李峻豪父亲说话了,先说他妈,这样子闹有意思吗?孩子现在就是没事,闹了也没有用,该闹的时候不闹。

    “一家子的穷鬼,闹有用吗?憋死了都不行。”就看那一家子的穿着打扮,还看不出来?

    “你赶紧给我起来回家,躺这里有意思呀,还等着陪床不成?”

    李峻豪磨磨蹭蹭的从床上起来了,他不是怕他爸,是怕他爸控制他经济,他家钱方面就是他爸说了算。

    “好好的一个孩子被你惯成了这个样子,看女孩子的眼皮子也太浅了,有钱什么女孩子找不到。”李峻豪他爸根本就没有看上明月。

    老赵还没有走呢,一听心里不得劲儿,开始还以为他训孩子呢。

    这是谁都没有放呀眼里呢,家里就几个钱,觉得自己不得了了是不是,s市有钱的人数都数不过来,他算老几。

    老赵转身就走了,他老婆也是跟着,心里又是叹气又是怪罪的,她还不是为了讨好她这个哥哥呀,可现在成了这个样子,老公和哥哥两边都没有讨到好。

    明月照常的上课,她反正也不担心老赵找她麻烦,她没有错,她也算是受害者不是。

    倒是王小冉担心了几天,后面谁也不去李峻豪那边补课,那样的人谁受得了。

    “你就说要个男朋友有什么用?”不是吗,正要人出头的时候,没有人影了,这段时间都找不到人。

    吴有匪就是忙的,说他有多忙,真的也算不上来多忙,当初就接那么一个活,双方也是谈好了,就是那个价钱。

    做好了之后人家来为难,认为不是那样的,不是说做好了才给钱吗?人家现在认为你没有做好。

    “总觉得哪里不对。”对方也不说具体要求,表达的意思就是他反正也不懂画,但看着不顺眼。

    花了那么多钱,总要给我看到价值吧,目前来说从那副画上他看不出来。

    “别人不是都说红配绿丑得哭吗?吴先生你这颜色用得就不对呀。”

    吴有匪脾气看着很好的样子,对着对方笑脸,这个钱他是肯定要赚的,知道是对方为难他。

    “那我重新做。”给了钱您就是大爷,说话之间就将颜料泼了出去,墙上都画直接给毁了,得,他就是这样的人,不能被认可的画,他就直接给毁了,不给自己找理由。

    对方也是一愣,他没有想过是这样的结果,他就是想为难他一下,说几句好话听听他也就算了,他其实觉得不错。

    太可惜了,那么大一面墙,都画完了,这两天有人进进出出的看见了,有不少人说很好,其中不乏一些领导层的。

    现在直接给毁了,算个什么事儿呀。

    目瞪口呆的。

    “着急要的话,我给加个班重新弄?”

    对方还有什么不能答应的,谁都能看得出来他就是故意为难吴有匪这个人的,但是人家也没有说什么。

    为难狠了再不干了怎么办?

    “我让保安到时候给你送给夜宵?”双方都需要台阶下的。

    “成。”吴有匪笑着,一身的颜料,白色衬衣算是毁了一件,他工作的时候照样是这样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