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62.做贼心虚的席宝儿
    ,精彩小说免费!

    老危对于自己能到老伙计家里来搭伙吃饭很是满意, 要知道这可是自己在老伙计面前扮可怜才得到的待遇, 其实他不知道的是, 早就有人写信过来给席林爷爷说了他的身体情况,所以就算他不扮可怜,席林爷爷也是会让他在自己家里吃饭的。

    危墨白一边吃着饭还一边拿眼神瞟了瞟小囡囡,他刚刚可是看见了这小丫头早就起床了都在玩着呢, 怎么没过来找自己,而且昨天可是把好吃的都给他,今天却没怎么理他, 他认识的小姑娘没有一个对他不是趋之若鹜的, 明明昨晚这小丫头也是这样的,怎么过了一个晚上就全改变了。

    危墨白倒不是对这种事有什么虚荣心来着,要知道他可是有些恐女症的躲都来不及,只是对这漂亮可爱的小丫头这180度大转弯的态度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席宝儿本来欢欢喜喜地吃着饭, 突然感觉对面的危墨白不时拿眼神瞟着她, 刚想来个友善的微笑,却看到一旁虎视眈眈的爹, 于是刚想扯起的嘴角又憋了回去, 席宝儿觉得自己可真不容易,好不容易来了个美男想要好好相处来着,可她爹一副棒打鸳鸯的样子是闹哪样?

    她只是对小美男热情了点她爹就这样, 要是哪天她要嫁人了, 她爹可不就哭死了, 她觉得她还是做好心里准备, 以后出嫁时得把她爹带着一块出嫁才行,看看她是多么孝顺的女儿呀!想到这里席宝儿不由美滋滋地笑了起来。

    席林看到闺女笑了,自己也笑了起来,其实根本不知道自己为了什么而笑。

    吃过了饭老危想要去县城里一趟,有些要用的东西还得去县城里添置一些,他这次来可没带太多东西,好些行李都是寄过来的,现在还没到呢!来得有些个匆忙,所以没有提前把行李寄过来,还好现在天还没有冷下来,不然非得冻着不可,虽然是盘了炕的,但没有被子还是不行的。

    席林爷爷在家里也没什么事,就打算和老危一块去县城,再怎么说他也是算主人一样的,得尽地主之谊,席宝儿看他们都要去县城想想自己兜里还有20元呢!也很可以好好逛逛的,还好她爹这会已经去上工了,要不然就那样看着她,她哪去得了。

    于是一行人就坐着队里的顺风车去了县城,到了县城后席林爷爷就领着他们去了供销社买东西,席宝儿这还是第一次来这样的地方,可不就东瞧瞧西看看,本来想给家里人买些东西的,可是却没有看到什么好东西,所以就什么都没买。

    危墨白看着自家的太爷爷像是要大采购的样子就有些头痛,他看了看外面发现在不远处好像有人在兜着什么,于是就走了出去,席宝儿看见了也跟了出去。

    只见一个大汉怀里揣着东西,正一脸愁眉苦脸的,这大汉刚刚找了个人想用兜里的东西换些钱或者是票的,可人家理都不理他,要不是实在没办法他也不会在这里这样换钱的,家里实在是急着用钱。

    他正发愁着突然看到了两个孩子向他走了过来,看着两个孩子都长得这么好,打扮得也体面一看就知道是家境不错的,顿时他的心里就升起了希望。

    他看了看四周见没人注意到这里,就朝两个孩子那走,危墨白刚刚可是看过了的这个男人的面相看起来不像是个坏人,而且这大庭广众之下的,也不用怕他会起什么歹心的,所以才放心地走过来的。

    大汉走近了他们后就说道:“我这里有些东西,你们要不要看看,如果喜欢的话可以用钱换,没钱票也行。”

    危墨白示意他把东西拿出来看一下,他忙把兜里的东西露了个小角出来,危墨白仔细看了一下,见这东西倒有点像是真的,不过他对这种东西可不感兴趣,所以就没什么表示,那大汉看他这个样子,心都凉了半截,这兜里的东西可是他祖上传下来的,要不是实在没办法也不想卖来着。

    他犹豫了一下说道:“我这东西可是真的,是祖上传下来的,要不是我娘病了急需用钱也不会拿出来卖的,你们就行行好,买了它吧!”

    席宝儿本来就是跟过来看看热闹的,这大汉怀里是什么东西她根本就没看清,谁知身上的异能好像有些个动静,就是在大汉拿出东西的时候,她顿时精神起来,问道:“多少钱?”

