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1章 难讨好的未来老丈人
    ,!

    危墨白答应了小丫头的要求后就开始摆出一副严师的样子,叫囡囡在椅子上坐好, 然后就拿出了一张纸, 开始教学了。

    席宝儿因为刚刚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答案,这会也就特别心甘情愿地当个好学生, 她看着危墨白从笔架上拿了一支毛笔下来,蘸了点墨水, 这可是砚台磨出来的墨水,也不知道他什么时候磨的, 一看这样子就特别高大上, 作为一个末世来的人,席宝儿觉得自己没文化也不可耻,当时大环境就是那样, 可不是自己偷懒,就是想学也没时间学。

    她能完成基本教育就算很不错的了,可是像什么写毛笔字这种博大精深的东西,她就没接触过了, 看着危墨白姿态优雅地挥洒着,纸上就出现了几个字, 这字看起来特别的好看,席宝儿不知道怎么形容,可是一看也知道这不是平常人能写出来的, 每个字都充满了美感, 她有些星星眼地看着危墨白。

    后世有句话叫认真的男人最性感, 虽然危墨白此时还就是个没长成的小小少年, 可是席宝儿觉得他看起来还是很有魅力很性感的,不是因为颜值高,而是他的骨子里就透出一骨优雅来,有点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的感觉。

    危墨白落笔后就开始教席宝儿认起字来,如果碰到一些不好记的,他还会用毛笔勾勒出几笔简体画来加深记忆,这段时间他可是经常跟着席家太奶奶的,她制作药膳是也在旁边看,因此记住了好些药材,这次就用上了,可见生活中处处都是学问,总有用处的。

    席宝儿看着人家信手一来就把那些药材画得惟妙惟肖的,在危墨白面前她都要有些自卑了,和危墨白比起来她可就像个大老粗了,一个没文化的大老粗。

    想了想自己这样下去可有些不好了,这美人在骨不在皮,即使她现在有一个好相貌,可是做个花瓶美人的话好像有些太low了,应该做个智慧与美貌共有的真正的美人,当然她也没办法太废寝忘食,就认真些学就好了。

    现在的五感特别强,这记忆力也是杠杠的,她觉得自己也差不多可以过目不忘了,只是这毛笔字看起来很难,还不知道能不能学好。

    危墨白教着小丫头 ,发现她的记忆力很好,只要教一遍的都可以记住,因此兴致上来就教得有些浑然忘我了。

    席林走进危家书房时就看到两个小脑袋凑在一起,看起来很亲热的样子,他刚刚下工回来就知道自个闺女居然到臭小子家里去学认字了,还是臭小子亲自教的,席林都要流一把心酸泪了,他这样防火防盗一样的防,可是每次关键时刻家人就来拖一下后腿,席林觉得自己心好累。

    这会看到这场面可不就有些想捶胸顿足了,这也太亲密了,照这样的趋势发展下去不是就成了“郎骑竹马来,绕床弄青梅。同居长干里,两小无嫌猜。”被自己脑中冒出来的想法给吓到,忙唾弃了自己一下,才咳了咳嗓子。

    危墨白听到动静转过头来一看是席家叔叔忙关心地问道:“席林叔叔,您这是嗓子不舒服吗?”

    席宝儿一听这话都想抚额叹息了,看来人都是没办法十全十美的,这危墨白长得好脑子好也特别有才气,可是怎么有些时候这么不会看人家脸色,像是个二愣子一样,他爹那嗓子可是咳给他们听的。

    她也知道自家爹怕自个被危墨白的美色给迷惑了,可是她爹这样是不是太神经紧张了点,俗话说得好天要下雨娘要嫁人,等她哪天想要嫁人时她爹是拦也拦不住的好不好,哪有父母呦得过孩子的。

    这会儿她觉得作为一个孝顺体贴的闺女,还是有必要安抚一下她爹那脆弱的神经,她甜甜的叫了声“爹”,然后眨巴着大眼睛对她爹招招手,为了她爹她也是蛮拼的这都开始卖萌了。

    席林本来还有些怒视着危家的臭小子,可那臭小子居然浑然不觉的,这神经也够粗的了,然后就听到自个闺女叫被这一叫,心里就像冰雪消融一样,顿时心花朵朵开,再看闺女那一脸可爱样地朝自个招手,心就更软了几分,恨不得能帮闺女摘天上的月亮下来。

    他几步走到闺女跟前,很温和地说:“囡囡这是在学认字吗?你要认字爹教你就好,这样跑到危家来不是太麻烦人家了吗,以后和爹在家里学好不好?”

