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9.上工
    第二天李秀兰一大早就起了床,到厨房去煮了早饭,今天她要去上工了,在上工之前得先把闺女给喂一下。

    席宝儿睡得正香时就被她娘给弄醒,被塞了一嘴的奶,婴儿可真是没有自主权的,吃喝拉撒都得被人摆弄着,想想就很羞耻。

    李秀兰喂完了奶,刚想把闺女抱了起来准备送到爷奶屋里,席林就凑了过来:“我闺女吃饱了,来让爹抱抱,爹的小闺女哦,怎么越看越可爱。”

    李秀兰看着她男人那黏糊劲,忙把闺女从他手里抢了过来:“一会还要上工,你还是快点去吃饭吧!”

    席林眼睁睁地看着闺女从自己手里被媳妇抢走,也没有办法,只好一边依依不舍地看着闺女一边一挪一个脚印地往厨房去。

    因为要帮席林带娃,本来住在大伯家的爷奶索性帮了过来,省得跑来跑去的不方便。

    “奶,你起了没我把囡囡抱过来了。”

    “你进来吧,我和你爷都起了。”

    李秀兰抱着闺女进了屋,奶奶从她手里接过了重孙女,问道:“今天就上工,一会是不是还要回来给囡囡喂奶。”

    “今天也该上工了,我都做了一个月的月子了,再不去上工,该有人说闲话了。过两个小时后我会回来喂一次奶,不然囡囡改饿肚子了,囡囡就麻烦奶奶照看了。”

    “你放心去上工吧,囡囡乖着呢,我照顾她又不费什么神,我呀就喜欢看着她。”奶奶笑眯眯地说道。

    席林和李秀兰吃了早饭就往地里去,油菜已经发芽了,今天队里女人的任务就是要把杂草给拔了。

    到了地里看见三三俩俩的都已经在干活了,葛大壮媳妇一眼就看到了李秀兰,忙招呼道:“秀兰过来这里。”

    李秀兰也看到了葛大壮媳妇,闻言就走了过去。

    “秀兰,看你做了个月子人倒胖了起来,看来没吃什么苦头,怎么样听说你闺女长得可水灵了。”

    “多亏了我奶帮我做月子,加上我闺女省心,可不就胖了点,我闺女长得像我奶看见的都说挺标志的。”

    葛大壮媳妇说道:“还是你嫁得好,男人体贴生个闺女婆家都高兴。你不知道咱村的那个李金子家的媳妇和你一样,前几天也生了个闺女,李金子一家的那个不高兴劲,一听到是闺女婆婆理也不理她媳妇,更别说伺候月子了。

    说来那个李金子媳妇也是有点可怜的,当初正好碰上饥荒娘家为了那一袋子粮食就把她嫁了过来。却偏偏没有摊上个好人家,李金子一家可是出了名的小气,娶个媳妇进来就让媳妇做牛做马的。

    虽说现在这条件也没几个人家像席林家那么厚道,会给媳妇做上一个月的月子,可也没人像李金子家那样才生了没几天,就让媳妇来上工的,你不知道李金子媳妇可是瘦得一把骨头了。

    李秀兰听了也是有些吃惊,这李金子媳妇她也知道,长得还是有些壮实的。这女人嫁对人家还是很重要的,有好些婆婆看媳妇嫁进了都使劲地折腾,一点都不把媳妇当人看。

    “那金子媳妇娘家人没过来看她,也没替她出头一下。”李秀兰问道。

    “她那娘家也和你娘家一样,只有有便宜占的时候过来,听到是生了闺女人影都没见着一个,真是个命苦婆家娘家都没摊上个好的。”葛大壮媳妇叹息道。

    李秀兰也沉默下来,她也是苦过来的,她自己娘家也是那个德行,还好现在摊上了个好婆家,要不可不得一辈子泡在苦水里。

    和葛大壮媳妇说话这会功夫,队里的女人都来齐了,都开始干着活儿了。

    王建国媳妇也刚到了地里,一看到李秀兰过了个月子都白胖起来,心里顿时不平衡起来。

    她走到吴癞子媳妇身边嘀咕了几句什么,然后就听见吴癞子媳妇说道:“哟,席林媳妇也来上工了,你看你多命好呀,做个月子在家里吃香的喝辣的,这不人都吃胖起来了。”

    这年头大家连饭都吃不饱,吴癞子媳妇这样说可不就是想引起大家对席林媳妇的意见,如果大家都吃不好还好,问题是有人能吃的白白胖胖那就是这个人不对了,眼红可真是一种病。

    李秀兰听了吴癞子媳妇这样不怀好意的话气得不行,忙回道:“说来我也是运气好,嫁到席林家为了给我做这个月子,不但我爷把自己的津贴都贴补进来,就是城里的三叔也寄东西回来,就这样我才能把月子做下来。这不没烦心的事不就养胖了些。”

