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末世女重生六零年代日常 第83章 疑惑
    ,!

    席林到县城去把包裹给取了回来, 到家后看到自家爷爷他们都在家里, 他觉得自家爷爷脸上的表情有些奇怪,好像和平时特别不一样, 具体也说不出来哪不一样, 就是感觉他爷爷心情似乎很好。

    席宝儿看到她爹回来了, 还拿着个大包裹,前面他们的疑问也是她的疑问, 她总觉得这事有些怪怪的, 怎么会有人寄包裹给她,而且是写着她的名字的, 一般也只有家里人才知道她,这好好的有人寄包裹给她,感觉这里面透着不寻常的味道。

    席林爷爷看包裹回来了,这下他的心情可是很好的,老危说了这事暂时不要让孩子知道,等二小子安全回来了再说好一些, 现在二小子连自个有个孙女都知道了,说明任务已经完成也平安了才能与外界联系。

    他为二小子可是伤了很多年的心, 这一走就走了30年,他那个媳妇当时也是孩子生下来养了还不到1周岁就把孩子送回来,他原本以为是因为工作的关系才送回来的, 现在想来可能是早有了预兆的, 当时他就说了这媳妇可不能娶个和他自己一样的, 他们那种工作可是身不由己的, 这夫妻俩都一样哪有时间顾孩子。

    可他家二小子硬是要娶他那个媳妇,他也不是那么□□的长辈,只是为他考虑才不赞成他娶这样的媳妇的,既然人家自己都乐意,他也就没再阻拦了。

    还真被他给猜对了,他们夫妻俩倒好夫唱妇随的,他就没见过这么狠心的爹娘的,这把儿子抛下了差不多有30年了,一般的父母可做不出这样的事。

    他心里现在有些担心大孙子知道实情后的反应,毕竟这不在了的父母突然活了过来,换做谁都是难以接受的,人家根本就没有死而是执行任务去了,他怕大孙子会钻牛角尖。

    不过这会看他喜滋滋地拆开包裹,拿着里面的东西出来,发现好些都是给小姑娘的衣服,就直往他闺女身上比划的。

    看到这里他心里微微放心了些,现在大孙子也是当爹的人了,有他那宝贝闺女在他应该不会闹太久脾气,他想二小子虽然做法有些不对,可是他也知道自家二小子的性格,这样选择肯定是当时有什么特殊的情况。

    作为一个父亲,就希望自家孩子能够平平安安的,他这辈子唯一的伤心就是当时听到二小子的坏消息,现在好了这唯一的伤心也没了,感觉整个心境都有些豁然开朗,想想等晚上了把这件事和自家老伴一说她肯定也是开心的。

    他可是知道自家老伴可是对二小子的事暗暗伤心来着,有好几次都看到她偷偷地抹眼泪,还不敢让他看见,怕他也跟着伤心。就这几年家里囡囡生了后,自家老伴好像一颗心都放到囡囡身上,也就没有时间再去想那么多。

    席宝儿有些无奈,她爹一看到这里面大部分都是些漂亮的衣服,就一直往她身上比划,要是能直接套的就往她身上套,她还得转个圈什么的展示一下,这样的次数多了,她就觉得心好累,她爹这是把她当芭比娃娃打扮了吧!

    老危也在一旁看得津津有味的,现在他心里的重担卸了下来,自个老伙计没怪他,其实虽然说是有保密条约在,但他多的不能说,透个几句话还是可以的,这老伙计这么聪明一下也会猜得着的。

    可是老席那个二小子好像看出他的打算一样,居然让他不要透露出去,怕在外边执行任务会有危险,他们的那个任务确实是非常危险的,不想家里的父母伤两次心。

    他知道这席家的二小子是个厉害的,可是没想到也是个狠的,对自己狠对家人也狠得下心,这样的人只要能活下来,这前途可是不可限量的。

    这时候心情放松了他也开玩笑地说道:“这人靠衣裳马靠鞍,小囡囡这一打扮可是比城里的姑娘还要俊了。”

    席宝儿一听可不干了,什么人靠衣裳,她走到了危家太爷爷的面前甜甜的叫了声:“危太爷爷,您看我这脸,可是天生丽质难自弃的,就这长相还需要靠衣裳?”

    老危听了一呆,这小囡囡不是刚学会认点字吗?怎么都会出口成章了,而且看样子还有些自恋的,他笑了笑就说道:“是是是,我们的小囡囡就是穿着破衣服那也是俊得很的,天生丽质难自弃吗!”

    席宝儿觉得危家太爷爷的话里有些取笑的意思,不过她才不去管这些,对自己的长相她还是很有信心的,现在她可是决定做个美貌与智慧并存的美人来着。

    不要说她胸无大志,她已经经历了最坏的年代,现在就想能好好地随自己心意过日子,只要自己能够开心快乐又不影响到别人也没伤害到人家,怎么就不能随心所欲呢?

