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2章 活着
    ,!

    从开始学认字后, 席宝儿每天都会到危家去和危墨白呆一块,认完字后都是危墨白写字她在旁边看着, 这天也和往常一样,只是席宝儿看得有些无聊,人家字那么漂亮, 自己光看着也不是事, 就也拿了只小毛笔,这小毛笔还是危墨白送给她的。

    她现在手小正适合用这样的小笔,她有些笨拙地蘸了点墨水,然后就在纸上鬼画符起来, 看着别人驾驭毛笔那么简单,可自己拿起笔用时感觉就像拿了个千斤重担,你让它往东它偏要往西的,不一会儿都冒了一头汗了, 可是这纸上出来的简直惨不忍睹, 席宝儿拿手擦了擦汗, 有些无奈了,感觉好难呀!也不知道她爹和危墨白是怎么学会的?

    危墨白一边写字一边拿眼角的余光暗暗地关注着小丫头,他就是故意在小丫头面前写字的, 学习这种事情一定要自己主动想学,这样才会学得好,这让小丫头看看可不就也蠢蠢欲动了, 危墨白看小丫头在动笔了就把注意力放到自己写的字上, 谁知就一会没看着, 等自己才看小丫头时,都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

    席宝儿还不明白这危墨白到底在笑什么,就算她的纸上写得丑了点可也不至于这样笑话人家的,危墨白指了指她的脸,她以为脸上有什么脏东西就拿手抹了一下,这一抹完,危墨白可是笑得都直不起腰了。

    席宝儿这时发现不对看了看自己的手才发现手上什么时候沾上了墨汁,然后在擦汗时就把这墨汁给擦脸上去了,这样子看起来可不就像是楔猫一样,能不好笑吗?

    席宝儿看危墨白笑成那样,也跟着笑起来,等两人笑过后,危墨白去打了些水,拿了布仔细地给席宝儿擦脸,席宝儿看着这靠得那么近的俊脸,这年轻可真好,就是小少年的脸都是粉粉嫩嫩的,被小小少年这么温柔地对待都有些心砰砰跳了。

    席宝儿觉得自己可不能这样,她爹可是最怕这事发生的,而且人家小白还小,她在末世怎么说也有20岁了的,这样看上个小正太真的好吗?不会有些怪阿姨摧残小正太的感觉,席宝儿觉得自己应该打住脑中的绮思,得把持住不能随便被诱惑了。

    危墨白帮小丫头擦脸时才发现原来小女孩的脸这么嫩,嫩得都不敢用力擦了,只能放最小心地轻轻地擦,他觉得这手感还是不错的,所以边擦还边摸了一下,他才刚摸上去就听到一声大喝:“危家小子,你这是在做什么呢?”

    席宝儿也被吓了一大跳,这声音可不就是她爹的,可是也没做什么,她爹这么大声地吼个什么劲,还没想明白她爹就过来一把抱起了她,对危墨白说:“你不知道男女授受不亲的吗?刚才你在做什么,我怎么看见你在摸我闺女的脸。”

    危墨白也被吓得差点没心都蹦出来了,他也有些心虚刚才自己确实是想摸一下小丫头的脸,不过这会儿可不能承认,看席家叔叔这个样子好像要把他大卸十八块的样子,他就赶紧解释:“刚刚囡囡的脸上沾了墨汁我这是帮她擦脸。”

    席林大声地哼了一下:“我的眼睛可是雪亮的,你还想糊弄我,我刚刚可是看到了,你那爪子就想摸我闺女的脸。”

    席宝儿看自家爹这样不依不饶的就赶紧说道:“爹我刚才弄得一脸都是,多亏了墨白帮我擦干净的。”

    席林心想这闺女这么天真可怎么是好,这恐怕被卖了还会帮人数钱的,他就说这危家小子不怀好意来着,这下好了被他给逮着了,他也不想和这臭小子多说下去,用眼睛狠狠地瞪了危家小子就抱着闺女回家了。

    今天奇怪得很居然有寄给自家闺女的包裹单,他回来就是想问问家里人知不知道这是什么人寄来的包裹的,看这单子上写的还是北京寄来的,席林想着自家也没什么亲戚在北京怎么会有人寄包裹过来,他还要抽空去县城的邮局取包裹。

    他抱着闺女回家进了屋,看见自家爷爷和危家爷爷正坐着唠嗑,就拿着包裹单上前了:“爷爷,您看看这有张包裹单,名字写的是囡囡的,也不知道谁寄东西给她,还是从北京寄来的。”

    老危一听这话心里就“咯噔”了一下,他都还没把事情和自己的老伙计说,怎么就寄东西过来了,这不是拆他的台吗?他有些坐不住了,就说道:“我家那小子一个人在家,我去看看他有没有偷懒。”说完就直接走了。

