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6.妒忌
    地里的人忙得热火朝天,女人们一边拢着田一边闲聊着。

    王建国媳妇说道:“席林媳妇可真是个好命的,做个月子还要男人不上工伺候着。”

    在她一旁的吴癞子媳妇听了也附和道:“就是,席林媳妇也太娇气了,你看我们这些哪个做月子有男人伺候的,还是人家长得好,嫁过来这么久没生娃也被男人捧在手心,真是同人不同命呀!”

    席壮媳妇听了有人说自家人不是,回道:“人家席林家是没个人伺候他媳妇,不得已才请假的,再怎么说媳妇和娃才是自己家的。男人不照顾自己,那得怪自己嫁的人不对,我们席家的男人可都是个顶个的好,对老婆好。”

    席木媳妇也在同一块地里干着活,她和李秀兰的关系不是很好,觉得自己比李秀兰的条件好,却嫁的不如李秀兰,虽然席林和席木是堂兄弟,可是席林长得要比席木好,脑子也灵活。

    可惜的是席林看不上她,所以她只好退而求其次选了席木,要知道李秀兰家里的条件没她好,却可以嫁给席林,她心里一直较着劲,想要比李秀兰过得好。

    本来李秀兰比她嫁的早,而且嫁了很长时间都没生娃,她还在心里暗暗高兴,可谁知她嫁了过来也没怀上娃。

    现在李秀兰都生了娃了,虽说只生了个女娃,一家人都当个宝,只差没把她供起来。她心里不舒服极,一想起来就心口疼。

    不过现在在外人面前怎么也得装个样子,于是她也插嘴道:“不要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有些人没那个命就不要想太多。”

    周围的妇人听了都暗暗看了王建国媳妇,队里的人谁不知道王建国想把他的闺女嫁给席林,可是席林那么好的小伙怎么会看上王建国家的闺女。

    要知道王建国和他媳妇两个都不是好的,怎么会教出好的女儿,而且一家子心还特别高就想攀高枝,结果女儿被耽误了,最后就像卖女儿一样嫁给了一个鳏夫。

    到了现在还看人家席林媳妇不顺眼,一天到晚说着酸话,好像自家闺女的富贵路被抢走了。

    这世上很多人就是这样,从不反省自己的错误,就想把错误往别人身上推,自己活的心安理得,没脸没皮的。

    王建国媳妇被席木媳妇这么一说,气得差点没有七窍生烟,她闺女怎么了,她闺女可是有一副好皮相,要不是那个李秀兰,说不定席林就是她女婿了。

    想想闺女现在过得日子和李秀兰过的日子,可是天差地。不由得恶从胆边生,“你们席家人当然替自家人说好话,你说李秀兰这样的,可不像以前的少奶奶了。”

    葛大壮媳妇和李秀兰交好,一听王建国媳妇这样越说越离谱,就说道:“人家秀兰可是做月子,再说人家是自己男人伺候,怎么像少奶奶了,要我说你家那个媳妇才像少奶奶,也没怀娃,也没生娃,却天天呆在家里养着。”

    王建国媳妇被这么一说,顿时没了刚才的气焰,她家的那个媳妇就是她也没办法,打不得骂不听,就她儿子那个耙耳朵,真是有了媳妇忘了娘。

    就在这时吴红梅走了过来,“干活时间瞎嚷嚷什么,还要不要工分了。”

    一时间整个地里大家噤若寒蝉,这年头工分可是代表自家的口粮,没了口粮可是命都没有了,还看什么热闹,说什么人家的八卦。

    吴红梅看没人再闹,这场小风波也就下去了,每个地方都有那么几个搅屎棍一样的人,自己不舒服,就要让大家不舒服。

    中午吃饭时吴红梅就把早上地里的事说给了席爱国听,席爱国听了沉默一下,说道:“以后你要看着点,咱们家的人可不能给人给欺负了去。爹回来说最近好像形式有些紧张,让家里人都注意些,话要说得谨慎一些。”

    吴红梅听了有些紧张:“怎么了,又有什么事了。”

    “没什么,就多注意些,你不要一惊一乍的。”席爱国抽了两口烟,吐着烟圈道。

    王建国回到家里看自己媳妇没做饭,去屋里一看,正躺在炕上,气道:“你这老娘们,都中午了怎么还不做饭,躺着做什么,躺尸呀。”

    他媳妇回道:“气都要气死了,还吃什么饭,谁爱做谁做,人家家儿媳妇娶来是伺候婆婆的,我们家倒好,娶了个祖宗回来,还要老娘来伺候她,老娘还不干了。”

    王建国一听:“你这是受了什么刺激,你儿媳妇又不是头一天进门,你好好的抽什么风,你打算把你男人饿死。”