    危墨白这会儿正捧着一叠纸走进了屋,他前面被自家太爷爷给打发来给席家叔叔道歉,他和他太爷爷说了那事后,太爷爷可就说是他的不对了。他也道了歉可是席家叔叔对他可是爱理不理的,最后被他缠得没办法就叫他写大字算受罚。

    大字对他来说可不就是小意思,写好后自然就拿过来让席家叔叔检查了,没想到看到小丫头穿新衣服,这新衣服一穿可不就变了个人,原本穿的那些也不是不好看,就是这款式可是和村里的孩子差不多。

    现在这款式漂亮的衣服往身上一穿可不就更好看了,小脸都被衬得越发精致起来,危墨白这个时候觉得自己可是做了个英明的决定,这小媳妇可是样样都拿得出手的。

    席林一看到危墨白走进来就有些扫兴了,这小子怎么和赶不走的苍蝇一样,怎么哪哪都有他。

    危墨白把那叠纸放到了桌上说道:“席家叔叔您要我写的字我都写好了,您要不要检查一下?”

    席林拿衣服的手一僵,这是在给他穿小鞋吧!他就随口那么一说怎么知道这小子还真会老老实实地去写,这会儿两家的长辈都在,他也不好做得太过,就放下衣服走了过去。

    一看这写的字席林觉得自己实在不好昧着良心说这字不好,自家爷爷可是在看着呢!于是就像用千金顶顶出一个笑容来:“写得还不错。”

    席林爷爷也在看这些字,这时候也搭了嘴:“哪是不错呀!我看这字就写得很好 ,你这么大的时候字还没人家写的好。”当他这个做爷爷的不知道他的那些小心思,成天和个小子过不去的,他都有些看不下去了,就是媳闺女也没这样草木皆兵的。

    席林看自家爷爷看自己的眼神觉得脸有些发烫,只好转移话题:“也不知道这些东西是谁寄来的,看样子是真的寄给囡囡的,这衣服可不就正好可以穿,还有这些麦乳精,牛奶,什么的可都是金贵的东西,人家没事怎么会寄这些东西过来,爷爷不会我们家什么时候多了个有钱的亲戚吧?您再想想是不是忘记了。”

    席林爷爷被这一问,脸色有些僵住了,他可不知道怎么回答自家孙子的话,等大孙子知道了真相会不会来个迁怒,他也只好顾左右而他言:“我怎么会知道这些东西是谁寄来的?”说完甩甩手就走了。

    席林奶奶也在屋里,她有些疑惑,看自己老伴这样子,神情有些不对,其实在早些时候她就感觉这事情有些不对了,从老危家里回来时就有些喜形于色的样子,她家老伴可一向都是很严肃的,什么事让他乐得脸上的喜意都遮不住了,再看看这无缘无故寄给囡囡的东西,她觉得这里面一定有什么联系,而且这事看起来可是不一般的。

    晚上吃饭时,席林爷爷和老危居然破天荒地喝起了酒,还好这桌上的菜还算丰盛,炒了个腊肉,还炖了只野鸡,几盘青菜,还有特地拿来下酒的花生米。

    席林奶奶看这情形更是肯定了有什么她不知道的大事在发生,不然自家老伴可不会连酒都喝起来了,他自从受伤后这么多年都没喝过酒的,虽说前段时间感觉这身体好像好了很多,可也都没破戒来着,今天这样真是令人费解,她决定晚上好好问一问究竟怎么了。

    危墨白吃这桌上的美味,现在他都学机灵了,有好吃的都会夹到小丫头的碗里,想着这样润物细无声地让小丫头习惯他的存在,这样习惯了他对她的好,以后可就离不开他了,上次可是看到连虾都是她爹帮她剥的,危墨白觉得以后这样的事他就完全可以胜任。

    在他们家里他爸爸就是这么无微不至地照顾着他媳妇,也就是他妈妈,因此他很是懂得依样画葫芦的。

    席林看到了危家小子的动作,有心想要阻止一下,可是下午已经被自家爷爷给警告了,现在也不好动作就赶紧也夹了点菜到自个闺女的碗里。

    席宝儿看着碗里堆得满满的菜,觉得有点无福消受的感觉,这么多她哪吃得完,她觉得自己这时候是不是成了一根喷香的肉骨头了,怎么感觉她爹和危墨白都想抢她这肉骨头,被自己脑中的画面给雷到了,忙止住了胡思乱想。

    席林爷爷和老危走了一下,一口就喝尽了杯中的酒,这酒可真是香,想当年自己就好这一口的,最后因为身体原因就滴酒不沾的,现在一喝感觉快乐似神仙。

    他倒了杯酒给大孙子乐呵呵地说道:“来陪你爷爷我喝一喝,今天高兴,来干杯。”

    席林被这递过来的酒搞得有些蒙,家里都是没放酒的,因为自家爷爷不能喝,这冷不丁的就要和他干杯,他不会被灌醉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