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2章 拦着
    ..明月谋夫记

    白玉皎费了很多的时间和精力还有一些金钱,终于把许晴给挖了出来。

    “能不能单打独斗一次,你和那个谁每次都二杀一,这不公平。”白玉皎拦着许晴。

    和明月一个学校啊。

    “不玩。”为什么要和你单打独斗?他们就喜欢二打一了,要的只是胜利,管她赢得光彩不光彩。

    “有本事你把另外一个人找出来和你打呀。”

    许晴就想等着看呢,吴有匪和白玉皎,两个人都和明月算是有关系,一个是前面被喜欢的,一个是现在的男朋友。

    最好两个人都打一架,他倒要看看吴有匪能不能打。

    许晴有点唯恐天下不乱,谁叫吴有匪在她面前从来都是鼻孔朝天的。

    “行呀,你联系他上线,我和他单挑。”白玉皎就不相信单挑他还不行了。

    “我为什么要帮你联系,你以为你自己是谁。”

    难怪明月最后和吴有匪在一起了,白玉皎这种自大的人,一个男人而已,以为自己就是全世界了,所有的女孩子都该朝他看。

    “让开!”

    还当自己不是好狗呢,好狗不当道。

    “你不能走,要么你和我战斗一次,要么把你搭档找出来,让我和他打。”白玉皎今天不打不行,他都憋好多天了,完全没有道理的,哪有这样子玩人的,每次打赢了就跑。

    “那你的意思是说,只许你赢别人,还不许别人赢过你了?通俗一点来说你就是输不起,现在拦着我就是想让我在游戏里面放你一把是不是。”

    还真不能怪许晴看不起白玉皎,一个游戏而已输了就输了,怎么就不能洒脱一点呢?

    非要纠缠别人来和你打。

    白玉皎脸色都变了,什么叫他输不起,他怎么就输不起了?

    他只是输了自我反省,精炼技术,要超越人家,这也叫输不起?

    “那照你这样说,那些奥运冠军在赢之前还不停的输呢,他们不认输才能有后面的冠军,就这样也叫输不起?”

    “这位大叔,你想怎样就怎样?我又不是你的陪练,你还是不要说了,说多了我会觉得你是神经病。”

    不是神经病人是什么,你让别人陪你就陪你,认识你是谁呀。

    “你干嘛。”

    这么多人白玉皎拉她手?

    “大叔,男女授受不亲,你不知道呀,你牵我一下我得恶心三天。”

    “不能走,还有我不是你大叔。”那只眼睛把他的年龄老大的,瞎了你的钛合金狗眼。

    这次好不容易把人给拉着。

    不能走是吧,以为她就没有办法了是吧。

    许晴把衣服领子一拉,人就扑了上去。

    “非礼呀,非礼呀。”

    吴有匪推都推不开,今生第一次遇上这样无敌的人,自己靠上来之后大喊非礼。

    女人搂着男人不放。

    “不是我!”

    男人这个时候吼都没有用,总不能女孩子大庭广众之下自己扑上去的吧。

    “放开那个女孩。”很多人都是动口不动手的,这年头当好人也要掂量一下自己到底有几斤几两,万一别人就是吃诈的呢?

    不要以为学校以及学校附近就是一片净土。

    “她抓着我不放,不是我不放开她!”白玉皎是想把手举起来,以表示自己清白的。

    举不起来,谁能来告诉他,为什么一个女孩子会这么大的力气,和一个野蛮人一样。

    “你干嘛?”这次换白玉皎吼了,还要脸不要脸了,抓着他的手往衣服里面放,当他没有摸过女人是不是。

    “舒服吗?”

    还能更加不要脸吗?当众制造一起女人看似被非礼的闹剧,还问男人舒服吗?

    这种情况下就是手放在更加敏感的位置他也觉得恶心,何况只是一个腰部。

    “能走了吗?”

    “能先放开我吗?”白玉皎第二次觉得这么丢人,第一次是明月给他的难堪,第二次就是这个了,这么多人围观。

    “还来找我吗?”

    有时候就不想明说,实力相差悬殊,想赢她,行呀,能不能当着这么多人的面直接把她的衣服真的给扯了嘛。

    没有这个胆量就不要来找她,她可不是好欺负的。

    “你找他去呗。”

    许晴说完就笑了,笑得诡异。

    周围的人散开,热闹也看完了。

    许晴白玉皎拦了一把,明月也被人拦了一把,今天到底是什么日子。

    拦人的人还都不认识。

    “请问……”

    “吴有匪认识吧。”来的是个女人,特别盛气凌人那种,一看就是发号施令惯了。

    明月第一想到的是吴有匪妈妈?如果是的话,那还保养得有点好,怎么看都像才三十多岁。

    “那是我男朋友,我当时认识了,可我不认识你。”

    大大方方的承认。

    女人就笑了,“什么人都敢说是你男朋友。”

    “不好意思这位阿姨……”

    “请你叫我苏小姐。”女人皱眉,她这边还没有人叫过她阿姨,这辈子她还没有结婚,也不准备结婚。

    我们这位苏小姐认为,男人这种生物拿来也就是为了繁殖下一代的,如果不是为了地球的存在和发展,还要男人干什么。

    当然苏小姐自己是不需要和男人繁殖的。

    “不好意思这位苏小姐,有事儿您说,没事儿,我要回家了。”明月还算客客气气了,但却不是很给面子。

    就算是吴有匪的妈,那又怎样,她喜欢的人是吴有匪又不是她妈。

    虽然她很穷,如果真的要比较起来话,她的全部家当可能都算不上人家九牛一毛,可是又怎样。

    “许小姐,你确定是要回家不是回酒店?”

    话一下子就说明了。

    相当于被人当着面说同居的事情,明月脸一下子就红了,不是在乎,是不能不在乎。

    “需要找个地方谈谈吗?”

    两个人就在学校外面的咖啡厅坐了下来,明月面前只有一杯白水,她看着对面一身气势的女人,看着她慢慢的端起来咖啡杯。

    她时刻准备着这个女人会给她一脸的咖啡,然后指着她的鼻子大骂她不要脸,年纪轻轻就和男人同居云云。

    “许小姐很害怕?呵。”

    “苏小姐很闲?”不闲的话就早点把正事儿说了吧。

    “逞一时口舌之快有什么用,你和吴有匪不可能再一起的,门不当户不对,你具体知道他家是干什么的吗?”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