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福气
    席宝儿再次醒来时天已经黑了,屋子里点了油灯,她闻到了一股鱼汤的香味,看来她爹也是有收获了,她娘正在喝鱼汤。

    “媳妇,我刚把野鸡收拾好,一会炖上明天你又有汤喝了,说来我们闺女也是一个有福气的,你看我上山收获这么大,可不是托来闺女的福,以前可没有这么好。”

    李秀兰听了她男人的话,不由失笑:“敢情你闺女除了冰雪聪明外还是大福星?”

    席林听了更高兴:“可不是么,我就是这么觉得的,我好不容易盼来的小闺女可不是就是这么与众不同。”

    席宝儿听着他那傻爹的话有些不好意思,不过想想她还真是个有福气的,有谁能活两世而且还有金手指,以后的好日子还等着她。

    “媳妇,你生了娃要不要去岳父那里说一声,让他们知道一下。”

    李秀兰听了想了想:“说是要说一声的,不过我看他们也是不会过来的,如果有心的话早就打听着了,怎么会现在还不知道。我们尽了本份就好了,其它的也别操太多心了。”

    席宝儿听着爹娘的话,觉得不对劲,她爷奶早逝,可是还有姥姥姥爷呀,一边闺女要生娘家怎么也得上点心,看来这其中还有些道道。

    一时间她的脑洞大开,自己想了一出出的恩怨情仇。

    她这人吧没什么爱好,在末世那样的年代朝不保夕,大家都忙着生计哪有什么闲情逸致来风花雪月,她就爱自己脑补一些有的没的,要不着日子可怎么过下去。

    现在这习惯也带了过来,想想这个年代也是个没有娱乐,麻木的年代,只好发挥无尽的想象,让自己精神世界不至于空虚。

    席林走到炕边,一把把正在神游的席宝儿抱了起来:“乖囡囡,想爹了没,爹可是半日不见如隔三秋呀。”边说边“啾呀啾”的在闺女脸上亲着。

    席宝儿被这热情的轻吻吓了一跳,忙躲着可小婴儿是没人权的,怎么敌得过五大三粗的糙汉子。

    她爹看她好像在躲闪,更开心了更是逗着闺女玩。

    一旁的李秀兰看着她男人这幼稚模样又好笑又好气,忙给闺女解围:“我吃饱了,该喂闺女了赶紧把闺女抱过来。”

    席林听了才停止作弄女儿,把女儿放在媳妇怀里。席宝儿顿时松了口气,终于逃过一劫,还是世上只有妈妈好呀,傻爹什么的最讨厌了。

    “媳妇一会我到岳父家去一趟,闺女出生了怎么也的得说一声。”

    “那你去说说就回来,别在那多呆,就说家里离不了人。”

    “行,那我先走了,得早去早回,还得回来给你做午饭,可不能饿着我的乖囡囡。席林说完就转身出了门。

    李秀兰的娘家在李家村,从席林家到李家村得走上两三个小时,骑车的话要半个多小时。

    席林一早起来就去大伯家借了自行车,他大伯是村长,家里条件还不错,经常要去县里开会,为了方便就买了自行车,这年头自行车相当于现代的小车,精贵的很,要不是和大伯家关系好,也借不到自行车。

    席林踩着自行车就像踩着风火轮一样有劲的很,现在他是有女万事足。哪怕是去不喜欢的老丈人家也没把他的好心情破坏掉。

    要说他老丈人家就是典型的重男轻女,对自己的儿子是千般爱护,万般疼宠,女儿在家做牛做马还得不到一句好,最可气的是为了儿子差点没把女儿卖了。

    李秀兰在家是排老二,上头还有一个姐姐李秀丽,李秀丽因为是老大还得了父母几分宠。

    到了李秀兰出生可就不好了,盼着的儿子没来又是个闺女,一家人就眼睛不是眼睛鼻子不是鼻子的。

    一生下来就没怎么理,有口饱饭吃就算不错的,好不容易长到婚嫁的年龄,父母又因为贪彩礼差点没把她给卖了,还好关键时候李秀兰回过神来,怎么也不答应。

    后来还是隔壁那好心的婶子看不下去,就给介绍了席林,才脱离了苦海过上了好日子。所以说婚姻就是女人的第二次投胎。

    席林骑着自行车进了老丈人家,就看见丈母娘正在院子里喂着鸡,忙上前说:“娘,昨个秀兰生了个闺女,让我来家说一声。

    秀兰娘王春花听了二女婿的话,说道:“咋生了个闺女,席林呀,你看现在都农忙,大家都在队里忙着干活,家里也腾不开手,我就不上你家去了,等有空了我再过去。”

