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5章 犹豫不决
    ,!

    周耿有些不放心地走了, 想着等自己忙完了再过来看看,他实在是怕自家老爷子乱发脾气, 人家可是来帮忙的, 要不是他和老徐的关系铁得不得了, 老徐也不会把这席林请过来的, 可不能把人给得罪了, 这是老徐特地交代的。

    周耿走后周老爷子就指了个房间让席林自己那东西放进去安顿好, 他则是在客厅里和席宝儿套近乎。

    席林把行李扛进了屋里就收拾开来了,屋子里很干净,只要把自己带来的东西给归置好就行了。

    周耿急匆匆地到了自己上班的单位,他是在县公安局上班的, 一进局里就发现今天特别热闹,他一看怎么在火车上工作的周毅也在, 这周毅可是他的本家,平时两人关系也不错。

    周毅一看到他就大步走了过去拍了拍周耿的肩膀:“你小子跑哪去了, 我都找你半天了, 这有急事找你呢!”

    周耿觉得很是奇怪, 这周毅不在火车上值班, 跑来找他做什么,就问道:“你今天没上班吗?怎么有时间找我。”

    周毅听了忙回答:“今天可是出大事了,在火车上逮着了拐子, 还拐了个孩子, 可惜的是那男拐子跑了, 就在到你们这地时跑的, 所以我才下车来的。”

    “行呀!兄弟这长能耐了,连拐子都能抓着了,这可是立了大功了。”

    周毅听了脸上没有高兴的神情,反而把眉头皱起,叹了一声气:“你是不知道这拐子哪是我发现了,是坐车的一个乘客和他闺女发现的,我现在正发愁呢!那男拐子跑了,不知道会不会给那两父女带来麻烦,都是新来的小刘嘴巴没个把门的,把这事给说了出来,那拐子也在场,而且后来还跳窗逃跑了。”

    周耿一听:“那得提醒一下人家,要是拐子也正好知道这人,可能会报复的。”

    “是呀,我就是担心这个,你说这功劳都被我给得来了,可是麻烦却留给人家,这可不是人干的事,可惜当时没问一下人家的姓名,不过那酗子的闺女长得可真好,看起来也是个机灵的,这拐子还是她发现的呢!”

    周耿一听就问道:“那小闺女怎么发现拐子的?”

    “说是看到男拐子有追那女拐子,然后女拐子说男人是拐子,所以才知道的,你说她那个爹也真是疼闺女的,就闺女这么一说也抱来我这反应情况的,都不怕自个闺女这是搞错了的。”

    周耿听到这里突然脑子灵光一闪急忙问道:“你说的那父女俩是不是爹长得很精神,闺女身上穿着件红棉袄,长得白白净净的?”

    周毅一听可不就是这样的忙问:“你这是在哪看见了,和我说说看看能不能找着他们。”

    周耿一拍大腿:“这可真是太巧了,你说的这两个人就是我接的,他们可是我请来给我家老爷子做药膳的,一会这里忙完了我就带你去找。”两人商量好了就开始忙正事了,还有好多事等着。

    席林把屋子整理好后就出了屋,手里拿了一大包的药材和一大块狍子肉,他决定早点开始做药膳,等把这老爷子调理的差不多也就可以回家去了,在别人家里呆着总感觉不习惯。

    周老爷子正亲切地和席宝儿说着话,等席林走到身边是突然闻到了一股味儿,他觉得这味儿好像有些熟悉,有使劲吸了吸鼻子,问道:“你这手里拿的是不是狍子肉,我闻这味儿怪像的。”

    席林一听有些惊奇了,这老爷子的鼻子可真够好的,这一下就能闻出是狍子肉的,他点了点头把手中包着的狍子肉摊了开来。

    周老爷子一看自己果真没有猜错,心里有些得意想着:这小子是个会来事的,还知道带这狍子肉过来,想当初他可是经常都能逮着狍子的,现在身体不行了连山都没去了,他们这里没什么山,要逮着狍子还得跑很远才能有地方逮。

    “老爷子这厨房在哪,我现在就给你露一手,让你尝尝我的手艺。”席林看了看日头,差不多该准备晚饭了,在车上他可是趁闺女睡着的时候啃了个饼子的,闺女今个在车上也没吃什么,这会得早些做些吃的给闺女填填肚子。

    席宝儿看到自个爹要做好吃的,一下子觉得肚子有些饿了,今天在车上她可是没胃口,所以都没吃什么,那车上的气味实在是让人闻了都有点想吐的,就那气味她还塞了个鸡蛋下去,没办法胃里一点东西都没有怎么也得填填后面有点饿了还吃了几块肉干。