    席林爷爷本来是在想这大孙子的话,对老危回家也没在意,可是他突然觉得有些不对劲这老危这背影怎么像是落荒而逃一样,席林爷爷觉得这里面一定有什么事,他得找时间问问这老小子。

    这会儿他的主意力被手上这包裹单吸引了注意力,他记得他也就有些老战友在北京,可是人家好好的也不会寄东西给自家重孙女呀!他总感觉这包裹单透着一股子诡异,再想想刚才老危那落荒而逃的样子,他觉得自己这是有些真相了,莫非老危知道这包裹单的来历,要不怎么一听到这包裹单就跑了的。

    席林爷爷对自家大孙子说:“你下午抽空去县城把东西给蓉来,看看里面都是些什么,这年头可没有随便把东西送人的。”

    说完自己也往老危家里去了,他一走近老危家的书房,就看到了老危正指着他那重孙笑得开心得很,可是看到他来后这笑声就嘎然而止,眼神还有些个闪烁。

    席林爷爷这下更确定了这里面一定有事,他这老伙计要不是坐了什么对不起他的事是绝不会有这样的表情的,他就对老危说道:“你这是有什么是瞒着我,还是做了什么对不起我的事了,我劝你最好坦白从宽,你也知道我的脾气的,好好说出来说不定我还会根据事情的严重与否考虑一下。”

    老危就知道这老席也不是个省油的灯,自己这一心虚就被他看出来了,这样也好就把事情都说出来好了,他来这里的任务之一就是要把这事说清楚的。

    老危对自家重孙说道:“你刚刚那行为可是不对的,还不赶紧去向你席家叔叔道个歉,说以后再不会这样了,一定要让他原谅你,你就在那和囡囡玩,我这还有事和你席家太爷爷说。”

    危墨白心里嘀咕这一定是有什么打事后商量,要不怎么还把自己打发走的,他走到门口想要躲起来偷听一下,就听到他太爷爷说:“你不要躲门口偷听,我可是看到你了。”危墨白看偷听不成就只好走了,他实在是有些好奇,看这样子一定是有什么大事。

    席林爷爷看着危墨白走了,就老神在在地坐了下来开口道:“现在可以说了吧!”

    老危觉得自己有些头痛了,这些该死的把这麻烦事推给他,他心里骂着那些老伙计,硬着头皮说:“我确实是有件事瞒着你,不过我可不是故意瞒着你的,那可是机密我也得遵守保密条约的。”

    席林爷爷一听就觉得心脏乱跳起来,他刚才突然冒出了个不可思议的想法可是却不敢往那想,现在听老危这一说,觉得自己的猜想也许是对的,他禁不住屏佐吸,就等老危往下说了。

    老危看了看老伙计那神情可能是猜到了什么索性就竹筒倒豆子就说了:“你家二小子还活着,当时情况特殊,上级又决定派他去执行秘密任务,所以才谎称他牺牲了,现在他已经完成任务,可以准备回国了,那包裹可能就是他让他媳妇家寄过来的。”

    席林爷爷听后这心里的石头就落了地,他忍住了才没让自己落泪,此时心里激动得不知道做什么,又想狠狠地骂老危一顿可是知道这也不能怪他,又想把自家那个小二子好好抽一顿,就这么仍下儿子仍下他这个老父亲的家伙,可是心里却明白儿子是身在其中没办法不服从命令的。

    可是这些心里都明白,却是堵了口气没办法出,他看了看老危,老危也看了看他,就这么面面相觑,相对无言的。

    过了良久席林爷爷才开口:“二小子那媳妇呢?”

    老危看着老伙计面色平静,想着就这样过去了,又有点不敢相信自己这么轻易就被原谅了,嘴角扯出个笑容:“他们夫妻俩是一起去执行任务的。”

    席林爷爷哼了哼:“他倒找了个好老婆,连儿子都可以丢下不要的,这样也能当人家的娘!”

    老危听他语气不好也不敢帮着说话就赶紧夸奖道:“这还不是因为你们俩口子是能干人,所以放心把孩子给教给你们,你看看你家的孩子,可是个个出息的,每个儿子都是能耐的,我可是羡慕得很。”

    席家爷爷听了这话心里也舒服,他家儿子确实都是能干的,就是最老实的老大,现在也做得很出色,这村里人在他的领导下日子可是越过越好了,其他两个儿子更是不用说了,那可都是人精来着。

    比儿子的话他可是赢家,看看老危家的儿子可不就太耿直了些这么多年都还在老位置上呆着,老危看着老伙计终于露出了笑容想着自己这马屁可拍对了,谁都知道这家伙就得意自个家的儿子,这下那最能干的二儿子又回来了,这次可是立了大功回来的,那职位可以往上提个好几级了。

    说实话他还是很羡慕老席的,自己也没比老席差可是这儿子怎么差了那么多,他可是百思不得其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