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8章 到家
    ,!

    席宝儿和席林坐了几个小时的火车后, 才刚刚下了火车席林就看到自家的大伯在那等着了,席林牵着闺女另一只手还拎着好多东西,席爱国呀看到了他们忙过来帮忙。

    席林有些奇怪:“大伯你怎么知道我回来还来接我了, 你这是会掐指一算了?”

    席爱国把行李扛着就往牛车那边走边说:“你就别埋汰我了, 我哪有那么厉害, 是你奶奶想你们想得不行, 硬是要打发我来看看, 我就到你三叔家去,你三叔好像接到了个电话说你坐了今天的火车回来,所以我就来接你了。”

    席林一听就明白过来,可能是周耿给老徐那打了电话,想不到这周耿还是个粗中有细的, 可能是怕他带着闺女又拿着那么多东西,没人接不方便。

    席林想着可以先到自个三叔家去一下, 顺便拿点海鲜过去的,就开口道:“我这有些海鲜, 给三叔带点过去?”

    可是这想法被席爱国无情地拒绝了, 就见他大伯赶着牛车头也不回地说:“你去了这么久,家里奶奶可是想囡囡了,都想去找你们了,你三叔那想什么时候去都可以, 现在还是赶紧回家我可是带了任务来的, 不把你们带回去你奶奶可是要骂我的。”

    席林也知道这次是出来了有些久了, 大伯说得也对还是先回家安安老人的心再说。他其实去三叔家是想问问有没有那个拐子的消息, 这画像应该也寄过来有些时间了,就不知道逮着人没有。

    席林奶奶一大早起来就打发自家的大儿子上县城看看大孙子到底回来没有,这都走了好多天了,怎么还没有回来,他自个人不回来不要紧,可得把小囡囡送回来呀!囡囡从小就是自个带着长大的,这感情可是老深的,这么久没见着可不就浑身都不舒服了,总觉得哪里少了些什么似的。

    自从小丫头走了后危墨白也觉得冷清了许多,席彬和席柏都去上学了,他一个人就又过起了原来的日子,一个人练字学习,就是经常被自家太爷爷打发去席家,说是给太奶奶些安慰。

    危墨白觉得自己并不能安慰席家太奶奶,人家小丫头可是亲生的,自己就一个外人怎么能比得上小丫头呢!他觉得他太爷爷是不是有些糊涂了,怎么会有这样的想法。

    老危其实就是想着让小重孙多过去露露脸,刷刷存在感,看看能不能多博些好感,这样以后行事起来也方便,他可是一直想拉郎配的,不过他心里可是有一个秘密的,这次过来也是要办这件事的 ,可是到现在他都没有把这事给说出口。

    也不是他不想说只是有些担心说了以后会被自个的老伙计给赶出来,他也知道自个有些个不厚道,可是当时那个情况事情那样解决是最好的,现在想来是真的对不起自家的老伙计,他们这些人有时候是绝对服从的,因此有些话不是不想说,是不能说不能违法保密条令。

    老危没有想到自己也有这婆婆妈妈的时候,有时想干脆不管三七二十一就说出来好了,可是到了临门一脚时有缩了回去,他想他还是等一个好时机再来说这件事吧!

    危墨白看着席家太奶奶在忙着也一会看看大门的,就安慰道:“太奶奶您别担心,我想今天小囡囡一定会回来的,大伯公都去县城那么久了,这应该是接到人了,如果没看到人早就回来了,您就安心地等着好了。”

    席林奶奶被危墨白这么一说也明白过来了,可不就是这样的,大儿子去了老半天了这一定就是接到人了,要不然早该回来了,想到这里她就笑呵呵地说:“小墨白还是你聪明,你太奶奶我这是急糊涂了,囡囡要回来了可得给她做些好吃的,也不知道她这段时间吃得好不好,她爹有没有把她给照顾好,今个太奶奶做好吃的给小墨白吃,好不好?”

    危墨白一听也高兴地笑了,他可是最羡慕小丫头有个这么会做好吃的太奶奶,还有个那么会做吃的爹,这可是生活在蜜罐子里了,他也好想有这样的亲人,想到这里就想到他太爷爷那老不修的说的话,说如果想要天天有这些好吃的,就给小丫头当相公这样什么好吃的不就也是自己的呢!