    席林听了也没什么反应,早就对他老丈人家的人不报希望了,就是有点心疼他媳妇碰上这样的娘家人。“那娘我就先走了,家里忙离不开人,秀兰的月子都是我请假帮她做的。”

    王春花嘀咕了一句;“就一个丫头片子还要做什么月子,又不是什么精贵的人。”真是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

    席宝儿吃完了奶又睡了一觉,迷迷糊糊的好像听到她爹的声音,就把眼睛睁开果真她爹已经回来正和她娘说着话。

    她忙支起耳朵听着,她娘说:“你去说了他们也没什么反应,连口水都没叫你和,以后还是少来往一些,当时嫁人时也说了以后不来往的。

    席林回道:“总是你的娘家,什么事得说一声,至少道理上过得去,也不会给别人说嘴。你别想太多,我们现在好好过日子,得把闺女给养好了。”

    回过头看看闺女眼睛都睁开了:“哎呦,我的大闺女醒了,快让爹亲相亲相。”

    话音还未落就一把抱起席宝儿,没人权的小婴儿只好可怜地被傻爹逗着,一家子和和乐乐,笑声都飘的老远。

    住得不远的席林大伯家就听到了席林家的热闹声,席爱国说:“家里还是要有一个娃才像个家,你看大侄子家现在热闹得很。”

    席爱国的媳妇吴梅笑道:“可不是这样,你没看大侄子早上来借车子时那嘴都合不拢,逢人就说他大闺女这也好那也好的。

    不过我看着这闺女也是喜欢的很,你说刚出生的娃哪个有她那么白净,一瞅就是个美人胚子,我看那长相倒有点像咱妈。”

    席爱国一听:“才刚出生都还没长开怎么就看着像咱妈,要知道咱妈以前可是远近出了名的大美人,要是有咱妈的长相那以后门槛不是被后生给踏平。”

    吴红梅寻思了一下:“你还别说,我越想越觉得像,这还是我们家头一个闺女呢,又长的这么水灵,可不是个有福气的。”

    “要是长得像咱娘那可能真是个有福气的,咱娘这辈子都过得好,一辈子都过得舒心得很,你看老三出息,咱爹和咱娘都被接过去享福,唯一的就是老二两口子早逝了,可是那也是为国家牺牲了。”

    “这世上的事可没有什么十全十美的,像我们家这样的算很不错了,大侄子还不是被爹压着不让当兵,要不前程肯定得好。”

    “老二家就这么一个独苗,爹怎么会舍得让他去当兵,已经有一次白发人送黑发人了,再经不起了,你有空多过去大侄子那帮衬一下,家里没个老人的,怕是忙不过来。

    我看爹和娘要是知道侄媳妇生了个闺女,指定会回来的。

    老三这次可是花了好大功夫才把爹娘接过去的,可你也知道爹娘在那估计呆不住,要是听到生了个重孙女,估计该坐不住,立马就收拾回来。这可是我们家的第一个闺女。”

    “所以我说就是个有福气的,谁不知道咱娘最想要个闺女可一直也没生出个闺女,何况又长得那么像娘,这下可不疼到骨子里去了。”

    “一会上工前你收拾点能用的过去,再拿上点细粮,月子里费东西的很,得把侄媳妇的身体养好了,还没给老二家留后呢。”

    吴红梅撇了撇嘴:“现在都新社会了,妇女能顶半边天了,你还是那个老思想。”

    “不是我老思想,这有了闺女不是还得有个亲兄弟帮衬着,要不闺女被欺负了咋办?”

    “是是是,你说的都有理,我一会就过去,家里有大孙子的旧衣服拿些过去。”

    席宝儿躺在娘怀里正使着劲的吃奶,刚刚她那傻爹把她好一阵揉搓,还是她火了一巴掌往她爹脸上呼了过去,她爹才消停了会。

    刚吃得饱饱的,就看到她爹端着一大海碗进来,闻起来喷香喷香的,让席宝儿忍不住口水直流。

    “媳妇,快尝尝我给你做的鸡汤面,昨个抓的野鸡我炖了一晚上,那汤老香了,趁热吃。”

    席宝儿在一旁看得眼热,要知道在末世由于环境污染严重,都吃不到什么好东西,像这样纯天然的更是想都不要想了,现在闻着这味儿就让人口水直流,吃起来该是多么美味。

    席宝儿是个隐形吃货,在末世那样的环境她都想方设法让自己吃得好,可能就是因为老是用粮食换那些好吃的,才引来有心人的妒忌,把一条小命给玩完了。

    现在到了这个时代,可以吃到这些天然美味的食品,让她很是开心,只不过现在年纪小,还没办法吃上,不过有希望就是好的,向往着以后美好生活的席宝儿不由的咧开了嘴。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