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68.偷吃
    ,精彩小说免费!

    时间过得很快,一下就到了猫冬的日子, 席家也热闹起来了, 席彬和席柏来了,连李金贵也来着, 这下都凑一窝去了, 席宝儿觉得很神奇的是自家的这个小舅舅到县里去上学后居然大变样了,而且听说读得还不错,真是让人有点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的感觉。

    因为她小舅舅的那个村子离县城比他们这还要近,所以她小舅舅可是每天直接从村子里走去学校就可以了。

    看着现在大变样的小舅舅, 席宝儿觉得这人还真不好说也许好人一夜之间就成了坏人, 也许坏人一念之间又放下了屠刀, 改好了所以说万事都不是恒定的, 是不断变化的。

    席彬席柏他们也是第一次看到危墨白,看着这个比他们小一些的小少年, 他们心里可是有点佩服的, 听他们的爹说了,人家危墨白可是小天才来着, 都没上过学, 可是就是在家里自学也比他们强了不知道多少倍,所以人家都不用去上学。

    对于这个危墨白能不用去学校他们可是羡慕的紧, 后来又听说他天天和自家的小侄女一块上山打猎来着,就更是眼红了这日子过得可不是舒服得很, 哪里像他们天天还要早起上学来着。

    他们哪里知道人家危墨白的那个智商可是很高的, 看什么都是过目不忘的, 就这样的哪要去上什么学那些知识对他来说实在是太简单了,所以干脆在家里自己学些东西,其实是危墨白不想去和那些小孩一块感觉都很幼稚,而且他是真的把那些知识都学会了,所以没必要这个时候去上。

    他家太爷爷看他实在不想去也不勉强他,反正家里都做了规划表的,每天学些什么什么时候学,都是定好计划的,只不过这段时间他好像上山的时间有点多了,现在猫冬了也不能天天往外跑,所以就赶紧把自己落下来的都给补上了。

    因为大家年纪差得不太多,在加上席柏他们可是特意地讨好危墨白来着,所以还是相处得不错的。

    主要是危墨白觉得自己不能太端着,自己可是要在这里呆上好久的,关系自然不能搞得太僵了,然后相处了才发现他们都是识趣的,也还挺有趣,所以就能相处得还算不错。

    其实真正的原因是大家都是吃货来着,有了这一个共同的爱好,可不就能说到一块去,经常说着说着都能把自己说得流口水。

    席柏他们这也是有些馋了,他们爹可不让他们天天往老家跑的,还是学习比较重要,一个是怕他们跑野了,一个是不想他们老是到自家大侄子家占便宜的。

    要知道这可是半大的孩子,在长身体能吃得很,一顿都能吃两三碗饭还不够的,天天这样吃下去都怕把大侄子给吃穷了。

    这不太久没回来了可不就想念老家的肉了,还是老家好都有肉吃,还换着花样吃,味道还好得不得了的。

    说实话席柏兄弟其实想着干脆就住老家得了,可是要上学,所以这就只能在心里做做美梦,他们爹是绝对不会同意的,就过年这段时间例外,所以他们可不就得趁这段时间好好地放飞一下自我,多玩些多吃些。

    危墨白在家里是冬天和这里也是差不多的,所以他还挺习惯这里的天气,在他们那冬天无非就是溜冰了,他可是没玩过爬犁的,看着他们教他玩爬犁时那样从坡上滑下来感觉是很刺激的。

    连小丫头还那么小玩爬犁都玩得不亦乐乎的,于是危墨白也很快就学会连玩爬犁,这下就每天在外头疯玩来着。

    这天一行人玩爬犁玩累了在休息时,席柏就喘着气说:“这时候要是能有只野兔还是野鸡就好了,我们可以烤着吃,我听说这烤得东西可好吃了,就是没吃过来着,真想尝一尝呀!”

    危墨白听到了也附和道:“我在书里看到过叫花鸡,书上可是说这叫花鸡的味道是十分美味的,要是有野鸡的话来做叫花鸡,一定是好吃得不得了的,我还特地把那叫花鸡的做法给记下来了。

    席宝儿在一旁听了都要流口水了,她也没吃过叫花鸡来着,想着既然危墨白知道做法她不如就从空间里偷渡一只出来,尝尝味道要是好吃的话下次还能再做来吃。

    于是席宝儿起了身故意左瞧瞧右看看,好像是在找野鸡的样子,席柏和李金贵看到这一幕心里可有些高兴,他们是知道这小囡囡的本事的,只要她出手的话,哪回会没有收获的,于是也跟着东瞧瞧西看看的。

    现在危墨白只要是出门都会把弹弓给揣自己怀里的,看到这一幕他也很默契地从怀中把弹弓给拿了出来,万事具备就待野鸡了。

    席宝儿趁大家往另一个方向看的时候,偷偷地弄了只野鸡出来,然后大叫一声,大家赶紧回过头来一看,就看到了真的有野鸡,可不就乐坏了,说时迟那时快危墨白手一拉,弹弓就弹了出去,这野鸡就被打中了,一下子飞不起来了,席柏和李金贵同时扑上前就把野鸡逮着了。

    可以说这次能逮着野鸡可是大家通力合作的成果,席宝儿看他们笑得像傻子一样的开心,在心里嘀咕开了这野鸡看样子是在空间里呆傻了吧,都一动不动的就样不被逮着才怪呢!想来是这空间的日子太好过了,想要吃的就动动嘴的事,所以把野鸡都养得这么傻乎乎的,也不知道这样养出来的野鸡会不会太肥了,都不做运动的,这肉能好吃吗?

