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69.让人垂涎欲滴的叫花鸡
    自从偷吃事件后除了席宝儿和李金贵, 其他的人可是都被罚了,因为李金贵可是要回家的,所以这倒霉三人组要在这大冷的天里到山上去捡柴火去, 席林也跟着去监督来着, 这下席林可高兴了 ,倒不是高兴他们被罚了, 而是高兴这样终于可以把自家闺女和那个臭小子给隔离开来了,所以天天上山也挡不住他的好心情。

    这天天上山不但能带回家一大堆柴火, 而且还能有野物提溜回来, 席宝儿可是早就把空间里的土豆给拿了些出来, 直接给她爹就叫他扔陷阱里, 席林一听闺女的话就明白了这样做的用意,有了吃的在陷阱里, 这些猎物可不就会自投罗网,想着真不愧是自个的闺女, 瞧这小脑袋长得怎么这么聪明来着, 这都青出于蓝胜于蓝了。

    那三个小子虽然被罚了可是看在每天都能逮着猎物, 就是看着这些吃的份上也能稍稍安慰一下他们被罚的心灵。

    因为这些带回来的猎物中没有野鸡,而且席宝儿也有点想念那叫花鸡的味道了, 要知道那天他们在外面那么简陋的条件下做出来的叫花鸡的味道还这么好, 要是在她爹的妙手整治下这叫花鸡可不就得更美味得无与伦比了,所以在他们出门要上山时席宝儿可是死活要跟着一起去的, 席林可不知道自家闺女这打的是什么主意, 不过一向都是闺女说什么是什么, 所以就把闺女给一并带上了。

    由于去年都给家里的人吃了红果果,所以席宝儿和她爹是不怕冷的,就是这么冷的天出门也是没有什么不舒服的。

    三个小少年也还好正年轻在长身体的时候,火气还是比较旺的,所以也没被冻着,有了席宝儿的加入,一行人还是很开心的。

    到了山上三个小的就被打发去捡柴火了 ,而席林就想带着自个闺女去陷阱那看看,席宝儿指着水潭说:“吃鱼。”席林听了闺女的话就得想办法逮鱼了,这大冷天的水潭都冻上了,还好他是有经验的,每年冬天到了这个时候他也是要逮鱼回家的,所以轻车驾熟地就开始逮鱼了。

    席宝儿就趁机跑到陷阱边上偷偷放了三只野鸡进去,想着这样应该够吃了吧!今天可以好好地吃个过瘾了,她可是很信服她爹的手艺的。

    等席林逮着了鱼来陷阱一看今天的收获可真是大,居然还有野鸡。他也是知道了那天闺女他们偷吃的可不就是这野鸡做的叫花鸡,闻着那味道可是怪香的,他也一直想做来着,可是巧妇难为无米之炊,现在好了有了材料可不就可以大展身手了,只要吃过了他做的叫花鸡,保管闺女吃了以后就再也忘不了,哪还会再吃那些臭小子做的。

    他想着他闺女这么爱吃,他这个当爹的可不就得先掌握闺女的胃,这样不管他闺女想去哪了都会舍不得他的,可以说这当爹的为了闺女也真是煞费苦心,什么法儿都想了,就希望自个闺女能最亲近自个,离不开自个。

    等三个小的捡够了柴火就看到了今天的收获,可不是高兴坏了,说实话他们长这么大还没有吃过这么好吃的野鸡,这肉的滋味就别提有多美了,吃过一次就忘不了的,这几天就是做梦都还梦到这吃野鸡来着,所以只要有这么好吃的叫花鸡就是让他们天天捡柴火他们也是愿意的。

    就这样一行人都有些兴高采烈地回了家,老危今天在炕上和席林爷爷正唠着,因为去年的腊肉事件可是让他记忆犹新,今年到了时间那些个老家伙可不就又寄钱寄票来想多要些腊肉,说这一年就指着这些腊肉过日子了。

    知道了老危这个人是个狡猾的,没想到居然狡猾到人都干脆跑老席这里来了,一个个都羡慕妒忌恨来着,恨不得自己也能插上翅膀飞过来,可是每个人都有一大家子的人,不能轻易走开,所以可不就只能在嘴上过过瘾。

    老危这会正在打趣这些个老伙计,同时心里暗暗得意,自己的决定可是再英明不过了,这腊肉是好吃,可是比起老席家的其他吃的来,这腊肉可不就是小巫见大巫了,而且他发现来了这里后这身体可是更好起来了,他还以为是吃得好心情好所以身体才好起来的。

    厨间里李秀兰也正和席林奶奶在忙着,她对奶奶说:“奶奶您觉不觉得最近家里的东西吃起来味道好像更好吃了些,以前的也好吃,可是好像没那么香来着,最近怎么感觉越吃越香来着。”