    那大汉看到这个小女娃再问他,忙说道:“20元。”看了看两个孩子又说道:“要是没有10元也行。”

    席宝儿心里有种感觉这东西对她一定有大用的,于是就把兜里的20元掏了出来,她刚才可是听到了这大汉说他娘病了没钱看病,才卖这东西的,席宝儿觉得自己可不能占人家便宜来着。

    危墨白本来还想阻止一下小丫头的,不过好像想到了什么就没开口,于是大汉就千恩万谢地把东西递过来,然后拿着钱就走了。

    席宝儿看了看手中的东西,就是一块像是铁牌子一样的东西,也不知道到底是什么来着,一拿到手上就感觉手心有些发热,她把东西递给危墨白,危墨白莫名其妙的接了过去,席宝儿看他拿在手上一点反应都没有,就知道这东西只对她有这样的反应。

    于是又伸手要过了东西,危墨白早被这一系列动作给搞蒙了,刚想问她什么,就见自家的太爷爷他们买好东西,正提着东西朝他们走过来,席宝儿对他做了个“嘘”的动作,他以为这小丫头是怕大人责怪她乱花钱来着,于是就把这事给藏肚子里了。

    因为刚刚在供销社里帮着老伙计挑选东西,所以席林爷爷并没有看到这外面发生的一幕,也就不知道自家的小重孙女可是花了大钱买了一个貌似没什么用的东西。

    东西既然买好了,也就可以打道回府了,席宝儿一回到家就躲到屋子里去了,说是自己困了,其实是躲到空间里看看到底刚刚买的东西是什么?

    可是谁知等她进了空间把东西拿出来一看,这东西就没有一点反应了,席宝儿觉得自己这是受骗了吧!明明前面是有些反应她才会买下来的,怎么这会儿就这样了一点动静也没有,席宝儿左看右摸了半天都还是没见有什么反应,于是就有些生气,一使劲就把这东西给一丢,然后就不知丢到空间的哪个角落里去了。

    出来空间她还有些气不平的,自己可是把自己身上唯一的私房钱都给用出去了的,忿忿不平了一会,席宝儿又转念一想,就当自己做了善事吧!希望这钱多那位大汉有用,可以治他娘的病,本来这钱也是她白得来的,席宝儿每次遇事时都会给自己来个精神胜利法的,这样会让自己心里好受一点。

    危墨白前面看着席宝儿花钱可不觉得她傻来着,想着她这么小就懂得帮助人家,真是一个善良的小丫头,虽说平时危墨白看起来生人勿进的样子,可是其实他还是个挺有爱心的小孩儿。

    席宝儿不知道自己的这个买东西行为在危墨白那里刷了个好的印象分,她把东西一丢后就把这事给抛脑后去了。

    等席林回到家后知道自家闺女今个可是和老危家的一起去了县城,顿时气得吹胡子瞪眼的,席宝儿在一旁看着她爹变脸,那叫一个叹为观止呀!什么时候她爹都有这技能了?

    席林爷爷也看出了自家的孙子像是防贼一样的防着那个小小危,觉得好笑的同时又想着真是英雄所见略同,要他说这老危一家可不都像是狐狸精变的。

    不过笑过之后,他就想起了正事,正了正神色对席林说道:“这老危的身子现在也不好了,都是当初留下的伤,据说是需要好点的人参来做药引的,你看看你那里有没有好的人参呀?”

    席宝儿听到这里不禁有些个心虚,她爹的那些个珍藏有好些都被她给偷偷拿走了,当初想着种人参一直苦于没种子,谁知到她爹的宝贝仓库里探险时居然发现了有人参,她就死马当活马医,先用异能催生了一下看能不能催生出来,谁知她的异能还真好用,居然能枯木逢春来着。

    她一高兴就把她爹的人参给霍霍了,其实也没浪费全都种到她空间里去了,这会她爹要是去看,就不知道会不会把他给吓一跳。

    席宝儿偷偷地往外走,想着她爹也许可能想不到这人参是给她拿走的,但还是保险起见三十六计走为上计。

    席林想着自己还是有些存货的,不过究竟有多少还要去看看,也不知道能不能用得上,所以并没注意到自家闺女的动作。

    席林爷爷可是看到自家小重孙女这有点鬼鬼祟祟的动作,他只是觉得有点奇怪并没有想到这平常一向乖巧的小重孙女居然会有干坏事的时候。

    等到席林出来和自家爷爷说那人参怎么就没剩下几根,也不知道是不是被老鼠给霍霍掉的时候,席宝儿早跑得没影了。

    到了晚上吃饭时还听到他爹在抱怨着那些该死的老鼠时,席宝儿不禁为那些背黑锅的老鼠默哀几下,就差没有留下鳄鱼的眼泪了。

    不过她心里可是下了决定,得想个办法把这人参给还给她爹才行,再说危墨白的太爷爷也需要人参,她对自己空间出产的人参可是有迷之自信的,因为既有异能的催生又有空间的滋养,这人参能不好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