    席林拿了点狍子肉炖药膳,还留了一些明天炖,其它的都用来做菜了,这肉放太久也不好吃,还是趁新鲜吃的好,他忙活着把晚饭做好了,老爷子这里东西还是备得挺齐的。

    等席林把菜端到桌上正准备开饭时就听到了敲门声,他也没见外自个就跑去开了门,他年轻腿脚好,没有叫老爷子开门的道理。

    门一打开他就和周毅打了个照面,他还有些奇怪这不是那火车上的乘警怎么跑这来了,看了看他身边站着的周耿,原来这两人是认识的。

    周耿看这席林兄弟还愣着就说:“别傻站着了,你这煮的是什么,我在门外都闻到香味了。“

    席林跟着两人一起往屋里走,周耿一进屋就到桌子上抓了块狍子肉想往嘴里塞,老爷子看到就伸出筷子来抽,可还没抽到这肉就进嘴里了,周耿砸了砸嘴:”我说席林兄弟你这手艺可真好,我还没吃过这么好吃的狍子肉呢!

    周老爷子瞪了自家孙子一眼:“你看你怎么这么没规矩,这狍子肉可是人家席林孝敬给我的,没你的份。”

    周耿被这样说也不以为意,还是一脸嬉皮笑脸地说:“这席林兄弟可是我给您老请来的,没有功劳也有苦劳不是,这肉怎么就没有我的份了,没有我您哪吃得到这么好吃的肉。”

    祖孙两耍着花腔,席林也没空搭理他们,他的先紧着自个闺女,拿了碗装好饭,还有特地给闺女做的汤,闺女吃饭可是都要配汤的,家里奶奶都是这样养着自家小重孙女的,说是喝汤补身体。

    周毅在一旁看着这边一对祖孙在斗嘴斗得不亦乐乎,那边一对父女又在亲亲热热的,顿时觉得自己这孤家寡人没人理了,也没客气就拿了碗装起饭来,他可是也闻到这香味了,不趁现在那爷俩没功夫赶紧多吃两口,等他们回过神来可就抢不到了。

    周耿和自家老爷子斗嘴都斗习惯了,等他发现自个光顾着斗嘴,人家那边可都吃上了,心里骂了句脏话也赶紧开始抢吃了。于是桌面上有了点刀光剑影的感觉,那筷子夹得是一个速度呀。

    等几个大老爷们都吃饱了,心满意足地打了饱嗝,周毅才正了正神色说道:“今天来是有事要告诉你们的,我本来就要找你们,没想到你们刚好就在周耿家里。先要和你们道个歉,由于我们工作上的失误被这男拐子逃了,本来逃走了也和你们扯不上关系,可是有个新来的小刘嘴太快了,把是个小闺女发现他的事给说了,我想着他会不会知道囡囡,然后伺机报复你们。

    席宝儿听了心想果然如此,自己还真没看错,这拐子肯定认出她来了,难怪当时用那种可怕的眼神看着她,这是想要报复她喽!那男拐子好像知道他们家,因为那时和女人就是在家里附近出现的,后来这女人又和他混一块去了,他们村子又知道想要打听她家也是轻而易举的事。

    不过兵来将挡水来土掩,现在她爹也知道这事了,应该会好好的防备了,也不要她再提醒了。她晚上吃得有些多了,这吃太饱了可不就有些犯困了。她这时也不想多想,脑子都没办法思考问题了,现在就想好好地睡上一觉。

    席林看闺女的表情是想睡了,想着闺女在这也不好商量事情,于是就把闺女抱进了屋安顿好,才带上门出来。

    他听了这拐子跑了的事,心里也是有几分懊恼的,这都整出麻烦来了,可是事已至此再说什么都没有用了,以后可得注意点,这拐子最好别在他面前出现,下次可没这么好的运气了。

    席林小时候也是被自家爷爷打磨过的,招式也学了几招,对付个把人还是绰绰有余的。不过光是这样还是有些不放心,席林想了想又回屋里去拿了纸张出来。

    周毅本来还想和席林再提点几句的,可是看这席林忙得很一会把闺女抱进屋里,一会又拿了纸笔出来,也不知道他要做什么。

    只见他在椅子上坐了下来,然后手就在纸上刷刷刷地画起来,不几下就画了个男人的脸,周毅又凑近了点看,这男人不就是逃跑的拐子吗?画的可真像,有了这画像找起人来可不就容易了。

    周耿也在看着,等席林收了笔才拍了拍席林的肩膀:“看不出来,你还有这一手,可真是绝了,我就是没见过真人,看了你这画像也可以很容易地把人给认出来了。

    周毅也在一旁猛点头:“这画得可是和真人一模一样的,有了这个只要这家伙还在我们这的,就绝对可以抓到,如果跑到别的地方了,我们可以发布通缉令,也是可以抓到人的。

    席林想了想自个县城更是重要,谁知道他是不是跑回去了,于是说道:“我多画几张,麻烦你们把这画像给寄到我们县的公安局,那男人不知道会不会跑回去,得重点防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