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9章 长歪了
    ,!

    席宝儿还没反应过来时, 席林可就不干了, 当着他的面就这样哄骗他家小闺女的, 这是没把他放在眼里, 他“哼”了一声,危墨白这才看了眼这席家叔叔,要说席家叔叔的厨艺可是没得说的, 可是人家脾气也大, 这脸也经常变来变去的, 不知道是不是哪有问题来着,他可是看到他对这小丫头时那一脸的殷勤样,对着他就像是个黑脸包公一样。

    危墨白这是太年轻了还不明白,人家那是怕他把自己闺女给叼走了,拿他当贼防着呢!

    他没看懂这未来老丈人的脸上, 还眼巴巴地看着小丫头就等着她叫自个,席宝儿被这眼神看得有些压力, 叫也不是不叫也不是,心想:这危墨白真是个不会看脸色的, 都没看到她爹的脸都黑下来了,还这样的看着她, 她可是很为难的好不好。

    最后她也没把这墨白哥叫出口,觉得有些肉麻了, 这是情哥哥情妹妹的节奏?她顶着她爹那像探照灯一样的眼神叫了声:”墨白。”

    危墨白想着不叫哥就不叫哥, 叫墨白也是一样的, 总比什么小白来得好, 他总感觉这一声小白有点怪怪的。

    席林看着闺女没被骗着叫哥,心里舒服了点,这小子越看越不顺眼来着,没事长得那么好做什么?其实最好的办法就是这小子少来闺女跟前晃悠,这样闺女就不会被迷惑,可是这是不可能的事,不看僧面还得看佛面呢!爷爷肯定要捶他,席林叹了口气,他也没有别的办法只能好好看着自家闺女,让她不要被骗走。

    过了没多久李秀兰也回来了,看到自家男人和闺女差点没落下泪来,这两个没良心的家伙一走就这么多天的,她在家可是想得不得了的,不管是自家男人也好闺女也好,从来都没有离开过这么久的,她感觉自己一个人孤零零的就像是被抛弃了一样。

    席宝儿被自个娘抱在怀里亲了好几下,她都有些吃惊了她娘可是个内敛的人,这么这会儿这么热情奔放了,她都有点受宠若惊了。

    李秀兰抱着闺女心才踏实了点:“这以后可不能再这样丢下娘就你们爷俩去外面快活了,娘想你都想得睡不好。”

    席宝儿心里暗自腹诽:是想她睡不好还是想她爹睡不好,这是个值得思考的问题。

    席林奶奶看人都回来了就说:“差不多吃饭了,有什么话一会吃了再说可别饿着了我的乖囡囡。”

    到了傍晚是席林爷爷和老危也回来了,最近他们经常往外去,也不知道忙什么事,有点神神秘秘的,一回到家看到了自家的小重孙女,席林爷爷也是很开心的,他虽然嘴上没有说,可是心里也是很惦记自家小囡囡的,听大孙子说在那调理那个周老爷子的老毛病的过程。

    本来还很好的,可是当听到了小囡囡叫那老爷子也叫太爷爷,席林爷爷感觉整个人都要不好了,这是太久没看到他,把他给忘记了随便个人都叫太爷爷的,这个习惯可不好,至于自家孙子说的那老爷子对自家囡囡多好多好的话,他自动屏蔽了。

    席林爷爷弯下腰和囡囡对视着,笑得特别和蔼可亲地问:“囡囡,我才是你的太爷爷,这太爷爷可不能随便乱叫的,我们可是嫡亲嫡亲的,那乱七八糟的人怎么能叫太爷爷呢!你要记得下次可不能叫错了。”

    席宝儿听了觉得自家太爷爷这是幼稚了吧!居然在争宠,她又不是真的孝子,怎么会不明白这些,不过现在既然自家太爷爷发话了,她也就从善如流地点了点头:“恩,囡囡听太爷爷的。”

    席林爷爷看小囡囡一听就明白了,觉得有个聪明的小重孙女就是好,这沟通起来都不费劲,老危在一旁看着老伙计这吃醋的样子,觉得真是百年一见,除了当年怕他长太好把自家媳妇給诱惑了外,还没见过老伙计这样的。

    看来这老伙计也是对这小重孙女特别上心,老危觉得这小姑娘可能真是个有福运的,就他见过的家人个个都喜欢她,捧在手心的就好几个,再加上就是出个门也让人家老爷子这么牵肠挂肚地对她好,这样的闺女拿来做重孙媳可不就是好得不能再好的事情。

    他虽然之前是为了吃才有了这个想法的,可现在就不光光是吃的问题了,他也听说过和见过好些事情的,这有的人就是天生有福运的,这样的人不但自己过得好,还能给身边的人带来好运,什么事都是顺顺利利的,有的甚至连整个家族都是受益的。