    危墨白觉得有些替自家太爷爷感到羞耻,这为了吃的都想把他这个重孙给推出去了,别以为他不知道,他太爷爷这还不是为了他自己,就他那个爱吃劲,自己跟他比还差得老远了。

    不过有时想想太爷爷说的还挺有道理的,这小丫头是他唯一看顺眼的小女娃了,又不麻烦,也许真的可以考虑一下太爷爷的提议。

    席林奶奶想着宝贝重孙女要回来了,就是做好吃的也特别的有劲,忙也忙得是高兴得很,这心里就惦记着再过一会就能见到自家的小重孙女,根本没有想到这里有个大尾巴狼正打着自家小重孙女的主意。

    等席林奶奶把该做的都做好时就听到了大门的声响,她忙跑了出去一看,这小囡囡果真回来了,她这时可不像是她这个年纪该有的样子,矫健得像是年轻了20岁一样过去一把就抱起了小重孙女。

    她左看右看嘴里还说道:“我的宝贝囡囡终于回来了,你这小没良心的这一走就这么久,把太奶奶我都给忘了吧!让我看看囡囡这是瘦了,你爹这是没有好好照顾你吧,你看你都黑了瘦了。”

    席宝儿看到自家太奶奶也很高兴,对着太奶奶的脸“吧唧”地亲了一下,说道:“我可想太奶奶了,做梦都梦到太奶奶来着,我最喜欢太奶奶了。”嘴巴这样讨好着心里对于她太奶奶的话她觉得很是心虚,其实她哪里有瘦天天胡吃海喝的,小脸都胖了一圈了,就是这脸黑也是自个要去赶海整出来的,和她爹半点关系都没有,可现在这黑锅却要她爹来背了。

    席林一听自家奶奶的话就知道这是在气自个呢,这次把囡囡带的时间太久了,也得让奶奶出点气不是,于是他很好脾气地说道:“奶奶说的是,我一个大老爷们的哪能照顾的好小闺女的,要说照顾还是您最厉害有您在小闺女才能白白胖胖的。”

    席林奶奶刚被小重孙女说的话哄得眉开眼笑的,这下听了大孙子的话也是在和她讨饶,就瞪了自家大孙子一下,心想现在姑且不和他计较这么多,在他闺女面前怎么也得给他留点脸不是。

    危墨白也看到了小丫头,他看了半天也没看出来这小丫头是哪里瘦了,他觉得就黑了点,这小脸可是圆得不能再圆了。他觉得席家的人这眼神是有问题了吧!

    等大家都进了屋,席宝儿就很狗腿地捧了一袋东西到她太奶奶面前:“太奶奶您看,我给您带好吃的了,这些可是海鲜老好吃了,我想着自己吃到了,可太奶奶都没吃所以我就带回来给您吃了。”

    席林奶奶看了看这一小袋东西果真是海鲜呀!她都好多年没吃海鲜了,现在一看到才觉得怪想的,没想到这次自个孙子去的地方居然有海鲜,早知道就叫他多带点回来,想起自己小时候可是山珍海味都吃遍了的,那时自己还是千金小姐来着,现在突然回首就感觉像是做了一场梦一样,虽然条件没以前好了,可是只要大家都平平安安地在一块就好了。

    席宝儿看自家太奶奶听了自己说的话后好像呆住了,她还以为自己说错了什么,又叫了声:“太奶奶,您不喜欢吃海鲜吗?

    席林奶奶回过了神,笑着说道:”太奶奶怎么会不喜欢吃海鲜呢!这海鲜可是好东西,还是我们家囡囡又孝心,这么小就想着孝敬太奶奶了。“

    席林在一旁看得目瞪口呆,他可是记得这海鲜还是周老爷子特地去买来给自家闺女吃的,闺女这一手借花献佛玩得也太溜了吧!这拍马屁拍得可真够好的,他都有点望尘莫及了,他觉得也没人教闺女,闺女怎么就无师自通了呢!

    危墨白也看到了那一大袋海鲜,小丫头手上拿的只是一小袋,地上还有一大袋了,他这会儿笑得像是偷腥的老鼠一样,这海鲜就是在他们家也是很金贵的东西,这海鲜不经放而且要新鲜的才好吃,他长这么大也才吃过几次而已,这吃过了可不就念念不忘了。

    看着海鲜心里又冒出了那个想法,看来娶小丫头这主意还真是不错,他才来这没多久,可吃到的好吃的比在家里可是多多了,难怪他太爷爷会有那样的想法,这姜还是老的辣呀!

    席宝儿被自家太奶奶夸得都有点不好意思了,看到她爹对她似笑非笑的,她觉得有点脸红了,不过转念一想,这也不能怪她太会见风使舵,实在是怕太奶奶不开心找自家爹开火,她这可是在灭火好不好,她爹还不知道她的一片好心,还看她笑话来着。

    为了掩饰自己她忙转移了目标,看到危墨白盯着地上的海鲜,就开心地对他说道:小白你看这海鲜可新鲜了,我们带回来了很多,你可是有口福了,保管你吃得鲜一嘴的。“

    危墨白听到这小白整个人就感觉不好了,什么小白这是什么鬼称呼,自己现在可是把小丫头当作未来的媳妇人选的,这媳妇这样可不行,得从小教起,他咳了咳清了清嗓子说道:“小囡囡,我可是比你大6岁,你不能叫我小白这样是不礼貌的,应该叫我墨白哥,来你试叫一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