    危墨白他们可没注意到席宝儿这会的神情,他们这会可忙得很,在危墨白的指挥下杀鸡的杀鸡,捡柴的捡柴,本来危墨白在书上看的叫花鸡要黄土和着荷叶一起包裹起来再埋到土里的,可是现在这条件也没有这些,于是就想随便找点草叶子来包。

    席宝儿看他们这样随便拿了叶子来包,赶紧从空间里拿了一种香草的叶片出来,装作是从地上摘下来的上了前递上了叶子,他们看小囡囡执意要用这种叶子,反正他们也不懂这些,就用了上去,几个半大小子费了老鼻子劲才挖了个小坑,把包好的野鸡用挖出来的泥土裹了裹再往里一放,然后就开始烧起了火。

    这火还是席柏身上带的火柴起起来的,席宝儿看到火柴的那一幕就知道了这小叔叔是早有准备了的。

    于是大家就围坐着,火烧得还是很旺的,大家一边说笑着一边可是眼巴巴地看着那堆火,就希望火大些烧得旺一些,早点把这野鸡给烧熟了,都有点望眼欲穿的感觉。

    好不容易危墨白发了话说是野鸡差不多可以了,都手忙脚乱地开始扑火,然后使劲地刨着土,当然是用木棍刨的,这会要是敢直接上手,这手还要不要了。

    等刨开了露出了那包野鸡,大家就被那飘出来的香味给勾引得一直咽口水来着,可是危墨白发了话说野鸡还太烫得冷会才能吃,李金贵等了一会可等不住了,直接上手去扒拉那野鸡的,还没扒拉上手就被烫了一下,这外面的泥土温度还是很高的,根本没办法触碰。

    这下好了大家都熄了心思,只好乖乖地等了,等危墨白试了试不烫手了,才把那外面的泥土扒拉掉,露出了里面的鸡肉来,只见那野鸡肉的颜色已经有些枣红色了,看起来色泽明亮得很,芳香扑鼻的,把这一直野鸡分成了五份。

    这下大家都来不及说上一句就捧着各自手上的野鸡肉啃了起来,这野鸡肉可是外酥内嫩,入口又酥烂肥嫩的,不但风味独特而且好吃得连骨头都想吞下去。

    席宝儿原来还担心这野鸡肉太肥不好吃来着,可这肉一吃进嘴里,她才忍不住惊叹真是太好吃了,野鸡肉她也吃过了不少,可是却没有一次比得过现在吃的这野鸡肉,原来空间里养这些野物真是和她想得一样是再适合不过的了,看看这味道可是不知提高了多少个档次,席宝儿觉得自己做的这个决定可真是再英明不过的了。

    边吃着美味边想着以后自己可是还有很多很多这样的美味可以吃,可不就边吃边笑开了怀。

    等席宝儿吃完时,大家早就吃完了都看着她吃呢!她虽然是最小的,可是分肉时也分得一样,而且她分到的还都都是好肉来着,看着大家还有些意犹未尽的样子,席宝儿表示自己是吃得饱饱的了,至于那些没吃够还想吃的人,就得看她心情好不好,如果好的话下次就再拿野鸡出来让他们跟着打打牙祭。

    一行人算是吃了个半饱的回了家,一进家门席林就闻到了味儿,围着他们转了几圈问道:“这是在外面偷吃了什么?怎么这么香,闻着像是烤鸡的味儿。”

    席柏一听大堂哥的话心里就暗暗腹诽:这大堂哥的鼻子可是比狗鼻子还要灵,不就这么随便一闻就能知道他们吃得是什么,这都是怎么长的呀!难怪就只有他一个人学做药膳,就这么厉害的鼻子可不是天生做这行的料。

    还没等席柏腹诽完这一行人除了席宝儿都被罚了,因为他们偷吃来着,有吃的也不知道孝顺长辈来着,还学会了偷吃都被罚要上山砍柴来着,看他们还怎么偷吃。

    其实是他们身上的味道实在是太香了,把家里的大人的馋虫给勾了起来,这闻得到吃不到可不就是最让人生气的,所以老危发了话得让这些孩子学会孝顺长辈才行。

    于是就这样偷吃几人组就开始了悲催的砍柴生涯,而席宝儿是一点事都没有,还吃香的喝辣的,当一个被捧在手心里的乖宝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