    席林奶奶听了孙媳妇的话点了点头,她也是这么觉得的,这孙媳妇的味觉可是比不上她的,她也是从小经过训练的,所以对这些味道更是敏感来着,她也是发现了这事的,只是这手艺难道一下子就好起来吗?她可不觉得是这样,不过也想不出原因就猜测可能是最近野物吃多了,野物吃起来可不就是很香来着。

    原来是席宝儿天天勤劳地给家里换水来着,她也没多想就觉得这水比山上的水要干净卫生些,哪里想到有了这水家里的东西味道可不就更好了,说来也是意外之喜。

    再说现在家里的食材可都是顶级的,大米是空间出产的种子种出来的,那味道能不好吗?虽说还是比不上空间里的,可是这味道已经算很好的了,蔬菜都是用异能催生的,至于山上的野物本来味道就好的,所以在吃上他们家绝对是吃得比大多数人都要好太多了。

    席林提着一手的野物进了厨间把在说话的两人给打断了,席林招呼自个媳妇过来帮着收拾这野鸡,他一会可是要做叫花鸡的,保管馋死那些小子。

    本来还在炕上唠着的老危听到了外面的动静想着自家的小重孙回来了,于是就起了身下了炕,他开口罚他们上山捡柴火其实一个是因为他们确实有些不懂得孝顺长辈,另一个是因为想让自个的小重孙多点地气,那小子从小也算是娇养长大的,就没吃过什么苦,还是要打磨一下的,所以一有机会他不就开始打磨了。

    只是这打磨是打磨,心里还是有些舍不得的,比起老席来他家的重孙子可就算是粗养了,人家这胖丫头可是吃好穿好别提多享受了,这年头他可也没见这样宠闺女的,就那一兜子的肉干可是都馋死个人的,人家一年都难得吃上顿肉的,她可好还有肉干当零嘴,而且那味儿还香得很,听说家里也就她一个人独一份,不过人家爹宠闺女他也不好说什么。

    走了出去看到自家小重孙手里提着猎物进来了,这天天上山都有猎物的把他都看眼馋了,也想上山去打打的,可是因为身体的关系这打算被老席给无情地镇压了,只好看着了。

    危墨白一看到自家太爷爷过来了就兴高采烈地说:“太爷爷今个可是有野鸡的,上次我们烤的那个叫花鸡可好吃了,今天您就可以吃到了,保管您吃得连舌头都要吞下去,而且吃了一次还念念不忘的。”

    老危被自家小重孙一说都忍不住咽了咽口水,要说他这个人有什么爱好的话,那吃就排在第一位了,他可是最爱吃这些好吃的,原本以为来这里吃不到什么好吃的,毕竟这里可是有点偏的,谁知道这老席家的媳妇不但药膳做得好,这一手厨艺也是没话说的,就是他们的那个孙子席林的那一手厨艺可是还要比他奶奶好上几分,更有灵性,听说他们父女两个的那鼻子可是金鼻子来着,光凭闻味道就能认药材的,这可不是普通人能做到的。

    他的小重孙和他一样爱吃来着,可是就是会吃却没有像那父女俩一样的那种天赋,他小重孙就智商高些,然后在古物那是有很高的天赋,可是这些都没有能在吃的方面有天赋更得他欢心的,要是他有个像席林这样的孙子可是做梦都会笑醒的,不过他已经暗暗打了主意得把这胖丫头往自个家划拉,这样的话还怕以后没有好吃的吗?

    这席林可是个爱闺女如命的,掌握了他闺女可不就是掌握了他,为了一口吃的这老危也算是殚精竭虑了,就没见过这样的人,打主意都打得够迂回的。

    席林已经知道李叫花鸡的做法,野鸡杀好后,他放了些特制的香料进去,然后也是特地找了一种香叶子来包着,然后就挖了个坑把野鸡埋了进去,在上面烧起火来,这火候可得注意好,得烤的正正好,这样烤出来的肉才会外酥内嫩的。

    三个小少年一边围坐在火堆旁一边聊着天,这心情别提多好了,想着就快吃到嘴里的叫花鸡,可不就浑身都是劲,没过多久的时间,好像就闻到了些香味,上次他们自己烤这叫花鸡的时候可没这么快闻到香味,光是闻着香味就让人口水直流来着,三个人坐着闻着香味可是却吃不到,可不就是一种煎熬。

    席宝儿可没像那三个愣小子一样,这闻得到吃不到可不就是受罪吗!她早就到屋里坐在暖和的炕上养精神,等着一会吃她爹做的叫花鸡,有她爹在她可是不要操心的,一会好了她爹自然会拿来给她吃的,保管拿来的还是最好吃的肉。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