    他这样想也不是功利,而是为了家里都能平平安安的,也没有贪小闺女什么,就像一个吉祥物一样的,家里能有这样一个人镇着可就万事不愁。

    他还把小闺女出生后席家的运势都想了一遍发现了自己的猜想都是对的,看看现在远的就不说都平平安安地要回来了,本来是九死一生的,都能顺利地完成,近的这些席爱党这么年轻就当了县委书记,以后前途不可限量,席爱国就是当个队长也是当得越来越有声有色的,就这粮食产量放在全国都是数一数二,不过这些都是在小囡囡出生后才能有这么好的。

    要说是巧合的话,这巧合未免也太多了,老危自认是个明白人,什么事都是看得透透的,所以他觉得自己的这些推理可都是完全合情合理,再正确不过了。

    晚上坐着吃饭时终于有一家团聚的感觉,这家里冷不丁少了两个,可不就冷清得很,席林把海鲜都做了,大家吃得那真是一嘴的鲜了。

    危墨白吃着这些海鲜,感觉实在是太幸福了,别看这里是个乡下地方,可是过得比他们这些人都要好,吃的都是山珍海味来着,危墨白都有点羡慕小丫头了,难怪这出去一趟脸都圆了,敢情是天天吃香的喝辣的。

    他一边想着一边手上动作不停,他可没有小丫头那样的待遇,吃个虾都还有人剥皮的,像他这样的还是自给自足的好。

    吃了一顿美味好,老危带着危墨白心满意足地回家了,到了家洗漱完后,爷俩就躺在炕上,危墨白叹了口气:“要是天天能有这些海鲜吃就好了,这海鲜可真是鲜呀!我感觉肚子都要装不下了,可是嘴里还是想吃来着。”

    老危看着小重孙这馋样也是好笑,他以前都没发现自家的重孙有这么贪吃,自从来了这里后可是放飞自我了,连馋虫都被勾出来了,不过他还是很喜欢重孙现在的变化的,更有些烟火气,原来那一脸冷冰冰,生人勿进的样子让人看了是又好气又好笑。

    没办法谁叫他有个那样的妈,还在很小的时候可是被他妈当女娃娃来养的,这小裙子都穿了不少,还是他看不下去后面把这小重孙带到自个身边来养了,不然给他妈那样的养法,谁知道会养成个什么样,看着和自己长得最像的小重孙被打扮成一个小闺女的样实在是辣眼睛得很。

    危墨白看自家太爷爷听了他的话后,半天也没个回应的,就又开口道:“我现在觉得您的那个建议还是不错的。”

    老危被这一句话给拉了回来,有些吃惊地问:“你不会贪吃了才想要娶人家囡囡来当媳妇吧?”

    危墨白看着太爷爷这眼珠子都要瞪出来的样子,真是的年纪都这么大了怎么还这么不淡定,他慢条斯理地回答:“吃是一方面,另外这囡囡看着也顺眼,席家也是个懂分寸的人家,至少不会拖后腿来着。”

    老危觉得重孙这是在狡辩了,什么吃是一方面,就他看来这吃可是占了很大一方面的,他没想到他居然有个这样的重孙,为了吃的就把自个都卖了的,这重孙还是自己教出来的,老危觉得自己实在是太失败了,怎么养了个这样的。不是应该富贵不能淫的吗?这变得太快让他有些接受不了。

    危墨白看太爷爷又不说话了,就说:“太爷爷您老还真是太有远见了,这囡囡还这么小可不就可以从小教起,自己教的媳妇一定是最好的。”

    老危看这小子还在沾沾自喜,还打算玩养成,他觉得自己的老伙计知道这些后,肯定会抡起棍子来敲他的,他该好好反省一下,这重孙这样是不是被他给教歪了,这些都是什么想法呀!不是应该觉得这小囡囡长得漂亮可爱,才想要娶来做小媳妇的吗?

    老危觉得自己今晚要睡不好了,得好好想个办法把重孙给掰回来,好好的一个苗子怎么就长歪了呢!实在是有些想不通。

    危墨白此时心里还有些美滋滋的,越想自己越是开心,这自己□□的媳妇可就不会天天哭哭啼啼,矫揉造作,也不会像他那个无良的妈一样,以看人笑话为乐趣的,自己可真是太英明了。

    一点也没发现自家太爷爷都打算把他回炉改造了,这还真是不会看人脸色。

    席宝儿吃得饱饱都的后就被太奶奶洗干净然后带回屋去睡觉了,她可不想打搅自个爹娘恩爱,她娘今天破天荒地想要抱她回屋睡,她可是最贴心的小闺女了,怎么能去当这大灯泡,人家可是都说小别胜新婚来着。

    席林一段时间没见媳妇了,也有点想媳妇了,刚刚媳妇还想抱闺女回屋睡,却被闺女给拒绝了,他不是不喜欢闺女和他们一起睡,只是有闺女在这动作放不开,怕吵着闺女,就这样夫妻俩过了个滋润的夜晚,还真有点小别胜新婚的感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