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92章 贵人
    ,精彩小说免费!

    因为李如琼要求的原因,明月和吴有匪谈恋爱归谈恋爱,必须保持一定的距离,两个人不能有过于亲密的动作。

    吃过饭明月要送吴有匪上阁楼,阁楼外面不是有露台吗,两个人聊天说情话多好。

    明月这才刚抬腿呢,李如琼喊她,“明月把碗洗了。”

    “妈,我都累了一天了。”家里这么几个人,明阳能不能洗?姨妈能不能洗,偏喊她。

    “我也累了一天了。”那就是必须得明月洗了。

    吴有匪转头对着明月张嘴比口型,明月看着就来气,这人幸灾乐祸对吧。

    明月伸着脚,做踢腿都动作,那意思是一脚踢吴有匪屁股上去。

    “干嘛呢,还不去?”李如琼就站明月身后。

    明月以为她妈去楼下了呢,没有反应过来。

    哈哈哈,吴有匪忍不住就笑了。

    “我来洗吧。”张小翠挺着肚子往厨房走,她不是做做样子,就是想帮帮明月。

    虽然洗碗也不是什么重活累活,看出来了,她婆婆就是故意,不给小青年谈情说爱都时间。

    两个人感情好不好都是谈出来的,不让人家交流怎么行?小青年谈恋爱的时候都是巴不得二十小时在一起。

    张小翠别都看不出来,能看出来吴有匪这小伙子是真对明月好,两个人回来的时候那黑色塑料袋里面装的什么,她根据轮廓大约也猜出来了。

    巴不得吴有匪早日成为她妹夫。

    一个男人爱不爱一个女人,从花钱就能看得出来,人家这直接就把钱全部交给明月了,多舍得。

    “没事,我来洗,你怀着孩子。”明月挽起袖子,她确实想和吴有匪多待一会儿,但也不差这点时间。

    “小翠进屋。”这还没有洗呢,明阳就喊上了。

    正好张小翠抓住明阳了,让明阳来洗,明阳很不喜欢洗碗,那张小翠就站那里不动,明阳动不动。

    “明月你这就享弟媳妇的福了。”明阳只好过去洗碗。

    张小翠转身就催明月赶紧上去。

    明阳洗碗明月还客气为什么,放下就走,一溜烟就楼上去了。

    “看看你得多享受,吃了饭都不运动的,吹风呢?”

    吴有匪就拉了一个椅子坐着吹风,“享受谈不上,就是屋子里面闷,不通风,吹一会儿再进去。

    也没有多的椅子。

    明月先看了看楼梯口,确定没人,自己两步走过去就坐吴有匪身上了,伸手掐他腰上的肉,谁叫他刚才对她做怪动作了。

    “哎哟,轻点,你妈该听见了。”吴有匪忍着,这人是真下手,一点一点的抓着肉,“不当亲老公是老公呢。”

    “这会儿又你妈你妈的说,你不是也喊妈?”明月又掐,这人的肉紧,不好掐,要练技术。

    “好好好,也是我妈,妈一会儿该听见了,不让。”

    “不让什么?”明月低头,鼻尖对着吴有匪鼻尖,眼睛看着眼睛,风轻轻的吹起来,唯一的遗憾就是天上没有星星,不然这画面很美的。

    “明月?”

    她妈?

    吴有匪这不是刚伸出来手,手也没有伸到明月的衣服里面去,就是抱了一下,被李如琼一喊,吓了一跳。

    明月摔地上,爬起来。

    “妈,我上来收衣服。”明月规规矩矩的站着,迅速挪动一步距离。

    “小吴早点睡,你事儿多。”李如琼说完转身,走了两步又回头,“你还不下楼?”

    事儿多?这个话就有说头了,李如琼拿话点吴有匪。

    明阳是一大早就出门了,别人开车,他坐公交车转地铁,花一个多小时才能到地方。

    原本以为今天又该见不到人的。

    看着律师陈进了大门,他等在哪里,找了一个显眼的位置,不管律师陈看见他没有,保持笑容。

    听说爱笑的人运气不会太差。

    律师陈目不转睛点走了过去,明阳的笑容不变,不因为别人没有发现自己而变得难受,这些天该接受的都接受了。

    律师陈进了电梯,他确实已经看到了明阳,眼神相对,却没有任何波澜,和之前在小区里面不是一样的感觉。

    明阳看着电梯慢慢的合上,律师陈的脸消失不见,他确定律师陈一定看见他了,这就对了。

    不相信一个能背那么多法律条款的人会把自己曾经说过的话给忘记了,他一定还记得他这张脸。

    他好像看到律师陈的眉毛动了一下。

    明阳没有事情做,盯着电梯,看着一层楼一层楼都上去,最后显示十八楼停了一下。

    原来陈律师在十八楼办公。

    明阳又坐了回去,等着。

    上班这一波没有成功,下班的时候再来,总会有机会的,能的。

    明阳又在这栋大楼的一楼大厅做了下来,他能等,只要不绝望就行。

    前台小姐朝他这边走了过来,他以为还是和之前一样劝他回去,自己先站了起来。

    “我不闹事……”他是想着在不为难人家工作的情况下,自己说两句好听的。

    “陈律师让你上楼,他这会儿有十分钟的时间。”

    十分钟?明阳没有去想太多,拔腿就往楼梯间走,他第一反应的就是只有十分钟。

    坐电梯都话,首先得等电梯下来,还有其他人坐电梯,不知道到底会停多少次。

    他只有十分钟时间,他珍惜着。

    两步楼梯并成一步跑,不敢休息,这次是别人给了他机会,没有抓住,那么就是他自己的错,怪不得别人。

    十八,在这个国家来说有点不吉利,住十八层,住地狱吗?

    看到律师陈笑脸到那一刻,明阳想这是天堂吧。

    “我一直在等你。”

    明阳的工作有了,律师陈给的,可能在大家看来也就是一个一般工作,司机?

    律师陈自己能开车,却找了个司机,这个司机呢目前还没有驾照。

    大家都不理解律师陈这一做法,要找司机不是很容易的一件事情吗?这年头有驾照的人太多了,开车开得好的人也是一大把。

    偏偏找了一个没有驾照的,还花钱让他去拿驾照,这期间还给开工资。

    明阳简直都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但律师陈确实又是这样说的。

    “学驾照的钱我出,你现在可以去办理入职,并且工资从半个月前算起。”

    听到后面一句,明阳的眼眶都红了,律师陈绝对是他的贵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