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30章
    ,精彩小说免费!

    第330章受伤

    星期一上班明月是笑着去公司的,因为她觉得如果自己都不笑的话,那就完蛋了,不是有句话说的是爱笑的女孩子怎么都有好运气的吗?

    祈祷着。

    公司那么大,以前大家就是各自都开,也不打招呼。

    这次明月呢一边走一边对着和自己对面走过来的那些根本不认识的同事打招呼,好多人都觉得莫名其妙,也有的呢是觉得这女孩子有什么高兴的事儿吧。

    她对着别人笑,别人当然也对着她笑,于是本来还忐忑的心都放下了不少?

    “你这是中彩票了?”吴月把明月拉过去,马上又否认了自己的猜测,“不过你嫁了那么一个帅到无边的老公也差不多跟中了彩票一样。”

    明月也没有说话,就怕一说话就被随时都有可能冒出来的张经理听见,今天她要努力的卸掉存在感。

    见明月不说话,吴月就明白了,“哪天晚上我给打电话你也不接,明明大家都看着你男人把你带走了,老张偏要我给你打电话。”

    吴月说明月走后王妤娴对着老张说了两句重话,因为是在酒会上,所以才没有太狠,不过后来却是王妤娴亲自去道歉的,不知道两个人说了什么,大家也不敢去看热闹去听。

    “还有个事情我要和你说一下,以后不管发生什么事情都不要关机或者不接电话,也许有些电话你不想接,但是人本来很多时候都是身不由己,而且你那样也会拒绝很多关心你的人,比如我,知道吗?”

    明月点点头表示自己知道了,她还是太年轻了,当时脑子里面就跟装了浆糊似的,完全是乱的。

    笑了一早上,在明月都以为也许根本就没有什么所谓的暴风雨的时候,张丽丽过来对她说,经理叫她。

    顺便张丽丽透露了一下张经理今天心情很不美丽的事情,让她好自为之,并给了她一个同情的眼神。

    啊,她怎么就能存有侥幸心理呢?

    别看明月上午一直在笑,其实来的时候她都想过了,张经理因为她得罪张总这件事肯定对她意见很大,再加上自己一直不接他电话,简直是触逆鳞好几次,属于找死型人才,看来她是真的待不下去了。

    哎,说起来也好笑,明明是自己家的公司,自己却要待不下去了,说出去别人都不能相信。

    不过那也是最坏的结果,毕竟她要是回去了,老爷子知道了难道就不会问原因吗?

    屋子里面传来张经理的声音,“进来。”

    明月推门进去,顺手带上了办公的门,但并没有什么用,不知道是不是故意的,玻璃隔断的百叶并没有放下来,也就是说外面的人能完全看到里面的情况,平时也就算了,这次挨骂的人是她。

    根本就来不及多想,平时就阴森森的张经理突然就把水杯朝着明月扔了过去,她也是傻,居然没有躲,或者是说她反应有点慢,反正杯子直直的就砸到了她的额头上。

    人有点晕乎乎的。

    “你是不是傻啊?怎么就不躲?”

    张经理也傻眼儿了,他扔的时候就想过了,一般的人是不会不躲开的,哪知道今天遇上的不是一个一般的人。

    明月只是苦笑,“我躲了你会不会更加火大。”

    那是肯定的,可是命重要还是别人生气重要呢?这个问题明月不会去想,因为在她说完之后人就直接倒在了地上。

    张经理当然冲了过去,人真的要是被他砸死了,他这辈子就完了。

    外面的人当然也看到了里面的情况,也都推门进去帮忙。

    张经理脸都吓青了,明月的额头上砸了一个包,幸好没有砸出口子来出血,但那个包足足有鸽子蛋那么大,看着就吓人。

    可想而知那个鸽子蛋里面装了多少的淤血。

    120没一会儿就来了,明月当然还是有呼吸,但是就那么躺在地上谁也不敢去动,就怕在搬动的过程当成出点什么问题。

    “应该没有什么问题吧?”张经理十分的担心。

    也没有人回答他,医务人员直接就把明月放担架上抬走了,张经理哪里敢不跟上去,嘴里一个劲儿的说自己流年不利。

    “轻微脑震荡。”这是诊断结果,张经理总算松了一口气。

    明月当然醒了过来,其实在五医院的途中她就醒了过来,在意识到自己已经在救护车上的时候,她当然不能睁开眼睛,只能一路闭着眼睛到了医院,然后装着慢慢醒来的样子。

    “我还活着?”

    “你当然还活着,你要是死了,我就得下去陪你。”

    明月好想翻白眼儿呀,要是她死了去了地下,他跟着也去了,这都算什么事儿呀?还要不要人好好的做鬼了?

    这说法完全是一个不顾及一个做鬼的人的感受。

    “话说你怎么就那么傻呢,你妈生的出来的时候,你的脑袋是不是被门夹了........”

    对于明月,张经理是越来越生气,这么傻的人到底是怎么来的公司?

    刚才他就有气,现在知道明月已经性命无忧之后,甚至观察一下晚一点就能出院之后,他终于将他爆发了很久的怒气表达了出来。

    张经理的目光像刀子一样割在明月的脸上,眼神和不友善,“许明月,你就没有什么要解释的吗?”

    明月正的说不出来话,她还有点头晕,只能躺着,然后悠悠的说,“对不起。”

    “你说你都是什么人呀,说个对不起都能反应这么慢.....”

    张经理的怒气完全不是能用对不起三个字解决的,他怒不可解,七窍生烟。

    说到**部分忍不住站了起来,一个男人一手叉着腰,一手指着床上的许明月,“你捅下那么大的篓子就跑了,你是怕我不死呢?还是说你认为我是打不死的程咬金?我就该给你擦屁股对不对,谁给你的勇气呀,梁静茹吗?”

    明月苦笑,这人素质高不高的就看他生气的时候是什么样子了,显然这个张经理素质属于泥巴里面的那种。

    本来还准备继续骂下去的张经理突然就没了声音,他回头一看,有点影响的一个男人,然后他的额头遭到了重击,头晕目眩。

    明月等张经理倒在地上才看清楚来人,就算没有看见人也该知道是谁了,这个世界上能为她打人,狠狠的打人的人并不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