    席宝儿一听,果然爹这是又醋上了,她也不说话就眨巴眨巴眼睛看着她爹,席林被这一看,好像自个心里的小心思都被闺女看穿了一样,有些不好意思。

    席宝儿就说道:“爹您看墨白这字写得漂亮吧!你看墨白还很会画画,这画画得多好呀!”她的本意是让自家爹看看这墨白可是很有才的,得多看看人家的优点不是。

    可是男人的心思你别猜,更何况还是觉得自己宝贝就要被抢走的男人更是没有什么理智可言的。就见席林也抽了张纸下来,刷刷刷的就写了起来,“一桶水不响,半桶水晃悠”写完后还画起了画来,一看这画得可不就是危墨白。

    席宝儿看了看这字画,有些感叹自个爹也是个有才的,看来还不是一般二般的,而是很有些鬼才的,可是爹您这样和一个半大小子杠上,真的好吗?不觉得有些脸红吗?作为闺女真有些无法苟同,她觉得自己可是个正直的人,在大事上可是帮理不帮亲的,人家危墨白是真的很优秀的。

    不过谁让这□□是自个,而且爹可是亲的亲生的,这会只好摆出一脸惊喜出来:“爹没想到您字也写的这么好,还会画画,怎么我都不知道,如果知道的话肯定得跟您学。”

    危墨白在看到这字画时就明白过来了,这席家叔叔为什么看自己不顺眼了,他又不是真的二愣子来着,只是没想到这席家叔叔这么的敏感,他才刚想把小丫头当未来媳妇培养,这未来的老丈人就出来搅局了。

    不过这会他可是会看眼色了,忙也附和道:“囡囡说得是,席叔叔您这一笔字可是绝了,我长这么大都还没见过哪个人的字有您写得那么好的,这画也画得好,您看把我画得可太好了些,我觉得我本来还没长这么好呢!您画得这么好这副字画我觉得应该裱起来留作纪念。”

    席林的耳朵就选择性地只听自家闺女的好话,至于那危家小子的话,就当耳旁风了。

    危墨白可不气馁,想着这可是未来的老丈人,可不就得使劲地讨好着,这好听的话像不要钱一样地说出口,席林听着听着,越听越舒服,脸色也缓了下来。

    就在这个时候,席林奶奶进来了,她在家等了一会,明明叫了大孙子来叫两个小的吃饭的,怎么这都去了好一会了,小的没看到回来,连大的都不见了,就自个过来看了,屋里的三个人都没注意到,等注意到时,席林奶奶已经都到了跟前了。

    席林奶奶看着桌上的字画,明白了过来她就说这人怎么没回来,原来是跑着里和一个十岁的孝斗起字画来了,看他写的什么,可真是出息了,就他在危家小子这个年纪时也没有人家出色的,这会仗着年纪大还欺负上人家了。

    席林也看到自家奶奶的脸色,他顿时感觉整个人都不好了,他也知道自己这有些欺负人的意思,可是对于要叼走自家闺女的臭小子,他可不会客气的,刚刚差点被他的糖衣炮弹给攻破了,他觉得自己一定要坚定立场,绝不能让那臭小子给得逞了。

    不过这时候还是先应付自家奶奶,他转了转眼珠,在自家奶奶要开口训自己时,赶紧把闺女一抱一溜烟就跑了,那动作真是一个迅雷不及掩耳的,把剩下的俩人看得目瞪口呆的。

    席林奶奶摇了摇头,这大孙子在自己闺女的事上可是锱铢必较得很,说也说不听了,不过想想还是算了,人家可是亲爹,怎么样也是为了闺女着想。

    她目光如炬地看了看危墨白,这小子这几天也太殷勤了些,不会真是打什么主意吧!就是打主意也不怕,看他的样子还勉强配得上自家重孙女的,可以先培养着,□□好了可不就是最好的重孙女婿人选。

    危墨白被席家太奶奶看得都有些无所遁形了,他现在才发现这席家的人个个都不简单,席家叔叔看着是个大大咧咧的,可是心比谁都细,而且还特别能干什么都会。

    这席家奶奶也是个厉害的,就这目光就让人觉得自己都被看透一样,更别说那和自家太爷爷一样老狐狸的席家太爷爷了。

    危墨白这会觉得压力山大了,这未来媳妇的家人可都是厉害的,自个以后可不就得小心些,得罪了哪个可都没有好果子吃。

    等他们俩也到了屋子时,席宝儿已经吃上了,不要说也是她那个24孝的爹给装好的,席林看到自家奶奶来了,也讨好地端上一碗饭,嘴里说着:“奶奶您辛苦大半天了,快坐下来吃饭。”

    席林奶奶斜瞟了他一眼,也没说什么就坐下来吃了,席林顿时松了一口气,家里的老太太可是不敢得罪的,小时候他虽然聪明可是也调皮得很,那么小的孝学那些药材背药膳什么的,可不是枯燥无味得很,这一不耐烦学就想着各种法子偷跑去玩的,每次被发现后都给好好地收拾了,他记住教训就再也不敢得罪自家的奶奶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