    “我命苦呀,生个儿子就向着媳妇,一个女儿也嫁的不好,天天在外面受气,这日子过不下去了。”

    “一定是你这婆娘在外面和人家吵嘴了,都和你说过了,不要天天去外面得罪人,你成天就找人不痛快,被骂了活该。”王建国气哼哼地说。

    “我还不是气不过,你看看我可怜的闺女现在过得是什么样的日子,你看看人家李秀兰,凭什么她就过着好日子,我闺女就活的那么苦。”

    “你闺女要是是个有本事的早就嫁了个好人家了,要怪就怪你没生个有本事的闺女。“王建国嗤笑着说。

    王建国媳妇险些没有被自家男人的话气得仰倒,人家家的男人都是向着自家人,可她家男人倒好就只会帮着外人。实在气不过,于是就和自家男人大吵起来。

    不去管王建国家的鸡飞狗跳,席林家却是一阵欢声笑语,席林一到家就看到他爷抱着他家小闺女,而他家小闺女爷甘之如饴的给他爷抱着。

    顿时心里不平衡起来,要知道平时他抱他闺女可是得千哄万哄才给他抱的,怎么到了他爷他奶这里,他闺女就不挑了,这不是嫌弃他了,一想到这里,席林就感觉到了一万点的心痛,他可爱的小闺女最喜欢的人不是他这个当爹的呢!

    “爷,你老这么大年纪了,抱着我闺女该累着你了,还是我来抱吧!”

    “滚犊子去,我会连一个小奶娃都抱不动,才刚上手你就来和我抢,你说你就是这么孝顺老人的。”

    席林一听马上狗腿道:“我怎么会不孝顺你老呢!我一向不是你指东我不往西的,你看我哪回不是唯你老马首是瞻。”

    席宝儿在太爷爷的怀里,对她爹都有点不忍直视了,老爹你多大的人了,怎么还这么喜欢耍宝,你这么造,叫你闺女情何以堪。

    “没个正形,你看你闺女该笑话你了。”李秀兰对自家男人笑道。

    “我这不是牺牲我一人,换全家人笑一笑吗,你说我容易吗,去哪找我这么舍己为人的人呀!”席林对自家媳妇笑道。

    “好了,都别贫了,我午饭做好了,该吃午饭了。”奶奶走进屋里道。

    “哇,今天奶奶亲自下厨,可有口福了,得好好吃一顿。”席林一听奶奶这么说,赶忙往厨房里去。

    不一会儿,席林就端了一个托盘进来,托盘里放这一碗野鸡蛋羹,一小盘野菜,然后就是鸡汤和白面馒头了。

    这些菜在这样的年代算是十分丰盛的了,普通人家做月子有鸡蛋吃就不错了,也是席林心疼媳妇,整了几只母鸡来,再加上陷阱里捡的野鸡,李秀兰这个月子可说是做的老好了。

    而且奶奶来了,她祖上药膳可是一绝,对女人月子也拿手,鸡汤里放了滋补的药材,即补身又养人,闻起来就让人垂涎欲滴。

    席宝儿都快口水泛滥了,可惜看得到吃不到,世上最悲催的事情莫过于此了,多想快点长大呀,只有长大了才能吃香的喝辣的。

    看着她爹和她娘都吃得欢快,席宝儿真是无比怨念,婴儿就是没人权。

    为了不让自己被馋死,席宝儿忙用精神力探进自己的空间,话说这段时间做伪儿做的有点不亦乐乎,居然都没仔细看看空间里自己的藏品还有多少了。

    席宝儿是个守财奴,又有点收藏癖,可能是在末世那样的环境呆怕了,所以但凡能用的,能吃的,只要是过了她手的都不放过。

    还好她怕死,在末世时没有去外面做任务,所以没那么多物资,要不然她的空间肯定被堆的像一个垃圾场。

    要知道她的空间面积也不大,也没什么灵泉,就那么一块地,她总嫌弃太小,不够用。

    看了看空间里自己的藏品都还完好无缺,席宝儿心里美滋滋的,有了这些东西以后日子就不会难过了。

    看来她还真是人生的赢家呀,在末世时一开始就觉醒了木系异能,虽然不能战斗但是能催生植物,所以也没吃什么苦头,就在基地里催生植物。

    虽说是中了暗算死了,不过也算因祸得福,有谁是能活两辈子的,而且还有金手指,越想越美,席宝儿都快笑眯了眼。

    “媳妇,你快看闺女是不是在笑呀!”

    席宝儿一听傻爹的声音忙回过神来,差点得意忘形了。

    “没有呀,闺女还那么小怎么会笑,你看花眼了吧,快点吃好别盯着闺女,一会你还要去上工呢!“李秀兰推了推自家男人。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