    大伙儿一听就明白过来了,知道自己没法和人家比,既没有退休的战斗英雄,也没有在城里当干部的亲戚,于是都歇了心思。

    席木媳妇也在边上,听到这里她心里又不舒服了,同样是爷的孙子,可是爷就是偏疼席林一些,有什么好东西都会留给他。就是她的公爹也是这样,自家的儿子不疼,有什么好事总是想这席木,她就不明白了这偏心眼怎么就偏成这样。

    她可不服气的很,可是也不能使什么坏,她娘可是说了她能嫁到席木家这样的算是有福的,如果敢背地里有什么坏心思她娘可不认她这闺女了。如果没有娘家给撑腰,日子可是不好过的,其实她也就在有个好娘家这方面比李秀兰强些,所以她平时也只敢偶尔说些酸话,并不敢有什么小动作。

    不过看到李秀兰被人家怨怼她心里还是有些暗暗高兴的,凭什么李秀兰就能过得比她好。

    而且李秀兰确实也是吃香的喝辣的,就昨晚她家的那个满月席可是丰盛得很,她长那么大就没吃过这么好吃的席,想她结婚时的席面也没那么好吃。

    家里爷可疼奶了,轻易都不让下厨的,这次不但帮着李秀兰做月子,昨晚的席也亲自下厨,可把她眼红的心肝都疼了,不就生了个丫头片子还要这样捧着。

    吴癞子媳妇听到席林媳妇这样说,顿时没了刚才的气焰,人家家里的都是能干人,大伯还是生产队长,她也不敢往死里得罪。

    每次只要王建国媳妇一嘀咕,她就忍不住都是眼红的,敢情王建国媳妇把她当枪使。

    李秀兰懒得理这些见不得人好的人,她心里明白人心就是这样,柿子捏软的她娘家人就会拖后腿,人家看她日子好过了就总是会说那些个酸话,嘴巴长在人家身上,也拿人家没有办法。

    她只有争口气把日子过得更好,让那些眼红的人就是气死了也没办法。

    席宝儿被她娘给塞了一嘴奶后还是有些犯困,于是又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

    屋里席林爷爷看着自家老婆子抱着重孙女,就是人家睡着了都还舍不得放下,取笑道:“你手里抱的是金疙瘩吧,一刻都舍不得放下了。”

    席林奶奶听了啐了一口:“你这老头,嘴里没好话,我这手里抱的可是比金疙瘩还值钱,你就是把金疙瘩拿来给我换,我也是不给的。”

    “你就这么稀罕囡囡,你看你这个样子,要是给家里的小辈看到了可不得了,本来就觉得你偏着席林了,现在都了他闺女这还越发的厉害了。”

    “我愿偏着谁就偏着谁,席林能和他们一样吗,席林可是我从小带大的,何况他还继承了我家的天赋,可是要让我家的祖业传承下去的人。”

    “你说你这脾气,当初我就说过了,让席林跟你姓得了,这样谁也没话说。可是你硬是不肯,还好我们家的小子都是好的,就是娶进来的媳妇有些私心,不过也惹不出什么大乱子来。”

    “我不是看我们二小子就留了席林这么个独苗下来,哪能让他和我姓。再来我觉得当年我哥没什么消息说不定没出事,可能被什么人救了,心里总存着一些希望,哪天他就会回来看我的。

    席林爷爷看着老伴提起过去有些伤心忙说道:“你看囡囡是不是醒了,会不会是饿了。”

    席林奶奶一听忙收住了思绪,看了看怀里,果真囡囡好像要睡醒的样子。

    席宝儿暗暗腹诽:“你们俩老这样说话,不醒才怪才刚偷听到了一些秘密就被发现了,也不知太爷爷的眼神咋那么好。”

    她哪里知道根本不是她太爷爷眼神好,只不过想转移一下老伴的注意力,算是瞎猫碰上死耗子吧!”

    正在这时忽然听到了推门声,原来是李秀兰回来了,她现在喂着奶,队里有规定凡是要喂奶的妇女一天可以有两次回家喂奶的时间,不能太长如果太长会扣工分的。

    李秀兰进了屋就看见闺女醒了,正好她也可以喂奶,于是就说道:“奶,我先抱囡囡去我屋里喂奶,一会再抱过来。”

    “嗯,你快去吧,可别饿着了我的乖囡囡。”

    李秀兰抱着闺女回了自己屋里:“乖囡囡,有没有想你娘呀,你娘我可是想你了,娘一边干活一边就想着你,才一会不见就想得不行,你可真是娘的小心肝儿呀!”

    席宝儿一边吃着自己的口粮一边听着她娘的甜言蜜语,唉,长得美真是没办法呀,看家里的人个个都拿她当心肝宠着,她也是很烦恼的好不好。话说这么宠着真的好吗,她会不会变成一个骄傲跋扈的小公举呀!

    看来她得好好守着本心,不然每天被这么多糖衣炮弹包围着,哪天都忘了自己姓什么就不好了,要知道她这个人可是一直很低调的。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