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5章 他服了
    ,精彩小说免费!

    明月还在纠结吴有匪热不热的问题,她自己站不稳,吴有匪认为她就是装的,就喝了一罐,醉了?

    占他便宜吧?这里摸摸,哪里摸摸的,还不安分的要把手从衬衣里面伸进去。

    吴有匪的衬衣下面灌风,这才刚刚夏天,还有点凉。

    “哎呀,你能不能等我先交叫车?”

    吴有匪拽着明月,真的是一点办法都没有,如果不拽着吧,人往下掉。

    “装得特别的像。”

    “什么?”明月上手去解吴有匪的衬衣扣子,看着热。

    前面来一个车,这会儿等车的人就不可能只是他们两个,吴有匪这招手呢,车停了,别人上车了。

    吴有匪看看明月,“差不多点就得了,不好意思也不能这样子装醉,大庭广众之下的。”

    她给解开的,他单手又给扣了回去。

    “我热。”

    “你热,所以你脱我衣服?”脱你自己衣服这个话不能说,说了怕她真脱。

    “我们去开房吗?”又是这个问题。

    连着说了几句。

    苍天呀,吴有匪再是不动一下,真的就不能证明他是男人。

    “要不去你工作室?”

    就是那么需要?

    给你,给你都给你。

    一个男人被一个女人需要,说明还有价值,这个女人就是那么喜欢他。

    两个人去开房,现在脑子里面哪里还有长辈的话?

    肯定不能去工作室,这一点吴有匪就分得特别的清楚,工作的地方就是工作的,哪里有一张床,只是用来休息,累了可以睡,但是不能用来滚。

    吴有匪记得很清楚,自己是怎么躺床上去的,他家这个女流氓是怎么脱的他衣服,怎么脱的自己衣服。

    长这么大,明月不是他第一个女朋友,但是就没有遇见这样的,生猛。

    姑娘你应该温柔如水的。

    但是你现在这个水,泛滥成灾了,一晚上你折腾几次,从床上到沙发上,从沙发上到浴室,地上你都不嫌弃。

    最后吴有匪是怎么爬回到床上去的?

    “求放过。”不是他不行,真的没有这样的,早知道就不给她吃肉了。

    吴有匪想起了大力水手那个动画片,有个男的吃了菠菜之后会有短暂的神力,明月吃了肉之后就变成了猛禽。

    就现在还抱着他的大腿,他都已经灵魂出窍了行不行,一个女人可以被男人弄得欲仙欲死的,一个男人被一个女人霸占到全身酸软,整个人跟躺云上也没有什么分别了吧。

    “我给你说以后这种事情要控制。”

    一点声音都没有,睡着了。

    睡着了都抱着他大腿。

    吴有匪就想自己明天起来得吃十个鸡蛋补补蛋白质。

    他睡不着呀,没有洗澡,一下一下的,身上有点黏糊糊的。

    动动脚趾头,那个位置刚好就是明月的大腿。

    “赶紧起来洗澡去。”吃完也不收拾都是不是?

    他自己撑着起来,他就是那个干菜,被榨干了的。

    “你喝醉了,我都不信。”进门来就开始动作,一连串都,喝醉了还能知道该做什么?

    拉着人起来洗澡,你自己不洗,他帮着行不行,好不容易才把人放浴缸里面。

    这都什么眼神?

    明月趴在浴缸里面,整个人除了头没有在水里面全部都在水里,扭过头来看着吴有匪,眼睛里面都是粉红色的光,冒泡泡。

    舒服得很,水的温度刚刚好。

    吴有匪怪不好意思的,因为没有穿衣服,本来他一个男人,没穿也就没穿了,浴缸的那个还是自己女朋友,可他怎么就觉得不太好意思呢。

    “有什么好看的,哪里你没有看过?”吴有匪侧着身子蹲下去,总算我藏起来一些。

    “就是觉得好看。”明月把脚伸出来去勾吴有匪,想起来自己都要笑,极品呀,这个极品现在是自己的。

    因为实习没有分到好单位,明月觉得委屈,现在她又不觉得了,老天爷在这里就给她补偿了,不管以后是怎么样。

    现在她女的享受。

    想想女王武则天差不多也就这样了吧,她有的极品男人,她明月也有。

    “你说我们会一辈子在一起吗?”

    现在酒醒了?吴有匪鄙视明月,开始就是装醉的吧。

    “不然呢,你是准备始乱终弃吗?”就凭他今天的牺牲,他付出了,她就该一辈子陪着他的,他是个可以专一的人。

    明月呵呵的笑,让吴有匪和她一起洗。

    “还是你自己洗吧。”你是一个经不住美色的女人,他进去了,谁知道她还会干出来点什么来,他不安全。

    保安队长给许明阳介绍一个姑娘,姑娘就是一个一般人,小鼻子小眼睛的,其实就是保安队长的妹妹,都是外地人。

    名字叫张小翠,年龄和许明阳年龄差不多,如果在农村的话,这个岁数就该是结婚生孩子的年龄了。

    没有文化,没有户口,在s市要找本地人也难,为什么就看上许明阳了,看上人老实了,老实人能过日子,就算吵架也闹不到哪里去,完了之后还好拿捏。

    “他就知道双胞胎姐姐,一个妈,以后你嫁过去了,不就直接当家做主吗。”张队长和自己妹子就是这样说的,也别找那些不切实际的,就差说你自己也就这条件了,太普通了点。

    张小翠就听他哥说中一句了,许明阳妹妹长得有点漂亮,上次还出入这个会所了,她脑子转了转就答应了。

    两个人现在发展得还不错,许明阳该学会的也就都学会了,拉手,亲嘴,说情话,这一套都会了,就是最后那一关没有过。

    想过。

    人家不让。

    让摸让亲,就是不让脱。

    “听说你姐姐在这里念大学,以后出来能留在这个城市吗?”大学生对张小翠这样的女孩子来说有点遥远,他们村的那几个大学生也不是本科,学校也不是很好那种,完了之后还不是和她一样打工。

    “搞不清楚,没有问她。”许明阳才不关心许明月读书的事情呢,反正以后出来不会比他差就行,,大学生呢,本科。

    “怎么就不问问,好歹也是你姐姐。”

    “那我问问?”许明阳听张小翠的话,没谈过恋爱,谈一次就特别的专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